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83节 赶鸭子上架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83节 赶鸭子上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孙尚香一语落地。

太守府前鸦雀无声,百姓连同站出的那人的神情如同看着太阳从西边出来一样。在众人心中,孙尚香这个任命只能用“何其荒谬”来形容!

单飞也差点一头栽下了台阶。

他知道孙尚香是个不同寻常的女子,这女子竟和他般,有远超这个年龄的成熟,不过这种成熟又和甄宓不同。

甄宓的成熟是世俗的成熟,但这女子竟有洞彻世俗的成熟。

妫览、戴员逼宫辞职,若是平常女人,或是失措、或是大怒,有的可能当下服软,对妫览、戴员劝上一劝。

大局为重嘛。

孙尚香竟平静的接下了印绶,似对这种情况早有预料。

无论对方如何出招,这女人都是平静以待。

这种心理素质绝非简单的斗气!

单飞正在揣摩孙尚香心理时,做梦也没想到孙尚香居然让他担当丹阳统兵一职!

堂堂丹阳统兵位高权重,绝非儿戏,她竟将这职位轻易交到一个才见过两面的少年的身上?

孙尚香究竟想着什么?

单飞难信,台阶下的百姓更是不信自己的耳朵,可转瞬知道自己没有听错,因为孙尚香已转身面向单飞,如月的眼眸中带分明澈的光芒,她轻轻伸出玉手,将统兵的印绶递向单飞。

见单飞不接,孙尚香轻淡道:“你不是说……觉得我的决定再正确不过吗?”

心中有了那么一刻犹豫,可单飞终究还是伸出手道:“单飞只觉得愧不敢当。”他知道这时候只有先接下来再说。

推搪客气都是扯淡。

他们鼓动孙尚香为慈济堂做主,孙尚香甚至因此罢免了妫览和戴员,这时候,无论有什么问题,他若再不表态支持下,那实在说不过去。

众人却是哗然,从未想到这小子居然坦然自若的接下了统兵印绶。

孙尚香对这结果居然不出意料,轻声问道:“但郡丞一职呢?单统兵可有推荐人选?”

她“单统兵”三个字说出,妫览脸色发绿,戴员面色发黑,众百姓有的目瞪口呆,有的难以置信,有的再看单飞时,已露出点儿敬畏之意。

单飞几乎没有犹豫的一拍身边一人的肩膀道:“庞统庞士元,荆州第一名士庞德公之侄,南州名士之首,凭其才学做个丹阳郡丞可说没有问题。以前只因时运不济,不得举荐孝廉。如今丹阳百姓已见其仗义执言,不畏强权,比孝廉还要孝廉,我想做个能为丹阳百姓考虑的父母官绝不成问题1

庞统脸皮发热,只感觉头沉脚轻,若不是单飞按住他的肩头,他几乎倒了下去。

他本打算这件事了,立即从丹阳脱身,避免妫览的仇杀,可他没想到单飞竟举荐他为丹阳郡丞。

他不过一介白丁,如今蓦地到了郡丞之位,对他来说,已是极为尊高的地位。

但这不是胡闹吗?

谁会承认他的身份?

庞统脑海眩晕时,没想到孙尚香居然点头道:“不错,此人有才。那好,今日孙尚香宣布,丹阳郡丞就由庞统庞世元暂代。”

众人又是哗然。

妫览、戴员神色忿然,一拂长袖的离去,话都不多说一句。

他们脸皮再厚,这刻也不可能留在这里,心中只是想孙尚香,你飞扬跋扈,任用这两个白丁为官,自己当个太守,真以为管理丹阳有如儿戏?只要丹阳一乱,我看你怎么收场!

边鸿亦是连连摇头,飞身上马离去。

众百姓均是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丹阳太守、统兵、郡丞大换血,虽说不是在***,可在吴郡的吴侯孙权怎会视而不见?这消息瞒不住的,只怕没几天孙权就会知道,随即就换掉这个荒唐的任命。

那时单飞、庞统自然下台。

如此一来,妫览、戴员不是还要回转?那么要讨好单飞、庞统也不急于一时。

太守府前闹得不可收拾,其中难免夹杂士族中人,对于官方文章不但细心解读,还各有判断,众人对单飞、庞统均不看好,暗自摇头时,纷纷退散。

孙尚香亦不多说什么,只是望着单飞、庞统道:“如今你们二人身为丹阳官员,身在其位,当谋其政,尽心做事去吧。”

她只说了这么一句,迈步就进了太守府。

庞统从错愕中回过神来,自嘲笑道:“单兄,你恐怕有所不知,当年刘荆州赴任荆州也是单***匹马,却着实开创番基业。我等难比刘荆州,但小小郡丞、统兵一职,绝不会让我们手足无措吧?”

那你手抖什么?

单飞见到庞统的袖口无风自动,心中嘀咕,不过知道庞统在说什么。

汉末年间的时候,其实还有更离谱的入职,比起那些入职来说,他和庞统如今这种情况的任命还算是正式的呢。

比如说荆州牧刘表眼下看来风光,一方的土皇帝,但当初董卓举荐刘表当荆州牧的时候,却一个人都不派给刘表,刘表是隐姓埋名的到了荆州上任,可说是光杆司令一个。

地方豪强不认这个任命!

不过刘表亦有方法,他一到荆州,就拉着一伙人如蒯越、蔡瑁什么的,说老子如今有上面的委任状,就要做荆州牧,你们有什么方法?只要你们帮了老子,等我坐了大官后,你们都有大官做。蒯越先说什么治天下当以仁义为先,然后骗荆州势力不小的几家宗族贼人过来商量和平,接着一股脑的将这些地方老大做掉,震慑了荆州百姓,刘表这才当上了荆州牧,而蒯越、蔡瑁等人自然也成为了刘表的亲信。

这种方式其实和近代黑***老大划地盘清场子抢利润的作为大同小异,可见华夏黑***的渊源自古就在流传。

可彼一时、此一时,如今丹阳稳定,你总不能把不服你的士族都拉过来干掉吧?

单飞很为庞统的乐观担忧。

庞统这时的心情就和在高台想跳水般,偏看不清底下到底是没水还是冰坨一样。

他竟然成为了丹阳的郡丞?

这可是***资本,若回转荆州,大可编一套履历让荆州那些对庞氏明捧暗贬的人刮目相看了。

他虽然也知道干不了几天,这官儿能干长久了才出鬼了!可当一天,咱也是当过丹阳郡丞不是?

这就和现代人的心理一样,不管海龟海带,就是比萝卜白菜强!一念及此,庞统感觉逃命前坐几天郡丞还是值得冒险的。见单飞只是沉吟,他不知道单飞是为他担心,只感觉这小子没经验怯场,但这时候他又必须和单飞绑在一块。

单飞别的不行,但有女人缘埃

这世上就是这样,很多人靠脸也能吃饭的。

庞统抹了把脸,心中叹息,知道自己此生一定要靠才华的,意味深长道:“单兄不用担心,我等齐心协力,必定可帮郡主过了眼下的难关。”

单飞亦知道这是吹火烧山的后遗症,必须解决,见赵一羽远远的站着,嘴还是没有合拢的样子,单飞吩咐道:“一羽,你带几个兄弟陪庞兄上任。”

他知道历史,认为庞统这时候不会死,可谁知道他来后,历史会不会变样?再加上个曹棺不停的改变,单飞还是有点担忧庞统的命运。

庞统这次真的感动,不知道单飞花多少钱请来的护卫,“那怎么好意思?”

“你不要就算了。”

“怎么好拒绝单兄的好意?”庞统忙拉着赵一羽踱入太守府,暗想郡丞的办公所在也在这里,总要去看看再说。

单飞倒不像庞统那般热切的去捞***资本,摇摇头向慈济堂的方向走去,暗想如无意外,夏伽蓝也应该带着夏季常回来了,到时候可顺便问问徐过客的事情。

等解决三香的事情,谁会做这个破统兵?

别人都以为他祖坟葬的好才有这个好命,但他还真没将这位置放在心上。

等他到了慈济堂,乌青立即迎了上来,堂中亦有孩童哭声。

单飞见刘氏正抱着个破被裹着的孩童,见他前来,满怀期待道:“单公子,我们今天听你的吩咐,带宝儿过来看看。”

刘憨还拎着点干粮,只是往单飞手上塞来。

单飞知道礼物不重,但是这家人费尽心思的东西,微笑道:“来就来,带什么东西呢。”

示意乌青将东西收下,单飞将孩童接了过来,看孩童脸色发青,昏昏沉沉的模样,单飞皱下眉头,右手三指已搭在宝儿脉门之上。

刘憨夫妇满是惊诧。

他们得单飞的赠金,商量了一晚,决定还是到慈济堂来看看再说。可慈济堂只有个乌青,怎么看都不是名医模样,幸好乌青嘴皮子够溜儿,将他们留了下来。刘憨夫妇感觉见单飞一面也好,这才一直在等。

见单飞回转,刘憨夫妇本以为打个招呼就离去,哪想到单飞坐稳切脉的样子和坐堂的名医一般无二。

刘憨夫妇先惊后喜,从未想到这少年还会看玻

当初单飞处理面摊一事的镇静让刘憨夫妇印象深刻,如今见单飞这般模样,夫妇竟均对其有些信心,只盼他能治好宝儿的病症

ps:老墨求票票!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