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96节 后遗症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96节 后遗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鸟鸣破晨时,慈济堂的众人开始忙碌起来。夏伽蓝起的很早,在她一连串的催促声中,众人哈气连天的出了慈济堂,直扑药园的方向。

单飞从院角处闪出,看着夏伽蓝等人离开的方向。他几乎断定就是魏伯告诉夏伽蓝的一切,却犹豫是否跟去。

正立在慈济堂前迟疑时,单飞目光微转,向长街的尽头望去。

有两匹马疾驰到单飞的面前。一马空乘,另外一匹马上的人竟然是董大胆。董大胆一见单飞,抹了下额头的汗水,语气中带些喜意,“统兵大人,你果然在这里,出事儿了1

单飞见他的模样,自然知道有了问题,还能冷静道:“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什么事儿,庞郡丞让我赶快找你过去。”董大胆急声催促道。

是徐慧的问题吗?可徐慧会出什么事?

单飞不解,看这个大胆显然没带心来,只能翻身上马。

董大胆前面领路,单飞见其没有向太守府的方向行去,皱眉道:“不去太守府吗?”

“是去春府。”董大胆道:“今早有贼曹掾来找统兵,却碰到了庞郡丞。他和庞大人商议几句后,庞郡丞立即抛开手上的一切事情跟贼曹掾去了。不过庞大人吩咐我说一定要来这里找单统兵,说有大事发生,让你务必也去1

春扩气死了?

单飞心中嘀咕,暗想这老小子素来都是给病人气受,这次被他单飞气的不轻,一股怨气若不发出来,只要会积郁成疾。

见董大胆也说不出什么,单飞不再追问。他和董大胆快马加鞭赶到春府时,就见府前早就人山人海。单飞见到这阵仗依稀觉得熟悉,当初在慈济堂前,不也这般模样?

有哀嚎声从人群中传来,那是个妇人的哭声。

“天杀的山越,你怎么如此狠心,偷了我春家的全部家当1

单飞闻言一怔。

他知道山越是什么。

眼下吴侯孙权虽说掌管江东六郡,不过六郡中多有山贼出没,依山称王,不听孙权的节度。

这些人被当下人称为“山民”或是“山越”。

山越有本地受战乱之苦入山避难之人,亦有当地豪强私下培养的武装力量,还有当年黄巾军众被诸侯战败后,遁山暂隐的高手异人。这些人常居山中,多是行事诡异,身怀武功,因山中多出铜铁,他们很多人竟然可以自铸兵甲,是连孙权都极为头疼的一股力量。

丹阳城看似太平,其外亦有山越,行径和土匪强盗仿佛,总体来说,山越是和黑山军差不多性质的存在。

怎么有山越混进了丹阳城?而且偷了春家的财物?

单飞琢磨中翻身下马,董大胆已经叫道:“统兵大人到此,你们还不让开?”

众百姓一听,哗啦啦的让开一条道路,都指着单飞议论纷纷。依稀有些人在说——这小子脸也不白,长的也是寻常,看起来又是瘦弱,没吃饱的模样,为什么郡主会喜欢呢?

单飞听了,心中不满,暗想我吃你家干粮了?胖瘦用你来管?不过这时他顾不得和众人辩论,因为他才到了春府前,那倒地痛哭的妇人已经冲上来,伸手就要抓住他,哀声道:“单统兵,你可得为春家做主啊1

董大胆尽着亲卫的职责,拦到单飞的面前呵斥道:“不得对统兵大人无礼。退下1

听众人议论声和苍蝇般嗡嗡作响,多是没什么营养的话语,单飞暗自挠头,他见庞统从府中走出,忙招呼道:“庞郡丞,究竟发生了何事?”

庞统见到单飞,多少有点欣喜,“谢天谢地,你总算来了。来,进府再说1

他招呼单飞才要入府,就听一人道:“两位大人有什么话不能对百姓直言,一定要进府才能说呢?”

人群立静。

众人见有人竟敢对丹阳统兵、郡丞不敬,暗想又是不虚此行,最近丹阳城老百姓要翻身做老爷了。他们纷纷扭头看去,就见人群中走出一人,赫然就是罗孚堂罗掌柜。

单飞怔了下,感觉这话有点耳熟,当初他和庞统在太守府前就对妫览说出类似的话语,没想到风水轮流转,今天到了他们了。

他和这个罗掌柜对过几句,知道这人颇为狡猾,如今春家被盗,这个罗掌柜蓦地出来有几个意思?

罗掌柜身边跟着个身着兵甲之人,凑到庞统面前低声道:“庞郡丞,罗家也被山越盗了。”

那人说的声音虽轻,单飞却听得清楚,不由问道:“庞大人,这位是?”

那人看向单飞,微有迟疑。

庞统暗自摇头,心道我一上任就和各部曹掾打个招呼,混个脸熟,力求行事方便。你小子倒好,如今连手下是哪个都不清楚。

他虽然感觉挠头,但知道眼下的事情更是棘手,绝对要和单飞通力合作,轻声介绍道:“这位是统兵大人手下的贼曹掾,叫做风虚、字玄空。”

单飞听董胆说过贼曹掾三字,知道这位和户曹、兵曹地位类似,应该是丹阳城缉拿盗贼的负责人,类似如今的刑侦科。

风玄空身材魁梧,膀大腰圆,看起来倒也有些***的味道。

他听说过单飞,这几日一直在等统兵召见,却不知道统兵忙三忙四,就是不忙正业。他今日才得见到单飞,只感觉郡丞虽丑,看起来却比统兵靠谱很多。

罗掌柜嘿然冷笑道:“统兵、郡丞两位大人真的好本事。”

单飞、庞统都是明白人,知道这家伙绝不会是赞美。

果不其然,就听罗掌柜嘿然道:“这些年来,丹阳一直风平浪静,虽说不上路不拾遗,但百姓太平无事,可两位大人才上任几日,春家被盗,我罗家竟也被盗。想两位大人太守府前说过,当官要与民做主,可两位大人就这么为我等丹阳百姓做主的?”

百姓微哗。

庞统暗自皱眉,还能沉着道:“罗掌柜莫要心急。”

“庞郡丞自然不急,因为失窃的并非太守府。”

罗掌柜不等回声,远方又有一人喝道。

单飞抬头望去,就见人群外走进几人,为首那人肥头大耳的年轻有为,走起路来地也抖了肉也抖。

庞统不等回话,罗掌柜拱手道:“顾掌柜怎会到此,难道是为小弟讨个公道?”

顾掌柜吭哧道:“罗掌柜,我今日也是来看看两位大人如何为顾家、为丹阳百姓做主。”

“你家也被偷了?”单飞问了句。

这贼好像还专捡大户下手。

顾掌柜嘿然冷笑道:“听单统兵的意思,还盼着顾家被偷不成?”

你要是没被偷,来这里找茬吗?

单飞早感觉事情不对,见庞统连连使着眼色,他虽没有晨雨的他心通,但也多少明了庞统的意思。

这件事很有蹊跷。

他单飞、庞统才上任,就有丹阳大户被偷,这明显是给他单飞、庞统上眼药。

人家妫览、戴员统治丹阳的时候,丹阳一直太平无事,你单飞、庞统才上来,盗案数发,不用开会评断功过,百姓心中都有了定论。

你单飞、庞统不行!

但盗贼怎么会选中春家、罗家下手?还有个顾家?这些人都对他单飞很不恭敬,这其中会不会有点问题?

这会不会是吹火烧山的后遗症?

他单飞一把火把妫览烘下台,以妫览的为人,你说他不反击是不可能的!

单飞想到这里,见顾掌柜满是恶意的看着他,微微一笑道:“顾掌柜似乎很盼着我盼着顾家被偷?可我为什么要盼着顾家被偷,对我有什么好处?”

他说的绕口令一样,顾掌柜有些迷糊,身旁有一清瘦之人道:“单统兵,顾家并没被偷,张家亦没有。”

单飞见那清瘦之人神色清高,耐心道:“阁下是……”

“张奋。”那人傲然道,似乎一说出名字,旁人必定知晓般。

百姓果然窃窃私语,“这是张昭大人的侄子。”

单飞本来感觉顾掌柜可能就和江东四大家有点关系,没想到眼前这位更是张昭的侄子。

他有困难的时候,想找这四大家帮手时,影子只见到一个,没想到为难的时候,人家有两家竟主动找上门来。

“那阁下和顾掌柜来此做甚?”单飞微笑道。

张奋冷然道:“顾家、张家没有被偷,不意味着贼人没有光顾。”

他住口不语,斜睨单飞。

单飞见他神色傲慢,心中已有不爽,暗想贼不是我养的,又不是我吩咐去偷的,你这么看我做什么?不过他还能含笑道:“阁下如果想放跑贼人,不妨慢慢说来,明年再说个详细也是不迟。”

张奋闻言一怔,顾掌柜喝道:“我们来此就是让你来抓贼人,怎会想放跑贼人?”

单飞脸色微沉,“既然如此,你等有话就说,将事情详细说来,莫要吞吞吐吐!这等报案,谁都会认为你们是在为难本官,盼着本官为难,却不认为你们真的想要捉到盗贼。”

围观路人纷纷点头。

单飞一声呵斥下,罗掌柜神色改变,顾掌柜、张奋脸黑的和牛粪一样,不想这人年纪不大,官威倒是很大,对江东四大家族的人居然会是这般态度。

众人无语时,就听场外一人冷然道:“本官听说新任统兵欺上瞒下,横行跋扈,本还有些不信,但今日一见,倒感觉传言实在不虚1

.

Ps:请来起点订阅阅读,老墨需要您的支持,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