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26节 真相大白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26节 真相大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眼前发黑。

他本是个冷静的人,又算死过一次,这世上能让他惊惧的东西真已不多。但听到徐慧平静的叙说***时,他却感觉恐惧一**的袭来,简直让他不能动弹。

可他的思绪偏偏又清晰非常。

徐慧所言对别人来说,或许很是费解,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徐慧的意思?

单家、巫家在得女修遗言后,世代以传承无间香为己任,一直都在对抗使用异形香的人。

这两家的人原来能使用无间回转!

能改变世间发生的事情本是无间香最神奇的地方,但这种改变的代价显而易见。

单、巫两家不但能利用无间进行改变世事,甚至能回转,对单巫两家而言,无间本没任何缺陷。

可不知为何,到巫潜的时候,巫家利用无间回转的这种能力已经弱化,到巫灵儿的时候,已彻底的丧失了这种能力。

巫家用不了无间自然会想办法来解决问题。

曹棺这时候居然认为单家的变数人能够使用无间?

他单飞不就是单家的变数人?

可从前那个单飞初见曹棺时,只是个少知世事险恶的正常少年!

从前的那个单飞因甄柔之故,请曹棺出手帮忙挽回在甄家的耻辱,曹棺给从前的单飞一个考验。

从前的那个单飞没有通过考验,反倒死掉了。

然后才有了他这个单飞的出现!

他也曾想过究竟是谁伤了从前的那个单飞,后来许久的光景,他并没有见到什么异样发生,也将此事渐渐的遗忘。

可听徐慧这么说时,单飞的恐惧充斥了周身。

——你的出现,本有人计算。

——让你出现的人……就是曹棺!

——你能到了这个世界,本是因为曹棺!

让从前那个单飞几乎死掉的人,难道竟是曹棺?!

曹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让从前的单飞成为了变数人,也间接的让他单飞到了这个世界?!

秋风凉,单飞心中更凉。

他那时候几乎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曹棺,怪不得曹棺言语中总有若有若无的了然,怪不得曹棺对他早有注意,初次见面时就让他鉴别宝物。

他那时候只以为自己长得刺眼,后来又知道曹棺和他有过一段旧缘,可他却从未想到过曹棺从轿子内伸出的一指中,早有了太多的打算。

可曹棺居然还能装作若无其事、甚至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直到他主动找曹棺时,曹棺才带他去寻找无间。

曹棺是不是一直在悄然的观察他?

单飞不寒而栗。

见徐慧望来,嘴角仍带丝异样的笑,单飞终于明白徐慧在笑什么——徐慧早知道所有的一切,早知道他不是巫灵儿之子,可笑他还在小心翼翼的掩饰。

不过徐慧若知道***,为何要向他说出这些?

——她只是让我记得,让我有朝一日能够将这些事情转给你听。

——令堂犹豫下,然后告诉我……若有一天见到你来找我,请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情。

单飞回忆起徐慧方才说的这几句话时,才发现这个***早在告诉他一些事情。

巫灵儿也有这个预料?

不然巫灵儿有什么话不能亲自告诉儿子?一定要经过徐慧这个迂回来转告?

巫灵儿早知道他若是变数人后肯定不记得从前的事情,这才安排徐慧这个人告诉他一切***?

单飞那一刻目瞪口呆,不解巫灵儿亦在想着什么?

徐慧终于道:“令堂并不同意曹棺的打算。”

单飞轻吁了一口气,这个***让他释然。

他不敢相信亲娘会有这般冷酷的心肠。

“于是令堂准备去邺城再试最后一次,令堂告诉我,那里有秦皇镜。”徐慧提及秦皇镜的时候,也是全不在意的样子。

她只有提及孙翊的时候,情绪才会波动,至于旁的事情,哪怕惊天动地,看起来都不能对她有太大的吸引。

她对单飞说了这些,不过是为了报答巫灵儿的恩情。

单飞立即想到巫灵儿在邺城星图密室消失又出现的事情,他感觉其中的***慢慢揭露,但其中的的关联,简直让他毛骨悚然。

这一切,本来也有安排计划?

“令堂认为秦皇镜和三香有极为密切的关联,只是巫家对于往事的了解,也很片面。”徐慧解释道:“这些话都是令堂让我转述的,她说事情过去太久,巫家、单家在这些年又是几经动荡,很多事情也不知道了。”

单飞对这个很是理解。

巫、单两家记得诺言去遵守就已不错,对于旁事不解很是正常。

实际上,如果女修传下的遗言不是虚幻,使命到如今几近两千年的光景。

两千年了,很多东西或许还能遗留下来,但一句诺言能传承两千年,本身就是奇迹。

这世上有什么诺言能坚持两千年?

太多的诺言不过是说过就算。

徐慧接着道:“令堂不赞同曹棺所言,但不能放弃自己的使命,令堂还是努力找回用无间后重返的方法,她希望借助秦皇镜的力量使用无间,可她当年在秦皇镜前消失了,没有回转,是不是?”徐慧望着单飞道。

单飞知道这时候根本不需要再隐瞒什么,点头道:“是。”

“可她显然又出现了,不然她不会让你来找我的。”徐慧道:“这是我和令堂的约定。”

“什么约定?”单飞知道徐慧早知道他的身份,不再羞羞答答的询问。

徐慧略作思考,蹙眉道:“这件事很是费解,我勉强能理解,你能不能理解是你的事情。”

单飞立即道:“这是自然。”

徐慧点点头,终于又道:“令堂说要用秦皇镜最后试一次,曹棺却说令堂很难成功。”

曹棺居然也知道这件事情?单飞暗自叹息。

他本以为自己算是个成熟的男人,但比起曹棺来说,他还是太天真一些。

“令堂没有改变主意,终于决定一试。而曹棺就当着‘你’的面说过,以后无论如何……只要‘你’去找他,他曹棺一定会关照。”

单飞不介意徐慧言语中的暗指,但对曹棺的承诺却是发冷。

曹棺竟然是这么关照的?

“而且曹棺还向令堂承诺,如果令堂不能回转的话,他念及令堂的救命之恩,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救回令堂。而令堂说她若回转,会让‘你’来找我。”徐慧说到这里,似有困惑道:“令堂虽然没有明说,但我感觉……她似乎知道曹棺的打算,也知道她若不行的话,一切只有依仗‘你’了,你明白不明白?”

单飞默然许久才道:“我明白。”

他真的明白。

巫灵儿此人绝非等闲,她舍身也要传承巫家的使命,这才找到甄家,通过甄家的关系见到秦皇镜做最后的尝试。

可巫灵儿也知道失败的可能很大。

巫灵儿了解曹棺,也知道曹棺不会放弃让单家出个变数人的念头,巫灵儿或许不愿,但她若失败后,已经别无选择!

使命还要传承。

这个使命对巫家、单家,已经是个烙印,除非这两家的人死绝,不然就得一直传承下去。

巫灵儿只能随曹棺怎么做,她也控制不了曹棺做些什么。

这或许也是巫灵儿不来找他单飞,而只给他留言的缘故,她选择让徐慧告诉如今的单飞一切。

巫灵儿知道她的儿子,已是变数人!

这个娘亲在重新回转后,究竟是怎样的心情?巫灵儿在选择在秦皇镜前点燃无间的时候,又是经历了怎样的痛苦?

单飞难以想像。

徐慧终于问了句,“令堂是怎么回转的?”

这女人看起来除了对孙翊有情感,对巫灵儿也还有想念。

单飞想到这里,并不隐瞒道:“是曹棺用无间香去了十数年前,取走了秦皇镜。”

他终于明白曹棺为什么会取走秦皇镜,这一切,早在曹棺的计划之内,也是曹棺对巫灵儿的一个承诺。

“家母……”

单飞这时候再称呼巫灵儿“家母”多少有些尴尬,但他只能这么称呼下去。

“家母没有了秦皇镜……也就不会再选择在秦皇镜前试用无间的,因此家母失踪后又回来了,你……能明白吗?”

他这话若是庞统听了,肯定认为这小子神经已乱。

徐慧却是想了半晌,这才叹道:“原来是这样。原来真的发生了。”

单飞这才明白徐慧当初听他奉母命为什么那么震惊的说——难道真的发生了?

徐慧只听说过这些事情,对这些事情能否发生想必也是将信将疑的态度。等她知道这些事情真的按照曹棺、巫灵儿的计划发展,还是难免震骇。

如果没有超然的头脑,这种事情就算放在很多现代人身上,都是无法理解。

单飞怪异的看了徐慧一眼,感觉这女子的脑袋绝不一般,这么复杂的事情,她居然清清楚楚的明白。

徐慧不但明白,看起来还很了然,“这么说……曹棺已经消失在我们这个时间,游走在十数年前?他不是你们单家人,也不姓巫,根本没办法回转。”

单飞缓缓点头。

徐慧想了许久,“曹棺为什么这么做?”

我不知道!

单飞强忍住怒气,这才没在徐慧面前发泄出来。默然片刻,单飞摇头轻声道:“我不了解这个人。”

他不喜欢在无关之人的面前发火。

徐慧看了单飞许久,喃喃道:“看起来你真的不理解他,我其实也不了解他,了解一个人好难。”

她摇摇头似不想去想,轻轻的舒了口气道:“我想我已经转告了令堂想让我告诉你的一切,我应该不欠你们单家什么了。”

说出这句话后,她扭头再次望向了堂外。

堂外风轻云淡。

.

Ps:嗯,偷香属于联机穿越小说,不同于常见的穿越单机游戏,这也算是老墨的一个尝试吧,不过边看边思考,我想也是一种乐趣!哈哈,求票求订阅!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