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80节 女人怎么了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80节 女人怎么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春若扬听到夏伽蓝叱责,先是一怔,转瞬哈哈大笑道:“在丹阳城,我春若扬说的话就是法,我春若扬……就能一手遮天1

“这小子太嚣张了一些。”赵一羽握紧了拳头。

他见夏伽蓝满是无奈、庞统狼狈不堪、五福抹着眼泪,知道凭这三人绝对解决不了眼前的事情。

对付这种***只有一个方法,揍!

揍得他哭爹喊妈,痛不欲生时,才会明白原来看似与众不同的自己也不过是可怜虫一个。

赵一羽不知道单飞为何能忍住并不出手。

单飞笑笑,看向远方轻声道:“他在作死,你放心,不用我们动手,他很快就会知道自己的下场了。”

赵一羽顺着单飞的目光望过来,眼中闪过分喜意。

春若扬不知道大难临头,还在得意道:“你要是不服,不妨再到太守府告我。”

“你以为我不敢告?”夏伽蓝咬牙道。

“你告有什么用?”

春若扬放肆大笑起来,“统兵是我舅父,太守都听他的。你一个女人有什么鸟用?说不定还在等鸟来用。女人啊,女人……”

他话一出口,伸手指向夏伽蓝,其中的龌龊之意自然引发一帮下人的哄笑。

笑声远远荡了开去,一个女人的声音远远的激了回来,“女人怎么了?”

众人一怔。

春若扬听竟有女子抱打不平的样子,嘴角笑容更浓,不等抬头去看时,陡然间大叫一声!

“嗤”的声响。

有一点金光吹过,过了春若扬的手掌,钉在他身后一个正在哄笑的下人肩头之上!

所有人都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春若扬伸出的那只手,看着他掌心的那个血洞,半晌才明白过来——原来就在春若扬抬手那一刻,有一箭射来,穿透了春若扬的手心,还顺便钉在一个下人的肩上。

金光赫然是枝金箭!

那是怎样的一枝箭?

箭吹过时,如风柔,比弩利,一箭就击穿了春若扬的手掌!

众人回头望去,就见远远方有白马红衣,一女子正手持七彩锦弓坐在白马上,冷漠的看着春若扬道:“女人怎么你了?要你这么轻视?”

那中箭的下人被一箭洞穿了肩头,静了片刻,随即捂着肩头惨叫着跪在了地上。

春若扬看着右手的血洞,先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可听到家丁的惨叫,终于感觉到手心撕心裂肺的痛楚,左手捂着右手,春若扬脚下一软,已然坐到了地上,恐惧道:“手,我的手……我的手1

他从来都是飞扬跋扈,打人时只有痛快,却从未想到自己受伤流血时,也不是铁金刚,不过和旁人一般模样。

有几个下人见到那女人的模样后没有惊艳,反倒畏惧后退,有几个下人不知那女人的身份,还是不知死活上前,一人喝道:“你这女人吃了豹子胆,竟然敢伤了妫统兵的外甥……”

他们话未说完,不见那女子的动作,一旁却是红影一闪。

砰砰砰!

一阵连响后,那几个***不等看清楚对方的身影,就被那红影踢翻在地,***呼痛不已。

众人定睛望去,才发现又一个红衣女人站在众人的面前,咧开血盆大口道:“还有谁的外甥欠打?”

夏伽蓝、庞统大喜。

单飞、赵一羽互望一眼,早看出射箭的就是孙尚香,出脚的那个女人却是喜儿。

“是郡主1

“女魔头1

“快跑1

围观的百姓一哄而散,只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春若扬终于认出孙尚香来,骇的心中发痛,不解这女人怎么会出现丹阳?他曾见过孙尚香几面,知道这女人是出了名的飞扬跋扈,身边更有一帮无法无天的女人,无恶不作,不然怎么会被百姓称做女魔头?

丹阳城那么大,大家各顾各的嚣张,春若扬一直感觉这女人没空理会他,更不会主动挑衅孙尚香。他又有段时间没有见到孙尚香在丹阳出没,只以为她死了,哪想到今日竟然遇到。

一见女魔头出手如此毒辣,春若扬仍旧不解缘故,还认为不经意的得罪了她什么,心惊胆颤滚地要滚走,喜儿早就到了他的身前,一脚踩在他的脖子上。

“郡主饶命1春若扬哑着嗓子大叫,只感觉下一刻脖子要断掉。

一帮下人见状,终于明白大事不好,纷纷退后。

喜儿伸手一指两个下人喝道:“你,你……把这个蠢公子给我抬太守府前去1

那两个下人不敢执拗,慌忙遵令。

喜儿又是伸手一指,“你……过来。”

庞统虽未见过孙尚香和喜儿,但听百姓议论,隐约猜到这两个女人的身份,见那如吃过人的女子指向他,庞统骇了一跳,“女侠……”

“不是你,是你身后那个。”喜儿不耐烦道。

庞统回头望去,才发现单飞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庞统脸上发烫,不知道这小子什么时候到的,究竟有没有看到他挨打的模样?

这小子有难时让他庞统顶缸,挨揍时却是躲在一旁,真的无愧“兄弟”二字。

抹了下鼻子上的鲜血,庞统心中又有点不解——自己和单飞究竟差在哪里,怎么是个女人都和单飞有关?对单飞好像都另眼看待?

单飞上前拱手赞道:“在下今天一见,才知道喜儿姑娘果然是女中豪杰,男中丈夫,在下佩服。”他早看到孙尚香和喜儿纵马近前,这才对春若扬的嚣张很是喜欢。

你作死吧,马上就到你要死的那一天了!

可他亦没想到孙尚香丝毫不留情面,一箭就废了春若扬一只手。

庞统怔转—这小子竟然和吃孩子这女人认识的?

喜儿闻言冷哼一声,“你跟着我们来。”

单飞点点头举步跟随,暗想如今火势已起,接下来要烧成什么样,没人知道。不过他见孙尚香对妫览的外甥毫不留情,倒对接下来的事情很有些期待。

庞统、夏伽蓝不明所以,搞不懂单飞怎么会和郡主扯上关系,但见状如何会不跟过来?

众人很快到了太守府前。

庞统见太守府的大门还是紧闭,有府兵正守在门前,见孙尚香前来,府兵迎上来道:“郡主,太守不在府中。”

众人都是一怔。

孙尚香弯眉微蹙,喜儿已经喝道:“如今谁代太守之职,让他出来1

那府兵面面相觑,可见喜儿一扬鞭,终于有人进入府中,不多时的功夫,府门大开,府内走出两人,一人清癯长须,另外一人身材稍矮,小腹微凸。

喜儿认得长须那人正是丹阳统兵妫览,小腹微凸那人却是丹阳郡丞戴员。

戴员一见府前的孙尚香,笑容满面道:“郡主远道而来,下官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太守呢?”喜儿喝道。

“太守不在府中。”戴员回道。

妫览目光远掠,早看到府前躺着的如同死人般的春若扬,脸色沉冷。

“我们不用你来废话。”仍旧是喜儿大声道:“太守去了哪里?”

戴员含笑道:“我等不知。”

单飞、庞统互望一眼,都看出彼此的困惑。

孙翊身为丹阳太守,无故消失不见,连统兵、郡丞都是不知道去向,这件事绝不正常。

这两人是真的不知还是故意推搪?

喜儿怒道:“你觉得我会信你们?”

妫览面色微肃,“本官和戴郡丞似乎也没必要让喜儿姑娘相信什么的。”

“你说什么?”喜儿呵斥道。

妫览对喜儿的态度似乎见怪不怪,淡漠道:“下官退隐山中,本无意复出,是太守数顾草庐,请下官出山辅佐。都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戴郡丞对喜儿姑娘客气,可不意味着你能插手政事。下官身为丹阳统兵,只需让太守相信即可,本不用让郡主相信什么,更不要说对喜儿姑娘。”

喜儿一滞,竟无言以对。

庞统突道:“我倒觉得妫大人此言大错特错。”

妫览看了庞统一眼,知道这不过是个白丁,神色不屑,连话都不想多说一句。

庞统心头火起,他本是谨慎之人,但被春若扬手下一顿打后,早就心头火起。

是可忍,孰能忍?

就算不在丹阳讨官做,这口气也得发出来!

他开口诘责反击,本以为妫览最少会吱一声,没想到妫览深知最大的轻蔑就是置之不理的道理,直接将他晒到一旁。

庞统正尴尬时,听单飞问道:“庞兄何出此言?”

单飞懂得帮腔的妙用,见这个凤雏难得发怒,怎会不鼓励一下?

庞统精神振作,虽知这小子还是让他顶缸,但这时候再顾不上许多,昂声道:“我想妫统兵有件事情没有弄清楚。”

他这么说明显对妫览不敬,妫览却仍旧不理,庞统亦是自顾自说下去道:“既然是丹阳的统兵,就是丹阳百姓的父母官,身在其位,本应该为百姓着想,百姓有难,绝不是一句对太守负责就可以搪塞过去的。慈济堂有冤,妫大人视而不见;夏季常无故下狱,妫大人同样不见;春若扬趁火打劫,强娶民女,差点逼人致死,妫大人亦是视而不见。难道朝廷推举的孝廉已经如此的不要脸面?”

顿了片刻,见妫览怒意满容,庞统并不畏惧,忿然道:“太守就算不在,妫大人身为统兵,岂不更应负起照顾丹阳百姓之责?可妫大人如何作为?不过是不见不见再是不见。都说圣人行不言之教,却没说圣人行不见之教,妫大人身为朝廷孝廉,如此作为,不知道是哪个圣人所教,还请妫大人教我?1

.

ps:继续求票票!有劳兄弟姐妹们帮忙投票了,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