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23节 案件突破点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23节 案件突破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董胆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看,众人也是如此。听鬼故事还可当做是个笑话,可如果鬼故事就发生在身边,任凭谁都无法笑的出来。

单飞回忆着董胆说的一切,皱眉道:“董胆,说下去吧。”

董胆见单飞不如孙河般叱责他荒谬,对其很有好感,低声道:“单统兵,小的眼睛好得很,绝不会看错的。”见单飞点点头,董胆又道:“可小的又不是想说翊爷在说谎。”

他心里很是矛盾,单飞却很是理解道:“或许孙翊太守不想你太过担忧他,因此隐瞒些事情。”

董胆一直被孙河呵斥,心中着实委屈,听单飞这般说,不但为他辩解,还为孙翊考虑,倒是着实感动,沉默片刻后接下去道:“小的当时也是这般想,可见翊爷的样子,终究没追问下去。你们不知道,翊爷那时候很憔悴、很疲惫的样子。”

徐夫人眼圈发红,微仰着头。

“那时候我只想翊爷这么累,有些话等他休息后再说好了。”董胆苦涩道:“可当时翊爷对我说,他要出城一趟,一切公务都已经安排妥当,让我不用担心。”

单飞、庞统互望一眼,他们本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在孙翊离去后变的诡异,哪想到最大的异常竟是孙翊!

“然后”董胆哭丧着脸道:“我本以为翊爷很快就会回来,哪想到会变成今天的模样!昨晚郡主听我所言,竟然断定翊爷失踪了,我才感觉后怕。徐夫人听了,认为翊爷失踪是和那能走的白骨有关,孙大人却是说”

他没再说下去。

孙河冷冷道:“我觉得应该先查查有没有那活着的白骨再说。”

董胆听出孙河的质疑之意,分辨道:“我没有说谎,我真的没有说谎!我说谎做什么?我只是想找回翊爷。”

孙尚香纤手微摆,董胆见了不再分辨,可神色还很是委屈。

沉默片刻,孙尚香道:“单统兵、庞郡丞、风虚,你们听到此事,可有什么想法?”

单飞看向庞统,庞统立即望向风虚。

风虚不知道庞统是从单飞那儿继承的甩锅本事,只以为这两位一是统兵、一是郡丞,虽说官位是高的,可若论破案的本事,还得看他这个贼曹掾。

干咳一声,风虚道:“如果从常理而看,孙翊太守是不是失踪还难判断。”如果没有孙河,他直接就叫孙太守的,可为了区别两位太守,只能直呼名字。

孙尚香轻声道:“他一定是失踪了1

风虚眨眨眼睛示意不解,单飞亦是困惑,不由问道:“郡主为何这般肯定?”

孙尚香略有沉吟就道:“今日本是我大哥的忌日。”

众人心中微凛。

孙尚香又道:“每年这时候,三哥一定会留在丹阳城祭奠大哥。”

“难道没有例外吗?”单飞反问了一句。

他其实也觉得风虚所言有点道理,孙翊毕竟老大不小了,从孙策、孙尚香两人的武功来推,孙翊的武力值只怕也不低,自保按理说不会有什么问题。孙翊离开丹阳虽是异常,但那算是有民事行为能力的自主行为。

可孙尚香一口咬定孙翊有事,似乎也有点反常。

孙尚香月牙般秀眸中有些雾气,但仍坚定道:“从无例外!这次也不会例外1

单飞没再追问下去,他知道孙尚香一定有她的理由。

女人的直觉都是超灵的,更何况孙尚香这种女人。

风虚开口的推测就被郡主毙了,忙到办案的下一步道:“就算孙翊太守真的失踪,按照常理,我们对证人的证词也要判读下。”

他这么说,自然和孙河一样怀疑董胆说谎。

徐夫人一旁道:“董胆没有说谎。”

“啊?”风虚怔在那里。

孙河忍耐不住道:“徐夫人,本官或许见识不广,但觉得你一口咬定董胆没有说谎,恐怕难免武断,这里不应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1

他显然对徐夫人说他见识不如单飞还是耿耿于怀,找机会反唇相讥。

徐夫人冷淡道:“那也不是孙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

“你”孙河霍然站起,脸色忿然。

众人都已看出这二人不止在这个问题有分歧,而是看起来什么都不对付的模样。庞统知道天下事,唯独对这种家事并不了然,望向单飞,见他理也不理,立即也是装作皱眉思索的样子。

这种家事的确不是他们适宜参与的。

孙尚香的眸光从孙河、徐夫人身上掠过,解释道:“昨晚听董胆提及此事,三嫂确信不疑,我问了下三嫂才知,原来丹阳城不止董胆一人见到过活着的白骨,鲁府的小姐鲁倩莲亦是见过,还因此惊出病来。”

单飞一怔,记得鲁倩莲的确是**日前惊寒得病,当初他还记得鲁夫人说鲁倩莲好像是见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被吓的。

当时他只管治病,不管捉鬼,看到鲁夫人的担忧后,并没有深想,哪想到鲁倩莲居然也是被活着的白骨所吓。

孙尚香轻声又道:“我连夜赶往鲁府求证此事,发现鲁小姐对活着的白骨的形容和董胆极为类似,如此看来,董胆所言并非凭空捏造。贼曹掾,你说是不是?”

“啊?”

风虚无言以对,暗想这还怎么玩?

孙尚香调查起来,看来比他这个贼曹掾还要专业很多。孙翊失踪了,董胆没有撒谎,那事情只剩一个可能,孙翊撞鬼了吧?这可是归时曹管的,我负责捉贼,不负责捉鬼和僵尸什么的,这业务不对口了。

风虚感觉时曹主管祭祀,说不定也负责和鬼怪打下交道,他只想将这事推给旁人,可见孙尚香望过来,风虚脖后都是冷汗,急中生智道:“卑职想统兵、郡丞两位大人必有高见1

庞统叹了声,暗想要想为官,甩锅一术不能不运用熟练。

他才入官场,实战还不熟悉,不知道揽功推责本是官场上位的潜规则,见孙尚香若有期待,庞统沉吟道:“这件事的确蹊跷。”

蓦地心中一动,庞统道:“我等才是上任,未曾见过孙翊太守一面。可妫览、戴员常见太守,若是询问这二人有关太守一事,或许会有痕迹。再说妫府密室不是有具白骨?”

他才和单飞提及此事,蓦一关联,心中着实震颤,不知这其中是否有什么关系。

孙河嘿然冷笑道:“昨夜我已拷问过妫览、戴员二人”

众人听他语气阴森,都是微寒。

孙河冷酷道:“在本官手下,无人胆敢不招。只是这二人坚持说叔弼只是将公务交给他们打理,再没有旁的交代。至于密室的白骨,妫览说他在入住时,就发现那密室白骨、铜镜均在。听传言说,这本是荆楚风俗,说此等行为可保宅主长命。本官严刑拷打下,妫览一口咬定此事,绝不像谎话。”

庞统知道“叔弼”是孙翊的字,听完后暗自皱眉,也感觉没法玩下去了。

活着的白骨就是迈不过去的坎儿。

总不能说孙翊被黑白无常勾走了吧?

“就在昨夜,郡主操劳的时候,本官亦是派人询问四城守卫,北城兵卫说了董胆说撞鬼的第二天清晨,的确看到疑似叔弼的人骑马微服出了城北,他们不敢打扰。”

冷望单飞和庞统,孙河断馑得魇邋霾皇潜还砉醋叩模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