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05节 高手如“云”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05节 高手如“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孙河心中闪念,但单刀早举,只是能不能抵抗住对手,心中着实没有太多把握。

就在这时,有两人一左一右的窜来,正拦在孙河的面前,一人运剑、一人出刀。

孙河心中叫惨,暗想就算应对眼前这两个凶徒都是艰难,突来的这两人身手着实高明,若是对他出手,他只怕死无葬身之地。

“当当”两响。

火光四溅。

那窜来的两人已为孙河挡住了凶徒劈来的两刀。

孙河心颤,不知道究竟是谁为其抵抗住凶徒。

单飞早瞥见那两人出手,心中微怔。他认得持剑那人正是陆逊,但使刀的汉子颧骨高耸,脑后亦是高耸,看起来面容着实有些凶恶的模样,那人不是太史享。

攻向孙河的那两个凶徒功夫虽是高明,但陆逊看起来英气内敛,在武功上绝对下过苦功,他能接住凶徒的一刀,单飞并不意外,可那汉子竟也能接下刺客的一刀,看起来武功着实不差。

这长相凶恶的汉子又是哪个?

交手不过电光石火间。

单飞崩飞那两刀,只感觉对手的势道沉猛,甚至不逊当初被他斩杀的渠帅。

这些人是和那渠帅一伙的?

罗掌柜只说了“长生”两字,就被他们杀死,难道这些人图谋竟和长生香有关?

单飞转念间,心头一跳。

袭击单飞的两人却是心中诧异,他们混在人群中一路跟来,见单飞轻而易举的戳穿了妫览的算计,着实有些摇头,难信这少年聪明如此。

他们更没想到这少年一路追查下去,竟然将他们的所图都要查了出来!他们心凛之下,先杀罗掌柜灭口,转念想着一不做二不休的杀了单飞,顺手再解决掉孙河,为他们的计划扫清障碍。

他们有图谋,如今本不想张扬,只怕计划有失,但此刻如箭在弦上,不能不发。

可既然做了,就要做个干净利索!

他们盘算杀了这少年是轻而易举之事,却没想到这少年一剑格挡后,竟还行有余力的样子。二人弯刀荡起之时几乎没有犹豫,左手均是一扬。

微光闪动。

那是他们这帮人的独门暗器,几近无色,杀人无形,二人同时出手,早认定单飞绝躲不开这暗器。

不想单飞又是长剑一转,那两点微光倏然入了剑芒,再一爆,有寒光万道反向二人袭来。

那两人武功高明,也是对敌难数,一直觉得自己暗器古怪,从未想到对方的武功亦是古怪莫名,长剑闪动间,竟然有寒光难数的反射回来。

这是什么剑法?

这是什么武功?

两人顾不得再杀单飞,飞身爆退十数步,等意识到那些寒光不过是阳光,二人嘴角露出哂笑之际,脸色突变,蓦地仰天栽倒。

妫府前一时静寂。

众人见两个凶徒和罗掌柜般,咽喉有鲜血流淌而出时,转瞬难以置信的看着那横剑的少年,几乎怀疑少年是在施展巫术。

如非巫术,这两凶徒怎会毙命?

陆逊和那长相凶恶的汉子与来敌交手数招,瞥见这面的异样,均是手下微缓,退后了几步,幸好对方亦是震惊单飞所为,下手亦慢。

陆逊心中惊骇莫名。

他医术不行,对武功却是着实自负。

今日春府被盗一事很快传遍了小半个丹阳,陆逊知晓此事后,早悄然混入人群中就是想看看单飞如何处置此事。

他没想到单飞破案居然比治病还要快,不但当天当众宣告破案,甚至将妫览揭得***都不剩。

陆逊很少服人,但那一刻对单飞已有敬畏之意。

等见到单飞轻易的击杀两个凶徒,自己竟还和一个凶徒缠斗时,陆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单飞医术高明也就罢了,破案睿智也就算了,可这人的武功竟然比他陆逊还要高明数倍?

这怎么可能?

他心中难信,被对方急攻下,连连退后。

单飞眉头微皱,就要举步上前……

方才那两人用的是极为巧妙的暗器,如玻璃般近乎透明。若是头次出手,他还真的难以防备,可这招已然用过,他在拦下对手的时候早有准备。

对手暗器一出,他长剑涡旋,径直将那两枚暗器卷入涡中,附在剑身之上。

这时候阳光正耀眼,他在运剑时早算定这点天时,手腕一抖间,剑身急剧震颤,早折出光线千万迷乱对方的视线,趁敌手失色时,他将那两枚近乎透明的暗器运劲射了出去。

那两人只以为自己暗器发出,少有人能挡,却做梦也没想到过单飞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暗器一出,夹杂在阳光中更是难辨,那两人避不开阳光,亦是避不开其中的暗器,被射中咽喉而亡。

这招说起来简单,但若没有巧妙运劲的妙手,借用天时的明锐,镇静自若的判断,又如何能够做到这点?

不止陆逊惊讶,庞统和张奋等人亦是背心发寒,搞不懂这少年怎么杀人竟如杀鸡一般的简单?

张奋松了口气,也感觉背脊发凉,实在难想自己初见单飞时,居然还敢对其大声呵斥。

单飞身形微动间,陡然一凝,因为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破空而来,“单大人,许久不见。功夫大涨埃”

那人声到人到,人到剑到,竟然从妫家院门之上翻出,一剑就向单飞劈来。

天地都燃。

如今已是深秋,日光虽艳,天气却已转凉。

但那人突如其来,一剑之威,似乎又将人置入了炎炎烈日般。

檀石冲!

单飞心中凛然,他一听那人的狂傲之言,已感觉有些耳熟,等见到那人出剑时,几乎立即断定这点。

他接过檀石冲三剑,对这人火焰一般的剑法实在记忆犹新!

檀石冲居然来了。

他就是冥数之人!

慈济堂这件事果然有冥数的参与!檀石冲前来,可是为了长生香?

念头如电般划过,单飞那一刻再也不敢有丝毫怠慢。

单飞出剑。

双剑陡交!

众人见檀石冲突然冲来,一剑劈下竟如烈阳般灼热,无论懂不懂武功的,均感觉这人不但武功高明,力道恐怕更是猛烈。

本以为双剑相交,必定会有惊天响动,不成想檀石冲火焰般一剑劈下,单飞手中的长剑竟软了下去。

不是火焰灼烧下的融化,而是水波一样柔软。

众人心中骇然,不解为何会有这种现象?那一刻他们只见到画面转慢,再柔,然后就望见单飞手上的那剑韧性十足的弯下去,剑身管弦般震颤个不停。

等长剑弯到个不可能的角度时,单飞闷哼一声。

檀石冲如烈焰般的一剑高高扬起。

而单飞长剑一弯就弹,反刺檀石冲的咽喉!

单飞震开了檀石冲势如破竹的一剑!

檀石冲眼中闪过丝讶异,他长剑劈下,虽是没有用尽全力,但是在涉县那时候,这样的一剑,也绝对不是单飞能够接得起!

实际上在涉县时,单飞虽接了他檀石冲三剑,但均在取巧,没有一剑算是和他硬碰硬。

檀石冲一剑劈出,本以为单飞或是躲避,或是逃命,却没想到他竟有勇气接自己一剑,而且还接得下来!

这是硬碰硬的一剑!

檀石冲心知肚明,别人不解单飞的武功,他却知道自己在劈出那一剑时,就如同劈在软中带刚的涡流中一般。

伊始虽是不费力气,但入涡流后每前进一分,就要多花数倍的气力!

这是什么武功?

檀石冲转念间,身形突如羽箭般倒射出去。

单飞反弹一剑虽快,可檀石冲的身形竟还能抢在单飞之前飞了出去。

一剑刺空。

单飞眼中寒光闪动。

檀石冲飞去的方向,正是孙河、陆逊等人所在之地。檀石冲人在半空,话也不说,信手两剑击了出去,取得正是陆逊和那长相凶恶的汉子。

陆逊大喝声中,亦如单飞般长剑一横。

他不服,亦不信单飞挡得下的一剑,他陆逊会挡不下来。

当!

有巨响轰鸣。

陆逊在双剑交击时,就感觉剑身上有股灼热的力道击来,瞬间传到了他的周身毛发。

知道不妙,陆逊身形急闪。等重重撞在院墙时,陆逊脸色苍白如纸,虎口都裂,手中那千挑万选的宝剑早就弯曲的不成模样。

那长相凶恶的汉子却是聪明,在檀石冲一剑袭来时,立即翻身爆退,落地时,手中单刀已断,衣襟的下摆亦断。

可他知道自己若不是见机闪得快,又用单刀格挡一下,檀石冲那一剑恐怕早将他腹部划穿。

这是什么人?

这人恁地这般的武功?

在场众人都是骇然失色,知道檀石冲若是再出手的话,任凭孙河怎样的武功,都是不能抵抗檀石冲的一剑。

檀石冲竟然没再出手。

他身边的那两个刺客也是止住了脚步。

单飞居然也没有冲上来救助孙河,那一刻他的眼中蓦地闪过极为古怪之意。

有白云在天,轻掩日光。

日光烈,却也穿不破悠远的云朵。

一人负手正立在孙河之前,衣衫或许洗的发旧,但穿在那人的身上,依旧和天空的云彩一般的洁白。

檀石冲瞳孔微缩。

他认得这人,甚至和这人交过手,知道此人的深不可测。

那人笑容淡淡,如同朋友般问候道:“冥数中人,也开始插手世俗的事情了?”

.

Ps:求票!求订阅!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