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35节 乱起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35节 乱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阳光已升,不算热烈,可照在金子上的指印上,有着说不出的刺眼。

众人望着那如烙痕般的三个指印良久,不约而同的又望向单飞的右手修长的右手、白皙却显得极为有力!

这少年竟然硬生生的在金子上捏出了三个指印?

这绝无可能!

人怎么可能做到这种事情?

众人心中均是转着这个念头,但事实摆在面前,却由不得他们不信。

他们都知道金子的延展性极好,硬度却不是很高,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过真的有人只凭三根手指就能在金子上留下指印!

这指头若是捏在人身上,不得连骨头都要捏碎了?

众人看着太史享微有颤抖的右手,不由为太史享感到庆幸。

方才单飞是轻轻拨开太史享的手掌,不然的话,太史享的右手,或许已经废掉!

单飞心中微有振奋,他亦没想到这般结果。

拿到金子那一刻,他突发奇想的运气凝神,想试试自己如今究竟能发挥出多大的力道。

以往他的发力多是参考水涡凝聚离散,但昨日不过一天的功夫,他终突破窠臼,领悟实多。

若做个比喻的话,他从前用力如湖泊水涨、碧海潮生般,虽然充沛无俦的圆转自如,但破坏力却是不足。

但得魏伯指点后,他却感觉身体内的五脏六腑、正经奇经均已自成沟壑,内息由狭窄的沟壑逼出,威力陡增许多!

魏伯帮他修了几条发力的高速公路,可他却开始举一反三进行起新的建设。

大家宗师多是如此触类旁通、格物致知。

如果说当初单飞不过是略窥武学的门径,效仿天地自然,直到昨夜,他才算真正进入武学的玄奇境界。

这当然是得益魏伯的指点,却更多是因为单飞不辍的思考和努力。

今日单飞蓦地发力,运劲下居然能在金子上留痕,若是以往,那是他亦不可想象的事情。

单飞知道自己武功精进如此,那一刻心绪起伏,反倒不以给太史享一个教训为意。

太史享看起来虽有两下子,但根本算不上他的对手。

单飞心境很快恢复平和,可太史享心中却如惊涛起伏般颤栗。

太史享着实郁闷。

因为他输的不但是二百金,还有在鲁倩莲面前的面子,昨***见到鲁倩莲后百般搭讪,只盼讨佳人喜欢,结果被佳人损了一句你做点正事吧,像单飞那样。

鲁倩莲自然是希望以单飞为模版,激励太史享做些正事,可话到了太史享耳中,全然变了味道。

少有少年在意中人面前,会承认自己不如别人!

这更像是个侮辱!

太史享就是因此怒气冲冲的寻来,不求旁的,只想证明自己要比单飞强上许多。

他来之前,本要将陆逊一块拉上,陆逊倒是百般劝阻。他亦听陆逊说过单飞的武功绝对不弱,让他不要自讨没趣!可他哪里听得进去,只以为陆逊是怕事。

陆逊怕单飞的背后有郡主撑着。

可他太史享怕什么?

他来就是要告诉单飞,你的医术或许能蒙一蒙,但真正的实力,绝不是靠蒙出来的。

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这句话应该转告给自己才对。

真正的实力绝不是蒙出来的!

单飞竟然真有这般实力?

他太史享就算用刀去砍金子,都不见得砍出这深的痕迹,单飞凭几根手指头就能做到这点?这个单飞在使诈?

太史享虽是这般想,但望着眼前那看似文弱的少年,却已没有叫板的勇气。

单飞微微一笑,倒没有准备穷追猛打。

太史享和罗掌柜那帮人不同,这人或许冲动些,但哪有少年不冲动行事的?

转过身来,单飞对夏季常、鲁大海道:“今日正有闲暇,不如就和两位敲定澡豆经营一事如何?”

“那是最好不过1夏、鲁二人异口同声道,却不敢去看太史享羞臊的一张脸,只怕他更是难堪。

可三人不等入堂,院门又开,有人冲进来,一见单飞立即道:“单统兵,有紧急军情1

众人闻言凛然。

单飞在不久前总算和手下有过交集,认得来人是兵曹李宇轩。见李兵曹一张娃娃脸上满是热汗,单飞倒是沉稳,只是问道:“怎么了?”

难道是刘馥打过来了?

他对此事隐有不安。

看妫览行事风格,对孙翊、甚至对孙家都算不上忠心。要是妫览算计孙翊后,只能联系北方曹营中人也就是刘馥。

而他听石来所言,妫览的确有这个动向。

如今妫览下狱,可刘馥呢?究竟有何打算?

他单飞身为摸金校尉统领,若是真的和曹军交手,怎么处置?

李宇轩看了众人一眼,欲言又止。单飞感觉这小子倒还细心,和他走到院角偏僻的地方,李宇轩简洁道:“是山越在秣陵、江乘两县作乱,这两县几乎是同时传书向丹阳告急求救,郡主请统兵大人立即前往太守府。”

单飞舒口气,却又暗自叹口气。

他舒气是知道不是刘馥领军,那他还好应付,叹气却是因为他本以为这个统兵混混就算,难道还要真的去剿匪不成?

他就是想做个成功人士埃

领兵打仗不是他的擅长!

可这时候实在推脱不得,单飞点点头,示意李宇轩备马,低声向鲁大海略说了下情况。单飞对江东不熟,知道鲁大海算是地头蛇了,很想先听听他的意见。

鲁大海闻言倒真的吃了一惊,暗想秣陵、江乘是在丹阳郡东北,已沿江近海,贼人突然作乱不知所为何来?若是附近各地的山越纷纷响应,甚至可能动摇江东的根基。

他知道孙家到了江东后,对地方豪强一直软硬兼施。可江东山越实多,其中亦有豪强夹杂,因孙家威信不足,这些人始终不肯归附。此事可大可小,但治乱和治病般,都是适宜才起就平,不然后果堪忧。

鲁大海简要的将自己的想法和单飞提及,单飞暗自点头,准备将这种想法归纳整理后留待孙尚香询问时再说出来。

他最大的优点就是少为人左右,不过不代表他不听别人的想法。

出了慈济堂,单飞翻身上马,和李宇轩直扑太守府。二人离开慈济堂时,却没留意有人从街角转了出来,那人正是陆逊。

陆逊见单飞和李兵曹急急的奔离慈济堂,眼中微有思索之意。沉吟片刻后,陆逊走进院中,见太史享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陆逊微感奇怪。

他知道太史享的脾气,劝不来太史享,只能跟着太史享过来,暗想他来这里不能说是收尸,但收拾残局圆场总是需要的。

可他没想到单飞、太史享居然没有打起来。

这不是套路埃

等见到太史享手中的那块金子,亦看到金子上的手印时,陆逊亦是脸色改变。

他当初在太守府前出手,一方面是为抗外敌,一方面也有点投效孙家的意思。

孙河毕竟是孙家的嫡系,他陆逊若能救下孙河,对日后的前途定有帮助。

可陆逊没想到敌手强的出乎想象,更没想到单飞比他看起来要强!他受伤后心中惭愧,悄然退却,心中却对单飞武功要强过他的念头一直耿耿。

今日太史享有意向单飞挑战,他既然劝不住,正好趁这次机会看看单飞能几招击败太史享。

可他没想到单飞一招未出,太史享就已落败。

“这难道是单飞的指印?”陆逊抢过太史享手上的金子,手掌冰凉颤抖。见众人均是正是如此的表情,陆逊沉默许久,突然道:“元复,我们去太守府看看。”

他正要伸手去拉太史享,却被太史享一把推开喝道:“去做什么,还嫌不够丢脸吗?”

陆逊一把没有抓住太史享,看着他冲出慈济堂,暗自摇头。

不过他转瞬将太史享的事情放在一旁,暗想看兵曹这般匆忙的样子,只怕事态很是严重。

陆逊心思缜密,一想到这点,心中早有了打算。机会素来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如今丹阳有事,这时若不挺身而出搏得功名更待何时?

他和太史享不同,太史享有个老子撑腰,不愁前途,可他陆逊的机会全靠自己争龋

一念及此,陆逊疾步向太守府奔去。才到太守府前,他就见单飞和兵曹已经从太守府前走出,单飞正皱着眉头不语。

陆逊见状略有犹豫,终究还是微微吸口气,主动走到单飞近前,沉声道:“单统兵,在下陆逊陆伯言,不知单统兵可还记得?”

见单飞微怔的模样,陆逊只怕这小子贵人多忘事,他不过和此人匆匆两面,毛遂自荐未免过于唐突。

不想单飞先怔后喜,一把竟拉住他的手笑道:“伯言来的正是时候。”

陆逊反倒怔祝

他想了和单飞交谈的各种可能,甚至连单飞不咸不淡、以公务繁忙将他拒之门外的可能都已想到。

可他没想到单飞居然热情如斯,又听单飞笑道:“我已和郡主举荐了伯言,郡主说伯言若是可以的话,暂领个平越校尉好了,不知伯言意下如何?”

陆逊心中发颤,失声道:“单大人……可是说笑吗?”

他虽说是世族出身,可如今其实和白丁仿佛,正愁入仕无门,不想单飞开口就说让他当个什么平越校尉。

虽说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但机会来的如此突然,还是让陆逊惊喜交加时难免有些怀疑。

ps:求票求订阅!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