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10节 要么狠、要么忍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10节 要么狠、要么忍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备所住的客栈简陋安静,少闻长街车马喧嚣,他话一出口,房中更是静的落针声可闻。

半晌,暗中那人才道:“丹阳要出什么乱子?”

刘备手指在破旧的桌案上轻轻敲动,沉吟道:“益德,你不觉得孙翊离开丹阳一事很是奇怪吗?”

黑暗中那人自然就是张飞张益德。

他虽来到丹阳,却听刘备吩咐少在丹阳露面,闻言道:“我觉得现在所有的事情,无一不怪。”

刘备似知兄弟要说什么,并未发问,只是道:“孙翊本为丹阳太守,如今突然离去,踪影不见,只有妫览、戴员代其发号司令。孙尚香来到丹阳后,看似信外人所言,认为孙翊行事失当,假吴侯手谕废掉孙翊一位……”

眼中有分思索之意,刘备轻叹道:“孙尚香女中豪杰,名不虚传。旁人或以为她是鲁莽冲动才做出这件事情,但我却知道,她绝对是发现了什么异常,这才暂领丹阳的事情。不过……孙家几兄妹究竟想着什么?”

张益德坐在暗处冷冷道:“当初谁都以为孙策会传位给孙翊,但孙策选择了在身边的孙权。那时候孙翊不在,只有张昭在孙策的身边,除了张昭外,谁知道孙策的真正用意?”

他这么说,自然在说孙权继位吴侯是名不正言不顺。

刘备半晌才道:“孙翊会恨孙权?”

张益德反问道:“大哥何出此言?刘表都看出这点,难道大哥会不知道?”

刘备默然。

张益德却不沉默,继续道:“刘表就是看出孙翊对孙权不满,这才命大哥前来找孙翊商议联手一事。若是去和孙权谈,他记念杀父之仇,此计怎成?就算孙权可为大局不计较杀父之仇,他手下也不会愿意。孙权为树威信,绝不会让老臣子不满,因此无论如何,孙权都不会同意此事。”

刘备轻轻点头。

张益德压低声音又道:“刘表刻意让大哥来丹阳寻找孙翊,说不定还盼孙翊倒戈反对孙权。自古以来,兄弟阋墙一事从不少见,孙翊若是记恨孙权,说不定会忘记父仇,赞同刘表的计划,到时候若得刘表支撑,孙翊说不定要对孙权取而代之。”

顿了片刻,见大哥只是垂头不语,张益德又道:“此事若成,一举两得。江东内乱,势必力衰,刘表铲除一直以来的心腹大患,自然可在荆州一辈子当他的土皇帝。”

刘备又是叹口气。

“大哥你也知道刘表的这些心眼的,是不是?”张益德语气忿然道:“刘表虽也是皇室中人,但现在谁想着忠于汉室?谁想着许都的皇帝?”

刘备仍旧沉默。

张益德说出了兴致,滔滔不绝道:“刘表平日举止多以皇帝之礼,想做皇帝之心昭然若揭。不过他是有心没胆,过过干瘾罢了。他听从手下的建议派你前来,却什么都不给你,就算要个魏延来丹阳看起来都让他好生为难。魏延有才,刘表不用,别人若借,他却不给。这种人自私自利,嫉贤妒能,派你到丹阳来、你难道以为是对你的信任?”

顿了下,张益德越发的气愤道:“不是的!一方面他知道只有你来,才可能说成此事,另一方面,你若死在丹阳,他不也铲除个心腹大患?他一直忌惮你,怕你比他强,夺了他的荆州。你去投奔他,他又不好对你下手负了他的仁义之名,因此派你驻扎新野,无兵无粮的,撑日子都难……”

刘备叹口气道:“你不用说了。”

张益德摇头道:“不,我一定要说!大哥,你无论哪方面都是胜刘表太多,凭什么他能占据荆州,而你却委屈的屯居新野……”

“不要说了1刘备一拍桌案,豁然站起时神色间多少带点愤懑之意,许久他才平复了情绪,坐下来凝声道:“那好,你既然不满我的所为,那你就来教我,究竟该如何来做?

张益德精神微振,立即道:“刘表此人整日黄老,坐谈仁德,却是目光短浅,根本看不出危机所在。我们早知道曹操一统北方后,很快就要向刘表开刀。可刘表空有荆州却是不思进取,从来只盼和曹操相安无事,坐个土皇帝足矣。”

身形微展,张益德昂然道:“但人无害虎意,虎有***心!曹操不打刘表不是对其友善,而是分不出兵力,更怕若是不能一举平定荆州,反惹诸方势力人人自危,合而攻之。刘表长个脑袋不用,既然迟早被曹操砍掉,那就不如我等杀了刘表,自占荆州1

见刘备不语,张益德感觉大哥有了心动,更是振奋道:“刘表虽是自惜性命,身边也着实有文聘几个高手猛将,但对我等来说,实在不足为惧。子龙不会赞同这个建议,二哥也不会,但只要我和魏延两人算计,要取刘表的项上人头又有何难?刘表一死,荆州必要寻主,刘表之子刘琦、刘琮均不成器,大哥在荆州多年,名望是荆州之主的不二人眩只要大哥入主荆州,荆州和江东旧仇自解,我等再联手韩遂、孙权,要灭曹操何难?”

“你不用说了。”刘备摇头道。

张益德怔了下,没有从大哥口中听到意料中的期待。

房中沉寂。

半晌后,刘备才道:“你还记得当年督邮一事?”

张益德不悦道:“我知道大哥要说什么。你是想说,如果要做此事,当年早就做了,何苦等到今日?”

刘备良久才苦涩道:“你说的一点不错,要做早就做了,如今再做,那从前的坚持又算什么?”

室内许久的沉默。

“今日之言,说说就算,益德,你莫要再提了。”

刘备摇摇头,甩去张飞方才的提议般,喃喃道:“今日丹阳之事,我并没有后悔。可如果取了荆州,我真的……真的……会后悔。益德,这件事由我做主了。还有,你以后不要对单飞不利。”

“我不对他不利,他会忘记我的出手之仇?”张益德不满反问道:“我就知道你会怪我,这才让我一直在丹阳隐而不出。可我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我们一直都和曹操为敌,单飞乃曹操的心腹膀臂,一日不除,以此子之能,只会成为我等的心腹大患1

“益德,我感觉你近来益发的暴躁,杀气也重了很多,你从前不是这样的脾气。”刘备不看黑暗之处,喃喃自语道。

张益德冷哼道:“大哥,人总是会变的。经历这些***情,你难道还没有看破?在这世上,要不忍、要不狠,坚持你所谓的仁德主张,没有谁会理你。在他们眼中,在这浑水中捞到便宜就好,管它用什么手段?你仁义、你不贪、你不捞、你自诩清高,他们嘴里赞你,心中早把你看作个呆子而已!从前的坚持,不如忘掉,曹操若做了皇帝,谁会记得他从前做过的恶事?”

刘备眼中有分惘然,就听黑暗中的张益德建议道:“单飞身为摸金校尉统领,却成为丹阳的统兵,此事滑稽非常,只要我们找个机会将这消息传出去,他吃不了兜着走,甚至要杀他……”

“不可1刘备坚决摇头道,“他虽在曹营,但行事并无差错。我最近留意查看他的所为,知其行事发自内心。既然如此,我等本是一类人,若还是自相残杀,让奸者当道,这世上还有什么希望?”

“我知道大哥的想法。”张益德并不赞同道:“你认为人以群分,他既然和你的理想仿佛,你就想将他拉拢过来并肩做事。可曹操没有仁德,却会用手腕,他给单飞摸金校尉统领一职就是在收买人心。你能给单飞什么?你什么都给不了!这世上,本是都在有手段、有机心的人手上掌控。你什么都给不了人家,人家凭什么和你一起谋事?”

“这么说,你也准备离我而去了?”刘备喃喃道。

房中一时沉默。

许久的功夫,张益德叹息道:“大哥何出此言?当年自你舍身救我一命后,我就从未想过离开大哥。可是大哥,我们已经坚持了这么多年,真的不要改改吗?我早就和你说过,这世上就是如此,你空有仁德之名,但无权无势,更给不了别人想要的权势,他们绝对不会前来理你!你莫要看很多人假装清高,但你我难道不知道,他们清高之下,究竟存着怎样的心思?”

刘备神色痛楚,良久才道:“益德,我知道你如今很是不满。可是、我们坚持了这久,或许我们不过只差一步,难道真的就不能再坚持下去?”

张益德许久的沉默后才道:“你会后悔的。”

“我不会1刘备摇头道。

张益德思索片刻,终于不再尝试劝服刘备,皱眉道:“冥数那帮人绝不好惹,我们既然惹了,那你我兄弟都要小心行事,若被他们报复,只怕回不到荆州。”

刘备倒没什么担忧之意,“很多时候,我都以为必死无疑,但终究还是活下来,这或许是苍天给我的回报。”

张益德冷哼一声,显然对刘备的想法很不认可。

刘备眼中却是有精光闪动,“刘表虽是另有算计,但我等只求问心无愧的行事就好。天不负苦心,如今丹阳的局面对我们来说,本是个极好的机会1

.

Ps:求票、求订阅!本月最后一天,还有剩余月票的朋友,请把票投过来,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