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81节 我等不服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81节 我等不服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书友‘闪电快手温柔侠客’的两次飘红打赏,成为《偷香》新盟主,谢谢,也谢谢众多打赏老墨的朋友们,今天稍晚有第三更!

庞统激动下慷慨陈词,对妫览所为再不留情面。小说

单飞暗自点头,心道凤雏热血起来,看起来要英俊很多。男人嘛,不要像凤雏的胡子一样软趴趴的,该硬还得硬了,不然很让人笑话。

妫览不想一个寻常白丁居然敢对丹阳统兵这般出言不逊,脸上怒容难以遏制,呵斥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和本官这么说话?”

他对孙尚香还有几分忌惮,可他毕竟身为丹阳统兵,掌管丹阳的兵权,见庞统如此无礼,终于难耐心中怒火。

庞统一滞,暗想这是辩不过要打的节奏吗?可他这时候知道没什么回头的余地,反诘道:“妫大人身在其位,不谋其政,这本是错处,百官犯错都有御史究责,难道妫大人还不让人说了不成?”

若就他一人在此,无论如何都不会这么冲动。

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

自古的规则很多是好的,但人定下的规则从来是靠人来实现,也就总有人以权利凌驾在制度之上,撕破脸皮后武力相向的情况屡见不鲜。

在某些人看来,什么规则道德不过是层皮罢了,在最硬的拳头面前看起来都是狗屁。

庞统对这点心知肚明,暗想出完气后,这丹阳也非长久停留之地,还是回叔父那里装清高更安全一些。

妫览双眸喷火,望向孙尚香道:“郡主,本官因吴侯之故,对郡主不敢怠慢。可太守府门前,究竟不是胡闹之地……”

这时太守府前的百姓越聚越多……

夏伽蓝吹火是势单力孤,可单飞抓住关键的力量一把火点起来,实在非同小可。

丹阳百姓见女魔头和妫统兵斗了起来,这种热闹如何肯错过?

单飞一旁道:“妫大人此言很让在下不明,郡主和庞统如何胡闹了?还请妫大人言明。”

你又来这招?

喜儿方才被妫览呛的不能发声,只因为她看似鲁莽,但也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

孙策死后,孙权继任吴侯,让三弟孙翊掌管丹阳。江东眼下看起来虽是孙家的,但那不过是近年来的事情,孙家要在江东站稳脚跟,士族的支持必不可少。就因为如此,孙权一改当初孙策对江东士族的铁腕策略,采用怀柔之术。而孙翊招揽妫览、戴员等在江东颇有名望的人士为官,也是向士族大家表露笼络之意。

喜儿见郡主一箭就废了春若扬的一只手,知道郡主决定插手此事,可郡主究竟要做到何种地步,她心中亦是不明。

斗下去究竟是什么后果,喜儿不能不替郡主考虑下,因此她对妫览的斥责无语,只想观望风头再说。但听单飞火上浇油,喜儿倒想看看这小子究竟要闹到什么地步。

妫览冷望单飞一眼,更没瞧得起这个未及弱冠的少年。只以为这是个***,妫览冷然道:“郡主还请入府中商议。”

“不知道妫大人要去府中商议什么?难道春若扬一事不能在府前决定?”庞统只怕入府后就被两旁埋伏的刀斧手宰了。

妫览双眉一竖,喝道:“来人,将此人拿下,先押入大牢,等日后再问。”

有府兵霍然上前,就要按住庞统。

庞统没想到妫览如此,面色发黑道:“妫览,庞统何错,你竟私加刑狱?如此作为,丹阳百姓怎么能服?”

有百姓微哄,但见妫览望来,均是收声。

妫览冷笑道:“本官没有看到哪个不服。”

府兵正要推庞统下了台阶,单飞终道:“妫大人,在下是不服。”

妫览神色一寒。

“民女夏伽蓝不服。”夏伽蓝跟着道。她本以为事情会有转机,哪想到随即见到庞统被押,又见单飞终于挺身而出,暗想这些人都是为了慈济堂得罪官府,她怎能和没事人一般?

“五福也是不服。”五福畏缩的扯着姐姐的衣袖,抹着眼泪道。

夏伽蓝心酸,一把抱住了弟弟,嗄声道:“不错,慈济堂的夏伽蓝姐弟都不服1

“一块拿下1妫览喝道,随即望向孙尚香道:“郡主,等进府后,下官再对郡主详细解释。”

他毕竟懂得拍上压下的为官之道,只要孙尚香没什么意见,百姓***,他妫览还怕压不下来?

众府兵纷纷涌出,就要动手之际,孙尚香轻叹一口气道:“妫大人,你的所为实在让我有些失望。”

妫览一怔,戴员本是沉默,闻言脸色发黑,众府兵听出不对,停了举动。

“郡主何出此言?”妫览神色萧肃道。

孙尚香默然片刻才道:“昨日我曾见过单飞,他说慈济堂有冤。”

众人均是一怔。

庞统没想到单飞昨晚一夜不归,居然是搭上了郡主。

夏伽蓝、五福心中感动,从未想到过单飞和慈济堂非亲非故,却一直为慈济堂默默奔波。

妫览冷望单飞,微吸口凉气,这才重视起眼中如***般的单飞来。

原来一直是这小子在暗中煽风点火!

“那时我还是心有存疑。”

孙尚香眸光清冽,平静道:“我想有三哥坐镇丹阳,怎么会让这等冤情发生?我以为此人诬告,但这人又着实不像诬告之人。”

单飞一怔,忍不住向孙尚香望了眼。

孙尚香不理单飞,继续道:“我用了一夜的功夫派人查访,才发现此人所言无一句虚妄。”

妫览沉默不语,但眼珠急转,不知道想着什么。

“今晨时分,我知夏伽蓝到太守府前申冤,还想看看太守、统兵如何处理此事,可统兵不见的态度,实在让人心寒。”

孙尚香言语平静,但神色萧肃。

单飞见状,心中奇怪之意更浓。

这女人看似比甄柔稍大的年纪,可无论见识、对事的方式,简直是天壤之别。

“随后春若扬逼迫夏伽蓝,当街无故殴打庞统。我早知春若扬劣迹斑斑,从未想到过他竟如此肆无忌惮,因此小施惩戒。”孙尚香又道:“妫大人,令甥如此作为,你不管不为,实则辜负了太守请你出山的心意。”

“此子自行为祸,和本官何关?”妫览冷望春若扬一眼,“有郡主代为教训,本官正要谢过1

众人一怔,倒没想到此人无情如斯。

“那我爹呢?”夏伽蓝终于鼓起勇气道:“他入狱和妫大人可有关系?”

妫览冷哼一声,并不搭理。

孙尚香看着妫览道:“妫大人说太守什么时候不见的?”

妫览沉吟片刻,“三天前。”

庞统见郡主发话,挣开了府兵的束缚,质疑道:“夏季常被抓就是昨日,那时丹阳城以妫大人最大,妫大人莫要说这件事和你无关。”

“那事的确和本官没什么关系。”妫览淡淡道。

众人一怔,都是向戴员望去。

戴员连连摆手,示意不接这个黑锅。

孙尚香目光微冷,“那我倒不懂了,究竟是谁要拿下的夏季常?”

妫览冷然半晌,伸手从怀中掏出一面木质令牌道:“这是太守离城前留存的手谕。孙太守亲自下令,本官暂代太守之职行事,若徐过客有了问题,立即捉拿夏季常入狱,不得有违!因此——捉拿夏季常,本是太守之意。”

夏伽蓝心中一沉。

单飞暗自皱眉,心道这种瓜葛恐怕只有孙翊能解释清楚,偏偏这小子在这时候玩起了失踪。

看着孙尚香,妫览沉声道:“郡主,下官感觉你是受小人蛊惑……”

庞统脸色更黑。他见单飞若无其事的样子,知道这小子推卸责任很有一套,只怕这个“小人”的锅是背定了。

“春若扬一事,下官疏于管教……可谁家没有几个不服管教的逆子?更何况春若扬不过是下官的一个外甥。”妫览辩解道。

庞统心中一寒,听出妫览是洗脱罪责的意思。这人效“蝮蛇蜇手、壮士断腕”之举,没有壮士的勇气,却有毒蛇的狠辣。

“将春若扬暂且押入大牢待审。”妫览一声厉喝。

见府兵押着春若扬离去,妫览继续道:“下官不过是奉太守之令行事,方才还要和郡主入府商议,不想有小人作祟。”

他恶毒的看向庞统、单飞,眼中带分狠辣。

庞统暗自惊心,知道一把火没有吹好,只怕要烧到自己的后院。

单飞知道妫览要开始反击,突然道:“妫大人张口小人,闭口小人,我不知道妫大人是说哪个。但我只想知道一点,夏季常究竟犯了何错?”

庞统脑海一亮,立即附和道:“不错,我等只是为慈济堂的夏季常申冤,夏季常若有过错,就请妫大人言明。无故抓其入狱,怎能服众?”

“本官是奉太守之令。”妫览冷笑道。

庞统不甘示弱道:“妫大人此言差矣,想你身为统兵,并非要对上峰命令言听计从,纠正上峰的过责,亦是你统兵之责。”

妫览眼中寒光闪烁,“你是说太守有错?”

庞统稍有犹豫,坚持道:“我虽不解太守为人,但我觉得太守不应不加分辨的抓人,却不给百姓一个解释。”

“你是说太守有错?”妫览冷笑再次逼问。

庞统一滞,知道妫览是在孙尚香面前给他做了个笼子,他指认孙翊有错,就是和孙家为难,孙家人会不会互相帮手?若无孙尚香支持,他极可能命丧当场!

他那一刻心绪澎湃,知道碰到人生中最重大的一次选择。

或死或生。

牙一咬,庞统昂然道:“我觉得……”

就在此时,单飞开口截断道:“我觉得庞统质问的丝毫不错1

.

ps:老墨隆重推荐一本女频新书《欢颜痉起点书号:1003486103,这是咱们墨门自家孩子写的第一部小说,都去看看收藏点击投票啥的,给些支持,故事写的很流畅,小姑娘第一次写小说,写的很不错了。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