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08节 新月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08节 新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求订阅,求月票!

场上的局面兔起鹘落不过须臾之间。

从檀石冲出剑,到有人偷袭,再到赵云反击,单飞看的清清楚楚,但对旁人来说,不过是稍纵即逝的时光。

那金光突出,居然分击四人,实在让所有人都没有料到。

方才袭击孙河的两个刺客虽比檀石冲要弱,但身手着实不差,在场众人间,这两个刺客除了留意单飞、赵云的举动外,对旁人并没有瞧在眼中。

可他二人没想到对方还有高手埋伏。

有金光四点,竟然分袭他们四人。

金光是金箭!

那四箭几乎没有先后的射来,二人才闻弓响,就见箭影;才见箭影,死神已现!

刺杀孙河的那两人饶是武功高明,但半数心思在警惕赵云,半数心思放在单飞的身上,等到那金箭及颈之时早就猝不及防,被一箭射穿了脖颈时,那两个刺客眼中还有不信之意,但人已和麻袋般从半空跌落下来。

众人亦是惊诧难言。

“当当”两响。

檀石冲和那使刀偷袭赵云之人毕竟武功远胜过那几个刺客,竟在间不容发的光景以刀剑挡在身前,崩飞了那两枝金箭,可刀剑亦是被金箭震的乱颤。

檀石冲两人都是绝顶高手,但接箭均感觉手臂发麻,二人心中微沉,实在难信丹阳城内除了赵云、单飞外,还有旁人能射出这匪夷所思的四箭!

单飞瞥见树上的那两枝奇特的金箭,立即联想到射穿春若扬手掌的那一箭,心中微动——难道是孙尚香?孙尚香什么时候来到的这里?

她竟能抓住这种机会连毙两人,箭术之强,简直超乎他的想像。

檀石冲二人目光闪动,早随金箭射来的方向望见远方有个骑着白马的少女,正持锦弓在手,弓弦正在震颤不休——如同众人急震的心弦。

一瞥不过如白驹过隙的瞬间,逝水已至。

狂风起。

有落叶纷飞,尘土卷扬。

檀石冲和那使刀之人见赵云这般攻势,陡然间大喝一声,刀剑相交。

众人都是不解二人的古怪法门,就算赵云亦是眉头微皱的光景,檀石冲二人却借刀剑相震之力,凌空再度高飞。

这二人配合默契,冲天而起时有如双鹤高飞,冷望逝水滚滚而过时,二人飞身纵越,竟向远方的孙尚香冲去。

他们在丹阳行事,本有极为重要的目的,不想另起枝节,眼见难奈何赵云,一股怒气似要发泄在孙尚香的身上。

众百姓惊呼声一片。

赵云不想这两人如此,身形如云般飘逸转折,但已稍缓一步。

檀石冲两人空中纵越间,已如苍鹰般飞到孙尚香的眼前。

二人刀剑齐出,就要向孙尚香攻去,陡然间瞥见孙尚香望来的目光,二人心中均是诧异。

这女子见他们凶悍杀来,脸上没有半点畏惧之色,只有朦胧如新月的神色,清澈如皎月的眸光。

有寒风袭到,直追檀石冲二人的背后。

单飞终于出手。

他先想助赵云一臂之力,不想赵云武功还要超过他的想象,竟然凭一己之力击溃檀石冲和同伴的联手。

眼见檀石冲二人向孙尚香冲去,单飞知道凭孙尚香一人实难抵抗檀石冲二人。他手腕一抖,手中长剑已断。转瞬拂袖一挥,两截断剑只是微转间,倏然破空而出,分刺檀石冲和那使刀之人的背心。

他这种运力非一般的投掷方法可比,可说是极为巧妙,是将从水涡中悟得的离心之力运用出来,经过他不断时日的打磨,如今使用的早就炉火纯青。

摘叶飞花即可伤人他还是无法做到,但这两截断剑贯注上他奇特的力道,倏然划空而飞,看起来实不亚于孙尚香射出的金箭。

如果当初他在斗孙轻、雷公时,运用的就是这般劲道,只怕二人一个照面就被他毙了。

众百姓看的嗔目结舌,如同看仙人飞剑般。

檀石冲二人不是孙轻、雷公,但对单飞的出手早不能等闲视之,二人刀剑倏背,击在单飞射来的断剑上,有响声嘹亮!

檀石冲和同伴本对孙尚香有分轻视,暗想挡开单飞一击时,还能将这娇滴滴的女人斩杀于长街之上。

这时秋阳微暗。

众人先是微呆的光景,随即见到半空有新月微亮。

檀石冲和那使刀的同伙都是一怔——如今未至夜晚,怎有新月出现?

就算有了新月,如何会是这般的清亮?

清亮的如在眼前一样。

转瞬间他们心中凛然,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手持锦弓的女子已然拔刀。

她腰间挂着把如月般的弯刀。

那是个眸如月牙的女人,或许眼眸不是那般的明睐闪亮,但其中却有种新月般朦胧的月光。

刀身弯如月,未尽团圆意。

新月曲如眉,一泓相思心。

孙尚香出刀!

淡无声息的出刀,就如新月悄然的挂在柳梢之旁一样。

一抹如新月般的刀光,从一个如新月般的女人手上逸了出来。

檀石冲和同伴同时怒喝。

他们眼中满是难以想象的惊诧,这女人挥刀信手,圆转轻柔,可致命的杀伤却在你不加提防时到来!

刀剑再出。

刀横行,剑如火,霸气威风却是挡不住相思的月色。

竟有血光飞洒!

单飞远处望见,眼中露出分讶然之意,他看到檀石冲二人的刀剑尚未及孙尚香身上时,那相思的刀色就已划过两人的衣襟。

月色带血。

檀石冲和那使刀之人怒吼声中,身形如鹞,早就翻过了妫府的围墙,顺着绿树屋瓦一溜儿消散不见。

只余空中点滴的鲜血,月回云遮,刀如笙歌。

有风吹,吹干了地上点滴的鲜血,吹得树摇竹唱,伴随着众人的目瞪惊错。

许久的光景,孙尚香的眸光才从檀石冲两人消失的方向回转,望向了单飞,眸光中带分新月般的寂寞。

“单统兵……”

“在1单飞差点一口咬下了舌头。

他和众人一般,也实在难信孙尚香居然会有这般高明的身手。

当初孙尚香一箭射穿了春若扬的手掌,箭矢的凌厉之处也让他微有吃惊,可春若扬实在没什么可比性。他那时候只认为这能击败陆六、白印的女人,不是她太强,而是陆六等人可能有点弱,也可能有点大意。

他没有追问陆六等人和孙尚香交手的场面,他只怕这帮汉子羞愧的睡不着。

可是今日,孙尚香竟然面对檀石冲两大高手出刀?

而且一刀似乎伤了两人?!

虽说檀石冲和同伴对孙尚香或有轻视、虽说这两人先和赵云恶战,再被他单飞干扰,未见得使出全力,可这两人竟然伤在孙尚香的刀下?

这是什么样的一把刀?

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

单飞难以想象,他虽然从不轻视任何人,但真未想到过孙尚香的身手居然这般高强!

这女子怎么会有这般耸人听闻的武功?

他呆呆的看着孙尚香,心中疑云阵阵,就听孙尚香轻声道:“你这几日做的很好,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

单飞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只能笑笑。

庞统等人却是笑都笑不出来。

满街百姓、丹阳兵士也是望着白马上那个红衣女子,一时神色各异。

他们都知道孙尚香是个任性的女魔头,可就是这个女魔头在檀石冲等人横行丹阳的时候,给其创伤?

众人难以置信,一时间倒是忘记了离去的檀石冲。

许久的光景,有掌声响起,一人抚掌赞道:“锦弓金箭新月刀,沉鱼落雁第一骄!刘备早听说江东孙郡主刀箭双绝,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1

众人窃窃私语,很多人倒没听过这句话。

这是杜撰的,还是真有这句话?

单飞心中怀疑,但听出说话那人正是刘备,他不等回头望去时,就听孙尚香问道:“单统兵,这是哪个?”

“刘备刘玄德,当今天下的仁义之士。”单飞介绍道。

他介绍时心中多少有些古怪,暗想据历史记载,孙权为了联姻和控制刘备,好像把个妹妹嫁给了刘备,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孙尚香?

刘备听单飞这般介绍,微笑道:“单统兵实在过奖。”

“听闻刘将军如今是在刘表的手下,不知来此作甚?”孙尚香似漫不经心的问道,可目光却在看着赵云。

赵云***早收,他退到一旁时,和常人无异。

但经过方才惊心动魄的一战,还有谁会轻视这个男人?孙尚香也不例外。

单飞看了庞统一眼,暗想你的机会到了——当初刘备来说刘表、孙权联手,我看你倒挺热情的。

庞统感觉这一天大起大落的实在太***了,每个人都像换个模样般,只有他庞统好像鼻子还是朝天,见单飞眼神示意,庞统心中感动。

这才是兄弟。

真正的兄弟!

什么时候都记得我庞统。

伊始单飞在慈济堂前抱他大腿时,他对单飞这小子心中着实嘀咕,但经过今日后,他才发现二人中真正的大腿是哪个。

不过大腿是哪个其实不重要,真正的兄弟怎会计较这个?

庞统修正自己观点的时候,激动的挺胸道:“郡主,朝廷左将军刘玄德到此,只是想来帮刘荆州化解和江东多年的恩怨。”

“一派胡言1有人沉声怒喝。

庞统扭头望去,见孙河怒不可遏,心中叫苦。见单飞扭过头去,事不关己的样子,庞统心中暗叫——原来你小子又在丢锅给我!

.

Ps:还请把票票丢给我!哈哈!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