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19节 有身份的人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19节 有身份的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花脸人居然是夏伽蓝说的菜园的那个魏伯?

单飞得出这个结论来,自己都感觉有点匪夷所思,可他转念一想,这花脸人若真的是魏伯,倒可以解释很多事情。

这人一直对慈济堂一事很是关注,就绝不会离慈济堂很远。

魏伯不是一直在慈济堂的药园?

谁能想到药园的一个老头子,竟会和长生香有关?这人拿走了冥数的长生香后,原来一直隐藏在慈济堂左近,这也难怪冥数如此神通,始终找不到这人。也只有这人这般见识,才能在夏伽蓝将晨雨画像拿去向他询问时,一眼就认出晨雨的出身来历。

此人隐藏药园多年所为何来?他以前究竟有怎样惊天泣地的经历?

单飞心中这般猜想,但终究没有宣之于口。

这人实在神秘,这么做恐怕有他的理由,既然这人不想让人知道,他还是照顾下人家的情绪,假装不知就好。

没想到花脸人不知单飞的苦心,径直道:“画像中画的那个白狼圣女难道是你的相好?”

单飞伸手触碰下背负的画轴,又有点怀疑自己判断。

自己方才晕了过去,这人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说不定连他的***都已看过,难道此人不是从夏伽蓝口中得知此事,而是因为看到他背后画像的缘故?

丹阳城倒是牛人辈出,一下子就有两个人认识晨雨?

单飞心中存疑,若是旁人这么问,他并不介意说出对晨雨的爱,但见这人这般问,他反倒有些犹豫。

这人拿任何事情和他讨价还价,他都有谈判的余地,可此人如果用晨雨的下落和他谈判的话,他真的无法拒绝。

“前辈认识白狼圣女?”单飞主动将声调放低了八度。

花脸人冷哼道:“我岂止是认识?白狼秘地我都”他话说一半却不说下去,观察着单飞道:“你小子没事带这个女子的画像,又让夏伽蓝四处寻找,想必对这女子一往情深?”

原来就是这老头!不然他不会提及夏伽蓝!

这老头看来真的想要合作,因此不妨泄***事情给他听听?

单飞心中嘀咕,就听花脸人道:“但我其实也有点奇怪,既然为白狼圣女,一定是少见男人的,甚至不会让男人见到。当年老夫去了白狼秘地,就因为见到圣女一面,惹他们追杀不休。”

你在作死吗?

单飞听得目瞪口呆,他知道冥数对此人追杀后,就很为此人的性命担忧,没想到这人居然连白狼的人都敢得罪?

难道这人用了长生香后,知道阎王都要不了他的性命,这才如此胆大妄为?

可听花脸人言下之意,要见圣女显然不是容易的事情,单飞心中微沉。

花脸人困惑道:“既然这样,你怎么可能见到白狼圣女?而且还爱上了她?她也爱你吗?这就说不过去了。”

他看着单飞,似在等单飞的***。

单飞见花脸人对白狼一事极为熟悉的样子,暗想这件事的确不好解释。

当初诗言不知如何捡到了晨雨,这才有了他单飞和晨雨的奇缘。若非如此,他和晨雨倒可能此生难见。

终于忍不住心热,单飞恳求道:“前辈说的不错,我爱画中的女子,这女子也爱在下,只请前辈能将白狼之地的所在告诉在下,在下不胜感激。”

花脸人突然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单飞微怔。

花脸人眼中有分狡黠的笑意,“老夫早说过了,老夫不是好人,做事就要得到点好处才行。不然我七老八十的,逍遥自在多好?这样如何,我帮你对付冥数,事成后,你也帮老夫做几件事,只要你真心真意的帮我”见单飞神色迟疑,花脸人立即道:“我知道你是正得不能再正的正人君子,绝不会让你做恶了。”

“只要前辈不让在下有违本心,在下尽力而为。”单飞终道。

花脸人看了单飞半晌,嘿然道:“你既然答应的这么痛快,老夫帮人到底,此间事了,你放心,白狼圣女虽然不嫁的,但只要你爱她,她也爱你,老夫就帮你击退那些自诩清高的高手,将白狼圣女给你抢到手,你说老夫够不够仗义?”

单飞皱下眉头。

白狼圣女不嫁的?

这是什么古怪的规矩?

可他知道要破除某些世俗的规矩都不容易,只怕要破白狼秘地的规矩更是艰难。但他素来都是要不不做,要做就是全心全意,更何况此事关于晨雨,无论如何都要去做。虽不知这花脸人说话有几分靠谱,单飞还是道:“多谢前辈。”

见花脸人神色似有些轻松,单飞反倒不解,暗想说出往事和对抗白狼秘地孰难孰易一想可知,如果这人说的是真心的话,他宁可去抢白狼圣女,也不想将往事和他单飞提及,此中究竟有什么缘由?

不等他多想的时候,就听那人道:“有人来了。”

单飞微惊,扭头望过去,发现花脸人已然不见。

得,这位绝对是个坑队友的主儿,千万不能和他联机打bss,不然你肯定会被他坑的几口老血吐在屏幕上。

单飞嘀咕时微有戒备,不知道来的是谁,却听花脸人的声音似从远处传来,“你知道到哪里找我的,是不是?”

话音消散。

脚步声响起。

单飞虽然气力渐复,但能力没回到一成,暗想不要说对檀石冲,恐怕对寻常高手都已吃力。他正迟疑间,见到来人身影熟悉,居然有十数个,单飞心中一热,低声道:“一羽?”

赵一羽从暗夜闪出,身后跟着孙轻、陆六一帮人。众人快步上前,一见单飞无恙,均是大喜,纷纷道:“老大,你没事吧?”

单飞见众人满是关切之意,不由向赵一羽望去,赵一羽低声道:“老大,我知道若留在这里,只会让你分心,回去和几个兄弟说了”

“单老大,你不要怪一羽。”孙轻一旁插嘴道:“他回来和我等告别,说帮不了老大,给老大”

他老眼有泪,有些哽咽道:“给老大把也行,他说大不了死在这里罢了。他回去不是贪生怕死,而是想告诉我们一声,让我们莫要糊里糊涂的连仇家是哪个都不知道。我孙轻本来也是贪生怕死之辈,可想着收尸用不了那么多人,只留下白印明天过来看看,就和一羽带着兄弟都赶过来了。”

单飞先是发怔,随即明白孙轻、赵一羽是和他同生共死之意,见众人脸上又是喜悦又是担心的模样,单飞微笑拍拍赵一羽的肩头,心下感动,一时间已然无言。

众人沉默片刻,赵一羽四下张望道:“老大,那两人呢?”

“事情还没解决,以后只怕更是险恶。”单飞皱眉道:“不过无论如何,这一夜总算度过了。”

赵一羽怔祝他知道檀石冲和单飞做赌的内容,暗想单飞能撑到天明,难道是胜了檀石冲?

见启明星起,单飞并没有过多解释,缓缓坐下来道:“我暂时休息下,你们帮我照看一下。”

他知道今夜虽过,可来日凶险,当求先恢复气力再做打算。

闭目打坐近一个时辰,终感觉体力恢复半数,单飞睁眼见众兄弟都是警惕的望着周围,略作斟酌,吩咐众人暂时离去,自己却是回转慈济堂。

才推开院门,单飞就听院中有人惊喜道:“单大哥回来了。”

院中坐着两人,一个正是说话的夏伽蓝,佳人眼中微有血丝,似没睡安稳的模样。

另外一人却是庞统。

庞统不知道已经几晚没睡,眼圈发黑如同熊猫般。

一见单飞回来,庞统舒口气,鼻孔冲着单飞道:“我的老天,你总算回来了,你昨晚去了哪里?”

我差点去见了阎王!

单飞本来有恍如隔世之感,可又感觉世事变化,庞统倒是丑得恒久,让人一见之下,顿时就能从恍惚中清醒过来。

见二人守在院中,单飞不解道:“你们这早起来做什么?”

“我们不是这早起来,我们是一夜没睡。”庞统解释道:“单兄,我查出个天大的秘密。”见单飞无动于衷的样子,庞统放低了姿态道:“这才趁夜来找单兄,没想到单兄不在。夏姑娘说你出去了,很是担忧你,就在这里一直在等你回来,我也就在这儿等下去,没想到你天明才回来。”

庞统口无遮拦,夏伽蓝微有尴尬,一旁道:“单大哥,我没有庞先生说的那么夸张,我只是在准备你要的那些药材,又不知道你会不会回来,怕你敲门没人听到,这才稍等了下。”

舒了口气,放下一整夜的担忧,夏伽昆大哥,你单子上开的药材,我都准备好了,就放在你书房呢。我今天还要去药园,单大哥,你放心,今天我一定能等到那人的。”

她心里只记得单飞的吩咐,见单飞回转,比什么都要开心,才要出门,就听单飞道:“伽蓝,不急了,你还是稍微休息一下。”

“累什么。”夏伽蓝摇头笑道:“你不知道我们采药忙起来的时候,几天几夜都不休息呢?倒是庞先生很有些疲倦,我看他一直坐在院中垂着脑袋打瞌睡呢。”

庞统老脸微红,不想没比过单飞,还被个女子比了下去,忙岔开话题道:“单兄,我查到徐慧是哪个了1

单飞目光微闪,留意到庞统疲惫的模样,拍拍他的肩头道:“这真是个天大的秘密。”见庞统笑的合不拢嘴,单飞终问:“她是哪个?”

“她是孙翊的妻子。”庞统脸色有些古怪道。

s:求票,各种票票都好!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