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09节 大乱将成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09节 大乱将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从外人的角度来讲,如今曹操势力最大,各方势力若是不想被曹操逐步的吞并,联手抗衡曹操绝对没错。

庞统自刘备走后,对这个建议着实考虑了许久。

这建议成则功垂千古啊!

他庞统眼下声名不显,要按部就班的熬上去并不容易,毕竟上面都有老资格占据呢。可如果凭此策略改变了天下大势,那他在历史的功劳簿上绝对会记上一笔。

能不能扬名就看这一个计策!

不过庞统倒知道这种计策不适合当众来说,含糊其辞的点了一下,想郡主这么有头脑的人多半会想到这点。

郡主有意的话,咱就太守府里去详谈。

听孙河怒喝,庞统立即意识他一时激动疏忽了最棘手的问题,孙坚死在黄祖手上,孙河跟随孙坚多年,对这件事如何会淡漠视之?

单飞这小子让他来说,绝不是希望他庞统扬名立万,而是早考虑到孙河的因素,又将黑锅丢给他庞统来扛。

果不其然,孙河脸现怒意,冷望庞统道:“你小子一派胡言,你知不知道江东、荆州本是仇深如海,这仇恨,除了用血来还外,再没有别的方法!你小子竟然在这里大放厥词,究竟所为何来?”

这主意不是我出的埃

庞统立即将名垂千古的念头丢在脑后,心道这都是刘备出的馊主意。

他和单飞不一样,单飞总是破釜沉舟,抱着干一票就撂挑子走人的念头,但他好不容易的当了个郡丞,本以为干不了几天,没想到单飞居然又将妫览扳倒,在他庞统看来,他这个郡丞的位置竟有可能长久的坐下去。

人最痛快的事情是来场说走就走的旅游,可人最痛苦的事情却是始终羁绊在说走不能走的加班点灯熬油。

他既然准备将郡丞的位置坐下去,就要遵循官场的潜规则。

庞统从长远考虑,知道孙河在江东的威信,肯定不想得罪孙河,正急得额头冒汗时,就听孙尚香轻声道:“庞郡丞只是说出实情罢了,孙大人不必动气。”

孙尚香一发话,孙河冷哼一声,倒是不再言语。

孙河在江东资格虽老,但和孙策、孙尚香是平等辈分。他跟随孙策许久,早知道孙策武功绝高,孙翊亦是不差,但这些年他只听说孙尚香为“祸”江东,混个女魔头称号。孙河虽不知道孙尚香真正的武功,但对其胡闹的作风很是不满,不然也不会听范边等人一说单飞的事情,就怒不可遏的赶来。

很多人的火气,本是挑人来发。他们对陌生人客客气气的,对家人却是火爆的脾气,就是因为知道对陌生人发火可能遭砍,但对家人发火却基本不会有什么祸事。

你要是没事看到家人拿把刀什么的,绝对要小心注意,因为那可能是家人对你也是忍无可忍了。

孙河对孙尚香无法发怒,怒气自然出在单飞的身上,他对荆州、江东化解恩怨的建议不满,可刘备的手下赵云才救过他一命,他总不能对刘备当场发飙,这才选择对庞统发怒!

孙尚香这么一说,孙河虽是心中忿然,绝不赞同江东和荆州和好,可他不瞎,方才看到孙尚香居然连战两大高手,甚至伤了对方,心中着实惊骇难言,对孙尚香亦是敬畏起来。

他孙河竟也不知道孙尚香的武功精湛如此!

“只不过刘将军的提议,倒需要从长计议。”孙尚香略微沉吟道:“还请刘将军稍候一段时光。”

刘备拱手施礼道:“多谢郡主肯于考虑。”

孙尚香转望单统兵,有贼人入侵丹阳,只怕图谋不轨,还要有劳你带人多加防备。”

众人见她一介弱女子、不,如今应该说是个女强人,无论对敌对外、处事传令都是合乎大体,不由暗自点头。

丹阳百姓本有些惊慌,可见孙尚香如此镇静,又觉得贼人不过如此。江东世族见状,心道怪不得孙家能几年光景就一统江东,不要说孙策、孙权,只凭这个孙尚香,就是非同凡响。

单飞暗自皱眉。

他和庞统不同,庞统只想一辈子在丹阳混下去,他却是随时准备走人的,不过听孙尚香传令,他还是吩咐丹阳士兵开始疏散安抚百姓。

众百姓虽感觉此行风险极大,但着实看到了此生难见的画面,离去时均是议论纷纷,唾沫横飞。

等百姓散去后,单飞、庞统又吩咐兵曹掾,贼曹掾风虚等人,让众人对丹阳城加强戒备,巡查放严。

风虚见单飞没将捉拿檀石冲的任务交给他,倒是心中感激,暗想如果真的揽上这活儿,我可卸任不干。

单飞心道檀石冲这种人能力高强,绝非寻常兵士能够捉拿,倒不想让无辜人去送死。

等见局面和缓,孙尚香向孙河使个眼色,又对刘备道:“刘将军,我等还有他事处理,还请莫要见怪。”

刘备连道郡主客气,目送孙尚香、孙河离去。

单飞这时蓦地想起一事,四下望去,不见赵云,只见刘备还站在那里,单飞拱手笑道:“今日多亏刘将军出手,单某感激不荆”

刘备笑道:“单统兵可是有事?”

单飞知道刘备这种人和曹操一样,看人精准,不再隐瞒道:“不知赵云将军去了哪里?”他想找赵云询问白狼秘地一事。

“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做,若单统兵喜欢,我倒可以让子龙来找单统兵谈谈。”刘备微笑道。

单飞看着刘备的笑脸,半晌才道:“如此有劳刘将军了。”

“单统兵实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刘备客气道。

这时妫府前的军民俱是散去,就算陆逊都是不见踪影,张奋、顾掌柜看起来似有话和单飞来说,但见单飞公务繁忙的样子,也没有过多打扰。

单飞点点头才待离去,突然看到那长相凶恶的汉子仍在妫府前,心中好奇心微起,倒不知道这汉子是哪个。

刘备见单飞注目,微笑招手让那汉子上前道:“文长,过来见过单统兵。”

那长相凶恶的汉子对单飞抱拳施礼,礼数甚恭,“魏延魏文长见过单统兵。”

见单飞怔了下,刘备目光微闪,“单统兵难道见过文长吗?”

单飞摇摇头。

这汉子竟是魏延?

他自然听过魏延之名。此人本为刘备手下的猛将,入川征伐刘璋时因为战功赫赫,甚至被刘备破格提拔为汉中太守,镇守汉中近十年,着实劳苦功高。

受演义影响,很多人不知魏延真正的功绩,只知道他和诸葛亮的不对付,脑后长有反骨……

单飞想到这里,忍不住向魏延脑后看了眼,见其脑后和额头都是突起,倒是的确有点怪异。

可这不过是人家脑壳长的有问题罢了。

演义中说诸葛亮认定魏延脑有反骨,临死还设计将其诛杀,但实际上魏延对刘备一直都是忠心耿耿。

单飞暗自摇头,感觉人家凶是凶了些,可巴黎圣母院敲钟的长的丑,心灵却美埃

看人不能看外貌的。

再说看多了庞统,也不觉得魏延怎么凶恶。

他本想说声久仰的,但最近这话从他口中说出来,别人看他总是眼神怪怪的,觉得他是个大骗子一样,他索性装作从未听过的模样。

见刘备和魏延关系绝对不错,单飞想起一事道:“这位魏……魏将军可是刘将军的手下?”他一时不知怎么称呼魏延,不过很是客气。

魏延尴尬笑道:“在下不过是刘荆州手下部曲,怎敢担当将军一称?单统兵说笑了。”

刘备一旁道:“是刘荆州派我前来丹阳,我请人手随行,这才选中了文长。”

单飞不能不说刘备选人还是有眼光的。

现在什么选秀啥的,一张脸不行就是基本没戏,他单飞要不是早知道庞统的名字,说不定已和庞统拆伙了。刘备不和导师一样,选人能够摒弃成见,这是真正的眼力。

又客气几句,单飞这才拱手离去。

刘备倒不挽留,和魏延一路回转到住的地方。那地方不过是间极为简陋的客栈,房中暗黑,少见天光。

魏延对刘备极为恭敬,门前道:“将军,可还有他事吩咐?”

刘备摆摆手道:“你也辛苦了,没有受伤吧?”

魏延摇头笑笑,转身离去。刘备却是坐了下来,神色略有疲倦,轻轻的叹口气。

“大哥,你不觉得今日的选择有错吗?”黑暗中传来个阴冷的声音。

刘备对房中还有别人倒不意外,反问道:“我有什么错?”

暗中那人略有不满道:“你明知冥数的人不好招惹,还让子龙出手……我们得罪了冥数,只怕以后的日子更不好过。”

刘备沉默良久,“我不说,子龙在场亦会出手。不但子龙那时会出手,云长和我亦会出手相助。我等若不出手,实在空负仁德之名。你不要忘了,当初我等不过千余人的时候,还义无反顾的去帮陶谦抗曹。”

“你是说我如今不会出手了。”黑暗中的那人反问道。

刘备并没回答,只是接着道:“再说单飞处事公正、孙河为人不差,冥数之人说杀就杀,行事暴戾,我等相助绝不能算错。”

房中寂静。

良久,暗中那人才道:“单飞如今对大哥如何?他……应该知道我们的底细,也知道……我曾对他出手。”

刘备突然岔开了话题,“丹阳有大乱子了,今天的事情,在我看来,或许不过是丹阳大乱的开始1

.

Ps:没订阅的朋友还请订阅观看,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