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00节 宝库秘影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00节 宝库秘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偷香已经更新三百节了,老墨请您投张月票!

日光朗朗,照得围观的百姓好像要沸腾起来。

妫家没有赃物?

妫览果然是个清官!这个单飞竟然在冤枉妫览!

很多人都露出我早有预料的神色,如果不是看到人群外还有官兵,说不定早对单飞破口大骂起来。

孙河听到这个结论,眼中寒光大盛,却仍微笑望着单统兵,我觉得你应该给本官、给丹阳失窃的几家、甚至给丹阳百姓……一个解释1

单飞立在阳光下,眼眸微眯,一时沉默。

范校尉、张发两人齐声道:“我等早就说了,单统兵冤枉了妫大人1

“幸好有孙大人在此。”罗掌柜擦了下额头的冷汗,瞥了眼百姓之外的丹阳兵士道:“我等还是抓紧搜捕盗贼为好。”

范校尉不依不饶道:“可单统兵方才说……若是在妫大人府上搜不到赃物……就要向妫大人磕头认错1

众人随着范校尉咄咄的目光望过去,见单飞孤单的立在阳光下,都是暗自摇头,心道这年轻人碍…还是太过年轻。

庞统忍不住道:“单统兵也是在为丹阳盗案操心……”他本想为单飞分辨几句,但话到嘴边,心上却如压块石头般。

“我倒觉得庞郡丞说的不错。”一人突道。

众人一怔,扭头望去,发现说话的竟是妫览,不由窃窃私语。

妫览立在台阶上,有阳光洒落身上,让其看起来比单飞要伟岸许多。环望众人的激动,妫览神色却带些悲天悯人之意,“单统兵也是心忧丹阳失窃一事,这才行事略有偏颇。”

众人神色诧异,有的人已满是尊敬。

方才单飞咄咄逼人,一口咬定妫览是策划此事的主谋,对妫览不留情面。如今他们见单飞失算,本以为妫览不会放过单飞,哪想到妫览竟会为单飞开脱。

妫览神色少了沉冷,多了些和善,望着单飞道:“想当年我妫览初次为官,也是一时冲动下,好心办过坏事。单统兵这般作为,我倒是很能理解。”

他神色感喟,众人望见,均是暗自点头,心道妫览毕竟是孝廉,为人行事那是没有话说。

单飞碍…毕竟太过年轻一些。

“让单统兵磕头认错,我是不愿。”妫览宽恕笑道:“今日的事情,不如就这么算了。只盼单统兵下次莫要如此冲动,我也算心满意足。”

他说完后,转身就要走回府中,身影颇有落寞之感。

众人摇头叹息,倒没想到此事竟这么解决,亦没想到妫览心胸如此宽广。

“且慢。”单飞突然道。

众人一怔,不知道单飞还要说些什么,有人不由在想——此子莫非心中有愧,想要主动认错不成?

妫览身躯颤了下,缓慢转过来,神色安然道:“不知单统兵还要说些什么?”

“这件事并未完1单飞坚持道。

众人都是露出愤慨之意,有的百姓忍不住鼓噪起来。他们见妫览大度不追究此事,均为单飞庆幸,哪想到单飞居然不知好歹,好像还要执意追查此事?

妫览望见单飞眼中的执着,脸色一丝丝的变冷,“单统兵真的不知悔改吗?”

单飞看了妫览许久,摇头道:“不知悔改的不是我。风虚搜不到贼赃,不意味着我不能搜到。”

见群情耸然,就连庞统都是暗使着眼色,单飞道:“我若错了,定会磕头认错。但我知道,我没有错。”

他说出这几字时,神色中有着无边的自信。

众人本是议论纷纷,望见单飞沉静的表情,议论声稍校不知为何,他们竟觉得这少年的自信并非无因。

“这么说……单统兵还要再搜一次了?”问话的却是孙河。

单飞点头道:“不错,这次请孙大人、顾掌柜、张奋先生和我一同走一趟。风虚,你再带三人就好。”回首转望庞统,单飞道:“传我之令,此间人等不得擅离,若有抗令者,杀无赦1

他话语落地,威肃无限。众百姓人人自危,暗想这个统兵莫要搜不到赃物,将怒火发到我等身上,这么说,他们言论还是要谨慎一些。

单飞下令后,从妫览身边而过,看妫览脸色阴沉如水,单飞微笑道:“阁下说错了,我今天不是一时冲动,我要找出***,就不会和别人一样,被你的几句话所蛊惑1

妫览双拳紧握。

单飞却是不再理会妫览,径直踏入庭院,风虚一旁道:“统兵,我等是从主堂搜到正房、厢房,连室内隔层、茅厕、柴房、马厩都没放过,但就是一无所获。”

单飞点点头,根本不理妫府内的各个房间,径直穿回廊而过,到了后花园才问道:“这里搜过了吗?”

后花园有一方池塘,水中有亭台一座。

池塘上有彩虹一般的横桥跨波,过池塘前方有片林子,其中桃木杏树林立,池塘边上有假山流水淙淙,假山旁有石榻供人休息,池塘周边铺有花岗岩石地面,端是好一派园林风光。

风虚四下望了眼,苦笑道:“统兵,这里的土地没有翻过,除此外……”

他没说下去,但众人知道风虚的意思,心道此地一览无遗,怎么会有东***着?

单飞嘴角带笑,东瞧西望,过了横桥后一直走到了假山之旁这才立足道:“这里风光倒好。”

众人心道这都是什么光景了,你还有心观赏风景吗?

单飞倒是神色悠闲,只是端详着那座假山。

众人随着他目光望过去,见到有流水从假山顶瀑布一样飞泻而下,有水流顺山道而走,有的水流冲击在乱石上,点点乱溅飞扬,阳光照耀下的流水飞瀑,美妙的端是不可方物。

古代城池,多要引外河入城来方便用水。有豪富的私家园林中,自然少不了占用地利,借水入宅,因此苑囿中这种假山流瀑从不缺少。

张奋和顾掌柜都是大户人家,自家后园也有类似的设计,见单飞看的出神,都是暗自摇头。

这少年没见过世面,总不会觉得这假山会藏有赃物吧?

假山是由乱石所砌,每块乱石看起来都是沉重无比。张奋、顾掌柜望见,当然不觉得这里会有什么问题。

单飞凝望那假山许久,突然道:“各位不觉得这假山很是有趣吗?”

他探手出去,正够到假山上的一块活石,稍微拨动下,堵住了其中的一条水道,假山上倾泄而下的水流立即改变了流向,顺着另外一条道路流淌而下。

单飞似觉有趣,又连续拨弄了假山上的两块石头,假山的飞瀑流水很快变成了另外一种模样。

终于止住了看似无聊的举动,单飞喃喃道:“这东西真的有趣。”

众人差点晕倒,从未想到单飞这种时候,居然还有这种幼稚的举动。

孙河嘴角带丝冷笑道:“单统兵,你若再不做点什么,我担保很快会有更有趣的事情发生1

“是吗?”单飞拍去手上的水渍,坐到湖边的一个石榻上。

众人见他这般举止,均是感觉忍无可忍,不等开口说些什么,就见单飞用脚尖点点花岗石地面道:“孙大人,你说的有趣事情是什么?还能比这里地下裂开个窟窿更加有趣吗?”

孙河目光微凛,倏然向单飞脚下望去,却见他脚下还是花岗岩,并没有什么变化,孙河眼中闪过分怒意。

风虚暗自摇头,心道我可不是吃白饭的,你单飞让我搜妫府,我可是尽心尽力的在搜。他身为贼曹掾,常年和盗贼为伍,捉贼拿赃的,自然也见过些暗道机关。路过这里时,他也曾稍有留意探测,知道这地上的花岗岩足足有三四尺厚,周围滑不溜手,就算拿镐头来刨,没有几个时辰也是搞不定这里。

单飞认定这里有地道?

开玩笑!

天底下绝不会有这种费力的入口。

风虚思绪转动,不等劝单飞不要浪费气力时,陡然嘴巴张开,吞下个鸭蛋的模样。因为就在这片刻的功夫,单飞脚下的花岗岩倏然无声无息的塌陷,侧壁的方向竟露出个黑黝黝的洞口。

张奋、顾掌柜均是哑口无言,看向单飞时,眼中已有惊惧之意。

他们自负颇高,感觉见识过人,可跟随这少年一路,却根本不知道这少年是如何开启的机关。

这里的机关设计的如此巧妙,绝非是仓促为之,谁都没想到孝廉家还有这种机关暗道。知人知面难知心,妫览家地下竟有这般地道机关,究竟所为何来?

孙河目光冷然,望向了洞口片刻,再望风虚。

风虚额头冷汗冒下,知道在孙河、单飞眼中,自己这个贼曹掾很不合格。为求将功补过,风虚当先进入了地道。

单飞跟在他的身后,孙河竟也亲自踱入,张奋、顾掌柜本是有些害怕,但见太守、统兵如此,倒激发出好奇之心,亦跟随走了下去。

风虚见过道口有油灯一盏,内有灯油,暗想这里恐怕还有人经常走动,随手点燃了油灯举步上前。

没走多远,前方现出一正方形的石室。风虚拎起油灯向前一照,石室内五彩缤纷,光彩夺目。

这绝对是间宝库。

众人嗔目结舌,不等再说什么时,不知为何,均是心中一凛。

左前方有黑影闪动。

顾掌柜骇得一***坐在了地上,失声道:“有人1

.

Ps:求订阅!请您订阅《偷香》支持墨武!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