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48节 穿越火线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48节 穿越火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火光炽热,比不过檀石冲脸上的狂热。

他上前一步,施压道:“单飞,冥数已经决定不惜一切来纠正你和曹棺带来的偏差。当然,还有你身后那人带来的偏差。”

单飞没有回头望去,他知道檀石冲说的是魏伯。可他奇怪檀石冲的意思,魏伯带来了什么偏差?魏伯总不成也是变数人?可他和魏伯交谈时,听魏伯的语气,并不认为魏伯是变数人。

那魏伯会带来什么变数?

望着单飞,檀石冲自信满满道:“单飞,没有你背后那人的支撑,你绝不是我的对手;你如今连战数场,已然疲惫,但我气势正盛;你的武功如水,但我的功夫却如火,你让人点燃了山火战胜了山越,可你从未想到过,这正能助我武功最好的发挥1

“你说了这多废话鼓励自己,是不是早知道没有必胜的把握?”单飞突然截断檀石冲的下文。

檀石冲气势正燃,闻言目光陡然一厉。

单飞眼中现出少有的辛冷,“我知道很多人和你这样,看起来很强,但实则自卑到骨头里。你很自卑是不是?你看到我超越了你,不杀了我就不能安抚自己的自卑是不是?你在冥数算什么?你算老几?”

他见檀石冲脸色不再红赤,看起来已有铁青,却是不住口道:“你不过是个蝼蚁!你在涉县不是说过,冥数不过也是蝼蚁?你总不能当你说的话如同放屁吧?”

嘿然冷笑,单飞道:“你们既然自承也是蝼蚁,我为什么要听从蝼蚁的打算?”

他心中有气。

他本也是个心气高傲的人。

成功人士怎么会不高傲?

不过很多时候,成功人士的高傲或被修养、或者是被虚伪所遮掩。

这是交际的必须。

谦虚的人看起来多,但有本事、又真正发自骨子里面的谦虚人绝不多见。

魏伯说的不错,不到真正要命的时候,知道肯定能吃饱的时候,大家都喜欢装君子。可只剩一根骨头的时候,比狗高尚的没有几个。

单飞不认为自己怎么谦虚高尚,但他也从来不认为自己应该被人踩到头上来轻贱。

这一次,他不想再遮掩什么。

他有什么错?他来到这个世界是身不由己,可他一直没有想要搅动这个世界,他是变数人没错,可他想当变数吗?是曹棺开始的这个游戏好不好?

拜托!是曹棺那老小子使坏把我搞到这里,结果莫名其妙的出来个冥数,又说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你说我应该出现在哪里?我出现在你家祖坟里,你会不会高兴一些?

我算什么?

集齐七龙珠就可以召唤的神龙?

你让我来就来?你让我离开就离开?

看着脸色青冷的檀石冲,单飞头一次没有半丝畏惧,眼中反倒燃着少见的怒火,“你们冥数定个规则,我就要遵守?你们要杀我就杀,凭什么?凭你们的拳头硬吗?那等我拳头硬的时候,制定个规则要你们去吃.屎,你们是不是也要去吃?”

檀石冲眼中怒火喷薄,却故作轻淡道:“对一个要死的人,我从不介意他说些什么。”

他心中亦是狂怒,这是他最后的一次机会。他猜到单飞武功突飞猛进绝非无因,冷静下来绝对再试一次,不然他没法向夜星沉交代!

他的武功本来是遇挫更强,甚至当初面对鬼丰时,亦是不堪示弱。

但单飞却在他心中留下了极重的阴影。

他知道若是这次再胜不了、杀不了单飞的话,他此生不但杀不了单飞,甚至武功都不会再有什么进境。

天时已有,气势亦足,他在言语气势上对单飞施压,就是要击溃单飞的心理。

他敏锐的感觉到和单飞之间的实力相差已微,再要战胜对手靠的不但是武力,还需要头脑。

单飞怒起,檀石冲不惊反喜,缓缓吸气间,只感觉气力充盈到毛发之间。

“这说穿了不过是谁的拳头硬一些,谁有道理的逻辑。”单飞胎息已起,冷然道:“我不想冥数看似神秘,却也摆脱不了这个可悲可怜的人性。”

看着蓄势待发的檀石冲,单飞凝声道:“让我教你们这些蝼蚁一个真正的道理——这世上众生平等,没谁有权能定别人的生死,你我不能,冥数也不能。”

挺胸收腹,气贯周身,单飞不管对方是否听得懂,昂然道:“你这次若有命回去,告诉你的主子,我命由我!你、包括你的主子,要打就打,不要做****立牌坊的指手画脚我单飞的人生。”

他话才落,人倏退。

檀石冲一剑刺来。

他动手似无征兆,可在单飞眼中,却知道檀石冲已要出手。

檀石冲气势已足。

这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但他单飞何尝不是如此?他在呵斥间,已在积极的调息恢复方才消耗的气力。

愤怒是愤怒,拼命是拼命。

拼命时的愤怒在很多影片中都是英雄反败为胜的必要因素,听说这能激发小宇宙,突破武功瓶颈,不然圣斗士也不会一次次被揍的死狗一样才开始反击。

可单飞知道,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你的愤怒绝对是个致命因素。

冷静的预判、精准的计算加上充沛的实力才是对敌不败的法门。

愤怒拼死可,取胜却难。

檀石冲一剑刺出,见单飞随剑而退,心中凛然。

他认为单飞已怒,觉得单飞愤怒时必定会和他硬拼,他积累许久的气力在山火的培育下,早就威不可挡。

他不信单飞能拼得过他的火剑。

可他没想到单飞怒是怒,居然会采用赵云的方法。

这个单飞恁地狡猾?

檀石冲一鼓作气下,绝没有收手的道理,剑火喷薄下,如火蛇般向单飞追斩下去。

单飞再退。

可他这次的退却,早和当初在盛家废园时不同,他在等待反击的机会。

避其锐气、击其惰归!

孙子兵法中讲求为战之道不能死拼,而要战略性的解决对手。

赵云退到妫府墙前就已无路可退,可他单飞不同,他对附近地势已有分了然,不虞后退绝路。

烈火更旺。

烟迷离。

单飞爆退十数丈,檀石冲追击不停,剑势不弱反猛。可在爆退十数丈后,单飞却捕捉到檀石冲眼眸中的一丝犹豫。

单飞出手!

他毫不犹豫的出手,左手一挥,有铜钱飞射檀石冲。铜钱半数落空,半数被剑火一搅,纷纷跌落。

单飞随即反击,他右手紧握单刀,遽然向檀石冲劈去。

“当”的大响。

刀剑格挡,单刀已断。

檀石冲一怔。

他狂追十数丈,气势终弱,正犹豫是否准备下一轮的进攻时,单飞竟然开始反击。他那时候不惊反喜,只因为他也在等这个时机,他单飞究竟有什么真正的实力。

他不信自己拼不过单飞,可他没想到单飞的刀居然断了。

这不是单飞的实力!

檀石冲心中惊觉,就见单飞在单刀折断时毫不犹豫的拂袖一挥,两截单刀如同闪电般,倏然向檀石冲胸口刺到。

这小子玩什么花招?

檀石冲心中冷笑,暗想你小子有刀尚可,没刀还想挡住我的神剑?

单飞射出的断刀虽快,但在檀石冲眼里,终究没什么致命的威胁。

剑一格,断刀尽落,可檀石冲却在单飞眼中看到丝冷意,他心中一寒,陡然间身形急翻向旁侧落去。

有铜钱竟从他身后飞出,擦他衣襟而过。

是单飞的铜钱!

他挥出一把铜钱,半数被檀石冲击落,另外半数击空的铜钱却是划弧线而回,反袭檀石冲的背心。

檀石冲没想到单飞运用力道如此巧妙高明,猝不及防间,差点中招。他闪身躲过铜钱时心中怒然,可随即凛然,他气势终弱,已失先手。

单飞***!

他开始真正的***!

手一招,早有地上散落的长***到手,单飞怒喝声中,***如龙,人如虹,气贯长虹般向檀石冲飞刺而到。

檀石冲挥剑。

***已断。

檀石冲却是不闲着,因为单飞挥手间,断***化作暗器向他刺来,单飞从不用什么固定的兵器,但什么兵器在他手上,都能变成要命的利刃。

断***再飞,檀石冲终退一步——他被单飞硬生生的逼退一步,从他和单飞交手后,他第一次被单飞逼退。

一步之遥,从此天涯相隔。

单飞根本不看长***、断***,***断时,他手中早多了个短戟。

山越和丹阳兵交战时,兵器掉了一地,丹阳兵多用***刀,但山越用的武器却是五花八门。

单飞追击时,脚尖挑动地下的兵刃,各种兵刃如同有了灵性般纷纷飞起。他随手抄住,却只有一个用途,向檀石冲杀过去!

短戟折断,转化铁戈;铁戈数折,又变斧钺。

漫天兵器飞舞,有如群星闪烁。

檀石冲额头开始冒汗。

他从未见过这么诡异的进攻,他也没想到单飞进攻起来,会是如此的不拘一格。

这时彩霞漫天,天光明艳。

两人由伊始的追逃角色陡然逆转,单飞一鼓作气,气却不绝。若论内息流转的磅礴充沛,他是绝不差于檀石冲。

有烟笼,穿烟而过;有火燃,踏火高歌。

檀石冲自负借火淬武的功夫天下一绝,可等见单飞从火中取张燃烧的硬弩砸过来,勃然大怒。

他只差一线。

只要他能稍缓一息,再次反击的话,局面会截然不同。但他在单飞接连的猛攻下,根本没有停顿的好时机。单飞几乎换了十八般兵刃时,檀石冲身上汗出,发髻凌乱,终有狼狈不堪之意。

有火裂。

檀石冲退入火中,火剑陡燃,他不想再退,他准备全力一搏。

这时单飞却是抄起了徐元丢下的狼牙棒,长啸声中,奋力击去。

那一刻,檀石冲不似火神,单飞却如天神般鼓动着天地间的烟尘草叶、长风烈火,呼啸怒吼着向檀石冲砸来。

火光早暗。

天地失色!

.

Ps:求票!

.。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