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85节 祈祷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85节 祈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才壹秒缀→.』,您提供精彩小。

早起看到‘侠客’盟主再次飘红打赏和祝福,老墨很感动。同样是做父亲的,老墨理解‘侠客’对孩子的呵护之情,墨门很多书友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聊天时,谈及孩子,对子女都有着浓浓爱意。在这里,老墨祝‘侠客’节日快乐,祝墨门为人父的书友节日快乐!也祝福天下所有关爱子女的父亲们,节日快乐!

鲁管家见夏氏父女神色有异,早探头看去,见到两张药方字迹不同,可开的黄连、芍药、阿胶这些药材竟是一模一样。

最稀奇的是这些药材连剂量都是完全无差,鲁管家见状忍不住嗔目结舌,再看单飞时,鲁管家的神色已全然不同。

夏季常开出这个方子不让人意外,他毕竟是慈济堂的掌柜,若是没两下子也太让人笑话,可单飞之前居然也开出同样的方子?

鲁管家心中称奇,他实在难信单飞这人竟有和药堂掌柜一样的本事!

但他跟在夏氏父女身后前来,知道夏季常和单飞没有通气的机会,更何况他们不知他鲁大海来,也没必要做戏给谁去看,这就只能说明一件事实这个单飞治病的本事绝对不差!

可鲁管家心中的震撼却还是比不上夏氏父女。

如今天下连逢战乱,各地***,百姓可说是颠沛流离,死伤无数。

中原百姓的人口锐减量,这时已到达一个很恐怖的程度。

在夷陵之战中,演义中说刘备用了七十万兵马,东吴用了十多万,为蜀国国力衰退做个伏笔,实际上蜀国是用了八万人马,东吴倒是有近十万的兵力。

而赤壁一战,周瑜向孙权要五万人马和曹操打一场,孙权却说,仓促之间真搞不到这多,我给你三万吧,然后我再筹备。

如此决定三方命运的两次战役中,这些华夏最大的势力也才腾挪出这些人马,各国的人口稀缺程度可见一斑。

不过百姓的祸事,反倒是开药堂的喜事,各地药堂纷纷崛起,打着悬壶济世的口号大发横财,这时候药材重要,药方更是紧俏。

各个药堂看到这行当热销,均是看诊兼开方,哪家没有几种独门药方?

若是知道别的药堂有治病良方,红眼的药堂都会想法设法的撬来,也对自家的方子看的重的不能再重。

夏季常这黄连阿胶方本算是慈济堂的不传之秘,慈济堂也就夏氏父女才知晓,平日抓方,夏伽蓝都是亲自抓药煎制,保证方不外传,可今日夏氏父女见刘憨拿的竟然是慈济堂的不传秘方,怎能不耸然动容?

单飞略有奇怪,见夏季常紧张的模样,反问道:“夏掌柜,你这黄连阿胶汤方,又是如何得来的?”

他这方子正是来自《伤寒杂病论》的记载!

医书高深,但深符天人合一之法,单飞通晓此道,对医书领会极多。可他其实也有个困惑,中医讲究就地取材,对症下药,可就像如今能得诺贝尔医学奖的青蒿素,发现的辛苦不言而喻。

《伤寒杂病论》中对人体的三阴三阳、交感病变的情况描述的异常清楚,而各种方子看似信手而来,偏偏就能对症下药,张仲景在其中费的心力苦功让单飞想想都觉得钦佩不已。

这甚至可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偏偏张仲景就能做到!

夏季常犹豫片刻,终于说了实话,“对此少阴病证,老夫亦曾开过几方,不过都不理想。这方子……本是徐过客所传。”

单飞心中一震,还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总听到徐过客的大名,倒从不知其究竟是何等人物?”

“此人医术胜我十倍。”夏季常苦笑道:“老夫对其素来敬仰,不知其来历,更没想到……”他叹了口气,显然是想说没想到因为徐过客的缘故、让他被孙翊抓了起来。

顿了片刻,见单飞不语,夏季常忍不住道:“还不知道单大人这方子……和医术从何而来?”

单飞能开方,但开方的根基本在对症去调理人体内的阴阳。夏季常一见单飞开方对症,就知道此人辨证高明,只怕不逊于他夏季常。

“是从一本医书学来的。”单飞笑道。

“自己学来的?”夏伽蓝难以置信的问道,见单飞点头,夏伽蓝本想问问那医书在哪里,能不能给她看看,可终于忍了下来。

这种贵重之物,岂能让旁人轻易看到?

夏季常亦是这般想法,赞叹道:“没想到单统兵侠义心肠,医术又是如此高明,此实乃丹阳百姓之福。”

鲁管家目光闪烁,一旁附和道:“夏掌柜说的不错。”顿了下,鲁管家热情道:“我还不知道单统兵竟有如此回春妙手,不知明日可否前往鲁府一趟?”

见单飞犹豫的模样,鲁管家恳求道:“实不相瞒,鲁府有人得了重病,单统兵这般本事,又兼医者心肠,还望不要推脱。”

×××

夏伽蓝带着刘憨夫妇前去煎药熬药,等忙碌妥当后,夏伽蓝让刘憨夫妇带着服过药的宝儿在药堂安歇,避免病情变化。

刘憨夫妇自然千恩万谢。

夏伽蓝在忙碌完后,才发现夜幕早临,可她的心情早和昨日完全不同,虽是满怀疲惫,她还是坚持做了晚饭,先送给乌青一份。

听乌青说单飞在药堂的书房,夏伽蓝略有犹豫。终于还是拿起备好的饭菜,夏伽蓝轻轻端到书房前,隔着窗户看到对灯孤影正面向书案而坐。

凝望了那身影许久,夏伽蓝轻敲房门。听到“请进”的声音,深吸一口气后,她端着饭菜走进了房间。

单飞正伏案写着什么,听到脚步声回过头来,望向夏伽蓝笑道:“我暂借药堂的书房一用,请夏姑娘不要见怪。”

“怎么会?”夏伽蓝柔声道:“单……公子对家父和小女子都有救命之恩,我父女无以为报,你不要说用书房,就算旁的事情,只要吩咐声,夏伽蓝一定会为公子做到。”

她说的声音虽轻,其中的决绝之意却不容置疑。

见单飞只是微微一笑,停笔不书,夏伽蓝忍不住道:“单公子在写什么?”

单飞将写好的几张纸递给了夏伽蓝,“我今日听你父女询问,似有意一观医书,那书因为要交给旁人,我倒不能交给你等,如今我准备再写一份,你们好好保管了。”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出夏氏父女的心意,当时思索片刻,终下了这个决定。

若是旁人,只怕觉得这是世上罕有的稀缺之物,绝对要留在身边当珍宝般藏着使用,他却是截然不同的想法。

夏伽蓝激动的娇躯发抖,“单……大哥,这怎使得?”她捧着那几页纸,心情复杂难言。

“为什么使不得?”单飞反问道。

夏伽蓝秀脸微红,“这如果拿到旁的药堂去卖,就算千金来换,还不一定能换得到,你就这么给了慈济堂,我等……”

她一时激动,实在说不出心中的感慨。

“药方本是用来救人的,是不是?”单飞反问一句,见夏伽蓝微怔,单飞笑道:“为人医者,就应立志让天下病人不再苦厄才对。此书颇难,需有心用心之人方能体会。我看得出,你们不会辜负这本书的存在。”

夏伽蓝用力点头。

单飞略作沉吟道:“我希望你以后若有机会,将这医书多抄几份交给有心人流传下去,而不是让这部医书随慈济堂的消失而不见。”

夏伽蓝一时不解,但还是铭记在心。

“好了,谢谢你带来的饭菜,我今天多写点。”单飞笑道。

夏伽蓝见少年身形消瘦,关心道:“单大哥,也不急于一时。你如今身为丹阳统兵,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她说到最后,声音已经细不可闻。

单飞看着笔尖道:“我在丹阳城呆不了许久。”

夏伽蓝心中一颤,“为什么?”顿了片刻,见单飞不语,夏伽蓝低声道:“我冒昧了。”

单飞放下毛笔,解释道:“我到丹阳本来是要做一件事,找一个人。”

“单大哥要找哪个?我对丹阳很熟,可以帮你打听。”夏伽蓝主动道。

单飞沉默片刻,伸手从背后拿出卷轴,展开道:“我要找的人……就是她1

灯光下,画卷上那少女端是容颜无双,甚至明亮了房中的昏暗。

夏伽蓝望着画卷那脱俗出尘的少女,默然许久才道:“这是谁?单大哥喜欢的人吗?”

“是我喜欢的人,也是我的妻子。”单飞沉声道。

夏伽蓝“哦”了声,看着那画卷上的女子半晌,心中只是想单大哥这般人物,本只有画上这种美貌的女子才能配得上。

许久,夏伽蓝才摇头道:“对不住,单……大哥,我没有见过这个人,她叫什么名字?”

“她或许叫做晨雨,也或许不叫这个名字了。”单飞苦笑道,并没有过多解释。

夏伽蓝很是奇怪,轻声又问:“可是……她为什么离开你?”

她实在想不到有女子会离单飞而去。扭头望向桌案旁的少年,夏伽蓝就见那少年亦在呆呆的看着画卷,神色的执着让她竟有些惊心的感觉。

半晌,单飞才道:“她离开我……本是为了相聚。”

离开是为了相聚?

夏伽蓝心中不解,可见到少年闪烁晶亮的目光、嘴角的微笑,夏伽蓝终于道:“我相信单大哥和这位姑娘、一定再能相聚。”

单飞扭头看了夏伽蓝一眼,见她神色诚恳,微笑道:“谢谢你。”

夏伽蓝默记下晨雨的容颜,轻声道:“那我不打扰单大哥了。”她向单飞告辞离去,快步回到自己的闺房,立即找出纸张,用眉笔将自己记忆中的模样画出来,一连画了三幅画,确信所画无误后,夏伽蓝这才将其描在丝绢上。

看着画中的女子半晌,夏伽蓝轻咬下红唇,略伸展下腰身,推开窗子向夜空望去。

夜意浓,有红烛灯晕微暖了寒凉的秋光。

一点点流萤闪烁如星,飞过了那凉如水的夜色,遥望那银河旁的织女牵牛。

双手合十,夏伽蓝缓缓跪了下来,望着天河祈祷道:“夏家得单大哥恩德,无以为报,民女夏伽蓝不敢奢求什么,只想帮单大哥找到他最爱之人,求天上的神仙保佑单大哥和画上的姑娘、终究会有相见的一天。”

她祈祷的如此心诚,月光落在她的脸上,似都有分淡淡的光洁。她在祈祷时,却不知道书房那头的单飞亦推窗望向天上的银河,嘴角带着笑,眼中闪烁着比星光还要明耀的光芒。

.

Ps:又到周末了,大家享受周末,老墨还要码字,给点票票助力吧,哈哈。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