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46节 血战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46节 血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山越有后招。

后招居然是百余张早就支起的、又安装上铁矢的硬弩。

单飞人在空中,见硬弩横张,支支如同***的怪兽般,早想到在邺城之战,审配用弩箭硬撼曹军的情形。

山越居然有硬弩?

硬弩的杀伤力和弓箭完全不同。

这本是绝佳的守城利器,威力更胜弓箭许多,蓦地用出,杀伤力不言而喻。

当初若不是他单飞、晨雨和张飞燕一帮黑山军兄弟利用地势,联手破了审配的伏弩阵,曹军破城后只怕亦损伤惨重。

可这种东西造价高昂,黑山军都是没有资本配备。

山越竟然有硬弩!

他们把硬弩埋伏在山腰中,就为了绞杀来援助的丹阳兵?这帮人先诱敌后伏击,再硬抗又伏弩的,对战次序极为分明,考虑的很是全面,只怕曹军精兵对敌时也是不过如此?

念头不过转瞬间,单飞知道陆逊等人以柴禾盾牌绝对接不住这些硬弩,蓦然冲锋只怕死伤极大,情急之下才让众人暂避。

幸好陆逊机警,也幸亏这硬弩调整发射方向不易,在单飞、陆逊先后断喝声中,丹阳兵早就伏地,硬弩尽数击空,远远的飞落,一直插到山下,甚至远过傅婴等人的位置。

傅婴心中剧烈跳动,从未想到流寇山越竟会配备这般强悍的利器。

那些伏地的丹阳兵也是脸白如纸,知道若非单飞及时发现了敌手的动静,他们这次只怕要死掉半数。

单飞却再也考虑不了什么。

那些在山腰的山越弓手本埋伏在一条稍浅的壕沟内抵抗着丹阳兵,在浓烟上滚时,半数山越已悄然转到身后不远的硬弩之侧。

陆逊率众一冲,山越前排持弓者立即扑到,后排弩箭手随即扣动弩机。

这招使出,若非单飞及时喝破,在丹阳兵信心高涨的反击时刻,很可能给丹阳兵极为惨烈的杀伤。

陆逊算的不差,这帮人算的亦准。

这本是互斗机心的一场鏖战。

可单飞一声断喝下,丹阳兵毫发无伤。那些持弓的山越,正准备在丹阳兵死伤惨重后发动冲锋时,在事败那一刻,手中的弓箭却都是瞄准了空中的单飞。

羽箭如飞蝗般破烟而出,尽数向单飞射来。

单飞早预料此招,缩身持盾。

“砰砰砰”响声不绝,那一刻不知道有多少长箭射在盾牌之上。

单飞却早借力倒飞,可后退时,左手一挥。

铜钱飞出,竟比羽箭还快的反射回去。

有鲜血张扬。

几个持弓的山越双眸怒张,翻身倒地时,眼中还满是不信的看着单飞,不知道他怎么一挥手,就取了自己的性命。

陆逊在烟雾中依稀望见搏杀的情况,不想让单飞独担险恶,断喝道:“冲1

丹阳兵早憋得久了。

山越弩箭一射再装本需时间,更多的山越攻击单飞时,却正给丹阳兵冲锋的机会。

徐元狼牙棒挥动,几步就到了山越挖的壕沟之前。

而在他之前,赵一羽、孙轻早知道硬弩的杀伤力,亦知道这时候性命攸关,飞身过了徐元的头顶,落在了弩手之旁。

二人挥刀就砍,再不留什么情面。

这帮山越箭术高明,又仗着有硬弩撑腰,这才撑了许久,但如今短兵相接,山越终于有些慌乱。

双方如今人数相若,可山越没了地势和远攻的便利,再加上山上烟火蔓延,形势混乱,他们知道已无必胜的把握。

单飞远远落开,足尖将将点地时,陡然心中一凛,身形急闪,避过了身后刺来的一剑。

来人和单飞交错而过,却是蒙着脸面。

单飞毫不犹豫手指一弹,有铜钱飞射。

他得魏伯指点后,运劲发力早胜过从前太多,铜钱飞出时,破空速度比利箭还要快上三分,劲道犀利的破柱都不是问题,穿肉入骨自然不在话下。

方才山越对他围剿,他后退***,一把铜钱就要了几人的性命,自己都是有些发怔。

不过他没想到身后还有山越高手暗藏,看刺杀这人出手奇快,竟是比赵一羽等人还要高明许多。

铜钱飞出,急如弩箭。

那人倒是极为机警,挥剑急封,竟然格住了铜钱。

“当”的声响,长剑竟断。

那人似是做梦也没想到单飞的一枚铜钱居然会有这般力道,翻身急滚中将手中断剑奋力向单飞掷出。

这一剑凝聚他全身之力,本如流星明耀般威不可挡,可单飞不过伸手一抄,早接住那柄断剑。

那蒙面人再退数步,眼中露出惊骇欲绝的光芒。

单飞看不到那人的面容,却感觉那人不但惊骇,眼中竟还有种深切的怨毒之意。

这人为何对他如此痛恨?因为他喝破了对方的计谋?

单飞微有奇怪。

不过闪念的光景,更有两人左右逼近,见单飞这般武功,倏然止步。

单飞见那两人一人肤色黑人般,轻飘飘的站着,全身皮包骨头的没有几两肉,另外一人却是雄壮如山,看起来气势非凡。

见二人脚步一浮一沉,浮的好像足不点地,沉的有如斧钺开山,单飞知道这二人只怕身怀绝技,心中戒备时,倏然转目望去,单飞脸色微改。

山下喊杀声起,对面山上竟冲下数百山越,径直向刘备所在的马队冲去。

两山对峙,中有夹道如关。

山越引丹阳军深入险隘进行诱杀,自然在两山的山腰都埋有伏兵。

陆逊选择先破一面,提防着另一面的山越。他放火烧山,借烟攻击时,早就让傅婴防备对面山上的山越攻来。

这面山腰厮杀的极为惨烈,那面的山越却一直没有动静。

单飞知道自己若是那面的山越,也是左右为难。山越攻则弃地利,夹击更是无法发挥弩箭的威势,守则眼睁睁的看着己方还有人手,却是毫无用处。

他们本是利用地势分兵埋伏在双山两侧狙击丹阳兵的突围,但被陆逊急攻一面,受限于地势,反倒有力使不上。

那面的山越若是下山攻击傅婴,傅婴占据地利死守,而刘备的人马在外侧虎视眈眈,随时会对他们造成致命的打击。

攻不破傅婴的阻击,谈何帮助对面苦战的山越?

可山越终于还是下了决定。

他们不攻傅婴,反取入口外刘备的人马,只要破了刘备的兵马,再内外夹击丹阳兵,仍有胜算。

丹阳骑兵虽锐,但人手不多,在这里腾挪的空间不大。

只要骑兵一破,丹阳骑兵如断双腿,威胁大减。

山下冲杀声一起,单飞再没有什么犹豫的余地,他只有当机立断的解决这面的争端,才能援助刘备的兵马。

一念及此,单飞并不理会那逼近的黑鬼、壮汉和偷袭的剑客,身形高纵,趁那三人戒备时,单飞已冲到丹阳兵和山越混战之地。

丹阳兵和山越犬牙交错的厮杀,几乎拳拳入肉、刀刀见血。

双方均有领头之人,对战时亦难免捉对厮杀。

陆逊、徐元、赵一羽武功高强,山越中早有人看出,自有高明之辈抵抗。

徐元狼牙棒凶猛,但对手一手用盾,一手持着短短的手戟奋力抵抗,那人虽然落在下风,但对徐元尽能挡得祝

陆逊、赵一羽、孙轻虽是武功高明,连杀数人后,转瞬被山越高手缠祝

丹阳兵眼下出动的均是骑兵,蓦地改行山战,本是迫不得己。虽能攻破对方远攻的防线,但很快也是落入苦战的地步。

这帮山越本有些慌张,但见对面的山越终于出动,这些人精神大振,知道只要坚持下去,就有胜利的希望。

有山越见单飞冲来,突出拦截,可那人不等挥刀时,就被单飞探手抓住了衣襟,甩手扔了出去。

那山越亦是高手,却没想到在单飞手上过不了一招。他只觉得眼前微花时,早撞到和徐元激战的那个高手身上。

那高手正在抗着徐元,不想突出奇变,被自家人撞在身上时,他毫不犹豫的反手一戟,正戳在同伴的身上,等看到是自己人时,心中已叫不好。

徐元如何会错过这种机会,狼牙棒早重重击在那高手的肩上。

那高手虽着简易甲胄防着要害,可被狼牙棒击在肩头后,连甲胄带着半边的肩膀都被狼牙铁棒勾祝

那人痛哼声中,被徐元近前左手一刀割断了咽喉,翻身摔倒。

徐元解决了苦战的山越高手,知是单飞帮手,暗自感谢。

单飞在徐元解决敌手时,故技重施,再抓了几个山越丢了出去。

都说寸强寸强,寸短寸险。

但姆酱缇嗬氤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