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87节 绯闻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87节 绯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堂中落针之声可闻,春扩听到单飞对他训斥时,差点气歪了鼻子。

半晌,春扩才回过神来,高声道:“这还真的无法无天了。鲁管家,你给评评理……”

见鲁管家干咳数声就是不说话,春扩更是愤怒,拂袖道:“既然如此,夫人、鲁管家,老夫告辞了。”

他大袖一摆,就向堂外走去。

鲁管家暗自为难。

古今以来,家族兴起多是靠人才倍出,而家族的衰亡却和国家类似,多是因为因循守旧,腐朽贪婪。

站稳脚跟的世族通常都会排外来维持本身的既得利益,这和垄断无异,只有新兴的势力,如刘表那样,才会主动对外来户伸出橄榄枝,可一等坐稳了***,脸又会变得大不一样。

鲁家在江东属于外来户,鲁大海身为鲁府的管家,为家族拉拢单飞问心无愧,因为他知道鲁肃大人若在,知晓单飞是个人才后,见春扩如此,也是和他无差的作为。

可春扩若是离去,单飞又是看不好府中小姐,那他身为管家,倒是不好交代。

鲁夫人突道:“春医生,请稍候。”

老夫就不信你们会为这小子不留老夫!

春扩暗自得意,不等转身,就听鲁夫人道:“怎么说春先生也辛苦一趟,管家,你去取一两金来给春先生,再送他离开。”

春扩老脸滚烫,气的胡子差点翘到天上去,怒哼声中再不停留,大踏步向鲁府外走去。

鲁夫人暗自叹口气,她心忧女儿的病情,见春扩喋喋不休的模样,心中早就不耐。她想单飞说的丝毫不错,身为医者,本应有父母心肠,你春扩一来鲁府,不问我女儿的病情,只问你自己的脸面,持技嚣张,实在有辱医生这个行当。

只是气虽出,病还得治,鲁夫人看着单飞沉默不语,暗想这小子说起来头头是道,可看病不是靠说的,她正犹豫时,就听府门处的春扩“唉呦”一声,似被人撞了下。

府门处出现几人,一人伸手扶住了春扩,却被他挣脱了衣袖,不知说了什么,终究扬长而去。

鲁管家举目望去,有些惊喜道:“是太史公子和陆公子。夫人,他们想必也是听说小姐病了,这才来这里看望小姐。”

他说话间急步迎上去,等回转后,身后跟着两个少年还有个背着药箱的中年人。

那两个少年左手的略显张扬,体型颇壮,国字脸,双眉如墨,右手那少年却是略显秀气,只是两道剑眉偶尔抬起时,才让人发现英气暗藏。

两人一入堂中,扫见单飞时略有意外,不知道这人是哪个。不过二人随即不约而同向鲁夫人施礼问候,鲁夫人见到二人时,多少带分慈爱的神色,微笑道:“两位公子如此,妾身可不敢当。”

单飞看那两人的举止穿着不俗,知道这是世族子弟的做派。

太史公子?陆公子?难道是?

他正猜测时,就听鲁管家指着左手那人笑道,“单统兵,还容我暂且介绍,这位太史享公子,字元复,乃太史慈将军之子,将门虎子,着实不凡。”

单飞心中微震。

他不是因为太史享震惊,而是为了鲁管家口中的太史慈。

太史慈,字子义,曾为刘瑶手下,为人勇猛善战,传说弓马熟练,和孙策都能战个平手,后被孙策收复,为孙策扫荡江东着实出了不少气力。

单飞记得太史慈临死还说过——丈夫生世,当带三尺之剑,以***子之阶。今所志未从,奈何而死乎!

这样的一个人物,着实豪气,原来这浓眉大眼的少年竟是太史慈的儿子。

“久仰久仰。”单飞这会儿倒是习惯这个客套。

太史享略有诧异,但不习惯和陌生人寒暄,只是哼了声,随即问道:“伯母,倩莲的病情如何?我将秋医生请来,只盼倩莲无恙。”

他对鲁小姐的病情着实关切,单飞一看就知道这小子只怕是对鲁府的小姐有点意思。

鲁夫人含笑道:“倒让你这孩子费心了。”

她认得那秋医生正是秋斋堂的秋风医生。回春、慈济、罗孚、秋斋堂都是丹阳城的大药堂,鲁夫人见走了春扩,来了秋风,心中稍安,暗想就算单飞不行,有个秋神医在此,倩莲那孩子病情也应该好转些。

太史享对单飞不冷不热,单飞右手那少年听闻鲁管家介绍,倒是上下打量单飞几眼,沉声道:“鲁管家,这是……哪个单统兵?”

鲁管家笑道:“还有哪个单统兵?丹阳城眼下不就一个单统兵吗?”

那少年脸色怪异,拱手打个哈哈道:“原来是单统兵,久仰久仰。”

太史享也回过神来,异样道:“你原来就是单飞……单统兵,真的看不出来。”他说话时连连摇头,神色多少有些奚落。

单飞看到这两人的神情,虽然不太了然,但感觉这两位恐怕是以为自己吃软饭上位,这才如此表情。

不过他早过和这种少年误会斗气的年纪,倒不介意,见右手那人英气内敛,听闻又是姓陆,终于问了句,“还不知道这位公子大名?”

那少年拱手简洁道:“陆逊陆伯言。”

单飞心中微怔,他早在猜想这少年的身份,没想到这少年竟真是他想到的陆逊。

陆逊陆伯言,这在三国绝对算是声名赫赫的人物。

三国多数战役都是零敲碎打,真正决定性的大战役只能说是官渡、赤壁和夷陵几战。

而夷陵之战的主角,就是陆逊!

陆逊在夷陵一战破了刘备数万大军,自此奠定无上的威名。

而早在这之前,袭取荆州擒杀关羽一事也有陆逊的参与。

单飞想到这里,习惯又道:“久仰久仰。”

陆逊神色略有讥诮,反问道:“不知阁下久仰在下什么呢?”

他和太史享的确如单飞所料,对单飞的这个统兵不算怎么恭敬。

昨日丹阳大换血,可说是轰动了整个丹阳,街头巷尾市井之徒都是津津乐道,陆逊、太史享人在丹阳城,怎么会不知道这个消息?太守府前的逼宫事件演化出太多的版本,不过最让人可信的一个版本就是单飞此人攀龙附凤,不知怎么得到一向拒男人千里之外的孙尚香喜欢。

***垂青,还是江东郡主垂青,这小子发了。

因为天下女人不少,但真如孙尚香这样貌美如花,偏又手掌大权的女人绝对只有这么一个。

这不,郡主为了这小子甚至和丹阳孝廉统兵针锋相对,逼得妫大人无奈请辞,连带戴郡丞亦是下马。

随后,孙郡主就迫不及待的让单飞当上了统兵。

女人啊,再是强悍,碰到了心爱的男人,哪怕这个男人吃软饭起来的,她也希望心爱之人在众人面前威风八面的和个真男人一样,让所有人知道她没有选错男人。

这点好面子的心理,谁会不知道?

郡主这么作为,难道准备招单飞入赘?

华夏虽说自古有隐恶扬善的美德,但古往今来,八卦花边这种小道消息从来不缺乏传播的源动力。

陆逊、太史享听闻此事,虽不如民众般全信,但着实有些纳闷,太史享对此只是摇头,陆逊心中却是别扭。

今日见到单飞貌不惊人,头发乱的做个鸟窝不成问题,陆逊实在不解郡主究竟如何鬼迷心窍的会信任单飞?

陆逊家族本为江东大族不假,但陆逊少年丧父,一直跟随从祖父庐江太守陆康读书习武。

当年袁术和陆康不和,派孙策进攻陆康,陆康未能守住城池,抑郁而终,但在那之前陆康已将陆逊与亲属送往吴郡。

孙家随即扫荡了吴郡,占领江东六郡,陆氏虽和孙家有过节,但孙家之后采用怀柔策略,陆家知道胳膊扭不过大腿,只能自认站错了队伍倒霉透顶,又有意效力孙家。只是陆家才名虽有,但很难得到孙家的重用。

孙家最信的还是周瑜、鲁肃这些早年陪孙策打下江山的人物。

陆逊因这段缘由,虽不如庞统般挣扎,但这时声名不显,少有人知。见单飞开口久仰,陆逊暗想这人虚伪至极,郡主莫非是被此人的花言巧语所骗?

鲁管家见状,圆场笑道:“多谢两位公子费心,我们还是看看小姐的病情再说。”

他这么一说,太史享自然没有异议,陆逊倒也不好追问不休,只是微微一笑。

单飞见这两位公子对其略有敌意,倒想到丹阳城对他单飞不服之人只怕更多。

那面的太史享已道:“方才是怎么回事?听秋医生说方才出去的是回春堂的春医生,春医生又说千万不要来鲁府看病,一不小心就会……”

他没说下去,但春扩显然不会说什么好话。

鲁管家笑道:“方才春神医不想和单统兵一块给我家小姐治病,这才离去,秋神医,你不会也是这样吧?”

“单统兵还会医病?”太史享、陆逊异口同声问了句,太史享更和见鬼了一样的表情。

鲁管家只是点点头,暗想这个能看病的单统兵要得到武学家的认同,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秋风虽不知究竟,但见不想和这单统兵共诊的春扩都灰头土脸的离去,当然不会重蹈覆辙,只是试探道:“还不知道单统兵……师承何人?”

.

Ps:求票!感谢订阅阅读的书友们!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