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18节 讨价还价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18节 讨价还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夜沉寂,单飞的问话虽是平静,在夜空中却是清晰可闻。

花脸人听到单飞反问后,眼中有精光微闪,半晌的功夫,花脸人才叹道:“我方才说错了。”

“前辈哪里说错了。”单飞奇怪道。

“你长个脑袋不只是用来增高的,还会思考。你如何想到的这点?”花脸人反问道。

“这个嘛”

单飞沉思道:“檀石冲、破军要杀我时,前辈就曾说过冥数这些人来丹阳,本是要钓一个人出来,这人从冥数取走了长生香。檀石冲和破军当初很惊讶我竟知道此事,可见这件事很是隐秘,可前辈偏巧知道这件秘事,倒是让人费解。”

花脸人只是哼了声。

“我知道前辈就是在慈济堂前约我在三天后相见之人,更是不解。慈济堂不过是个药堂,前辈这种人突然出现在慈济药堂前,就和前辈来到这里般,只怕不像前辈自己说的那么逍遥自在,更不是没事闲的?”单飞又道。

花脸人喃喃说了句什么话,不过单飞并没听清。

单飞接着又道:“偏偏我又知道这次针对慈济堂的人有冥数参与。”

花脸人怔了下,反问道:“你如何知道这点?”

单飞倒不隐瞒,将渠帅杀了慈济堂伙计的事说了遍,花脸人皱起了眉头,没再言语。

“这些事情看起来很是零散的没什么关联,但我开始就奇怪一点。”

单飞分析道:“慈济堂不过是个药堂,就算有个徐过客医术高明些,可他去了梦泽。”见花脸人问也不问徐过客的事情,单飞并不怀疑自己的判断,而是感觉眼前这人知道的远比他要多了太多。

“徐过客去了梦泽,可慈济堂的事情却是越闹越大,不但冥数的人参与进来,就算堂堂的丹阳太守孙翊亦是极为关注此事,可慈济堂有什么?不过是夏季常、夏伽蓝和个五福。”

他对这件事早就思考多日,可直到醒来时灵光闪动,终于将所有的一切连在一起,而且确信不疑。

思索片刻,单飞自问道:“这几人都是寻常百姓,或许能让春若扬、罗掌柜这般的人物掺合进来,可怎能惊动了孙翊和冥数?”

顿了片刻,单飞微笑道:“我本来困惑这点,但直到今晚听前辈和檀石冲说了两句,这才明白过来。前辈在慈济堂前看热闹不是巧合、前辈来到这里帮我击败檀石冲和破军也不是心血来潮,如今所有的事情看起来再清晰不过。”

花脸人饶有兴趣的看着单飞,终于问道:“怎么个清晰不过?”

“当年是前辈从冥数拿走长生香,前辈多半又和慈济堂有不可分割的关联,冥数算定对付慈济堂,一定能让前辈出手,这才用些小利鼓动春家、罗家、渠帅这帮人出手对付慈济堂。”单飞道:“前辈也知道,冥数这帮人很是清高,一般世俗的事情不想参与进来,但他们会利用世俗的人。”

花脸人冷笑道:“他们不出手,只因为感觉甜头不大而已。”

单飞见此人只说了一句就没再说下去,琢磨他说的“大甜头”会是什么,缓缓又道:“三香玄奇,长生更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前辈从冥数拿走了长生香,冥数只怕对长生香极为看重,这才从不放过前辈。等知道对付慈济堂一定会引前辈出来后,冥数这才不择手段的下手”

停顿片刻,单飞终道:“他们要杀我不过是顺带所为,也只有到了如今,我才知道,他们真正的目标只可能是前辈这样的高人,还有长生香1

废园沉寂。

夜空萧条。

花脸人似睡着了一样,没对单飞所言称赞,不过亦没有反对。

轻叹口气,单飞道:“不过他们却没想到我会莫名其妙的参与进来。”

“你真的是莫名其妙的参与此事吗?”花脸人反问了一句。

单飞怔了下,感觉花脸人所言似有所指。

沉思片刻,单飞继续道:“前辈知道他们要钓你出面,却仍旧不想出来,只是感觉在下似能为慈济堂助力,这才约在下三日在此见面。”

他说出这些推断倒是有点迟疑,他记得当初的情况他是在向庞统打探情况、而夏伽蓝要自尽时,花脸人才约他三天后见面。

那时候他并没有要为慈济堂出头的表现,花脸人为何独独选中了他?

而冥数怎么知道对付慈济堂一定会惊动眼前这人?

眼前这个人和慈济堂究竟有什么关系?

花脸人只是道:“说下去1

“前辈不是什么好人,也不想做什么好人,但还是救了在下,想必有了自己的计划。”单飞又道。

“我有什么计划?”花脸人似有些好笑道。

“前辈知道冥数不好对付,但又不能不对付了。冥数高手如,以前辈这般神通,对冥数也是大为头痛,因此只想暗中出手。”

单飞推测道:“前辈并不亲自动手,故意在檀石冲面前假我之手杀了破军,又放走了檀石冲,或许不过想以在下为诱饵来吸引冥数的注意,方便下一次暗中出手罢了。”

花脸人沉默片刻,终于抚掌叹道:“你竟从老夫和他们对答几句中,就将老夫的想法猜得一清二楚,实在是少见的人才,老夫如今都不能不佩服你了。”

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

单飞暗自皱眉,若是花脸人否认他的推测,他或许对自己的推测能信一些,但听此人居然全部赞同,单飞反倒迟疑起来。

由始至终,只是他单飞说了一堆,但这个花脸人除了对檀石冲所言吐露两句真料外,旁的都是随声附和而已。

花脸人究竟想着什么?

以这花脸人的能力,可说胜他单飞太多,但他故作不想拖累要离去时,却听出这人的挽留之意。

这人帮他不是目的,倒好像是想用他完成某些目的,这人强调事成后让他做几件事情,这才是这人的真正目的?

有什么事情是此人做不到的,他单飞却能做到?

单飞不懂。

但他知道冥数的人要钓出此人恐怕不仅仅为了长生香。

长生香、无间香均是神奇,可当初曹棺用掉后,谁也追不回无间,此人拿了长生香后只怕早就用掉,那冥数还要钓此人出来,还能夺回长生香?

见单飞眼珠子微转,花脸人道:“你这么聪明的人,老夫倒不用太多的废话了。你是变数人,在冥数眼中是非死不可的。你想活命,就得借助下老夫的力量。”

单飞对这个倒是没法否定,但还是道:“可在冥数的眼里,恐怕更想要前辈的性命了。”

花脸人一滞,对这点倒没有否认,“那我们不正好联手对付冥数?不过老夫能力强些,利用你也是无可厚非,你说这么一堆,难道想要抛开老夫,单干冥数不成?”

单飞含笑道:“我说了这多,只想建议前辈若想对付冥数,最好和在下合作。”

花脸人一怔,反问道:“你和老夫合作?怎么合作?”

单飞听出他言语中的轻蔑之意,却不自卑,沉声道:“在下想请前辈将和冥数结怨的始末说给在下听听。在下的脑袋不是增高的,总还有点作用,一人计拙,两人计灵,说不定能帮前辈想个好办法出来1

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他终于见到一个对冥数极为清楚的人。

这种人对三香往事必定也是了然。

单飞从前一直苦闷,暗想碰到一些知晓三香秘密的人,好像都是准备拿消息卖钱的模样,他这次有了机会,绝对要统统撬了出来。

花脸人略有诧异,没想到单飞有点和他讨价还价的意思。

这小子在这种时候,居然还敢和老夫讨价?

花脸人心中嘀咕,却是笑眯眯道:“如果我不把往事说出来,你想必不会和我合作了?”

单飞听出他的讽刺之意,仍旧坚持道:“在下自然会再考虑考虑了。得前辈这种人帮忙,在下自然能精进点武功,可若是不明不白的死了,武功再高也没用了,前辈,你说是不是?”

他见花脸人不语,也不多言,转身向废园外走去。他断定这个花脸人要借他之手行事,而且这件事一定需要他的样子,不然以花脸人的武功,早就一巴掌打过来,何必开出这般***的条件。

这时候若不敲出点消息,不是和大头一样?

他越走越远,眼见花脸人竟没有叫住自己的意思,心中着实有点儿急迫,突听那人道:“等等。”

单飞微松口气,止步并没回身,就听那人道:“冥数的事情,我不会和你说的。”

听那人口气坚决,单飞心中失望,就听那人道:“不过你若是和我合作的话我倒可考虑将白狼圣女的事情和你说说。”

单飞听这人说出“合作”两字,知道此人已有让步,心中微喜。可听到最后一句时,单飞不由惊诧失色,失声道:“你是”

这人竟知白狼圣女的事情,而且知道他单飞关心白狼圣女一事,不然怎会和他这般还价?

可知道这事的人绝不多见,单飞知道丹阳城知道此事的只有两个,一个是夏伽蓝,另外一个

难道说,这人竟是菜园的那个魏伯?

s:求订阅,希望有条件的书友能够订阅观看,毕竟订阅多少衡量很多东西,多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