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31节 更上层楼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31节 更上层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隆重推荐‘侠客’盟主的新书《侠客陆天风》书号1003632458,此书目前在参加个比赛,希望朋友们能去收藏捧场,谢谢!

-

单飞一听魏伯居然提及到马未来,心中着实吃惊,失声道:“前辈认得……马未来,你……”

马未来素来行踪无定,这人如何会见过?

而听这人所言,马未来神通广大,居然能抗衡云梦?

魏伯看了单飞半晌,“你不认得马未来吗?”

他这句话似有嘲弄,单飞心思急转,终于道:“我只见过马先生两面,这次来到丹阳,亦是受他所托。”

魏伯感喟道:“你倒老实。”

单飞见魏伯微闭着眼睛,却像对所有的事情清清楚楚,知道在这种人面前,他最好实话实说。

好在他本来问心无愧,反问道:“前辈怎知我认识马先生?”魏伯对他武功之道很是了然,已让他惊奇,如今听魏伯对他简直知根知底的样子,更让他感觉魏伯实在深不可测。

魏伯反问道:“你以为我在慈济堂前为何要约你见面,看你长的顺眼吗?”

单飞恍然大悟。

原来他一到丹阳,初在慈济堂露面的时候,这人就盯上他,而且看出他和马未来有关!

突然想到鬼丰初见他的情形,单飞醒悟道:“前辈是因为灵符认出我的?”

那个神女灵符更像个***埃

鬼丰和他初次见面时,就知道他身怀神女灵符,这人居然也知道?

魏伯看了单飞许久,喃喃道:“奇怪。”

单飞感觉此人才是奇怪至极,不由问道:“前辈觉得哪里奇怪?”

魏伯思索道:“你的悟性不差,但你习武的时间绝不会长。”

单飞益发感觉这人简直神了,他怎么能看出这点?

魏伯并不解释道:“不过你能在短短的日子里达到这般成就,本和身怀神女灵符密切相关。神女灵符很是奇特,只助有缘之人,你就是有缘之人1

单飞有些***。

他得到神女灵符后,的确屡次得灵符相助。这个魏伯不但感觉到神女灵符,甚至还知道这些事情。

此人不仅仅知道白狼冥数的事情,看来他对很多往事都是知晓。

“神女灵符究竟是什么?”单飞忍不住问了句。

“这自然是神女传下来的东西。”魏伯随口应道。

“神女是谁?”单飞一直以为这个神女是说女修,可如今想来,总有些不像。

“神女是天女。”魏伯又道。

“天女又是谁?”单飞越听越玄,暗想你难道就不能痛痛快快的一口气说出来?你总不会告诉我有玉皇大帝什么的,天女就是天上的仙女吧?

魏伯就是不肯痛快的说出来,反倒皱眉道:“这就是我奇怪的地方。”顿了片刻,魏伯沉吟道:“神女玉符奇特非常,马未来居然送给了你,可见他对你很是器重。”

单飞怔了下。

他和马未来不过见了两面,每次谈话亦是随便,当初得马未来相赠灵符,他本来只觉得这老头子挺随和的,出手大方,就是说话有点不着边际,哪想到马未来居然对他很是看好。

可马未来看好我,肯定是因为我的出色,你魏伯奇怪什么?

“我知你身上有神女灵符,就知道你和马未来必定有关。等看到你携带的医书后,我更确定这点。”魏伯接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有医书?

单飞先是不解,随即内心略有抽紧。

魏伯显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肯定趁他在斗破军昏迷过去后,将他携带的东西都翻了一遍。

那无间香呢?

单飞将身上最重要的几件东西都摸了遍,发现居然一件不缺,又是暗自奇怪。

魏伯对三香的事情绝对了然,见到他单飞携带的无间香后,魏伯没有道理不感兴趣,魏伯敢从冥数拿长生香,做事可说不择手段,为何不取走他身上的无间?魏伯对无间没有兴趣?

单飞想不明白,可他最困惑的还是魏伯对医书的判断——魏伯如何从医书上认定他和马未来的关系?

似看出单飞的困惑,魏伯问道:“马未来是要你将医书交给徐过客?”

单飞嗔目结舌道:“不错。”

这老头真的神了,他如何知道这点?总不会是乌青泄漏出去的?

不过单飞随即知道自己猜测有误,因为魏伯已道:“其实马未来真正的意思——是想让徐过客将医书转交给我1

单飞怔祝

摸了下怀中的医书,单飞终于将书掏了出来,迟疑道:“那……前辈为何不拿走这卷医书?”

“我已经看过。”魏伯直言不讳道:“在你昏迷的时候。”

你倒也没羞没臊。

单飞心中盘算,却还不知道该不该将医书交给魏伯,他总不能听魏伯说什么是什么了。

魏伯却看出单飞的谨慎,并不介意道:“你将这医书留在身边也好,或者将它交给徐过客也罢。这医书对我已没什么作用,在你们手上,用途更大。”

单飞看出魏伯不像说谎的样子,更是摸不到头脑,暗想高人行事果然是高的一塌糊涂。

马未来让他把书交给徐过客,再由徐过客转交给眼前的这个魏伯?

一定要这么麻烦吗?

他早知道这点,直接将医书交给魏伯不就好了?

不过魏伯很快解了单飞的困惑,“因为马未来并不知道我的行踪,但知道徐过客会知晓,这本是极为隐秘的事情。”

单飞已经麻木到懒得问为什么,只盼魏伯说个清楚。

魏伯这次倒是没有遮掩,“我行踪难定,并非一直留在药园。马未来和我本有个约定,他帮我一件事情,我会尽力还他个人情。马未来也知道我的规矩,从不做没利的事情。”

单飞对这点倒很认同,这人帮人做事,一定要有回报才行。

不过这人行事先小人后君子,并不强迫别人做事,只求等价交换。从这点来看,其实也无可厚非。

知道魏伯对这种背后的交易肯定不会说了,单飞心中暗叹。

果不其然,魏伯并没有讲和马未来约定了什么,径直道:“我和马未来之间的联系,就是通过徐过客,徐过客算是我的一个……***吧。”

他语气中显然没当徐过客是个***,更像是把徐过客当个跑腿的,“他本来是青州的一个小官,但一定要跟我学点东西,然后我就让他帮忙处理下世俗的事情。”

单飞终于明白其中的瓜葛,“你教徐过客医术,然后他负责帮你联络找你的人?”

“差不多是这样。”魏伯嘴角似笑非笑,“我还能留在慈济堂,是在等两个人的消息,不然早就离去,就算徐过客找我也是麻烦。”

单飞感觉魏伯这次的笑容很有分得意,不知道他高兴什么,只以为他找个免费跑腿的徐过客很是高兴。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单飞道:“你若是独自隐居,只怕冥数怎么也找你不到。”

“那是自然。”魏伯理所当然道。

单飞沉吟道:“可冥数还是找到了你,问题难道是出在徐过客身上?”

魏伯沉默片刻,“你猜的一点不错。”

这应该不难猜,我看多了抗日神剧,知道要挖底肯定是线人会有问题。你老儿是拿奥斯卡影帝的主儿,要挖你的底绝不容易。

略有皱眉,单飞迟疑又道:“不过徐过客应该不会出卖前辈?”他记得夏伽蓝说徐过客去了云梦泽。

“他自然不会。”魏伯摇头道:“他是听我吩咐去云梦泽看看。”

魏伯没说徐过客的使命,继续道:“我跟你说过,我不想做圣人,更不想做好人。”

见单飞不语,魏伯道:“你是个聪明人,知道在这世上,做好人比做恶人难多了,是不是?”

单飞对此认可。

魏伯笑笑又道:“你医术应该也算不差了,和徐过客仿佛。”

单飞最近着实治好了几例疑难病症,若是春扩敢这么说,他只怕心中不悦,但魏伯这么说,单飞只能谦虚道:“想必前辈医术更精了。”

魏伯脸上写着“废话”两字,接着说道:“徐过客的医术比夏季常高明很多,这几年着实治疗了不少疑难杂症。不过他碰到几例必死之病,治不好又来向我请教。唉……”魏伯自怨自艾道:“我若是说不会医治,让这些人死了多好?偏偏我圣人没做成,坏的又不彻底,终究还是教徐过客一些治病的方法。”

单飞稍有困惑,“这个……究竟有什么问题?天下医者难数,如今张仲景、华佗都是大大有名,无名但有本事的也不在少数,冥数总不会因为徐过客治好了几个病人就怀疑到前辈的身上?”

“你错了。”魏伯摇头道:“冥数就是因此怀疑到我身上。”

见单飞难以理解的样子,魏伯缓缓道:“在你心中,张仲景、华佗应算是医者中的顶尖高手了。”

单飞听出魏伯的言下之意,暗想这人难道比张仲景和华佗还要高明吗?

这怎么可能?

如果真有这样的一个人,那医术可说是通神,那为何他的印象中从未有这人的名字?

难道此人也是异地中人?这才不在史***载?

魏伯沉默半晌终道:“但张、华他们毕竟是世俗中人。我见过张仲景,也见识过他的医术,他真正的大成之作,就是你怀中揣着的《伤寒杂病论》,张仲景此刻的医术,比我当初见到他时,高明实多,他能够这般精进,自然有他的原因。”

顿了片刻,魏伯露出傲然之意,“可他们治的毕竟是世俗之病,见识也和老夫截然不同。老夫治的那几例病症,庸者看不出什么门道,可落在有心之人眼中……比如说是冥数,终究还是怀疑这是出自老夫的手笔。这也是、慈济堂祸事的开始1

.

Ps:周一,求推荐票!拜托诸位书友多投几张推荐票!谢谢!

.。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