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30节 异地的规则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30节 异地的规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大哥,你做的这东西,应该叫做什么呢?我们把这东西卖给别人的时候,总要有个名称。”

“澡豆?洗澡用的豆子。”

“这名字倒是容易来记。”夏伽蓝望着不远处那草房,暗想这条路终于还是走到了,可她心中更多的是高兴,“我想这名字一定会扬名四方的,甚至一直流传下去。”

单飞对这个想法倒是认可。

他心中在想——我如今在丹阳如履薄冰,若是身份暴露的话,当要立即和慈济堂撇清关系。有澡豆在手,如果慈济堂再通过这个联系结好鲁府,以鲁大海的为人,必定对慈济堂有所关照。

鲁大海为人不差,都说见仆识主,鲁肃为人想必和史载出入不会太大。慈济堂没了单飞,但有鲁家照顾,应该不会有事。

他考虑的极多,但这些话,却不必对夏氏父女说了。

前方有茅屋已近。

夏伽蓝见到那草屋,立即奔进去低声叫道:“魏伯……我……”她话音才起,蓦地芳容改变,因为草屋空空荡荡,人影都没有一个。

“他怎么会不在?1夏伽蓝急的眼泪包着眼珠,冲出草屋后见单飞不解,急声道:“单大哥,我没有骗你,就是魏伯说了画上姐姐的事情。魏伯说过等我的,今天都会等我不会乱走,我立即去找他。”

她举步才要去寻魏伯,就听单飞道:“不用了。”

单飞见屋中没人,本是心中凛然,可才转过身子,突然感觉身后有异。等他回头望去,见到屋中不知何时,站着个颤巍巍的老者。

那老者头发花白,满脸褶皱如同苍老的树皮般,佝偻着身子,随时都要倒毙的模样。

这是魏伯?

这是拿了长生香的那个花脸人?你拿的是长生香还是短命香?

单飞心中困惑,但所有的疑惑一闪而过,他知道这人就是他要找的人!

他如今耳聪目明,接近草屋时其实心怀戒备,可他当时和夏伽蓝般,均没见到这个魏伯。这个魏伯突然出现,好像从地底冒出来的一样。

这老者若非有高绝的身手,怎能做到这点?

此人这般模样,难道是装作?

夏伽蓝一见到那老者,欢喜的奔过去,一把轻轻搂住那老者的脖子笑道:“魏伯,你吓了我一跳。你答应过我今天不乱跑的,我以为你又在骗我。”

魏伯轻轻拍拍夏伽蓝的背心,如同敦厚长者看着孙女般,眼中带着慈爱道:“你这丫头,魏伯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夏伽蓝神采焕发,觉得终于为单飞做成一件事情,心中着实喜悦,“单大哥,这就是魏伯,自从我祖母在的时候,他就在慈济堂了,他说过,会告诉你有关那姐姐的一切事情。”

她看了魏伯一眼,低声“威胁”道:“魏伯,你不能耍赖啊,不然我祖母泉下有知……”

“我知道,我知道。”魏伯慌忙陪笑道:“伽蓝,你放心,魏伯骗谁,都不敢骗你的。”

“好的。我出去了。”夏伽蓝知道单飞会问些密事,知趣道。

单飞见夏伽蓝轻盈欢快的出了草屋,一时错愕。

这个魏伯原来早在慈济堂许多年了?他认识夏伽蓝的祖母?这人也真是忍得!

单飞从二人的只言片语知道这些,实在诧异这个魏伯这等人物,守在这里,究竟为了什么?

他当然认为魏伯的模样是在装作。

可此人对夏伽蓝的慈爱,又不像是伪装。

单飞回头望去,就见魏伯颤巍巍的坐下来。魏伯抬头望来时,眼中浑浊的模样完全是个垂死老者,可他一开口就让单飞心中凛然。

“你觉得冥数的人什么时候会来找我们?”

魏伯声音苍老依旧,但提及冥数的时候,眼中有精光掠过。

单飞一听魏伯的口音和方才已有了不同,听出这就是盛家废园的花脸人。

看着魏伯苍老到随时都要倒毙的模样,联想到这人声音的颇多变化,甚至能扮作他单飞说话。单飞心中暗叹,怪不得冥数一直找不到这人,就算他们知道魏伯和慈济堂有关,可谁会想到眼前这样一个老者竟会是个绝顶高手?

若非魏伯故意显露行踪,他单飞也是做梦猜不到这点。

这人演得一手好戏!

“我觉得以前辈对冥数的认识,更应该知道冥数何时会来。”单飞也席地而坐,打量着周围。

他其实早看过四周的环境,见茅屋虽是结实,但极为简陋,屋中不过一席一枕一张简陋的木桌,除此之外,茅屋再无长物。

单飞心中费解,暗想这种绝顶高手却居住在这么个简陋至极的地方多年,究竟什么目的?

魏伯眯缝着眼睛,依旧老态龙钟的样子。他没有回答单飞的问题,喃喃自语道:“那丫头没有你的心眼,我知道向那丫头提及白狼圣女的事情,她一定会告诉你……”

他微眯的眼睛中有寒光闪过,一霎不霎的看着单飞。

单飞问心无愧,并没有回避魏伯的冷然。

魏伯观察了单飞良久,轻叹一口气道:“而以你的精明,一定会找到这里的。”

“前辈也想在下一定会找到这里的,是不是?”单飞微笑道。

“我知道你不是在利用那丫头找我。”魏伯哂然道:“不然你已经不存在这个世上了。”

单飞暗自凛然。

他听出魏伯的意思,要找魏伯的人,魏伯下手除去绝不留情!

魏伯若不是想和他合作的话,说不定亦早对他下了***!

但这人当然不是什么魏伯?

见单飞默然,魏伯岔开话题道:“你武功不差。”

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单飞微有意外,可知道此人这么说,对他已是赞许,恭敬道:“请前辈指点。”

单飞来这里,提升实力本是一个目的。

他亦知道这老头子看似老迈,实则精灵如鬼。此人知道他单飞的弱点,他没有完成此人的目的时,此人绝不会泄漏晨雨的所在。

魏伯索性闭上了眼眸,缓缓道:“你知道何为真正的高手?”

单飞略有沉吟,“天人合一?”

他说的有点取巧,但想到赵云运***、鬼丰出剑时的光景,感觉这两人的武功均已接近自然。

檀石冲弱了些,他虽是如火,但单飞亦如水,二人还是在此道中不断领悟,却不如鬼丰、赵云般随心所欲。在和檀石冲不断抗衡中,单飞终于觉察到其中的区别。

“如何天人合一?”魏伯似有些嘲讽道。

单飞对这个问题其实想了很久,迟疑道:“入水为水,入风为风?借天之力,悟人之道。”

他这几句话完全是自己体悟所得,在魏伯面前说出,心中少有的惴惴。

对方绝对是个武学宗师!

魏伯轻轻点头,“你的招式随心所欲,少斧凿自然圆润,在我看来,你的武功应是从水中领悟,可招式却是无师自通,顺势而为,因此少规矩多探索。”

单飞见此人一开口就说出他的路数,微有讶然,还是应了声。

魏伯感喟道:“武功本天成,妙心偶得之。那些招有定势之人,就入了定招之人的规则,此等习武,如邯郸学步,哪怕就算圆熟规则,却是不知当初创建人真正的灵光。在老夫看来,不过下工所为。”

单飞微怔。

他对魏伯所言极为赞同,可突然听其说到“下工”二字,倒感觉这人对医术只怕也是精熟。

转念一想,这人在药园许久,只凭其对人体的了解,已远超如今的医生,精通医术倒不稀奇。

单飞以武通医,以医印武,早知道这些东西在有心人心中彼此互通关联。

“只是这世上下工却多。”

魏伯喃喃道:“冥数的九星眼下或许能暂胜过你,可他们是有***,亦是被冥数规则僵化。以你的悟性见识和容纳万物的性格,超过他们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单飞没有任何自得之意,反问道:“但如何才能最快胜过冥数中的九星呢?”

这是个紧迫的任务。

魏伯眼眸微睁,其中有光芒闪过,没有径直回答,“白狼、云梦、昆仑、冥数本是异地,异人亦多,但一直都和世俗少有关联。冥数精武,昆仑通道,白狼以精神力最盛。”

“云梦呢?”单飞问道。他虽对魏伯所言似懂非懂,好在能以现在的知识进行包容。不过他知道这种人话难说二遍,因此暂且牢牢记住,留待以后慢慢回想,眼前他并不想错过任何一点有用的消息。

魏伯沉默许久,“云梦的人,你不要去惹。”

单飞略有讶异。

他知道这个魏伯从冥数偷了长生香,又偷看白狼圣女,这人显然对白狼、冥数都少忌惮,但此人提及云梦的时候,却真的有点忌讳之意。

“在我看来,云梦的人无论哪个方面,比冥数要强过太多,”

魏伯哂然笑道:“冥数偶尔不顾脸皮还要插手世俗的事情,云梦却是规则森严,绝不会和世俗交道。你只要不惹云梦的人,随便你是什么人,随便你在世俗做什么,云梦的人都不会对你如何。”顿了下,魏伯笑道:“不过你根本见不到他们,更不要说惹他们。”

“云梦的人不管变数人?”单飞最关心这点。

魏伯摇摇头。

“可我若是惹了云梦的人呢?”单飞试探道。

魏伯又笑,“那你最好开始逃命,然后想方设法去拜马未来为师才行。”

.

Ps:求订阅!求推荐票!明天就是周一了,还请的朋友能多投点票,谢谢!

.。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