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04节 行刺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04节 行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单飞疑问一出,众人哗然。

他们听单飞详述慈济堂的冤情时,只替慈济堂难过,但听单飞一语提醒,终于感觉此事的确很是蹊跷。

这件事竟和罗掌柜有关?

这个罗圈腿怎会有这么毒辣的心肠?

罗掌柜抖的几乎站立不稳,见众人目光要将他剐了一样,哑声道:“大人,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杀的慈济堂的伙计,我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

范边、张发额头亦是冒汗,见罗掌柜望过来,异口同声喊道:“也不是我们1

他们知道栽赃嫁祸、拉人下水虽然麻烦,但终究不会要命,但慈济堂一案可是关乎二十多条人命,那绝对是要砍头的!

单飞冷望三人的表情,平静道:“我知道不是你们。”

范边、张发瘫软在地。

单飞见他们这般如释重负的模样,直觉中认为这两人对此并不知情。

“可是罗掌柜……若是没人提早告诉你这个消息,你绝对不会这快找人到慈济堂前,是不是?告诉你消息的那人是哪个?”

罗掌柜大汗淋漓道:“是春扩,春扩让我这么做的!不然春若扬也不会那么快到来。”

单飞心中微凛,倒没想到那个会医术的老头子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罗掌柜见单飞沉吟,只以为他是不信自己所说,急声分辨道:“单统兵,真的是春扩。你忘记了,春若扬拿个***契过来让夏伽蓝签,他们若不是早知道这个消息,如何会早有准备?”

众百姓闻言,忍不住又要骂了起来。

有人已在设想——慈济堂、回春堂一直算是竞争对手,难道回春堂真的对慈济堂心怀不满,这才下得了这般狠手?

庞统听了心中发寒,询问身旁的兵士道:“春扩呢?还没带到吗?”

兵士摇头。

单飞瞥见后心中微动,喃喃道:“春扩真的有这般狠辣?他为什么对慈济堂不利?宁可杀了二十多个伙计也要栽赃嫁祸给慈济堂呢?”

他心中有些怀疑。

这件事他是颇知内情的,亦知道渠帅那种人不应该是春扩所能够合作的,更不是春扩敢去合作的!

这是通匪的罪名!慈济堂好像没有将回春堂逼到穷途末路的地步,春扩怎么会冒如此的风险和这些亡命的盗匪合作?

罗掌柜听到单飞的喃喃自语,为求保命,竭力的回忆,突然叫道:“单统兵,我知道了,他们是因为长生……”他‘长生’两字才一出口,蓦地收声。

单飞听到“长生”两字时心头微震,可见到罗掌柜的模样时,心中发寒。

孙河闻言亦是神色改变,喝问道:“什么……”他本要追问下去,但蓦地目光凛然。

太守府前那一刻寂静若死。

所有人都是看着罗掌柜,眼中露出骇然之意。

罗掌柜眼中亦露出恐怖之意,只是捂住咽喉。有鲜血从他的手指缝中汩汩而出,那一刻他还想再说什么,只是身躯晃了晃,终于软软倒下。

“抓住凶徒1孙河一声爆喝。

他跟随孙家多年,着实身经百战,那一刻最先反应过来,有人竟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罗掌柜,只为不让罗掌柜说出下面的话。

凶手就在人群之中。

这人恁地胆大包天,竟然视他孙河于无物?

百姓***起来,瞬间就乱的不可收拾。

孙河本想诈出凶徒,没想到百姓比凶徒还要不抗诈,他们陡然见罗掌柜死于非命,难免人人自危,虽有官兵在外,亦是左冲右奔起来,只想逃离这个凶险之地。

单飞一见这种情况,暗叫糟糕,知道这种形势闹不好就会演变成更惨的悲剧。快吸一口气,单飞厉喝道:“全部蹲下,若有随意走动者,杀无赦1

他蓦地大喝,声音激荡开来,众人只感觉如雷般的声音传来,先是骇异,随即看有人蹲下,亦是跟着蹲了下来。

民众多是盲目,***往往都在转瞬之间。就算是现代都是从无两样,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践踏致死的事情发生。

单飞这招是从***捉匪的桥段中学来,蓦地呼喝,竟有成效,心中微喜。

这时人群多数蹲下,场中却还站着十数人。

孙河一见,眼中杀机闪现——这时候,还敢站立的绝非寻常百姓,可这些人难道尽数是凶徒不成?

他正要下令让兵士***这十数人,蓦地发现这十数人竟然对打起来,一时错愕。

单飞心中微凛。

他早就看到出手人分为两伙,一伙人正是赵一羽这帮兄弟。

对于这点,单飞并不意外。

他早知道这帮兄弟一直藏身百姓之中为他通风报信。

若非如此,他怎么能这快的断定妫览是幕后主使、决然做赌?就算他通晓暗道机关,也不会径直去妫府的后院找出密室!

他素来少打无把握之仗,这般孤注一掷的行事,在旁人眼中多少有点冲动,但他知道是因为这帮兄弟暗中通知他***,他虽有些奇怪赵一羽他们如何知道的这些消息,但他选择信任这帮兄弟。

当众审问罗掌柜时,单飞亦考虑凶徒会不会藏身其中。这件事看起来简单,但在他心中,除妫览外,绝对还有别人暗中策划,就因为如此,他才让庞统调集丹阳兵围住百姓,又暗中让赵一羽留意动静。

可他没想到对手这般狠辣高明,一出手就要了罗掌柜的性命,更让他惊疑的是——赵一羽带着陆六、白印七八个兄弟,竟然收拾不下场中的四人。

单飞知道赵一羽等人身手着实不弱,可那四人显然更是高明。

这四人不过寻常百姓的装束,又是什么来头?

眼下那四人就要向外冲去,单飞喝道:“若有外逃者,格杀勿论1

丹阳兵一声断喝,挺***前顶。

有寒光耀天。

森冷一片。

那四人作势要冲,闻言出手陡然间转为凌厉,陆六闷哼声中,肩头血现,白印也是滚倒在地。

赵一羽接了对方一刀后,被劈退一步,脸上色变。

他们均是黑山军高手,除了张飞燕、单飞外,这些人少服他人。这一路南下,他们也震慑了不少盗匪,对自身的武功多少自傲,哪想到这里蓦地伏着这种好手,竟然让他们也是抵挡不祝

那四人一鼓作气的击退赵一羽等人,不冲反退,倏然向妫府门前冲来。

众人交手极快,变化不过刹那。

庞统虽有文韬,却少实战经验,眼见这些人在百姓中乱战,知道绝不能发箭,瞥见这四人居然向这面冲来,脸色遽变,喝道:“保护……”

他话未说完,早已拔剑。他就算没吃过***肉,总是看过***跑,见众人交手几招,快准凶狠,招招要命,绝非他平日舞剑弄文的风情,保护两字后跟着的恐怕是……尔等不但要保护太守孙河,单统领,还要保护我一下了。

那四人一冲就分,两人杀向单飞、庞统,另外两人却是飞身到了孙河的身前。

这几人竟然要行刺庐江太守?

众人均惊,赵一羽等人鞭长莫及,不过他们倒是不急。他们知道单飞的武功,暗想单飞绝不会有恙,至于旁人如何,他们也是顾不了太多。

那两凶徒向单飞、庞统冲来,亦是冲向张奋、顾掌柜的所在。顾掌柜早吓得一***坐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张奋倒还机灵,连滚带爬的退后数步。

庞统见两凶徒面容狰狞可现,一咬牙,挥剑就要挡在单飞的身前。

陡然间,庞统只感觉手腕微麻,转目间,那长剑已到了单飞手上。

***!

你不带这么玩人的吧?

庞统早习惯了单飞的甩锅,做梦也没想到过这小子生死关头居然还抢了他的宝剑,这小子太不厚道,我有剑都是抗不住,没剑了,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他思绪微转时,就见那两凶徒已持刀向单飞劈来。

单飞横剑!

当当!

有火花四射,那两凶徒的两刀被单飞一剑荡在半空。

庞统傻眼。

他一直见单飞躲在别人身后,推别人顶缸,哪里想到单飞竟然会武。本来统兵会点武技并不稀奇,但庞统见两凶徒利刃挥来,知道要是自己的话,恐怕已经变成三段,可单飞居然能挡下凶徒的两刀。

单飞比他武功还要高明?

庞统庆幸中带着几分难以置信。

那面的两个凶徒已经窜到了孙河的近前。

“保护太守1

呼喝声中,早有孙河的贴身兵卫拦在了孙河的面前,左手的凶徒只是一挥手,有数点亮光无声无息的射到那几个兵士的近前。

几个兵士只感觉眼前一亮,根本没看清对手的暗器时,早翻身栽倒,咽喉上血窜如泉。

孙河已拔刀在手,却是退后一步,心中凛然。

他这次前来丹阳,实则有极为重要的事情要做。只是他才一入城,就听范边、张发传言,知道孙尚香任命单飞为统兵,心中不满这才寻来。

孙河生性谨慎,既然带了护卫,自然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哪里想到来敌如此强悍,他身边的护卫不到一个照面就已倒下数个。

那两人挥刀再击,早有另外两个士兵扛不住大力,倒飞而出。

刀光再闪,那两人几乎同时出手,劲斩孙河!

这是哪里来的高手?

恁地这般武功?

他们要行刺我孙河,究竟所为何来?

.

ps:从不断更,每天保证两更,偶尔爆发,老墨这么实在,您还不投票吗?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