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86节 你有什么问题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86节 你有什么问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清晨时分,单飞从药堂出来后,向城西走去。

鲁府在城西。

昨日鲁管家离去时,邀请单飞今日前往鲁府做客顺便医玻

单飞多少知道鲁管家的用意,也明白自己要做什么。

眼下的他并不急于去述职,借用点士族的力量反倒很有必要。他不知道鲁府何人得病,病情如何,不过他最近对自己的医术很有点儿信心,倒不太担忧治疗的问题。

未到城西时,早有一下人模样的扯着脖子在街头等候,看到单飞欣喜道:“可是单统兵吗?”见单飞点头,那下人恭敬道:“小的来福,是鲁家的下人。鲁管家说单统兵会光临敝府,只怕单统兵不识路,让小的在这里等候领路。”

鲁大海倒想的周到。

单飞点点头,“有劳来福你了。”

来福受宠若惊道:“单统兵说的哪里话来?能给单统兵带路,可是来福的福气。”

他说的恭敬,说完后在前头更恭敬的带路,等过了条幽巷到了座府邸前,单飞不等来福再说什么,已看到鲁管家正在府门前张望。

见单飞前来,鲁管家紧走两步迎上来道:“单统兵一诺千金,百忙之中还守信前来,真让我等感激不荆”

我百忙倒是没有,可有点忙还是需要你们帮手了。

单飞和庞统不同,庞统一听要做郡丞,优先是处理公务,单飞却知道他们两个没背景没后台的,只怕坐不了几天就会阻难重重。

孙家到江东后,没有世族力量的支撑一时也是玩不转,单飞知道要把统兵之位坐好,丹阳的士族支持必不可少。

鲁大海有意拉拢他倒正合他意,这本是互利互惠的事情。见鲁大海比昨日又要亲热很多,单飞含笑拱手道:“鲁管家客气了,鲁府有事,我怎能不尽力而为?”

单飞一句话让鲁管家心中暖暖,可随即有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鲁府的架子真的够大,请老夫来此,竟然只派个下人来迎接吗?”

众人扭头望过去,就见到从巷子那头走来三人,一人是鲁府下人的模样,想必和来福一样,也是迎接客人去了。另外走来的两人,为首那人颌下山羊胡,高额头,颇有气魄的样子,身后跟着个药童,正吃力的帮其背着药箱。

鲁管家见到那人的模样后,微有发怔,低声道:“来福,这是谁请的?”

他认识那山羊胡叫做春扩,在丹阳可是名头很大的医生。

“是夫人。”来福低声道。

鲁管家暗自皱眉。

他的确如单飞所料,有拉拢单飞之意。他见单飞为人谦和,又通医术,眼下又当了统兵,前途虽未明朗,但值得下注。

如今正逢鲁家小姐有病,单飞又有药,那不是天作之合的买卖?

只要单飞医好了鲁府小姐,两家的关系自然更近一层。

鲁管家看得远,知道单飞无论当不当统兵,这人是有才的,有才的人,提早打个招呼绝对没什么坏处。

昨日鲁管家一回府,就将这打算和夫人说了,夫人倒不反对,可他没想到夫人另请旁的医生来,如此一来,单飞这般人物,如何看不出夫人有不信任之意?

鲁管家暗自皱眉,还是笑迎上前道:“春神医说笑了,敝府小姐有恙,让我等忙三忙四的乱了分寸少了礼数,还请你大***量,莫要见怪。”

春扩见鲁管家如此,心中稍有满意,看了单飞一眼,也不搭理,径直向府中走去。

鲁管家低声向单统兵,这是回春堂的春扩春掌柜,我家夫人忧心小姐的病情,你……懂吧?”

单飞只是笑笑,“只要贵府小姐病好就好,鲁管家不用担心许多。”

鲁管家见单飞没什么不满之意,暗自舒口气。

众人到了迎客堂中,鲁管家早吩咐来福去请夫人,有丫环端茶上来,鲁管家见单飞方才并不介意的模样,可心中一直暗中琢磨,这会儿亲自满了茶水送了单飞案边,然后再斟茶送到春扩的手旁。

春扩见状,心中着实不满。

他在丹阳大大的有名,平日旁人要看病都是登门造访,他还未见得给看。要不是看在鲁府的名头上,他又有事相求,怎能纡尊降贵的前来?

如今见鲁管家奉茶有了先后,竟将单飞排在他的前面,春扩怎么能忍?

鲁管家这次不是忙三忙四的乱了尊卑,而是有意为之!

春扩一念及此,心中就和猴抓般难受,傲然道:“鲁管家,还不知道这位是哪个?”

鲁管家见到春扩一再傲慢,心中略有不满。

他虽是个管家,可也着实见过不少人物,知道真正有本事的多是有涵养,涵养功夫本也是能力的一种。

可有些人偏偏就仗着点技艺,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的,再有本事又有何用?

当初他见单飞做了统兵还很是诧异,暗想郡主真的有点儿胡闹,怎么会让这年纪轻轻之人做了统兵?但见单飞谦逊有礼,理事分明,技艺在身而不骄,暗想人家年纪轻轻还能这般谦逊,你春扩老大不小了,岁数都活在狗身上了?

心中不悦,鲁管家还是微笑道:“原来春神医还不知道,这位就是丹阳新任的单统兵。”

春扩一听,勃然变色道:“他就是单飞那小子?”再望单飞时,春扩眼中如同要喷火一样。

他这次受鲁府夫人所托,一方面是给鲁家小姐看病,一方面却是想求鲁家为儿子春若扬说情。

春若扬还在大牢呆着呢。

当初妫览对春若扬明斥暗救,心道他是统兵,将春若扬送到牢中,谁会对春若扬***?只要等待事态平和,他再将春若扬放出来就好。

可妫览当时做梦也没想到过自己随后就交出了印绶。

春家知晓此事后,立即炸了锅一样,春家女人找妫览的麻烦不用细言。春扩得鲁府夫人相邀时,正乱的焦头烂额,本待不理,转念一想鲁家和郡主关系素来不错,有鲁家说情,想郡主不会对春若扬如何,他就是这般念头,才主动前来。可他没想到鲁家居然又请了单飞来此,这其中又有什么讲究?

春若扬自己作死,但春扩却将仇恨记在单飞的身上,暗想若没有这小子,儿子说不定早多娶个小妾,为春家添个孙子,如今一见单飞,春扩怎能不怒?对于单飞身为丹阳统兵一事,他春扩熟视无睹,暗想这小子上得快,只怕下得更快,不足为惧!

单飞对这种变数倒是意料之中。

子不教、父之过,儿子飞扬跋扈的,家里不是溺爱的过了头,就是老子也没做出什么好榜样。

春若扬那般德行,看起来也是传自春扩。

见春扩言语无礼,单飞只是微微一笑。

春扩却不放过单飞,盯着单飞问道:“鲁管家,不知道此人来此作甚?”

“单统兵是过来给我家小姐看病的。”鲁管家解释道。

春扩先是***,随即哈哈大笑指着单飞道:“鲁管家,老夫没有听错吧?”

“春神医没有听错。”一声音从堂外传来。

众人扭头望去,就见一端庄妇人走了进来,那妇人衣着朴素,面带忧色,见春扩困惑望来,妇人含笑道:“小女病重,难得春神医和单……大人都是关切。妾身听管家说,单大人竟然精通医术,实在让人惊喜过望,有单大人出手,春神医看诊,实在是小女的福分。”

鲁夫人这么一说,众人都明白她是想请两位医生一块出手了。

鲁管家皱了下眉头,不过随着夫人的意思道:“这样倒是极好,还请两位……”

“鲁管家你错了。”春扩不等鲁管家说完,冷然截断道。

鲁管家眉头微扬,就听春扩昂然道:“老夫是何等人物,怎么会和这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人一块给鲁小姐治病?鲁管家若是留下此人,那老夫立即就走。”

春扩自负医术,暗想鲁管家若是懂事,肯定是轰单飞这小子离开,如此一来,就算不能报仇,也算稍解心中郁闷之气。

鲁夫人峨眉蹙起:“春神医言重了,我等只是想多些把握……”

春扩摆手道:“夫人不必多言,你若是一意孤行,春某真的没有心情为令爱看玻”

堂中一时静寂。

鲁夫人望向了鲁管家,鲁管家看出鲁夫人的犹豫,也有些为难。

就在这时,单飞慢悠悠道:“春扩,你也算个医生?”

众人一怔,都是难以置信的看着单飞,不信方才那句话是单飞所讲,春扩更是仰天大笑道:“你小子说什么?老夫不算医生,难道你算吗?”

“我不知我算不算个医生。”单飞淡然道:“只是在我所看的医书中,每部书开宗明义均说医者须有济世救民之仁心。为人医者,上以疗君亲之疾,下当救贫贱之厄。”

他说的声音不大,但堂中静寂,朗朗有闻。

众人有些错愕的看着那侃侃而谈的少年,一时间寂静。

他们不知单飞只研读过一门医书,引用之言也是从书中所得,但鲁管家、夫人听单飞所言,暗想这少年所言不错,这才是医者真谛,但就算医者,又有几个知晓?

单飞侃侃又言,“在下自认没什么悬壶救世的本事,却想身为医者,治病救人方为第一要义。”

顿了片刻,单飞凝视春扩,字字如针道:“恃才放旷不过是书生意气,毕竟于人无伤,可若是身为医者,仗着有几手偏方,不想着治病救人,一来看诊只是想着恃方斗气,完全不顾患者的死活、病人的亲人感受,视急难之人为草芥,甚至觉得这是要挟发财的机会,在下不才,还真不知道这种人也算是个医生1

堂中又静。

许久的时光,春扩脸色青白阵阵,凝声冷问道:“你这是在教训老夫?”

单飞目光掠远,似在想着什么,许久的功夫,他才回转目光,微微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不错,我是在教训你!你有什么问题?”

.

Ps:能不能给点票票,月票推荐票都可以,哈哈。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