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15节 绝境逢生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15节 绝境逢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到《偷香》又得了枚勋章,‘谢主隆恩’勋章。累计获得一万次打赏,起点给作品的勋章。老墨在这里感谢诸位打赏的书友,谢谢你们!也感谢订阅、投票给∧书友们,谢谢你们的支持!

天暗暗,离黎明尚远。

单飞抬头看了眼夜色,暗自皱眉,低头又望见手中短刀的缺口,眼见檀石冲一步步走来,单飞突然道:“檀石冲,我感觉我们之间似乎不必一定要分个生死。什么冥数定规的,我不想理会,也不想让你们为难……你们要来杀我,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这本来就是个滑稽的事情。

你们冥数讲讲道理好不好,你以为我想穿越到这里?

我一开始就想做个成功人士,如今不过再想找到晨雨开个包子铺,你们这都不让,不是比***还让人厌恶?

檀石冲手握长剑,深吸一口气道:“你以为这样,就能拖到天明不成?”

他话才落,人早纵起。

单飞没想到檀石冲看破他的用意,却早在檀石冲纵来时看准他长剑的方向。

剑如火。

单飞眼中有水一般的冷静,他用短刀灵活的一挡,又被檀石冲一剑震的凌空飞起。

只是檀石冲这一剑的力道已经衰弱几分。

单飞和檀石冲硬抗许久,对双方力道的强弱变化早就极为敏感,一见对方势衰,半空中手腕一翻,早有枝条飞出,径取檀石冲的咽喉。

他这招本是试探。

檀石冲闪身避过,又是一剑劈来。

单飞不敢怠慢,仍旧凝神接住,再次借力飞起。

他的用意很简单,你檀石冲不是说天明前我不逃,你就不会对付赵一羽他们?我就撑到天明,看你到时候有什么话说?

他连接两剑,感觉对方力道已弱,却怕对方用的是诱敌之计,并不冒然***。就在这时,檀石冲眼中突然闪过丝寒光,转瞬间手中的长剑红光陡亮。

半空一道光华,撕裂夜空中,倏然向单飞头顶劈到。

有狂风鼓动。

这一剑劈来,力道前所未有的沉重,单飞虽已有预期,但手臂仍感酸麻,身形高冲急旋时,就见檀石冲紧接跃起……

单飞知道对方恐怕要全力以赴,正凝神以待时,陡然心中凛然。

有危险!

危险不但来自前方的檀石冲,还来自他身后不远。

那是一种奇异的感觉,让他不用回头就已察觉。

原来檀石冲故作迷阵,就是要吸引他的注意,逼他退到这里,招呼同伴伏击?檀石冲不是有个同伙?檀石冲既然来了,那人没道理不在!

单飞一念及此,心中大寒。

他亲眼目睹对方联手对付赵云,却没想到这两人对他如此看得起,居然对他也是联手攻击。

心中大急,单飞蓦地怒吼一声,短刀突背在身后一格,左手扬动间,有无数黑影射向纵到面前的檀石冲。

檀石冲没想到单飞居然还有这招,不知对方射出什么暗器,长剑一圈,就听“叮叮当当”一阵乱响,有削断的铜钱半空而落。

心中哂然,檀石冲没想到对方竟会用这般幼稚的手段。

陡然间心中凛然,檀石冲大喝声中,长剑急削,身形陡转。

半空又是“叮”的一声响,一物被他一剑削断,却还有一物擦他脸颊而过,带出丝血痕飞远。

单飞无暇去看檀石冲如何,只感觉短刀隔着一物,倏然借力再旋。

他这招已是极为冒险。

前后受敌,他已经别无选择,完全凭感应来判断接招,却不想能冒险成功。

可他不等借力退后时,就见一人已冲到他的面前,单刀再刺他的喉间。那人动作快准无伦,显然算准了单飞躲避的路线,几乎迎面而上,让单飞避无可避!

单飞已入绝境!

低叱声中,单飞还能短刀横喉,挡住对方的杀招。“叮”的声响,敌手的单刀震开,但那人早就一掌印了过来,正中单飞的胸口!

那一掌如同千斤锤子般,其力无俦。

单飞饶是诸多手段,但面对这招时再无余力抵抗,闷哼声中倒飞出去,等再落地时正撞在一棵大树上,缓缓滑落。

他被击中那一刻,还能知道借力倒飞化去对方的三成掌力,在被击中时周身气息又是如水般一鼓再散,又化解了对方三成的力道,不然早被对方震碎心脉而死。

饶是如此,他还是胸口难受欲死,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委顿在地时,只感觉四肢乏力,竟已无法站起。

我命休矣!

单飞暗自叫惨,眼看有两人一左一右的缓步走来,正是檀石冲和那个妫府前对赵云施加暗算的人物。

那人手持单刀,脸色如墨,夜色中看起来杀机凛冽。

檀石冲目光如火,心中却是凛然。

他方才一着不慎,差点中了单飞的算计。刚才单飞洒出漫天铜钱时,其中竟夹杂着冥数***有的两枚透明暗器。

这个单飞恁地机心?

他竟然取了冥数的暗器,一直藏而不发,想必就是等待时机下手,若不是他檀石冲伙同帮手提早下手,单飞等全力反击时再加上暗藏的铜钱和暗器,说不定已让他檀石冲吃了大亏!

嘴角带笑,檀石冲眼中有杀机涌动,“单统兵真的好本事1

单飞的确如檀石冲这般想,想出乎不易给檀石冲一下子。但他一招失算,没想到冥数之人这般卑劣,自己虽明白这些门道,但疏于阵仗,乍一使用,看起来和他们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了。眼下打不过,只能过过嘴瘾,他才待反唇相讥时,陡然听到一个声音道:“意守神阙,气注手三阳。”

这九个字说的清清楚楚,如在单飞耳旁说的一样。

单飞微怔,他一听那人说话,立即知道说话那人正是约他前来盛家废园之人。

见檀石冲和那持刀的同伴在他身前丈许处止步,似有警惕的模样,注意却都放在他的身上,单飞心中奇怪,暗想这两人没有听到有人在说话吗?

难道这世上真有什么传音入秘的功夫?

那人说的这几个字究竟什么意思?那人是要帮他?

他心中不解,但感觉这时候情况没法再糟了,那就不妨一试。他依那人所言,勉强将体内散乱的气息开始凝结,意在任脉神阙,将气息缓缓向手部的三阳经络贯注。

多学点知识还是没有坏处的。

单飞暗自庆幸,他就算在邺城的时候,对那人所说的这九个字都不明白。

但张仲景医书中对人体经络穴道都有描述,他如今知道神阙是人体正面任脉小腹处的一处穴道。

而人体本有手足三阴三阳共计十二经络,也就是去除八条奇经后常说的十二正经。手三阳说的就是手阳明胃经、手太阳小肠经和手少阳三焦经。

单飞早知人体气壮神强的道理,无师自通的将体内气息越养越壮。如今虽是受创,还能依那人的指点,将气息汇聚手三阳,却不知道那人要做什么。

这也是疗伤的方法?

“低头。”那人又道。

单飞诧异,暗想我抬头都打不过檀石冲和他同伴了,低头做什么,任其宰割吗?

他虽是嘀咕,还是稍低下脑袋,就听“自己”道:“武曲、破军,你们真以为我单飞不知道你们的打算?”

一言落地,单飞、檀石冲和那同伴均是呆祝

单飞听那声音略带沙哑,极像自己的声音,而且那声音又是自称单飞,就发自他的身侧,让他自己都以为自己神经***的在说话。

武曲、破军?这本是北斗七星的一种别称?难道是指檀石冲和他的同伴?

檀石冲和其同伴亦是错愕,檀石冲在冥数中别号正是武曲,而那持刀之人号是破军,这本是冥数中都少人知道的事情,单飞又是从何得知?

檀石冲心中不解,但对单飞更是戒备,缓声道:“没想到单统兵这般深藏不露,你还知道什么?”

他本准备无论单飞再说什么,都将其毙在当场,哪想单飞开口就道破他和同伙的底细,心惊之下,只想听听单飞究竟知晓什么。

檀石冲知道破军那一掌的力道,暗想常人中掌早已毙命,单飞虽然武功高强,但中了那一掌后绝对重创在身。他和破军联手,此时要杀单飞不难,既然如此,他倒不急于出手。

单飞正气注三阳时,听檀石冲发问知道不用说话。果不其然,就听那个伪装他的声音道:“我还知道你们前来丹阳,本要钓一个人出来。”

檀石冲脸色发冷,却未否认。

单飞虽是凝神注气,还能听到双方的对话,正不解时,就感觉背后似被树枝点了下。

那树枝正点中他背部的腰俞,让他周身倏僵。

单飞心中大寒,从未想到这人居然是和檀石冲一伙的,竟然用这种方法放松他的警惕然后制住他。

“我们要钓哪个?”檀石冲凝声问道,神色萧肃。

“你们不是要钓当初那个从冥数取了长生香的人吗?”隐身在树后那人说道。

单飞听到二人的对话,立即打消了方才的猜测,知道背后这人不是和檀石冲一伙,不然制住了他,那人就不必再说下去。

但这人点住他的穴道,究竟有什么用意?

单飞不等多想时,就感觉背心不知被轻点了多少下。转瞬间,他就感觉周身的气息尽数的注入了手臂双腿的三阳经络,直如要爆开一样。

檀石冲居然没有察觉到有人在暗中动作,只是被单飞所言惊动,上前一步道:“你怎么知道……”

他话未说完,就听隐在暗处那人道:“我单飞还知道那人就在……”他说到这里,声音突然放低,后面说的什么已然细不可闻。

檀石冲不由再上一步侧耳倾听,可在望见单飞的情况时,心中陡寒。

单飞霍然抬头,眼中居然冒着比他檀石冲运功时还要炽热的光芒!

ps:求票!有票您就投!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