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97节 甩得一手好锅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97节 甩得一手好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春府前热闹的和过年一样。

众人见单飞发飙,顾掌柜、张奋两大家族的人居然都有点抗不住的样子,不免有些失望,只怕好戏提早落幕,等听到有人对单飞再次质疑、口气严厉时,又都兴奋起来。

回头望去,人群中又闪开一条通道。

一人在十数兵士的簇拥下走到春府前。

顾掌柜、张奋本以为摆出身份,就能让单飞改颜相向,哪里想到这少年不卑不亢,竟然连顾家、张家的面子都不给。

这小子真是牛到没边!

他不知道就算吴侯孙权都对“顾陆朱张”四大家客客气气的,希望得到四大家族的支持,才能在江东立稳?

二人正悻悻间,见到来人时心中均想——此人一来,就算孙尚香只怕也罩不住单飞这小子。

“孙太守1二人均是拱手尊敬的称呼,罗掌柜亦是一脸喜悦。

单飞反倒一怔,暗想来人莫非是孙翊?

不过他见来人胡茬铁青,年纪着实不小,暗想孙策若活到现在,也不过是而立之年,孙翊地位虽高,但在孙策这辈排行老三,如今应在弱冠左右的年纪才对!眼前这人绝对过而立之年,看起来比孙策还大,怎么会是孙翊孙太守?

那人立在单飞面前,斜睨着单飞道:“范校尉,听你说过,自统兵上任以来,你根本未曾见到他到城头巡视?”

一校尉模样的人站出来道:“回孙太守,的确如此。”

“那东城校尉可曾见过什么统兵大人?”孙太守又道。

又有一人站出来道:“回太守,卑职张发亦是从未见到过单统兵。”

庞统听到众人称呼那人太守,本也有些发蒙,可心思急转间,突然想到一人,见那人望来,立即道:“莫非是庐江太守孙河大人亲至?我等未曾远迎,还望勿怪。”

单飞不知这人的底细,庞统却知孙河字伯海,本孙坚族子,自幼就跟在孙坚左右征讨四方,孙坚死后,孙河又随孙策过江平定江东,功劳显赫。若论年纪,此人比孙策要大,若论资格,在江东众人眼中也是颇具威望。

孙河目前领庐江太守,如今为何会来到丹阳?

庞统心中不解,但见孙河一来就指责单飞的过错,知道事情恐怕有点不妙。

孙河视庞统空气般,不屑点头招呼,转望单飞道:“你得郡主提拔,本应兢兢业业才对。如今懈怠公事,导致山越扰民,可是知罪?”

顾掌柜、张奋等人均是露出得意之色。

就算那哭泣的妇人都止住了哭,一旁道:“孙太守,此人一上任,山越就盗了我家……”她这么说,好像山越和单飞同伙般。

“还有罗家。”罗掌柜帮腔道。

张奋沉声道:“昨晚有贼人潜入张家,幸得护院机警发现了贼人,不然只怕张府亦是难以幸免。”

顾掌柜接声道:“不错,不错,顾府也是相同的情况。若没有下人忠心耿耿的护院,只怕顾府也是遭遇打劫。”

孙河闻言神色更是不满,冷望单飞道:“你既然身为丹阳统兵,就有卫护丹阳百姓之责,如今你方上任,城中就盗贼四起,日后还不知道如何……”

围观百姓均是担忧起来。

他们本来事不关己,可如今盗贼若偷了大户再偷他们,他们寻常百姓怎么防备?

“不知单‘统兵’对这些事情,想如何解释?”孙河凛然道。

庞统已是额头冒汗,其实他感觉这盗事频发,多少有些巧了。听风虚说事关春家时,他就感觉事情不妙,等听风虚说还有旁家报案,他更知道事态严重,这件事搞不好,他和单飞

恐怕会成为丹阳城下台最快的郡丞和统兵。

他急找单飞前来,就是想趁事态未扩张时平息此事,哪想这把火烧起来亦是气势汹汹,让他根本没有喘息的余地。

单飞额头不但没汗,嘴角反倒露出丝微笑,“我有一事不知,还想请教孙大人。”

孙河冷冷道:“本官感觉你不知道的事情倒是很多。”

单飞听他嘲讽自己少不经事,只是含笑道:“孙大人说的一点不错,不然我请教什么?”见孙河冷然不语,单飞道:“我本无意为官,得郡主提拔,勉为其难的上任不过数日,少懂政务不足为奇。可孙大人为官多年,想必懂得极多,可听孙大人的意思,难道认为这山越是这几天才长出来的?”

众人一怔。

孙河脸色阴沉,低喝道:“你说什么?”

单飞故作不解道:“我只是想说——如果孙大人为官多年都是未能平定山越,孙翊太守请了德高望重的孝廉出来,亦是对山越无可奈何。孙大人和各位这般有见识的人,难道指望我一两天就能消灭了山越不成?难道各位对我单飞的期许竟是如此之高?”

孙河面色铁青。

张奋、顾掌柜均是一怔,感觉单飞说的好有道理,他们竟是无言以对。

单飞说的意思简单——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山越的问题是你们养出来的,你们自己没有做好,有什么资格埋怨我呢?

众百姓又是连连点头。

单飞知道这帮围观的***多盲目,在他那个年代,不知多少人被条新闻就轻易的戏耍,空发着一腔的***,被人牵着鼻子走路。

不管对错。

眼下看起来事态明显,罗掌柜这帮人有没有失窃难说,但他们无疑以矛击盾,就用他单飞用过的招式来哄他单飞下台。

单飞目前孤立无援,若不再争取点***的支持,下台可说是指日可期。这些人造大声势要让他难堪,他单飞就利用这些声势开始进行反击。

你孙河不是***吗?也没见到你和孙翊把山越灭了啊?

单飞知道山越为害江东许久,尽数平定是在孙权立国左右的时候。

眼下他说的在理,只要争取到百姓支持,孙河明面就不敢对他一个丹阳统兵如何。

至于暗地怎样,到时再说!

罗掌柜见众人攻势再挫,眼珠一转,大声道:“眼下没人要你剿灭山越,而是山越入城为害百姓,你身为丹阳统兵,难道没什么责任?”

众百姓又是点头。

单飞反问道:“罗掌柜确定这些事情是山越所为?”

罗掌柜见单飞目光咄咄,心中微寒,含糊道:“不是山越又是哪个?”

“原来你也不知。”单飞冷冷道:“可你如果不知此事是山越所为,张口山越,闭口山越的,丹阳百姓若因你的言论担惊受怕惹起是非,你可知你谣言蛊惑该当何罪?”

罗掌柜见到单飞眼中的寒光,心中更寒,忍不住后退一步。

孙河一旁冷笑道:“原来单统兵不急于破案,只是急于树立官威。如今不抓盗贼,反倒要将无关人等抓起来不成?”

单飞心中暗想,我又不指望你来提拔,更不像孙权般,希望得四大家族撑场才能在江东立足下去,既然如此,我对你们客气什么?

他本是遇弱恻隐,遇强反强的性格,对于这些世家倨傲的嘴脸、孙河的官方做派很不感冒,听孙河质疑,单飞反问道:“孙大人也是个太守,难道所属之地从未发生过盗案不成?”

孙河又怔,他没有那厚的脸皮承认这点,只能道:“你扯这些与本案何关?”

单飞暗想你小子想撇开这个问题,我怎会让你得偿所愿,“孙大人所属之地若是发生了盗案,又是如何处理?”

“本官需要向你禀明这些?”孙河冷然道。

单飞扬声笑道:“孙大人或许觉得不用向我禀明,但我可以向丹阳百姓说一声,城中若是发生盗案,本应该是贼曹掾负责此事,城中校尉协助排查嫌疑,捉拿盗贼。风虚,本统兵说的可对?”

风虚略有犹豫,终于道:“统兵大人说的没错。”

单飞虽不知道这里真正的流程,但按照现代的常理来推,暗想我这个统兵算是个军区的领导,发生盗案凶杀什么的,是刑侦部门和***局的事情,我最多只是负责协调,听下工作汇报,你们有什么道理对我咄咄逼人?

这个黑锅,老子不接!

事情越乱越是复杂,他头脑反倒益发的清晰,知道利用***的重要,见百姓对他已有赞同之意,继续道:“若是城中发生个盗案,就来由统兵插手,那要贼曹掾何用?要你们巡城校尉何用?尔等将这事都推到统兵身上,那尔等的俸禄,是不是都要加在我这个统兵的身上?”

风虚看起来有点肾虚,范校尉、张校尉亦是脸色发白,就算庞统都是哑口无言,暗想这小子真的甩得一手好锅。

众百姓纷纷议论,点头的居多。

单飞成功的将众人的视线转移,趁热打铁道:“如今贼案方起,若孙大人对本统兵行事不满,想要***本统兵,大可去找郡主,这本是吴侯手谕,孙大人莫非是对吴侯的决定不满吗?”

孙河怒喝一声,“你胡说八道1

他上前一步,气势夺人。

单飞却是不为所动,反问道:“孙大人若是不想在这里***本统兵,莫非要帮本统兵捉贼不成?”

孙河又是一怔。

顾掌柜被绕得头晕,一旁看不下去,终于道:“单统兵,孙太守怎么可能帮你捉贼呢?那你的俸禄,是否要加在孙太守的身上?”

他自以为说的有趣,忍不住先笑了起来。

单飞淡淡道:“这里不是孙大***劾的地方,如今孙大人又不帮我等捉贼,站在这里一味指责本官,难道想要帮盗贼逃脱不成?”

孙河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一字字道:“单飞,你错了,本官到此,就是你如何统领手下捉贼。你若是办事不利,本官一定要你死的非常难看,无论谁都保你不住1

单飞反笑道:“孙太守要破此盗案,不知需要几天?”

孙河见这人总喜欢将其相比,心中着实怒不可遏,“本官三天内就可破案1

“是吗?”单飞笑了起来,“这案子,我今天就可以破了。”

.

Ps:老墨请您投几票,啥票都行,拜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