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82节 意外的收获(第三更求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82节 意外的收获(第三更求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为‘侠客’特别加更!还欠那么多盟主更新,老墨实在抱歉,不过放心好啦,老墨总有交代的,哈哈,看在第三更的面子上,诸位书友给几张月票助兴好不好?!多谢*—

太守府前众人唇***舌剑,各执一词。众百姓见状,都是默然不语,但显然都在等着最后的结果。

单飞知道妫览的用意,更知庞统选择的艰难。

世上如魏征般几乎捧着脑袋做事的人其实不多,多出来的不等成长,早已夭折。

庞统能做到这份上实属不易,单飞亦明白妫览设下套子的险恶。这时候让庞统一人担当此事,他也是过意不去。

这里的人,只有庞统和此间事情无甚瓜葛。

可庞统听单飞如此撑场,心中却有热血沸腾这小子,看起来圆滑,其实够厚道,如今终于为慈济堂硬起来了!他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单飞,不然早就挥拳打了过去。

单飞正视妫览眼中的森冷,微笑道:“我这种俗人都听先人有说过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妫‘孝廉’没有道理没听过这句话,也不可能不知道这句话说的道理。”

妫览脸色铁青,已知道单飞要说什么。

果不其然,单飞含笑道:“当年尧舜亲躬天下,才得万民敬仰。天下为官者本应知道一点,你做官就应对百姓负责1

他一言落地,百姓微哗。

其实自古尧舜来,的确是这个道理,孟子也是这般说之,只不过权利导致腐化,腐化导致专权***以来,百姓对这种观点意识淡薄,如今众人听单飞如此言论,有心之人已带反思之色。

“如此为官,才不负入仕本色,亦不负黎民所托。不然言则大帽子扣下来,动辄武力征之,那不如出城去做盗贼好一些,那倒符合强盗的本色。”

顿了片刻,单飞又道:“当官不与民做主,不如回家……捉老鼠,那样总算对世人有点益处。”

他本要说什么“红薯”,但想这些人多是不知,顺口改了一句,无视妫览冷然的神色,单飞又道:“妫大人当年辞官不做,逃入深山,我想很多人都是倾慕妫大人高风亮节,不想如今妫大人出了深山后,张口太守之令,闭口太守所托,对百姓死活不问不顾,这种作为,难免让郡主失望1

妫览神色阴暗,一字字道:“你是在质疑太守的决定?”

我就知道你还是这招!

单飞早有意料,心中亦有***,沉吟片刻,毅然道:“如果太守真的这般行事,根本不给百姓一个解释,也不让百姓解释的话,那我认为……太守也有错1

庞统再望单飞时,神色很不一样。

单飞的话听起来复杂,但要归纳起来就是一句话你当官就有向百姓解释服务的义务,不然去做强盗岂不更专业一些?

这种论点不但在丹阳城、在当世也着实有点惊世骇俗,众人议论纷纷,倒没想到这少年看似不起眼,出口竟是这般……胆大!

可谁又能说这种论调没有道理?

妫览闻言不怒反笑道:“郡主,你可听清此人所言?”

众人均知道如今的关键是在孙尚香身上,均等她的决定。

孙尚香神色依旧漠漠。

这时有马蹄声响,一骑从长街尽头飞奔而来。

单飞认识马上那人正是边鸿,不由皱了下眉头,不知道这人来此作甚?

边鸿到了太守府前,飞身下马,走到孙尚香面前道:“郡主传边鸿到此,不知有何贵干?”

众人又是一怔,没想到是孙尚香找来的边鸿。

孙尚香终于开口道:“太守传令将夏季常下狱,却不宣布他的罪名,甚至连他女儿夏伽蓝探狱的权利都给剥夺,我认为此事不妥。还请边将军网开一面,准予夏伽蓝去探视父亲。”

边鸿一怔,摇头道:“郡主,万万不可,太守有令,不允许任何人探视夏季常,恕末将不能从命1

有风吹,太守府前如冰般的阴冷。

孙尚香亦是一怔,“我的命令对你等行不通吗?”

妫览、戴员均是无语,如今又加了个边鸿保持沉默。

三人虽未明言,但态度说明了一切。

夏伽蓝见郡主对此事亦是无能为力,忍不住眼中有泪。

庞统暗自叫苦,只有单飞侧望着孙尚香,看着那如弯月般的眼眸中没有半点怒容,心中反倒惊凛。

常人已怒,这女子居然如此平静,她内心究竟在想着什么?

孙尚香眸光流转,淡静道:“方才妫大人问我可曾听清楚单飞所言。”

妫览微愣,不解孙尚香为何重提旧事。

孙尚香轻淡道:“我不但听的清楚,还很赞同他的说法。”

一言轻轻如絮,可落在众人耳中,却如怒雷一般。

妫览、边鸿二人骇然失色,戴员亦是脸色难看。

“当官本为民做主。三哥所为,我看不到任何有道理的地方。”孙尚香吩咐道:“喜儿,命人放了夏季常。”

众人一怔。

喜儿当下应令,边鸿却是神色不满,沉声道:“郡主,我等敬你是吴侯之妹,这才百般忍让,但这里可是丹阳城,一切都应以太守的命令最大1

“是吗?”孙尚香淡然道:“那我现在就告诉你们,只要孙翊不出面,他就再不是丹阳太守了。”

“什么?”妫览、戴员大惊失色,边鸿更是***道:“郡主,只怕你的话在丹阳行不通的。”

孙尚香玉腕轻翻,手上已多了块金质令牌,轻声道:“你们总认得这是什么?”

众人脸上色变,边鸿失声道:“吴侯手谕?”

“不错,这正是吴侯手谕1

孙尚香平静的玉容上终于多了分凛然之意,“持手谕者能号令江东六郡,若遇吴侯帐下不听节度者,可先斩后禀告给吴侯,无有罪责。”

妫览等人脸上终露出些畏惧之意。

孙尚香扬声道:“如今我代吴侯发令孙翊太守举止失度,无故擅离职守,待他出现前,丹阳太守暂由我来持掌!就算他出现后,亦应向吴侯禀告失职缘由,吴侯才会考虑是否让其继续担任丹阳太守一职。”

佳人的言语依然平静,但其中已有不容置疑之意。

百姓哗然。

就算单飞都是讶然,显然没想到孙尚香居然会有这大的权利。

“喜儿,现在你可以去释放了夏季常。”孙尚香命令道:“若遇阻挡,就说是太守之令,若有不解之人,让其尽数前来见我。”

喜儿遵令飞身上马离去。

夏伽蓝惊喜交加,早带着五福跟着马儿快步奔去。

边鸿还待阻拦,见孙尚香明眸望来,脸色仍如月色般朦胧,却多了丝冷月般的萧索,边鸿瞥了一眼她腰间悬挂的弯刀,吞了下口水。

弯刀亦如月。

“郡主如此,让末将很难向太守交代。”边鸿终道。

“这点你大可放心,孙翊出现后,你让他找我就好。”孙尚香片刻间做了个可说是轰动丹阳的决定,依旧平淡如旧,对边鸿这帮人亦没什么不满叱责。

可众人再望此女子时,岂敢等闲视之?

妫览脸色难看,长吸一口气道:“郡主真要决定一意孤行?”

孙尚香轻摇螓首道:“非也,你可问问丹阳百姓,有哪个不满?”

“我单飞觉得郡主的决定再正确不过。”单飞立即道。

庞统赞道:“庞统对郡主的决定,亦是绝对赞成1

孙尚香的目光从二人身上掠过,望向妫览道:“妫大人,你也看到了,我的想法并非是孤行?”

妫览嘴角冷笑,上前了一步。

庞统见状拦在孙尚香身前道:“妫大人要做什么?”

妫览无视庞统,仰天长叹道:“吴侯英明,孙太守勇猛,只可惜丹阳要毁在一女子之手。”

他虽未提及孙尚香的名字,可众人如何听不出他的意思。

妫览摇头又叹道:“下官复出本有感孙太守赤诚,但时至今日,下官已觉得,没必要再留在丹阳。”

戴员亦是上前一步道:“郡主,下官不好偏袒,但今日只怕郡主亦有问题。既然郡主看我等不满,我等也无颜再留在此位。”

二人一唱一合,围观百姓都是哗然,知道这二人是要辞官不做的意思。

但这如何使得?

妫览、戴员一文一武的替孙翊打理丹阳,如今孙翊不在,妫览、戴员若也是辞官的话,丹阳城岂不立马乱作一团?

早有一人从人群中走出,拱手道:“两位大人,此举万万不可!如今太守离去,丹阳正要依仗两位大人的尽力。两位这时离去,丹阳百姓怎会同意?”

他出此一言,百姓有的附和,有的沉默……

孙尚香根本不看那人,只是望着妫览、戴员道:“你等可是要辞官不做?”

妫览、戴员知道丹阳城离不开二人,如今以退为进的逼宫,本以为孙尚香再是骄横,亦会挽留,但见到孙尚香神色淡漠,心中均沉。

“不错。”妫览终道。

戴员亦是硬着头皮道:“郡主既然无意……”

“那好,交出你等的印绶。”孙尚香平静道。

妫览、戴员均是大惊,从未想到孙尚香竟会这般抉择。

百姓静默。

戴员额头冒汗,妫览脸色青冷,但众目睽睽下,既然做了选择,反悔不是自抽耳光?

许久的功夫,二人互望一眼,解下腰间的印绶递了上去。

孙尚香毫不犹豫的伸手拿过印绶,回转身对台阶下百姓道:“如今妫统兵、戴郡丞自感无力治理丹阳,今日我孙尚香,持吴侯手谕传令,准二人请辞。只是统兵不可一日或缺,既然如此……”

众人没想到孙尚香竟准了妫、戴二人的辞呈,震骇之际都向边鸿望去。众人均想,事已至此,总要选出个人来打理丹阳事物,眼下有实力来当统兵的只有边鸿一个……

不想孙尚香静默片刻,一字一顿道:“我今日宣布,丹阳统兵一职、就由……单飞担当1

ps:求票!求订阅!另:推荐女频新书《欢颜痉起点书号:1003486103,咱墨门自家孩子的新书,第一部作品,写的挺好的,欢迎大家都去收藏点击观看,顺便投些票!小姑娘第一次写书,大家多支持下,给她些许动力,就可能收获一部!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