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43节 破解之法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43节 破解之法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山中静谧。

远远可见山顶来烟,风吹树动,枝叶深绿似水波般的浮动,满是平和的气息。

可单飞知道,陆逊的怀疑大有可能。

若是以傅婴、徐元的本性,一鼓作气击败山越后,定会以为山越不足为惧,急寻山道而入赶赴秣陵。

如果是这两人领兵,估算时间,这刻丹阳兵只怕已过了前方险要的地带。

可他们真的能过得去吗?

丹阳骑兵骁勇,但山越依山而抗,若是据险要的地方埋下伏兵,只要扼住前后要道,骑兵绝无用武之地。

陆逊一直派游骑打探前路,甚至有哨兵不绝和后续的步兵联系,看似胆怯,实则是保证骑兵就算遇伏,也始终能处于突围的形势。

傅婴毕竟亦有见识,一听单飞提及游骑一事,心中微怔。他知道若按常理,陆逊派出的十数游骑这刻已经回转,但直到这种时候,游骑竟一人未回。

“陆校尉怀疑前方有人埋伏?”傅婴蓦地心寒,他知道陆逊所派的游骑都是丹阳城内极负经验之辈,可这些人居然没一人回来。

此中定有蹊跷。

陆逊怀疑并非无因。

傅婴虽是血性冲动的汉子,但毕竟不是没有脑子,望向前方的险隘,蓦地想到前面若真的有埋伏,不是陆逊喝止,他傅婴和徐元只怕正在通过前方的险要之地……

敌人使用的是诱敌之法?

傅婴暗自心惊,后方的徐元早不耐烦的拍马赶来,等听到众人的分析,亦是脸色有些苍白。

众人再看陆逊时,目光早不相同。可众人心中亦惊,感觉此事若真,费栈绝对是心机深沉之辈,此番前往秣陵、江乘,更会危机重重。

陆逊眉头紧锁,思考着对策。

单飞一时间想不到什么办法,看向刘备问道:“刘将军,若前方真有山越埋伏,不知道刘将军如何***?”

他没有领过兵,这一路虽在研究这些方面却少发表看法。

没谁会精通万事,该藏拙的时候还是要藏拙。

他带着这帮用兵高手来,这时候就是该这些人发力的时候才对,不然他带着这些人出来公费旅游吗?

刘备见前方波澜不惊、丝毫看不出凶险的样子,也是暗自心惊。

他领兵多年,自然能看出蹊跷。但他知道单飞、陆逊都是聪明之辈,从不越俎代庖的表现聪明。

对他这种人来说,聪明不是这么表现的。

听单飞询问,刘备建议道:“单统兵、陆校尉怀疑的不错,游骑至今未回,只怕出现了意外。前方山口实乃一夫当道,万夫难敌之势,若是我领军,这的确是个伏击的好地点。若要想***,绕路是一个办法。”

傅婴、徐元均是摇头,暗想刘备好大的名头,听闻其带兵作战很有一套,如今看来……这也叫主意吗?

陆逊出城前选了熟悉地理的兵士随军,这时早叫到身边问道:“此去秣陵,可有别的山路选择?”

他倒赞同刘备的说法,暗想若非迫不得已,没必要逞意气之争以短克长。

那兵士回道:“回陆校尉,这本是陆路上丹阳往秣陵的必经之道。若是绕行的话,最少多花两天的光景,而且那些山道更是崎岖。”

众人闻言大为皱眉。

救兵本急,若是绕路行走多耽误两天,谁知道秣陵会出现什么情况?

再说听兵士说,旁道更是难行,对方若是亦有埋伏,那难道不救了吗?

徐元已经低喝道:“那十几个游骑……或许不过是被人埋伏暗算,敌手未见得有多少人手1

单飞看着徐元道:“那徐部将准备如何?”

徐元本不把这小子放在眼中,可听其断喝,知其很有门道,终于放低姿态道:“末将觉得,这或许是对方虚张声势之法。末将愿将功赎罪,领几十个弟兄到前方入口的山腰处看个究竟。若是能知对手虚实,可再做打算。”

碘主意可行。

陆逊略有犹豫,问道:“刘将军意下如何?”

“试探一下也是好的。”刘备心道如今我们只有这一条道选,先看看对手的究竟总是个办法。

不过他说话间,仍旧观察着前方的山势,暗想敌手若有如徐元判断——人少倒还好说,毕竟单飞、陆逊都是高手,再加上魏延和自己,破敌一点后引军通过险隘不算困难,怕就是怕……对方处心积虑的埋伏,能一口气弄得十数个游骑都是不能回转,敌人蕴藏的实力只怕绝不简单。

不过对方若是人多,也不是没有***之法。

刘备对敌经验亦丰,心思转动间,已有了个主意。

陆逊一直在凝望着山势,突然道:“徐元将军,你先抽出五十身手高明的兵士准备探路。”

徐元对丹阳兵特点熟稔,片刻间就点了五十人手,这一次他倒没有任何怠慢。

“傅部将,麻烦你领三百骑兵,退后半里。那里水土干燥。”陆逊一指身后的山坳道:“你带人去那里收集干柴枯枝,越多越好,绝不要让对手发现。”

他此言一说,傅婴还在错愕,刘备长眉微动,暗自叹了口气,心道此子高明。

“做什么?”傅婴不解道。

“你先照做就好。”陆逊翻身下马,从地上拾起一片鸟羽,扔到半空,见鸟羽随风飘荡的方向,脸上露出喜意。

傅婴不解陆逊为何做出这般幼稚的举动,可见单飞望来,想到他说的话——若再有不从陆校尉的军令者,格杀勿论!

心中凛然,傅婴还是道:“末将遵令。”

他立即调动三百骑兵拨转马头退后,转瞬消失在山坳拐角处。

陆逊看向徐元道:“徐部将,敌手引诱我等入围,用心险恶。素来救兵如救火,陆逊对秣陵、江乘遭难的百姓很是忧心,这一点其实和徐部将无异。”

徐元不想陆逊突然这般说,半晌才道:“如今末将已知。”

他暗想前方若真有埋伏,陆逊这般谨慎实则救了他们一命,既然如此,几个时辰前的不快已然抛在脑后。

陆逊看着徐元的双眸,沉声道:“如今敌势不明,你说陆某小心也好,说陆某胆怯也罢,但陆某既然得太守、统兵信任,担当领军指挥之责,早当随军的丹阳兵士是兄弟,陆某此言若虚,天诛地灭1

众兵士本对这个新晋的校尉心情复杂,但闻其言语赤诚,倒有大半暗自感动。

徐元轻叹道:“是卑职不知轻重……”

陆逊截断他的下文,微笑道:“兄弟间,一点不痛快的事情就让它随风而去好了。陆某说了这些,就是想说徐部将此番带兄弟前往探寻对方动静,千万莫要再意气用事。陆逊只盼此番判断有误……”

徐元一怔。

陆逊接着道:“可若是陆逊没有判断错的话,徐部将和这般兄弟都在面临极大的凶险,陆逊不求徐部将能得胜,只盼……你等遇到不妙,立即回转就好,就算遇困,只要坚守待援,我等必全力以赴帮手。”

徐元见陆逊说的真心真意,脸上终于露出慨然之色,“多谢陆校尉。”他这一句话也是说的诚心。

言罢,徐元手一摆,提着狼牙棒道:“弟兄们,跟我来。”

那五十骑兵紧跟徐元前行,距离险要的入口一箭之地时均是下马,有士兵牵马回撤稍许,其余兵士均是摘盾持刀的谨慎前行。

陆逊看着前方的动静,心中着实忐忑,突然望向刘备道:“刘将军,想必你已知道陆逊的用意。”

刘备心中微动,他早想到个主意,见陆逊让傅婴去拾干柴更是了然。

“陆校尉好计谋,莫非……准备使用火攻吗?”

单飞亦是想到这点,暗想方才陆逊又测了风向,风是向东吹,要是起了火,不虞烧到这面。

大火一起,无论能不能烧死对手,但形势肯定会有变化。

敌手占据地利,陆逊却是采用天时,实在是招妙棋。

陆逊早知刘备明晓此事,暗想敌方很快也会明了。但无论如何,对手要阻要攻,局面就会转变,敌人亦会由暗转明,那他化不利为有利的计划就会成功。

转望单飞,陆逊沉声道:“单统兵,一会儿只要徐元探清楚敌手的虚实,我立即会带傅婴等人带干柴到了山脚准备火攻。如今秋季风燥,这把火点燃后烧到山上,对手只怕守不住扼要,可敌手还不肯放弃的的话,由暗转明,只怕会有一番苦战。”

“我带人强攻?”单飞问道。

他身边还有赵一羽、孙轻等人,闻言各个摩拳擦掌。

“强攻的是我。”陆逊微笑道:“敌手出动或撤走,都由我带着兄弟们和他们拼杀。”

见单飞神色异样,陆逊缓缓道:“我知道单统兵武功高绝,但军中可无陆逊,却不能没有单统兵。陆逊若是有事,还有单统兵指挥去救秣陵、江乘的百姓,可若是单统兵有了意外,陆逊眼下还承担不起拯救百姓的重任。”

顿了片刻,陆逊微笑道:“既然如此,还请单统兵帮我压阵就好。”

单飞微皱眉头,知道陆逊的意思。

陆逊眼下虽有点威风,可若没有单飞撑场,这场仗绝对打不下去。

谁会听从一个无名小卒的调动?

单飞本想调用此人平定山越就好,但见陆逊这般,心中不由感慨。

他知道交人有多种,有的交往过就算,一生难再有交集,有的却是意气相合,会成为一辈子的弟兄。

如今陆逊不但将他当上司,看起来还把他当作朋友看待。

这人如此紧迫的时候,想的还是突围后去救秣陵、江乘的百姓,此人伊始或许高傲些,但能有如此胸怀和念头,已是让人感动。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