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12节 半剑之仇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12节 半剑之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听赵一羽所言怔了片刻,反问一句,“刘馥?”

赵一羽见单飞似有困惑,解释道:“石来只说刘馥是什么扬州刺史,我也不知道是怎样的一个人。单老大……你恐怕没有见过吧?”

单飞的确没见过刘馥,不过他听过。

演义中,刘馥是个死在曹操手下的倒霉鬼。

据演义所言,当初曹操吞并荆州后,就要一鼓作气挥军渡江南下对决孙权时,中了黄盖的什么诈降计却很是高兴,只以为天下一统在即,这才和属下饮酒尽兴。曹操当下赋诗一首,“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名句就是从那时传下来的。

不过曹操诗中说的“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无枝可依”这几句,却被刘馥指认为不详之意。老曹不满,心道老子正在尽兴,就你丫的话多,于是一槊刺死了刘馥。

历史上的刘馥死的没有这么莫名其妙,记载是在镇守合肥时病死的。

三国时扬州地域划分和如今很有不同,刘馥虽领扬州刺史,但一直是在合肥左近行事,而现代的扬州,如今却是在孙家的手上。

刘馥当上这个扬州刺史,是曹操认为刘馥有才,这才上表朝廷册封给刘馥。刘馥为人不差,是个好官。史载其创立州治,大力发展生产,同时兴修水利,死后颇得百姓的怀念。

合肥在江北不远,和孙河这个庐江太守镇守的江北庐江毗邻。这也是说——刘馥镇守的地方本是曹操和孙家势力缓冲的前缘。

石来怎么会从刘馥口中得知妫览有问题呢?

单飞越想越是惊心,追问道:“石来如今在哪里?”

“他说暂时不方便露面。”赵一羽倒深有了解道:“单老大,我觉得石来可能是怕给你造成什么不便吧。”

不是,绝对不是!

单飞心思飞转,冷静道:“他还说了什么?”

赵一羽回忆片刻道:“他来找我,只是告诉我妫览要对你下手,他是在去妫府后才知道的这点。他让你小心些,说赃物就在妫府后花园的地下密室,也说你一定能够找到。”顿了下,赵一羽轻声道:“他说孙翊离开丹阳一事,可能是和长生香有关,不过他并不确定。”

单飞心中微震。

良久,赵一羽见单飞拧眉思索,轻声道:“对了,石来临走时还托我转给你一句话。”顿了会儿,赵一羽小心饮说你听到这些后,就能想明白。但他亦让你不用多想,随心做事就好。”

见单飞只是沉吟不语,赵一羽期期艾艾道:“单老大,你不会一直把这统兵的位置坐下去吧?”

单飞望见赵一羽脸上的担忧之意,略微转念,就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赵一羽是在担心邺城黑山军的老幼。

众人都认为曹操是看他单飞的面子上才给了张飞燕平北将军一职,黑山军能做成煤矿的生意,更是因为他单飞的缘故。

如果他这个丹阳统兵做下去,那算怎么回事?

赵一羽虽是不算太聪明,没什么预见,可也能看出孙家和曹操终究不是一个路数,单飞要是在江东的官儿越做越大,那黑山军怎么办?

嘴角带笑,单飞安慰道:“这个统兵,我不会做太久了,如今不过是权宜之计。你不要忘记了,我还要去找晨雨呢。”

他这般安抚时,心中忍不住在想——老曹啊老曹,对于黑山军一事,郭嘉早就筹划周道,可你老曹还是派我跟随郭嘉前往黑山,你那时候是不是算定今日我行事时一定会考虑黑山军呢?

赵一羽暗自松口气,转瞬皱眉道:“可是那个刘备……会不会戳穿老大你的底细?”

单飞沉思片刻,并没有回答。

他看得出来刘备有缓和二人关系的意思,但事到临头究竟如何,他不能一厢情愿的去认为。

赵一羽担忧道:“张飞曾经害过你,他是刘备的手下,我感觉刘备已对你知根知底,他若真的戳穿单老大你的身份……”

单飞截断道:“不错,我不知道刘备的用意,他做什么,我们无法确定。如今冥数之人又在丹阳,以孙尚香的聪明,她只怕很快也能知道我们的底细。”

赵一羽心有戚戚道:“单老大,那女人真的不简单,不知道为什么,我每一次见到她时,都感觉她能看到我心底的样子。”

单飞亦是心有同感。

他伊始见到孙尚香时,就感觉这女子有远超年龄的成熟,等见孙尚香对抗檀石冲时,他更是惊疑不定。

这女人年纪轻轻,看起来比他单飞还要深不可测。

孙尚香蓦地让他当上丹阳的统兵,他当初只以为孙尚香不得不如此,但如今想来,越来越觉得其中的古怪。

今天赵一羽等人帮手对付冥数的人,孙尚香对此也是问也不问。

她会不会知道什么,却没说出来?

单飞想到这里,微有些不安,吩咐道:“眼下我看似风光,实则是在刀口上行走,跟着我的人会有很大的危险。一羽、你和黑山军的弟兄最好离开丹阳,在城外等我消息就好。”见赵一羽望着他不语,单飞不解道:“怎么了?”

赵一羽半晌才道:“你怕我们有事?”

单飞笑道:“我的确不想给你们收尸。”

“但老大你的身份若是揭露,慈济堂怎么办?会不会下场更惨?”赵一羽这几天显然也没少去想。

单飞却早想到这点,微笑道:“这点你倒不用担心,我已经给慈济堂开始安排。就算我不在,就算我的身份被揭穿,我想他们也不会再对慈济堂如何。”

赵一羽很是诧异,不知道单飞怎么处置此事,但却信单飞早想到这点。轻叹一口气,赵一羽低声道:“单老大,你考虑了我们,考虑了慈济堂,考虑了很多很多,可你、就是没有考虑你自己?”

单飞皱了下眉头。

赵一羽看着单飞,嘴角带分苦笑道:“可在你的心中,兄弟们真的如此不堪,陪你到了丹阳,就因为怕死全部离去,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冒险?如果你真的有事,我们回转邺城后,你让黑山军的兄弟怎么看待我们?”

单飞看了他半晌,“你们可以留在城里。”

赵一羽精神振作,高兴了起来,“我就等单老大你这句话,你放心,我等不是孬种,死也不会丢你脸的。”

单飞摇头道:“我留你们在丹阳,不是让你们去死的。你们可以留在丹阳,但我们现在一定要谨慎小心,你们不要张扬,多为我打探消息就好。”

赵一羽连连点头。

单飞心中的不安之意却是更加的浓烈。

石来说是从刘馥口中得知妫览有问题!

旁人若是听了这个说法,肯定很是茫然,刘馥是曹操的手下,妫览是丹阳孙家的统兵,这两人本来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合肥的刘馥竟知道丹阳的妫览有问题?

可单飞知道此事大有可能!

妫览对丹阳百姓爱理不理,孙翊离去后,妫览做的事情不是在安抚丹阳百姓,而更像是捣乱。这里是盛家废园,盛宪被孙策所杀,是盛宪举荐妫览为孝廉,妫览会不会记得盛宪的仇?孙翊请妫览出山,妫览对孙翊会是忠心的?

妫览若不是忠心的,那他会做什么?

联系刘馥?

他只有联系刘馥。因为刘馥就在江北,而且是曹操的手下,妫览若有打算,不能不考虑后果,投靠曹操对妫览来说,是条出路!

这些线索本是零散,但单飞组织起来,越想越觉得此事大有可能。

石来南下时曾见过刘馥,只有妫览联系过刘馥,石来才有可能知道妫览的事情。

如果真如他的设想,事情很有些滑稽。这么说来,妫览和他单飞本是一条战线的,偏偏慈济堂的事情阴差阳错,让他单飞和妫览反倒势不两立。

这就是石来说的“让他不用多想,随心做事就好。”的真正用意?

石来知道他单飞的为人,也知道他单飞是无心的?

单飞想到这里,真有些哭笑不得,但益发感觉丹阳城内风雨欲来,暗自皱眉。

“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单飞抬头看了眼天色。

赵一羽有些迟疑,不知道单飞还留在这鬼地方做什么。他起身才要离去,却被单飞突然一把拉祝

怎么?

赵一羽才待开口,蓦地望见单飞警觉的神色,立即也变得惊心起来,他知道单飞发现了异样!

单飞微闭双眸,心中震惊。

方才他在思考石来的用意,一时出神,可等到回过神来,他忽然察觉废园左近竟然有人的低细呼吸之声。

若是内息深厚,一呼一吸间,呼吸的间隔就会漫长。

那人正吸气时,被他蓦地察觉,可他闭目倾听的时候,竟然再察觉不到任何呼吸之声,单飞暗自惊凛,心道来人莫非是约他之人。

这人这般神秘,用意很是难测。

握紧双拳,单飞沉声道:“既然来了,怎不出来一见?”

深夜静寂。

赵一羽见前方暗黑,似有草动,极目望去却是看不到半点人影,可他不怀疑单飞的判断,那时候只感觉手心全是冷汗。

半晌的功夫,前方有人影缓慢站起道:“单统兵倒真的好本事。只是数月不见,本事精进的让人难以想象。”

单飞一见那人的模样,心中抽紧。

夜凉如水,那人站起时,却似一股烈火炽热的逼来。

檀石冲!

来的竟是檀石冲!

单飞背心发冷,没想到这人杀了回马***,看似离去,实则却是一直留在丹阳。当初他在妫府前射了檀石冲半支断剑,如今檀石冲神色萧杀,只怕是来报这个半剑之仇!

.

Ps:求票!求订阅!支持老墨就请投票或者订阅观看,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