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75节 另有其人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75节 另有其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单飞想得的确够远,也看得够远。

他不喜欢参与到权利游戏中,因为他憎恶人际中的尔虞我诈和血腥残忍,更厌恶某些人熟悉规则后的自鸣得意。

可中国历史从来不缺乏这种丑陋的一面。

就算汉武帝那种人物,老了老了,听说儿子反叛,还是毫不犹豫的将其逼死,唐太宗亦是无差,在争权中对兄弟毫不手软,又囚禁了老子来维持政权的稳定。

这还是历史上被歌颂的英雄人物。

实际上不止华夏,整个地球上的人类也没什么差别。

这是人类在维系统治中解不开的一个死结!

单飞不参与,不代表他不懂得这些权利的本质,不然当初鬼丰和他谈论时,他也不会有深切的共鸣之感。

庞统一说吹火烧山之术,他立刻意识到问题所在,见庞统已经醒悟的样子,单飞倒没过多追究,只是向夏伽蓝看了眼,皱眉道:“庞兄,这件事恐怕很是复杂,我们不必急于一时。”

我是不急,只要没人管我要钱就好。

庞统暗自苦笑,他越往深想,越觉得此事越是让人费解,反问道:“如果不用吹火烧山之法,单兄有什么高见呢?”

他毕竟也有见识,这刻对眼前这个少年很难再有小瞧之意。

单飞摇摇头,暗想事情复杂,我等坐在这里闭门造车不会再有什么收获,“我暂时想不到什么好方法,我要出去走走。”

他一起身,庞统、夏伽蓝连同五福都是惊疑不安。

单飞看出他们的怀疑,为免几人担忧,吩咐道:“乌青,你留在这里就好。”

乌青点点头,单飞也不多话,出了慈济堂。乌青看出众人的担忧,解释道:“老大就是这样的人,帮人从不宣扬。你们放心好了,他不是逃之夭夭,而是想办法去了。”

夏伽蓝再见单飞时,对其已很有信任,闻言虽是心中稍安,可还是忍不住问道:“庞先生,你方才还未说完吹火烧山究竟要如何来做呢?”

庞统得单飞提醒,知道这件事很是危险,连连摇头道:“这方法恐怕也是不行。”

夏伽蓝轻声道:“你说***太守府前申冤,会不会好一些?”她不是笨的,回过神后立即想着如何解决慈济堂的事情。

别人再是帮忙,恐怕也有限度,眼下她夏伽蓝能做的就一定更先去做到。

庞统心中一颤,见那柔弱的女子满是执着,皱眉道:“我觉得……一切还是等单兄回转再说吧1

**

单飞出了慈济堂后信步前行,似是没什么目的般,但他一出慈济堂的时候,就发现有人在盯梢。

这不出他的意料。

盯梢的是两个黑衣男子,单飞故作不知的模样,悠闲的向前走去。等再过了条热闹的长街后,他转入一条幽巷,紧走两步,消失在巷子的尽头。

那两个男子一直尾随着单飞,突然不见了单飞的踪影,不由发足急奔。等到了巷子尽头,二人发现前方亦是空空荡荡,人影不见,不由讶然失措。

他们俩正迟疑间,就听单飞在他们身后道:“两位跟着我做什么?”

那两人骇了一跳,不知道单飞怎么跑到他们身后,左手那人蛮横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跟着你了?这条巷子是你买的?你走得,我们走不得?”

右手那人更是道:“老子就是要跟着你,你能怎地?”

单飞见这两人一个横过一个,只是笑笑,“没什么,就是头会有点发晕。”

“什么?”那两人不解的问了句。

砰!

一声大响后,那两人脑袋撞在一起,只感觉天旋地转,晕得金星直冒,看着还远在数丈外的单飞,二人心中困惑,但还是软软倒了下去。

单飞笑望那两人身后的一人道:“什么时候来的?”

那人正是赵一羽。

快步走到单飞面前,赵一羽拱手道:“单……”见单飞以指竖唇,赵一羽知道单飞是让他小心不要说出称呼,改口道:“老大你放心,这两个孙子半个时辰都醒不来的。兄弟们到了好一会儿了。”

方才这两人在和单飞发横的时候,没想到赵一羽早到了他们的身后,只是双手一拨,将二人当下撞晕。

这两人也有点功夫,但如何比得上黑山军的高手?

单飞示意赵一羽走到个角落,纵身到了树上,让赵一羽也跟了上来。

赵一羽不知单飞为何这般小心,还是言听计从。等到了树上,见眼前视野开阔,单飞缓缓点头,“你可以说了。”

“单老大……你这么小心做什么?这两人是春家的走狗,没什么本事。春家更是不用你来出手,我一个人杀到春府,就能教训他家一圈了。”赵一羽低声道。

“你知道他们是春家的?”单飞反问道。

赵一羽点头道:“早跟他们有一会儿了,见他们鬼鬼祟祟的守在慈济堂前就不是好鸟。老大……你当众扫了春若扬那小兔崽子的面子,以那兔崽子的小肚鸡肠,肯定会想办法对付你,这两人跟着你,就是受春若扬的吩咐。”

单飞只是笑笑。

赵一羽亦笑道:“我知道以老大的脾气,不会怕他们,也不太会和他们计较,于是就帮你解决了他们。兄弟们来到慈济堂和你汇合时,正碰到单老大你为慈济堂说情。孙轻说只是还债倒简单,我们带的钱不少,不够的话……”他嘿然一笑,多是想要重操旧业。

他们为盗的时候,手脚不会干净,不过都是劫富济贫,对同样贫苦之人不会下手。眼见丹阳兴旺,他们想大户绝不会少,筹钱那倒好办。

单飞一笑,“暂时不用这样,让兄弟们约束些儿。”

赵一羽连连点头,“大伙都是规矩的不能再规矩,绝不会给单老大找麻烦,不过慈济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单飞将事情说了遍,关于冥数的事情也未隐瞒。

赵一羽本是嬉皮笑脸,闻言脸上终于有分凝重,“慈济堂好像不过是个药堂,没什么重要的?他们这般对付慈济堂,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单飞沉默片刻,“你知道我为何要在树上说话?”

赵一羽挠头道:“你是怕冥数的人在附近听到?”他虽然天不怕地不怕的,但对冥数之人着实也有些忌惮。

当初鬼丰、檀石冲一战,黑山军的高手多有目睹,对这二人的武功不服不行。

有些差距绝不是你一个不服就能抹平的。

单飞摇摇头,“当初夏伽蓝自投火坑,有人说了句——春若扬,你错了,能救慈济堂的并非只有你一个1

赵一羽微愣。

他听单飞话中有话,暗想那种时候,能说出这种话的本应只有单飞一个,怎么听单飞的意思,好像还是另有其人的样子?

见赵一羽发呆的神色,单飞道:“你知道此事?”

“我没见到,但我听百姓议论时说过。”赵一羽赞道:“单老大,你不知道,你们为慈济堂出头的事情,有不少百姓很是津津乐道。”转瞬有些困惑,赵一羽道:“我一听,觉得那话肯定是你说的。难道……不是吗?”

单飞摇头道:“乌青去拦夏伽蓝,是我掷出去的,但说那句话的不是我。”

“那是谁?”

单飞听赵一羽询问,脸上有些古怪,摇头道:“我不知道1

赵一羽怔祝

他对单飞的武功见识都是极为佩服,听单飞竟也不知道说话之人是谁,立即知道这人武功绝对不会差了。

“他这么说话,想必也是慈济堂的朋友?”赵一羽猜测道。

单飞坐在树杈上,只想着当初的情形。

夏伽蓝冲向火堆那一刻,他显然不会不管,可就在他准备出手时,有一人说出“春若扬,能救慈济堂的并非只有你一个1之语。

不是乌青说的、也不是庞统说的,可也不是他单飞说的!

他那时候心中诧异,但还是运力将乌青掷了出去,他运劲巧妙,算准了乌青一定能在火堆前挡住夏伽蓝。

无人留意他的动作,掷出乌青后,他就在寻找是谁说出的那话!

他找不到。

那时候所有人都在看着乌青和春若扬对峙,就在单飞困惑时,他突然听到一人仿佛在他耳边道——三日后的三更,在盛家废园等我。

他那时候惊诧莫名,听乌青向他求救时,他无暇理会,只是故作低头,却在寻找那人的影踪。

那人再无音讯。

若不是自信自己耳朵绝没有问题,单飞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可他知道自己绝不会听错,人群中,竟然有个高手藏着!

这高手的武功,深不可测!

单飞习武之后,第六感极为敏锐。其实人和动物一直都有这种感觉,比如鸟类能定磁场回归,动物在地震到来之前能预感到地磁的变化。根据科学来讲,这些动物由于贴近地面,对地磁变化的敏锐远胜当今的科学仪器。

当然了,泰迪和这个绝缘了。

当代科学证明,人本有这种敏锐,不过在科技发达的今天,这种感觉退化了极多,这当然是因为环境改变,噪音、污染等各方面对人体的干扰弱化。

单飞到了这个年代,练武后重归本能,对黑须的背后偷袭、春家家丁的跟踪都是不看都知,但他那时竭力搜寻,还是找不到说话那人的行踪,对那人的身手可说是极为凛然。

赵一羽认定此人是友,可单飞并不确定。

“那人难道对老大说了什么?”赵一羽看出单飞的担忧。

单飞默然片刻,摇摇头。

他不是对赵一羽存心隐瞒,而是知道就算说了,这帮兄弟恐怕也是帮不上什么,沉默片刻,单飞吩咐道:“丹阳城内高手云集,你们不要阴沟翻船,万事小心一些。”

.

Ps:有推荐票的朋友还请抽空投几票,老墨这里谢谢您了。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