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79节 无法无天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79节 无法无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风雪anl盟主的飘红打赏盟主这么给力,兄弟们是不是也打赏老墨几张月票热闹一下哈哈,谢谢了

赵一羽不能不佩服单飞。

他如今只想着如何救出白印这帮兄弟,哪想到单飞借力的方法如此巧妙,竟还想将慈济堂的一事连带解决。

慈济堂有冤。

孙翊派人抓走了夏季常,这是上层的意思,在单飞看来,慈济堂想申冤不会那么容易他知道常见的官方做派,若是没有旁的压力督促,官方拖都能拖死你

他要解决慈济堂的问题,就要找个力量来扭转这个局面。

你孙尚香带着的一帮女人不是路见不平一声吼吗那看你如何处置慈济堂的事情。

夜风凉。

众女子听到单飞所言有些躁动,孙尚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喜儿竟也沉默下来。

单飞心中微沉,这不是他想象中的孙尚香。

他知道环境对性格养成有很大的影响,女人不太喜欢变化,更对环境很是依赖。曹宁儿在半官半商的环境下,有常见的大小姐的做派,甄柔很有温室长成的娇娇女的自我性格,晨雨自立性很强,对男人的依赖性不强,但对错分明,坚持执着。

这都是和所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

孙尚香是郡主、孙权之妹,平日带了一帮丫头舞刀弄剑的,有孙权罩着,她的性格可想而知的应该刚烈如火。

单飞见到喜儿的时候,这种判断更为强烈,人以群分嘛,可他真的见到孙尚香的时候,才发现孙尚香的性格和环境很是背离。

这种女人,清高冷傲,竟然和女修的性格有点相像。

这是怎么回事

单飞不解,但他知道,要解决慈济堂的事情,恐怕离不开眼前的这个女子。

良久,孙尚香才道:“好。”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解这女人究竟要说什么。

单飞见孙尚香有意离去,却未再说什么。他看得出来,对孙尚香这种女人,这些话说一遍就够了,孙尚香若不想做的事情,他跪下来磕头都是没用,可孙尚香如果决定做的事情呢

孙尚香似要拨转马头,突然止住道:“你叫什么名字”

众女子都是面面相觑,看出彼此的诧异。

“单飞。”单飞回答时略有犹豫。

孙尚香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问道:“你来丹阳做什么”

喜儿一帮女子更是嗔目结舌,她们都是孙尚香手下的丫环,承蒙郡主喜欢,将她们当姐妹来看待,她们只感觉跟在郡主身边,不受旁人的白眼,着实痛快。

但她们都知道郡主这些年来,素来少和外人言语,从未主动问过男人的名姓,今日如此对一个男人问话,实在是破天荒的事情。

单飞倒不知这个缘由,见孙尚香望来,往事如电般划过脑海,心中陡然涌起分激动,“我来丹阳寻我最爱的女人”

众女子微哗。

孙尚香还是平静如旧,“她为什么离开你”

“只因为一个没有任何人能挽回的变故”单飞本不会轻易对外人说出这些,可见到如女修的这个女人,心中却多少有分期盼。

他记得晨雨说过的话我不怕如今的结果,相反,我还决定要打破这两千年的宿命,打破女修传人的宿命。

眼前这女人会不会和女修有什么关系

众女人都是诧异,她们对负心的男人都没什么好感,也听多了男人喜新厌旧的借口,但感觉单飞这个理由着实新鲜。

孙尚香轻轻“哦”了声,拨马要走时,单飞终于忍耐不住,伸手从背后取出晨雨的画像,抖在夜空中道:“郡主,冒昧打扰,你可认得画像中的这个女子”

众人举目望去,孙尚香亦不例外。

单飞一霎不霎的盯着孙尚香的神色。

孙尚香凝望那画像很久,终于摇摇头,漠然道:“不认得。”

她再不多说什么,轻策马儿踱入了长街夜色。

风凉习习。

单飞伫立在那里看着一帮女子远走,抬头看向天上的月。月弯弯,恰似女子清幽相思的眉头。有云过,叠叠卷皱。

***

清晨时分,单飞到了慈济堂门前,沉吟片刻,这才推门而入,走向堂前。

乌青正坐在堂中,见单飞进院,舒口气道:“老大,你总算回来了,我真怕你有事。”

单飞走过来道:“其余的人呢”

乌青忙道:“老大,你不知道,昨晚夏姑娘去丹阳大牢,一直见不到夏季常。他们不让见的。”

单飞不出意料的“嗯”了声。

“夏姑娘不见你回转,心中很急,又因见不到父亲,感觉事情严重,一大清早就决定去太守府前申冤。庞统本来说要等你回转再说,不过劝不住夏姑娘,和她、五福一块去了。”

“药堂其余的伙计呢”单飞问道。

“大家人心惶惶的,夏姑娘昨晚就遣散他们回家了。”乌青接道。

单飞皱了下眉头,沉声道:“***太守府前看看。”

“我和你一块去。”乌青站起来道。

单飞摇摇头,“你留在这里,如果碰到什么刘憨夫妇带个叫宝儿的孩子,让他们等一下了。”

“这是什么人”乌青不解道,听单飞简单说了下,乌青有些诧异道:“老大,你觉得慈济堂这时候还有心情给人看病吗还是你要给他们看看”

如果他病了,他不会让药堂看,而会选择单飞。

在他看来,单飞治病好不好难说,但总不会把人往死里治。

单飞拍拍乌青的肩头,“你记住一点任何时候,不管别人怎么认为,我们自己都要看远些,活在当下,日子却长。”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迈步出了慈济堂。

乌青若有所悟,缓缓点头。

单飞出了慈济堂,向太守府的方向行去,没多久,就见赵一羽迎上来道:“老大,夏伽蓝跪在太守府前好一会儿了,不过没人理会。”

并没什么意外,单飞不急不缓的向前走着,不多时,前方突然有人声喧嚣。

庞统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春若扬,这是丹阳城,有王法的地方,你莫要太过放肆。”

随即有孩童的哭声从人群中传了出来,那是五福。

赵一羽眉头一动,低声道:“他们怎么回来了好像还和春若扬那小子遇上了春若扬那小子不知好歹,要不要***教训他”

单飞摇摇头,“让春若扬闹”

赵一羽先是一怔,随即若有所悟。

二人到了人群旁,早见到春若扬正趾高气扬的站在庞统、夏伽蓝、五福三人的面前,身后跟着十数个黑衣人,均是劲装打扮。

庞统只是看着眼前寻衅的春若扬,并未留意单飞悄然赶来,他知道事情不妙,不由额头冒汗。

经单飞提醒,他知道此事很是蹊跷,可夏伽蓝忧心父亲的性命,无师自通的悟懂吹火烧山的道理,今早执意要来太守府申冤,庞统执拗不过,只能陪行。

果不出单飞所料,太守府的大门紧闭,任凭夏伽蓝怎么跪求,始终没人来看一眼。

百姓似都看出门道,不敢围观。

吹火烧山的计策是好的,但也要提防别人一泡尿就给火浇灭了。

庞统见竭力吹火,却什么影响都没有,知道没经准备策划,眼下吹火的力道还是太弱,劝夏伽蓝先回药堂再做打算,夏伽蓝也看出情形有异,无奈回转。

不想三人回转的路上竟遇到了春若扬。

春若扬经过昨晚的深思熟虑,终于想明白什么,今日特意过来找茬,一见三人就叫嚣道:“夏伽蓝,你欠春府的钱,总是要还。我可等不到月底,月底你跑了呢我向谁要账没钱是吧你就先到春府当下人押着,等你们有钱再来赎你”

他这次准备周到,一摆手,早有两个壮汉上前。

庞统没想到春若扬霸王硬上弓,不得不拦在夏伽蓝身前喝道:“春若扬,你莫要忘记你舅父可是妫孝廉”

他话未说完,就有一壮汉挥拳打来。

庞统才架开一拳,就被另一拳击中面门,鼻血长流。

庞统腰间还是有把长剑的,但那不过是用来舞的,实战完全不同。他不等去拔剑,就被两人按住双手,一人又重重踹在庞统腿上。庞统一个踉跄倒在地上,还没起身时,就被人用力按住,劈头盖脸的打来。

片刻间,庞统就被打的七荤八素,陡然一声爆喝,奋起全身气力一掀,竟将身边几人分开,滚身到了一旁站起,伸手拔剑出来舞个剑花道:“你们再不住手,莫怪我不留情面”

他这话和这招式若是一开始就用出来,倒还有点震撼,可他根本没什么实战经验,这会儿又是满脸鲜血的狼狈不堪,威慑力自然大减。

春若扬没什么本事,可也看出庞统武功绝不高明,大笑道:“丑鬼,你现在还想用我舅父压我给我打,我舅父就是统兵,打死了,算在我的头上”

他如今想明白了,孝廉太多约束有个屁用,统兵的权利才是他需要宣扬的地方。

众家丁听春若扬吩咐,才要向庞统涌去,夏伽蓝终于按捺不住,脸色苍白的喊道:“等等”见众人脚步微停,夏伽蓝咬着贝齿道:“春若扬,你无故打人,还真的无法无天了吗”

.

ps:亲,投几张月票可好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