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01节 奇特的白骨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01节 奇特的白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众人心中均是一寒。

他们不等顾掌柜喊出声时,其实也看到左前方有黑影晃动,不由都是后退。

这里的藏库设计的很是巧妙,若不是单飞发现开启的机关,他们绝不会想到后花园的地下竟然会有这么个所在。

可所有人都未想到这地下的密室居然会有人存在。

风虚的手一抖,油灯跌向了地面,晃得那黑影更是诡异,可油灯未等落地时,已落在一人的手上。

众人举目望去,见单飞沉稳的拿着油灯,神色冷静。

这种情况下,这种冷静给了众人极大的心安。

孙河望了单飞一眼,似在诧异这少年恁地沉稳,可他还是飞快向有人影的地方望去,嘴角露出丝哂笑,轻轻的摇摇头。

顾掌柜、张奋等看清楚情况时,也是脸有愧色,张奋费力的拉起坐在地上的顾掌柜,笑道:“原来不过是面铜镜而已。”

左前方只是立着面铜镜,灯光突照下,将众人的影子照入其中,这才让众人看到有黑影晃动。

这情况在平日倒不稀奇,但在地下的这种环境,蓦地出现这种情况,还是着实吓了众人一跳。

风虚满脸通红的接过单飞手上的油灯,喏喏道:“统兵,我……我……其实胆很大……方才不过是意外……”他正要解释下自己的心理情况,就见单飞根本没听到他话般,正向他身后望着什么。

陡然瞥见顾掌柜亦是望着他的身后,一脸肥肉都在颤抖,显然满是惊骇的模样。风虚心中又骇,一个纵步窜到单飞的身后,回头一望,心中打了个突儿。

他身后不远处,赫然立着具白骨。

风虚不是没有见过尸体,但进入这里后,先被镜中人影所吓,后有羞臊在心,如今再看到石室除了珠宝遍布外,居然伫立着一具白骨,一颗心难免“怦怦”直跳,再顾不得解释什么,只感觉这里有着说不出的邪门。

单飞仍如平时一般冷静,端着油灯缓步走到那具白骨前,仔细看着那白骨半晌。

白骨仍是白骨,不过此情此景,能这般面对的,倒只有单飞一个。

这种心理本是多经墓室探险磨砺而出。

众人不知这缘由,见少年如此,均是在想,这人看似年纪轻轻,可遇事不惊,着实有些门道!

风虚本以为自己胆大,但和单飞一比,真的有些自愧不如。

他这时候终于发现除了那面铜镜和立着的那具白骨外,石室内满是玲琅的珠宝,其中价值让他着实咋舌。

张奋、顾掌柜也算见过大世面之人,回过神来打量周围,一见其中的宝器玉金,也是吃了一惊。

他们这时没有艳羡,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妫览完了。

一个孝廉统兵无论如何都不该拥有这多珍宝,这石室内的藏宝说明了一件事,这个妫孝廉实则是个大大的***。

三人都是先被惊吓,后被珠宝吸引,一时忘却自身的处境。只有孙河目光略过珠宝,顺着单飞的目光望向白骨,片刻后,回望单飞。

半晌的功夫,孙河终道:“单统兵,你在看什么?

众人一听孙河所言,终于感觉到奇怪之处。铜镜、白骨虽然诡异些,但相对石室内的珠宝,显然吸引力很小,这个单飞看那具白骨如此出神,又是为了什么?

单飞眼皮不经意的跳动下,只是他很好的掩饰住自己的惊诧,皱眉道:“不知道这白骨……怎么会在这里?”

他这话说的有些别扭,顾掌柜一听,不知他的言下之意,想当然道:“单统兵,妫览人面兽心,看起来不但拼命收刮民脂民膏,居然还会谋财害命。这人……”指着那具白骨,顾掌柜猜测道:“应该是被妫览所杀!就算不是妫览亲自下手,也可能是被妫览派人所杀。”

张奋连连点头,“顾兄高明。”

二人见到满室的珠宝,早信了单飞所言,更觉得妫览用心险恶的拖他们下水,其心可诛,不免对妫览异常愤怒。如今他俩见这统兵虽是年轻,但镇静老辣着实不凡,因此早收起小窥之心,悄然向单飞这面靠拢。

风虚倒不太关心白骨,游目四望间,突然叫道:“单统兵,这里果然有春家报失的财物。”他伸手取过一支金钗,指着金钗道:“你看这个金钗,上有七颗明珠,还刻着春字,当初春扩的管家向我描述窃物时,还着重说了这点。”

他口中啧啧有声,多少有些惭愧道:“统兵大人,卑职失职,竟然没有查出这里的密室。可卑职也真没想到过,妫览身为孝廉,居然会收刮了这多珠宝1

单飞心道你这是少见多怪,在我那时候,清廉的看起来穿不起裤子的人,家里藏个一吨黄金的事情也是有的。

妫览这种人,你真以为他会两袖清风的行事?

不过他还是在观察着那白骨,又回头望了眼铜镜,脑海中浮出了一个念头——这人是对着铜镜的时候死的?

他不是验尸官,但知道人若是中毒死亡,或有外伤的话,在骨头上总会留下点痕迹,可他查看那白骨许久,全然没有发现。

低头向地上望去,单飞眼皮子又跳动下。

意识到孙河目光一霎不霎的望着他,单飞心中微动。

他入这里后,就被这具白骨吸引。在顾掌柜、张奋眼中,这白骨不过骇人些,但看多了也是平淡,可在他这个常见骸骨的人眼中,这具白骨的古怪简直超乎想像。

可孙河为何也不被珠宝所迷,一直在注视着他的举动?

单飞留意到这点,却是不动声色,走到那面铜镜前,看着镜中自己端灯的身影,也见到镜子中的孙河虽是移开目光,但仍悄然的观察他。

伸手摸摸铜镜,没有察觉其中的异常,

这镜子比秦皇镜要小很多,看起来不过是面普通的铜镜,只不过年代应该有些久远。

单飞轻轻敲了铜镜几下,侧过身来观察铜镜的方位。

铜镜只是立在墙壁处,后面也没什么古怪。

这样的一面铜镜,为何立在宝库中?

风虚这时早举着火折子找到春府失窃的珠宝,用布包了起来,感觉春府失窃的珠宝不足这里库藏的百分之一呢。

这个妫览装得一手好孝廉埃

不过风虚垂涎虽有,知道这时候还是办点正事弥补过失才好。捧着那些珠宝路过白骨,他就要走到单飞的近前,陡然手一软,差点又将珠宝丢在了地上。

“怎地?”孙河沉声道。

风虚只感觉心口剧烈的跳动下,看着那具白骨半晌,“孙大人,这白骨有点邪门。”

“怎么个邪门?”孙河问道。

风虚手有些发抖,看着那白骨越来越是心惊。见孙河目光咄咄的望着自己,风虚瞥了单飞一眼,见他没什么阻拦,风虚终于道:“回大人,人体本是由筋膜牵连,人死变成白骨后,骨头是散的。”

单飞暗自点头,心道这个贼曹掾总算没有白领俸禄,开始看出问题了。

人体骨骼本是由筋膜肌肉牵连运作,人死后,因为筋膜腐朽消散,整体骨架也就散乱成一堆枯骨,像这种能立在地上不倒的完整人骨,除了医学院教学用具外,真实世界是很难存在的。

风虚伸手想要推下白骨,却又不敢。

孙河似想伸手,终于也缩了回来。

“而且这人死前……应该是穿衣服的是不是?”风虚道:“可这附近,并没有发现什么布片。”

顾掌柜、张奋二人在观赏珠宝时也在留意这面的动静,闻言都是脸色改变。

孙河沉吟道:“这人说不定是***衣服死在这里的。”

顾掌柜脸上肥肉又颤,显然感觉很是***。

风虚皱眉道:“那也不对啊,孙大人,卑职常见尸体,知道尸体死后,会有尸油堆积的。”

顾掌柜一听,早饭差点都吐了出来,冲到洞口干呕了半晌。

“就算尸油干了,可这人脚下应该有尸油的痕迹才对。”风虚从怀中拿出个铜钱刮了下地面,举起来向孙河道:“大人,你看,地上干干净净的。”

单飞一旁听了,感觉这个风虚倒也有点本事。

他方才在看尸体时,的确留意到这几点,这才越想越困惑,越想越觉得其中有很大的问题。

孙河点点头,赞了句,“贼曹掾果然见识不凡。”见风虚兴奋的脸上发光,孙河问道:“因此……你能得到什么结论?”

风虚沉默许久,苦笑道:“在卑职看来,这人应该不是死在这里,而是死后被人用奇特的手段将骸骨连接起来立在这里,不然根本无法解释卑职方才的疑问。”

单飞闻言若有所思,感觉这个风虚天马行空的想象,听起来竟有些道理。

“这么做有什么用意?”孙河皱眉道。

风虚摇头。

张奋也早被这里的怪事吸引,不由道:“这……会不会是巫术的一种?”

单飞知道华夏自古以来就是巫术横行,到汉朝时更是发展到个顶峰。如今受汉思想影响,这些世家子弟对巫术等神奇现象又多有知晓,见这件事古怪,也就让张奋难免向这个方面想象。

孙河却已向单飞望过来,沉声道:“不知单统兵对这件事如何来看?”

单飞见众人望过来,心中亦是困惑,不过只是笑道:“这是妫览的密室,妫览就在外边,我们去找他问问不就知晓?”

.

Ps:求订阅,求票!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