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27节 隐藏的小三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27节 隐藏的小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随徐慧向外望去,见到堂外云淡风柔一派平和时,内心却是极不平静。

他能平静才有鬼了。

这帮人不但脑袋非一般的结构,行事更是只能用“疯狂”二字来形容。

好在他心理素质过硬,知道事到如今、木已成狗,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的应对了。

他少以险恶的心理揣度别人的心思,但对曹棺、巫灵儿这帮人,他知道绝不再能用常理来分析了。

单飞从徐慧口中得知了不少惊心恐怖的往事,不过他总算得到一个好的消息。

他居然有使用无间重新返回的能力?

鬼丰当初也是这么说的,单飞对此一直保持怀疑,他想鬼丰若知道这种好事,没道理脑袋进水的便宜他单飞。有些人是老子得不到好处,也绝不对让别人得到,鬼丰突然有了活雷锋的精神,就让单飞很是困惑。但他听徐慧也这么说,那事情的可信度就大了很多。

触摸着身上藏着的那根无间香,单飞还是有点保留态度,徐慧是从曹棺口中得知此事的,这不会又是曹棺下的笼子吧?

他当初和曹操交谈时,就曾表达过对曹棺的质疑,曹操却在向他拍胸膛的保证老子这辈子不信人的,可也信人的,曹棺是老子的兄弟,你信他没错。

曹操潜在的意思就是你也应该信我老曹的。

单飞当初被曹操的一番话说的内心惭愧。

咱不是君子,总是喜欢用小心眼来推测别人,可是曹阿瞒啊曹阿瞒,我再信你就有鬼了!你老小子既然和曹棺是兄弟,对这些竟然全不知情?

你老曹和郭嘉肯定知道更多,但一直羞羞答答的挤牙膏一样的透漏事实,是不是早知道所有的一切?你们怕我知道真正的事实后挖你家祖坟去?

若是能用无间,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去见下曹棺,无论哪个时间点的曹棺,他都先揍一顿再说,不然这股怒气实在无法发泄。

不过眼下倒不用着急。

徐慧叙说完一切就沉默下来。

单飞和徐慧本来不熟,见她时也是小心翼翼的只怕穿帮,但经过这番长谈后,除了尴尬人家的知根知底,还觉得这女子并不如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冷漠。

每个人都有自己处事的原则嘛。

从这点来说,他是佩服郭嘉的,最少那个杀马特只会装作圣人般引诱你去做些事情,却从不勉强些什么。

但这个徐慧这时候怎么还是这般淡静?

你老公不见了好不好?

单飞从自己的事情回过神来,很快想起徐慧的事情。徐慧虽然冷淡,但他对这个女人很有好感,毕竟人家和他没什么瓜葛,却什么事情都和他说了。

徐慧对他还是很有帮助的。

望着安静的徐慧,单飞诚恳道:“徐夫人,多谢你不吝赐教,在下很是感谢。孙翊太守失踪一事,在下会尽力而为。”

他多少有点还人情的意思,不想徐慧仍旧是望向了堂外,轻声道:“其实我不急。”

什么?

单飞一时有些发懵,吃吃道:“你不急?”

徐慧向单飞望来,眸光明耀,“你知道吗?我和孙郎见第一面的时候,就知道他喜欢的是我,爱的也是我。”

单飞一怔。

他是个细心的人,也是会倾听的人,一听徐慧这么说,最先的感觉是这句话很别扭。

徐慧说的是他喜欢的是我,爱的也是我。

这种台词单飞绝不陌生,很多电视剧中冲突**的时候,一些女子总喜欢高冷带些挑战的意思对竞争对手来上这么解气的一句。

这种话是小三对原配的惯用语,杀伤指数接近爆表。

按照常理,徐慧想秀和孙翊的恩爱,说的应该是他喜欢我,爱我你看我们又去哪旅游了。

这是女人常见的自我肯定、自我强化、甚至可说是自我催眠的一种语言。

女人是喜欢寻求安全的动物,对于爱情方面的不自信会导致她反复用这种求证来证明自己在爱情上是安全的。

“秀恩爱死得快”这句话并非没有道理。

因为自信爱情不会有问题的人,是不用秀恩爱的。很多人向外人秀着恩爱的时候,其实在向外释放一个焦灼的信号我的爱情没有问题!没有问题!没有问题?

徐慧不是在秀恩爱,她在叙述一件对她自己来说极为重要、甚至焦灼的事情!

“喜欢我”和“喜欢的是我”虽只差了两个字,含义却是大不相同。

喜欢我通常意味两者之间的联络,喜欢的是我却是三者以上的关系。

当初徐慧向他描述和孙翊见面的情形,也曾说过在他抱着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他一直记挂着我,他爱的是我!

那时候单飞只想着巫灵儿和曹棺的事情,困惑只是一闪,但如今却终于有点听明白了。

徐慧这么说难道是认为孙翊喜欢上另外的一个女子?

那个女人是谁?

无视单飞的异样,徐慧看着单飞,却如看着空气一样,接着又道:“当初我到丹阳后,抱着他的那一刻,就知道我一定会留在丹阳了。”

庞统当初说徐慧曾经离开过一段时间,这和徐慧说的有点偏差。

单飞心中迟疑,可感觉人家费尽心思的把曹棺、巫灵儿这么复杂的事情说给你听,听人家说说复杂的心事也是应该的。

“可除了孙郎外,孙家人并不喜欢我。”徐慧神色似冷了下。

单飞望见徐慧的表情,居然感觉有些发凉。

“孙河就是其中的一个。”徐慧回忆道。

单飞立即了然徐慧和孙河为什么不对付,这无非是家族方面千百年来长盛不衰的狗血恩怨。

他那时突然有些感慨,暗想人类经过这些年来,该狗血的时候还是狗血,肥皂剧为什么那么吸引某些人看?因为那些人能代入埃

果不其然,徐慧嘴角带丝冷笑道:“孙河说孙家是何等人家,接受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已经是破例,叔弼要娶我,那是绝无可能的事情1

单飞暗自点头,觉得孙河这种人说出这种话再正常不过。

徐慧接着又道:“可孙郎却决意娶我。”她提及“孙郎”二字时,神采奕奕,那一刻略有平凡的一张脸已带着妩媚之意。

“我很喜欢。”徐慧微闭着眼眸,梦呓般的说道:“我听到孙郎说无论谁都不能阻止他娶徐慧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此生已没什么遗憾。”

看了眼单飞,徐慧道:“我知道令堂、曹棺还有你,对三香很是看重,但在我心中,就算三香全在我手上,也比不过孙郎当时对我说的那句话。他爱的是我,不然为何要娶我呢?”

她反问过很多次,但每次都没有期望单飞回答的样子。

单飞望见她的模样,却总感觉有点心惊。

虽是初次见面,但他完全感觉到徐慧对孙翊爱的已是极深,看起来她的生命几乎是为孙翊而燃烧。

单飞对爱情不是老司机,可对这种情况若出现小三的后果,绝不会感到乐观!

良久,徐慧这才睁开了眼眸,轻缓的站起向堂外走去。

单飞愣祝

可他一时间亦不知道如何来挽留徐慧。

徐慧根本不着急孙翊失踪一事?那他还在忙什么?

按照常理,他本应该问问孙翊最近有什么异常的。

单飞找墓葬里面的死人很擅长,但对找游荡在外的活人还是生疏,竭力的思考这种时候应该做些什么,单飞终道:“徐夫人”

徐慧止住了脚步,却没转身。

“我觉得要找到孙翊太守,最好能从你这里知道点儿他最近的事情。”单飞试探道。

徐慧立在那里没有稍动。

这时阳光入堂斜落,照在那女子的身上,如同深秋般,明亮中却带着冷色。

单飞看着那孤独的俏影,同情中带点儿心惊。

他为什么心惊?

他同情什么?

同情这徐慧爱的深,但孙翊不可避免的爱上别人?徐慧说的是真的?那结果会如何?孙翊失踪会不会和徐慧有关

单飞难以再想下去。

良久,徐慧终道:“别人都在传言孙郎对他大哥孙策将印绶传给二哥孙权很是不满,其实不是这样的,孙郎最敬重的就是大哥,孙郎对大哥的决定,不会有任何不满。”

“什么?”

单飞感觉这女人心思很是跳跃,但这时不想错过徐慧任何的言下之意。

因为他知道这女人绝不简单!

“孙郎一直想给大哥报仇,那活着的白骨应该就是孙郎的线索了。”徐慧并不回身道:“我知道的、大概也就这些。”

她不再多说,轻盈的出了议事堂,转身沿着长廊走下去。

长廊长,心思繁,一路上只有影子孤单的陪着主人一路行下去,没入了深秋铺天盖地的侵染。

有叶落。

单飞看着枯叶转转的无所依靠的模样,半晌无言。

皱下眉头,单飞终于出了议事堂,就见庞统疾步走来。

虽是深秋,庞统脸上却如发春般灿烂,“单兄,郡主和孙河太守都认为丹阳财务的问题极可能关乎孙翊的去向。他们顺着这个线索在调查。这大的一笔钱去了哪里,牵扯的人肯定多,人多嘴杂,这么说,我们绝对能查到点什么的。”

s:求票求订阅!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