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24节 最感激的人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24节 最感激的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孙河本来对单飞、庞统的到来不以为然,暗想郡主找这两人来又有何用?这两人年纪轻轻,做什么还要别人来教,对案情能有什么建议?

可他没想到单飞开口就提及了案情很关键的方向,庞统更是不用几天就查出丹阳的账务问题,对这二人的看法倒着实有些改变。

“你说的可是真的?”孙河沉声问道。

单飞一看孙河的样子,就知孙河并不知情,微笑道:“实不相瞒,庞郡丞自入职后就兢兢业业,已经有几晚不眠不休,方才发现这个疑点。”

庞统在一旁先惊后喜,得单飞赞誉后更是感动的热泪盈眶。

单飞煽情道:“当初他查到这件事后,我很是不解。因为我知道这任命不过是临时,说他这般卖命做什么?可庞郡丞却说当一天官,也得为百姓做点事情才好,不然心中很是不安。我当初听到这话,心中着实感动,暗想若天下官员都像庞郡丞这般想,天下想不好都难1

众人的目光终于落在庞统身上片刻。

以往都是跳跃式浏览而过的。

见庞统挺立在那里,百炼成锅的模样,众人从未想到这人居然会有这般关爱众生的菩萨心肠。

当然了,这也要单飞来说来帮宣传,庞统如果自陈心情,别人是不信的。

“我们还是说说丹阳账务一事吧?”孙河不看庞统,只是盯着单飞道。

他暗自冷笑,心道你小子操心太远,这是你应该关心的事情吗?

单飞心中叹息,知道再次对牛弹琴。

这世上就是这样,明白的人痛心疾呼,麻木的人熟视无睹不知道问题就在自己身上,像是听别人的故事一样。

微微一笑,单飞回到话题道:“经庞郡丞小心求证,丹阳账务有极大的问题,但据庞郡丞所言,这件事牵扯极多,以妫览、戴员之能,恐怕也不能瞒过孙翊太守行事。换句话说,庞郡丞认定,这件事应经孙翊太守之手。”

众人失色。

庞统脸上发光,心中忐忑,一时间不知道这口锅眼下值不值得他背?

他没想到单飞记得此事,更没想到他早就放弃的事情,单飞居然又将此事捡起来,而且和太守失踪一事关联起来。

这小子脑袋怎么这般活络?

单飞接着道:“徐夫人,不知孙翊太守可有大笔用钱的地方?”

徐夫人很是惊诧道:“我从未听孙郎说过此事。孙郎平日节俭,也没看到他太过花销的地方。”

单飞沉吟道:“当初我等查出此事,只是感觉奇怪,不知道孙翊太守要将这笔钱用在何处,如今想想如果能够知晓钱去了哪里,或许对寻找孙翊太守有些帮助。”

他这倒是常见的思维。

当代的那些***的钱要不就是放家里毕竟放银行中容易被查,要不就洗钱到了海外,追查***底细下落的什么的,追踪他贪的钱的去向是个极好的方法。

孙翊或许不是***,但挪出那大的一笔钱究竟要做什么,很值得考虑。

这或许就是孙翊失踪的原因!

孙河忘记了讥讽,再次问道:“你们真的确信调查无误?”

“孙太守若是不信,和庞郡丞去查查各曹的记载就可知晓。”单飞回道。

孙河亦明白此中的门道,竟向庞统拱拱手道:“有劳庞郡丞。”

孙尚香居然也是站起道:“我和孙太守同往一观,还要有劳庞郡丞带路。”

庞统受宠若惊,忙道:“郡主、孙太守太过客气,此乃下官本分所在。”他头一次感觉做事终于有了收获,亦得到别人的认可,心中难免振奋,立即带着二人前往郡丞办公所在。

风虚业务不对口,见众人又未叫自己,一时彷徨失措不知做些什么。

单飞见状道:“还请风曹掾去鲁府查下活着的白骨一事,看看有什么线索,同时尽量不要声张,避免丹阳百姓恐慌。”

风虚一直感觉这世界乱套了,怎么郡主、统兵甚至郡丞都比他这个贼曹掾观察的还要仔细,他只怕随时被撤了职位,听单飞吩咐,风虚总算找到个安慰点,立即道:“卑职记得单统兵的吩咐。”

见风虚出了太守府,单飞看了徐夫人一眼,一时犹豫不决。他知道瓜田李下的忌讳,一个统兵和徐夫人能面对面交谈的机会不多,才想着怎么趁机提及巫灵儿一事,就听徐夫人道:“妾身还要多谢单统兵为此事的尽心。”

“夫人客气,我的职责所在罢了。”单飞打量眼徐夫人,发现她长的并不算美色,不过一双眸子极为灵动有神,给些许平凡的脸上带来些不太平常的味道。

徐夫人亦在观察着单飞,似意味深长道:“这真的是统兵大人的职责所在?”

单飞微有诧异,含糊一笑。不过他突然想起一事,沉吟道:“我其实有一事不明。”见徐夫人默然,单飞缓缓道:“我才到丹阳没有几日,不知夫人为何认定我对活着的白骨一事不会意外呢?”

徐夫人看了单飞许久,轻淡道:“神巫巫潜的外孙,对这种事情难道不是应该司空见惯吗?”

单飞心中微震。

这女人居然知道他的身份?她如何知晓的?这女人还知道什么?

心中奇怪,可单飞已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试探道:“徐夫人,是家母让我来丹阳找你”他已确定这个徐慧必定是巫灵儿让找的那个徐慧,但除此之外,他对往事一无所知,说出这句话,不过是抛砖引玉。

可他做梦也没想徐夫人本是平静的表情突然变得极为惊错,喃喃道:“难道真的发生了?”

什么发生了?

单飞反倒一怔,他本要询问,可亦知道眼下绝不是询问的良机。

他不是从前的那个单飞!

徐夫人如果和巫灵儿一个路数,那就远比一个太守夫人要精明太多,当初老妖祭酒瞎了眼睛,都能认出他单飞来,如今徐慧认出他也是毫不迟疑,莫非这帮人都有某种不为人知的能力?

单飞对巫术持保留态度,对如今碰到的巫师亦是心存警惕。

他知道或许有些巫师不过是神棍,只是借这个幌子招摇撞骗罢了,但真正的巫师放在现在的话,那都是***的心理大师。

这种人无论在观察力、意志力等方面,都是远超旁人,他一个应对不好,说不准哪块云彩就漏雨了。

许久的功夫,徐慧转眸望向堂外,似自言自语道:“人这一生,真的很是奇妙,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哪个不经意的转变,就会让你的一生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

单飞对此很是认同,不过却不解徐慧的感触何在,但他知道这时候的常见解决是听着就好。

男人发感慨时,多是想要寻求解决方案改变眼下的状况。女人发感慨的时候,大多数却不是想着解决,只想着宣泄出情绪,获得别人的认可后安于现状就好。

堂外秋容深染的颜色,虽得阳光的照耀,却更显萧瑟。

“我这生最感激的一个人,其实就是令堂。”

单飞微怔,他一直琢磨徐慧和巫灵儿的关系,如今看来,巫灵儿居然对徐慧有过恩情?

“当年若不是她收留了我,我这样的一个女人,说不定早不存在这个世上。”

徐慧回眸看着单飞道:“令堂教了我本事,但从未让我回报什么,甚至在我选择前来丹阳的时候,她只是鼓励。”

眼中有泪光闪动,徐慧道:“这辈子我并不欠别人什么,但唯独对令堂欠了很多,她若吩咐我做什么,我一定会尽力去做。”

顿了片刻,见单飞沉默,徐慧道:“但她只让你来找我,却没让我做什么,是不是?”

单飞心中困惑,终于还是点点头。

徐慧不出意料的神色,“但我知道,她一定想让我告诉你什么的。因为当初我和令堂离别前,她曾告诉我很多事情,我知道,她只是让我记得,让我有朝一日能够将这些事情转给你听。”

单飞只是“嗯”了声。

“事情要从哪里说起呢?”徐慧扭头望向堂外有些灰冷的落叶,许久的时光,她才喃喃道:“我碰到孙郎的时候,也是在这么一个灰色的秋天,那时我还没有被令堂收养,我碰到孙郎时,是在云梦泽。”

单飞心中困惑,搞不懂孙翊去云梦泽做什么?他更不知道徐慧说着巫灵儿,为何又扯到孙翊,但他知道一点的是女人说话时,你不要寻求什么逻辑,你最好让女人说个痛快,别的事情你究竟能知道多少,看女人的心情,也看你的理解能力。

总有些男人自诩聪明,认为女人所处的麻烦很是简单,以他的能力,可以单刀直入的就来解决女人的问题,但那是男人的逻辑。

在男人的这种逻辑下,往往欲速则不达。

因为这时候的男人根本不知道他看到的问题,并不是女人关心的问题。

好在他早懂得这些事情,知道要解决这个问题,不需要表现得有多聪明,只是显示他在听就好。

但他终于肯定一件事情,庞统说的没错,徐慧和孙翊果然早就认识。

“那时候孙郎跟着他父亲正征战荆州。”徐慧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提及孙郎两字时,眼眸中的柔情如秋意般深浓。

“他不过才八岁,但你知道吗,他那时候就和大人一般。”徐慧看着远方,似在回忆当年的情形,“他遇到我,吩咐别人给我口粮,告诉我孙翊在,你就不要害怕,等我跟爹爹取下荆州后,我再回来找你,女孩家不要跟着行军,很危险的。”

单飞看着徐慧的深情,似也看到那个面对女孩的小孙翊,故作大人的模样。

天真、亦纯真。

凝望着徐慧眼中的柔情,单飞甚至可以想象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孩在那时候,对那男孩是多么的感激虽然帮助看似微不足道,虽然男孩的承诺在***看起来无足轻重,但那其中蕴藏的温暖真诚,已足够让女孩带着期待活下去。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n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n阅读。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