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16节 痛击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16节 痛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冥数本是极为神秘的存在。

檀石冲听单飞居然说出冥数多年前一桩神秘的往事,心中着实骇异,不解这少年为何知道这种事情?

“单飞”的声音突然变低,檀石冲和破军不由上前。

不过二人均是谨慎之辈,亦想到单飞可能在使诈。但这种时候,单飞身负重伤,任凭他如何狡猾用计,对二人均是难以造成实质的威胁。

檀石冲就是这般想才是有恃无恐。

可他从未想到过单飞眼中竟冒着如火一样的光芒。

这本是目之神光,只观其双眸,就知道此人非但没有受伤,甚至内息比方才表现出来的要强大最少三五倍以上。

这怎么可能?

檀石冲和单飞曾两次交手,对其武功很是了然。今夜虽知单飞武功突飞猛进,但还不足以对他造成威胁。可他哪想到单飞这般的深藏不露,居然在这种时候才表现出真正的实力!

二人那一刻心中大寒,几乎毫不犹豫的刀剑齐出。

单飞这人极其危险。

斩杀了单飞为先,不管他如何知道的这些秘密!

可他们刀剑将将击出时,单飞双手突然一插,竟然如钢铁般深入地下,再是闪电般的一扬,有地皮碎石夹杂着落叶枯枝呼啸而出,分击檀石冲和破军二人。

如果说方才单飞洒出的铜钱已有些威胁,那如今泥石突出,简直如硬弩射出的铁矢一样。

檀石冲、破军从未想到这人居然有这般能力,见泥石呼啸的声势,简直不敢想象这是人能用出,二人厉喝声中均是一飞冲天,躲过了单飞的惊天一击。

“咔嚓”声响。

单飞一拳击中身旁的一颗碗口粗细的大树,一脚将其踢得翻滚而起。

檀石冲和破军半空望见都是头皮发麻,他们眼见那树的粗细,暗想他们刀剑全力当能一斩而断,可单飞一拳就击断此树?

这个单飞如斯疯狂?

如果被他击上一拳,那还了得?

他们人在空中,只见单飞双手一抱,竟将树干抡起,向半空的二人砸来。

二人从来都是掌控着别人的宿命,但那一刻却如见到阎王般,心中竟起畏惧之意,呼啸声中,两人左右分散躲开单飞的一击。

檀石冲心中犹豫。

他竟然想走!

可他和单飞有了约定,正要趁天明前斩杀单飞,如今心中竟然想着要走,那还成什么样子?

他正犹豫时,破军早已刀如闪电般半空飞刺向单飞。

破军不信!

他本自负之人,素来横行无忌,这一日内却感觉接连撞鬼了一样。先是有赵云横行,再有单飞张扬。

这个世界为何会变成这样?

破军亲眼目睹单飞和檀石冲交手的情况,又击中单飞的胸口一掌,认定单飞武功不过如此,见其蓦地着魔般,虽见其武力难匹,不过却感觉单飞武技稚幼,他还想以巧破力,试试再说。

如果就这么走了,怎么向冥数交代?

单飞手中树干一横,有单刀入树,单飞用的却是以拙对巧!

破军对敌难数,却从未想过对方居然会是这种手段,他心中发冷,不等拔刀时,就见单飞一拳轰来。

破军弃刀,单掌一封。

“砰”的大响。

破军连退数步,心中骇然,他感觉这时道竟然突强了数倍。

方才他对单飞还是占据了优势,但只是这片刻的功夫,他居然完全不是单飞的对手?

这是怎么回事?

单飞根本不给破军喘息思考的机会,一拳方停,第二拳连环而到。

破军适才未给单飞招架的余地,从未想到过风水轮流转,转瞬轮到了自己。

天下武功,本是快力难破。

如今单飞拳如闪电,力道沉猛,破军饶是武功高绝,但这种时候他对单飞,竟如当初檀石冲对战鬼丰般,除了硬接,根本没有任何变化的余地。

砰砰砰!

数声爆响后,破军被单飞击得退到一棵大树之后。

檀石冲人已落地,眼珠子也差点掉到地上,他和破军本是武功相若,破军如此狼狈,他檀石冲如果面对单飞,不也是一般的模样?

他实在想和破军联手杀了单飞,但蓦地见到这般异样,还是稍有犹豫。

破军从树后闪出。

檀石冲身微动,暗想无论如何,都要和破军联手对战,这个单飞直如疯魔,此刻若不除去,以后那还了得?

他身形才起,倏然而立,握剑的手竟然抖了下,眼中露出惊骇欲绝的光芒。

月当头。

夜萧瑟。

破军人从树后爆闪而退,单飞随即追出,可就在这时,一股鲜血从破军的胸口飙出!

单飞止步。

破军立在数丈开外,看着自己胸口的血流如泉,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意,伸手一指单飞,嘴唇喏喏动了下,“为……”

他只说了这么一个字后,仰天倒了下去,双目怒睁,满是不信之意。

为什么?

破军想说的是为什么?为什么单飞会有这么狂野骇人的武功?

檀石冲此生从未怕过什么,但这一刻心中却如结冰一样!

破军死了?

破军竟然被单飞杀了?

为什么?

他檀石冲也想知道这个***,可突见单飞扭头向他望来,眼中闪着妖魔般的光芒,檀石冲闷哼声中,身形微闪,上高树过矮墙,转瞬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单飞看着檀石冲离去的身形,眼眸红赤中似带些茫然之意。半晌后,他身形晃了晃,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也如破军般,没有了声息。

许久的时光。

单飞不知昏迷了多久,蓦地大叫一声,翻身坐了起来。

坐起来时候,他脑海中一阵茫然,等到见到天空中繁星闪烁时,这才意识到自己昏迷并没有多久。

只感觉周身无力动个手指头都是艰难,四肢更是无一不痛,单飞失声道:“为什么?”

他终于回忆起当初的情况。

破军击伤他后,随即有一人出现他的身后,用古怪的传音方法让他守神阙,注气三阳,他照做不误,转瞬被那人连点身后的穴道。

他那一刻身形虽是僵硬,但突然感觉身体内的气息突然全部注入了四肢的三阳经络。

那是种奇怪的感觉。

如果让他形容的话,那就是他体内气息本如海,但被那人点了几下,如海的气息突然流通受限,汇聚到有限的几条通道中,如此一来,某方面气息枯竭,但他四肢处的气息却是汹涌澎湃。

他那一刻神志都有些不清,但还知道檀石冲、破军两人是敌人,随手破土裂树激战对手。他武功本法自然,用材也是不拘一格,那时候倒是身边有什么就用什么。

没有就用拳。

和破军连对数拳,他只感觉自己全身要爆开一样,有着使不完的气力,根本不觉得破军是他的对手,可等破军倒地时,他很***觉全身气血也如同用空般,脑海亦是空白,这才晕了过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单飞茫然四顾,突然骇了一跳,如果不是他仍旧全身乏力,几乎要站了起来。

不远的地上,破军还躺在那里。

破军已死。

单飞见惯了尸体,本来不会那么震惊,但他见到破军的尸体时,却发现破军的尸体正在腐烂。

那种腐烂的速度远超过正常尸体腐烂的速度,不一会的光景,破军的尸体就腐烂成一堆脓水,其中还散发着刺鼻的气味。

随即有点火星弹过来,轰的声响,点燃了地上残余的衣裳。

那火烧的极烈,转瞬间就将一切烧的只剩下飞灰。

单飞未看飞灰,只向火星射来的方向望过去,心中剧烈跳动下。

他看到张诡异的花脸。

如此深夜,尸体还在燃烧,蓦地又看到一张极为诡异的花脸,寻常人早就又晕了过去,单飞还能保持清醒。

破军的尸体变成这样,他知道可能是被某种极具腐蚀性的东西化掉。

而那张花脸也不过是张诡异的面具而已,面具将那人连脸带发的包裹的严严实实,让人根本看不出那人的真容。

“前辈救了我?”单飞有些虚弱道。

他知道眼前这人就是在他背后乔装他说话的那个人,此人行踪很是诡异,可举止更是神异。

他不过轻点单飞背后的多处穴道,竟然能让单飞击败破军、檀石冲二人,这般能力,除了神异外,单飞不知如何形容。

“你说呢?”那人反问一句,声音依稀有些苍老。

单飞半晌才道:“前辈神通出神入化,在下实在佩服。”他一时间有满腹的疑问要说,可不知道怎么开口,更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回答。

那人叹口气道:“我还留在这里,不是等你说这些废话。”

“不是废话。”单飞虽然乏力,但思绪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楚,“前辈这般神通,在下真的生平仅见,不过这也是在下奇怪的地方。”

那人望见单飞执着的目光,终于道:“你要说什么?”

“破军是前辈杀的1单飞沉声道。

他刚才虽然着魔一样,但还记得当初的情况,破军是经过树后才身受致命之伤,可他只是击退了破军。

杀破军的是眼前这人!

他竟不知道这人如何杀的破军。

见那花脸沉默不语,单飞微笑中带分警惕之意,“以前辈的武功,就算出来杀了他们也没什么,可前辈一定要假我之手装作是我杀的破军,而且要留一个人离去,不知究竟有什么用意?”.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