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11节 早有所料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11节 早有所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新的一个月了,老墨求些月票。最近身体有点差,还要调整些时间,请书友们见谅。保证每日两更,老墨已经尽力了。

刘备一扫方才的颓势苦闷,提及到丹阳的局面时,神色极为振奋。

“我倒看不出丹阳局面哪里好了。”张益德懒洋洋道。

刘备连连摇头道:“孙翊若在,那我等一定要按刘表的吩咐做事,不然如何回转荆州向刘表交代?挑动兄弟阋墙的事情,虽不是我们所愿,但我等既然已有预料,又经我等之手为之,就算不是我们的本意,总是让人心中难安。”

“大哥,孙翊已经不是太守了,兵权被削,这说不定是孙权授意孙尚香所为,如今的局面,你还真认为江东会和刘表联手吗?”张益德略带讽刺道。

“事在人为而已。”

刘备对这种事情反倒极具耐心,“如今丹阳有单飞、孙尚香在,对化解江东、荆州的恩怨很有帮助。我早闻孙尚香之名,今日一见,才发现她是少有的奇女子,今日她对我所言,我听得出来,她是很有意和刘表和解。”

张益德只是摇头,不以为然的模样。

“但我也看得出来,孙尚香有极重的心事。孙翊下落不明,会不会是出了意外?慈济堂竟被冥数注意,单飞力撑慈济堂,罗掌柜说出‘长生’两字却被射杀,这其中必有关联。”

张益德精神终于提了起来,“慈济堂怎么会和长生香有关?冥数中人这般动作难道是为了长生香?大哥,三香的确奇异非常,若得三香,我说不定能助大哥实现夙愿。”

刘备转头望向暗处的张益德,似看得到他眼中咄咄的眼光,许久,刘备才道:“这世上太多人让我失去信心,可是对益德你和云长……”他只是轻叹一声。

张益德亦是沉默半晌,语气中也有些无奈,“不错,我等当年结拜时,也曾立志给天下百姓一个安宁,可事实呢?***当道、狼狈为奸,我等就算想做个好官都是不成1

他摇摇头,不再去想往事,思索道:“都说‘三香在手,天下我有’,当初我等只以为是虚妄之言,但经这些日子的查探,才发现三香实在有不可思议的妙用。如果真能得到三香相助,大哥也不用如今这般受气的模样。子龙他对此事知道似多,但他始终不肯明言。”

他语气中略有不满之意,刘备听了道:“你不信子龙是兄弟?”

张益德哂然道:“他脾气怪了点,也沉默些,似乎比大哥更有理想些,但我知道……他这种人,才是真正的兄弟。”

刘备笑容展现道:“既然如此,我等就不该对兄弟逼问什么,只要信他的选择就好。”

不听兄弟言语,刘备思索道:“如今丹阳风雨欲来,若我等真能助孙尚香一臂之力,以此女子的为人,说不定真能劝孙权化解和荆州的恩怨。那时候我等再联兵抗曹,无论三香是否到手,都不会有负平生的志愿。”

转望暗处的张益德,刘备热切道:“益德,你再信我一次。”

黑暗中的张益德只是“嗯”了声,眼中有精光闪动。

这时夜色,秋空爽落,刘备抬头向窗外望去屋檐相接处露出窄窄的一条墨青天色,原来长夜漫漫,黎明尚远。

×××

单飞见月意朦胧时,负手走出书房,微伸个懒腰。

他不忙则已,一忙起来,丹阳城的兵曹、贼曹、决曹均找上门来。

春扩死了!

单飞听到这个消息后,竟没太多震惊之意。

罗掌柜既然被冥数杀了灭口,冥数没有道理留下春扩。不过如此一来,倒让单飞知道冥数在丹阳渗透了不少高手。

檀石冲这么一闹,百姓或许还能安定下来,可这帮曹掾却知道若不抓紧些,连妫览都是下狱,他们更是官位难保。他们本不将单飞放在眼中,只以为妫览不几日就会复职,单飞不找他们,他们乐得清闲,但单飞在妫府前的表现让他们意识到要想继续做下去,还是要和这个统兵搞好关系才成。

众人毕恭毕敬的拜见,请教单飞保卫地方的计策。

单飞暗想你等若是兢兢业业,对丹阳百姓来说就是晴天。

不过他自然不会将这种话宣之于口,只是告诉众人抓紧用心就好。众人表面赞统兵大人果然经纶满腹,暗地都嘀咕你说了和没说一样。

单飞却是不管旁人议论,暗想摸金校尉统领这职位我都做的有它五八,没它四十的,你们还以为我会一直将这个统兵做下去?

记得那神秘人的三更之约,如今天色虽早,单飞早早动身,却是另有打算。

只是才到了庭院,就听身后柱子旁似有的动静,单飞扭头望去,见夏伽蓝正躲在柱子后涨红脸,满是不安的模样。

单飞略有奇怪,不解道:“怎么了?”

夏伽蓝咬着嘴唇道:“单大哥,我真的对不住你……”

单飞不知何事,心中微沉,不过还能笑道:“你这样若是对不住我,那我倒宁可天下人负我了。”

夏伽蓝想笑,可还是难过道:“我今日去找那人……”她知道单飞明白她说的是哪个,愧疚道:“可他今日不在,我等了一天,他居然骗我。”

单飞倒是放下心事。

他早从乌青口中得知夏伽蓝在药园内守候魏伯一天,如今看来,魏伯倒真的是知道晨雨归宿之人。

既然知道这点,他就没有太过忧心。

魏伯谈吐不俗,似乎另有目的,说要和他说清楚白狼圣女的事情,那就不会不来找他。

见夏伽蓝很是不安的模样,单飞真心道:“你不用担心,我想他不过有事而已。”

夏伽蓝反倒一怔,看了单飞半晌,幽幽道:“这句话,本来应该是我说的。”见单飞笑而不语,夏伽蓝心中暗想单大哥对画中的姑娘一往情深那是无疑,他这时候竟还记得安慰别人,倒是少有的好男子。

在回来时,她已听人说了今日的变故,知道单飞在妫府前说要为慈济堂讨回公道的事情。暗想单飞为慈济堂做了太多事情,她若再问不出什么,真的过意不去。

低头片刻,夏伽蓝才要离去,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我爹说你让他列个药园药材的清单?”

递过一张纸来,夏伽蓝不解道:“单大哥,你要做什么用呢?”

单飞接过那药单看了片刻,沉吟道:“大部分药材倒是有的,只是缺了些。”他从怀中掏出一张纸递给夏伽蓝,“我需要一些药材做个实验。”

“实验?”夏伽蓝微有不解。

单飞笑道:“就是我想尝试做个有用的东西,做好了,说不定能赚点金子。”

“单大哥,你缺盘缠吗?我这儿倒有些。”夏伽蓝立即道。

她心中在想,单大哥知道画中姐姐下落的那一天,恐怕就是他离去的时候,单大哥是仗义疏财之人,看起来衣衫都是破的,不知道那位姐姐在哪里,但要去找寻,总要些路费。

单飞闻言反倒一怔,见少女满是诚恳的表情,终于道:“不是缺盘缠,只是我想做个生意罢了,也不知成不成呢。”

“单大哥做的,一定能成。”夏伽蓝满是信任道。

单飞笑笑,指着递给夏伽蓝的那张纸道:“要做成此事,还得依仗你的帮忙,你这几天帮我把这纸上要采购的东西找好,不知……”

夏伽蓝听出单飞的商量之意,斩钉截铁道:“绝对没有问题!好了,我先做事去了,单大哥,你多加小心。”

见夏伽蓝快步离去,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连夜采办,单飞默然片刻,这才转身出了慈济堂。

他早知道盛家废园所在,一路留意周边的动静,并没有察觉有人跟随。等寻到废园时,单飞抬头见月正中天,微出了会儿神,这才翻墙入院。

他已从庞统口中得知,废园原来是盛宪家所在,不过盛宪被孙策所杀,这园子也就一直荒芜下来。

见院中长草足有半人多高,颇是荒凉。园子中虽有水榭楼台,但疏于修葺,早就呈破落之相。远方的房屋倒是不少,可半点灯火都无,偶尔有流萤一点从天空划过、夜鼠簌簌地上的乱窜,着实让人心生胆怯。

这种环境,胆小的只怕不敢进来,单飞却是不惧,才走了没几步,一人从树后闪出,低声道:“单老大。”

单飞见是赵一羽,并无意外。实际上,是他约赵一羽暂时在这里见面。

他略点头示意,跟赵一羽坐在一棵槐树下,这才开口道:“你们怎知妫览陷害我?”

单飞不是神探,他虽能猜到失窃的事情可能是妫览暗中策划,但让他落注去赌,还是没什么把握。若不是在春府前,他见到赵一羽置身人群中对他手语告之,他怎会有那般自信?

不过赵一羽只告诉他妫府的后花园有密室存在,至于如何发现那密室,靠的却是他的本事。

单飞知道乱世中,富贵达人多有暗道夹层地室之类的或藏身、或隐藏珠宝,再加他熟悉地下建筑,知道后园有密室藏着,若还发现不了,那倒真的不如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假山流水这种机关看起来巧妙,但说穿了不过是改变水流的方向,通过水压来启动机关。

邙山的巨人墓葬开启的机关若论精巧,还胜妫府的假山。

至于如何发现水道变更,只要看横石上留存的人的手印和水道痕迹即可。

单飞对这些都是轻车熟路,唯一不知的就是赵一羽对这些东西本不熟悉,又如何会通知他这些事情?

他心中虽有猜测,但不太确定。

赵一羽低声道:“是石来告诉我们的。”

单飞不出意料,暗想若论这种门道,石来和他不相伯仲。

石来也来到了丹阳?

“他怎知妫览有问题?”单飞微有不解道。

赵一羽回道:“他说是从刘馥口中得知此事。”

.

Ps:求票,求订阅!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