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74节 吹火烧山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74节 吹火烧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听徐过客去了云梦泽,不由心头一颤。文小他曾听鬼丰说及昆仑、云梦、白狼、冥数后,一直在琢磨这四地所在,也在想着这四地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除冥数外,昆仑、云梦、白狼虽不好定位,但总算有个大概的地理方位。

如今这事儿似乎有冥数的人插手,徐过客又去了云梦泽?这里有什么门道?

单飞记下疑点,仍旧神色不变,故作轻淡问道:“徐过客去云梦泽做什么?听说那里方圆几百里的,很是荒凉。”

云梦泽,本在春秋时楚国境内,以前方圆足有千里.但春秋后,因长江泥沙沉积,云梦泽被长江隔断,南面形成浩瀚的洞庭湖,北面为沼泽地带,单飞不知道夏伽蓝提及的云梦泽究竟在哪块地域。

夏伽蓝的回答很让单飞失望,“我不知道。我们是在夏口左近分手,那里已是黄祖的势力范围,我们不敢停留.徐过客采集好药材后,说让我们不用等他,直接回转丹阳即可,他是一个人去的云梦泽,”

单飞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庞统不知单飞另有深意,全部心思都用在处理慈济堂的危机上,沉声道:“如果徐过客能回转为慈济堂辩白,自然是再好不过。”

这还用你废话。

乌青暗自摇头,听庞统凝声又道:“怕就怕他一去不回转,所有的事情,都要慈济堂自己来扛。”

夏伽蓝眼圈又红,轻声道:“先生可有什么办法?”

庞统沉吟片刻,“慈济堂究竟欠了多少外债?”

夏伽蓝犹豫下,低声道:“这个……我并不十分清楚,罗孚堂有二百金,算是较大的数目,不过丹阳的药堂着实有几个,很多药园的百姓也参与此事。”见庞统脸色黑的发亮,夏伽蓝声若柔丝道:“所有人的借帐都算起来,恐怕要三千金左右吧。”

见庞统的脸色亮得发紫,夏伽蓝咬唇道:“小女子不敢让庞先生帮忙还债,庞先生能挺身而出做个担保,小女子就已感激不荆”

庞统很有愧色,暗想如果钱少的话,或许能拆东补西的周转,但三千金绝不是小数目,甚至可说天大的一笔钱,那是无论如何都是凑不过来。

见单飞若无其事的样子,庞统暗想祸是大家一起扛的,你小子当个公子的名,怎么没事人一样?

“单兄,我见你镇静自若的样子,难道已有了方法?”

单飞沉吟道:“三千金不是小数目,可也不是大问题。”

众人都是吸了口凉气,庞统更是肃然起敬道:“还不知道单兄竟有这大的本事,难道你能周转到三千金不成?”

他是不信单飞能拿出三千金来,说“周转”,已经很给单飞面子。

单飞轻松道:“我没这本事.但庞兄荆州大家,令叔父更是荆州第一名士,随便张张嘴说一声,让刘老表……不是,是刘荆州拿出三千金有何难事?”

要不是有夏伽蓝在,庞统感觉和单飞直接友尽于此,好在单飞随后的话让他松了口气,“但远水解不了近渴,这不算是个好主意。”

顿了片刻,单飞看着众人道:“其实在我眼中,还钱并非紧要的事情。”

众人均是一怔。

乌青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暗想这么不要脸的话,也就老大能够说的出来。方才老大站台时声泪俱下的模样,差点让他都以为老大会帮慈济堂还债呢。

夏伽蓝垂头道:“能得你们帮手,小女子早感激不荆慈济堂在丹阳还有些儿薄面,若是去借,说不定能借些。”

庞统暗想,有钱你有朋友,没钱时你会神奇的发现,原来朋友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不过他多少重视单飞的看法,“那阁下认为什么才是紧要的事情?”

“当然是为慈济堂洗冤。”

单飞道:“如果丹阳城的百姓都知道慈济堂的冤屈,有谁好意思再拥挤在慈济堂前要债?他们难道不要脸吗?”

我就感觉你小子倒挺不要脸的,当初许诺月底还债原来是缓兵之计。

庞统明白单飞所想后,感觉这不要脸的主意其实也可行。

乌青却道:“洗冤恐怕也不容易。”

庞统闻言脸露笑容,单飞见状道:“庞先生有何高见?”

对夏伽蓝的“先生”之称,庞统很觉得别扭,可听单飞这么称呼,庞统很是受用,见众人若有期待的模样,庞统沉吟道:“我倒有一法,此乃帝王秘术,若不是眼下情况特殊,我倒不会轻易说出。”

乌青没想到庞统长的不高,格调倒高,忍不住道:“单老大说过,能抓耗子的猫才是好猫,要去看门用狗就行。你有什么方法就亮出来,扯帝王什么用?帝王能如何?糊涂的也是有的。”

庞统老脸微红,暗想和你这种粗人说这种深奥的东西,实在是我的失策,他见乌青伊始和单飞称兄道弟,如今又称呼老大,见乌青年纪和他仿佛,倒搞不懂单飞哪里老大,亦不知单飞和乌青究竟什么关系。

懒得和乌青计较,庞统缓缓道:“此法叫做吹火烧山之法。”

他见夏伽蓝、乌青都是一怔,显然被这名头唬住,正待详细解释,就听碘个方法恐怕不行1

庞统一怔。

庞德公清高有名气,但那是庞德公的,对庞氏人来说,能沾光的人绝对不多。因为庞德公不入仕,若是介绍庞氏子弟入仕,那对庞德公来说,和自打脸没什么两样,庞德公当然不会做这种事情。

如此一来,庞德公反倒变成庞氏族人入仕的一堵墙。

在荆州,你一说姓庞有想当官的意思,有修养的人对你说敬仰,说你家有个高人埃没素质的人都是幸灾乐祸道你庞氏不是有个清高的庞德公吗?说什么做官给子孙留祸,隐居才是给子女留福,怎么的,不准备给子女积福了?这里不过区区的几斗米,你们也要折腰吗?

庞统在叔父庞德公的大名照耀下,在荆州想折腰都是没有地方,这才来丹阳寻寻机会,但他亦知道机会是留给有能力之人,因不甘平淡,这才多钻研帝王之术。

他自负对此多有心得,那想到一开口后,单飞就是知根知底的样子。在庞统眼中,单飞这小子很是投机取巧,倒不信单飞会知道他的妙法。

“阁下知道此术?”

单飞“嗯”了声,“他们不知道,庞兄说说倒也无妨。”

庞统鼻子差点气正,不服气道:“若单兄真的知道,不妨说出来给我等听听,庞统也想请教一二。”

单飞看庞统这般模样,明白他的心思,暗想你小子四年后才做个周瑜身边的功曹,而且一直在江东没有发展不是没有原因的。根据史书说,你是不满周瑜才让孙权对你不满不予提拔,可我觉得恐怕不是这样。

他倒不是看轻庞统,而是知道能力决定道路,性格却是决定仕途。

很多人不是没能力,但就是因为太有能力,诸多事都是看不顺眼,反因此被别人看不顺眼,耗费了太多精力,导致一生难有作为。

这世上蚊子、苍蝇、臭虫多的是,你一一理会,哪有精力去做旁事?眼下大伙本应齐心协力的解决问题,庞统偏在什么吹火烧山上做文章,在单飞看来,多少有点书生意气。

单飞知道吹火烧山之术,在古代,这的确算是很多高人不传的秘术,可对于很是现代的他来说,这方法并不神秘。

这方法在现代早点时候说就是滋事***、引发影响,如今的网络时代,和网络推手炒作热点、捧网红的手段大同小异。

吹火烧山的本质就是有人暗中鼓动,制造影响引发百姓、甚至当局的注意。

有百姓注意,自然有人气,有当局注意,感觉影响稳定时自然要开始平息,这也能达到推手暗藏的目的。

见庞统仍等他回答的模样,单飞终道:“庞兄是想闹大这事儿,让全丹阳百姓都知道吗?”

庞统微怔,他的确是这个想法。除此之外,夏伽蓝是个弱女子,他和单飞在丹阳都是毫无根基,乌青更不用指望,就他们三个给慈济堂洗冤,那不是开玩笑吗?

“可你知道孙太守是什么想法?”单飞皱眉道。

庞统哑然失笑道:“孙太守派边鸿出来……就代表了他的……”他“想法”两字还未出口,心中陡然一震。

乌青一旁皱眉道:“我觉得这个太守有点奇怪埃方才听庞先生说,徐过客和孙太守很谈得来,孙太守甚至因此对徐过客很是信任。但事实呢?徐过客只是去了云梦泽,并没死了,有人将一堆霉烂的药材送回慈济堂,孙太守不帮徐过客,反立即过来抓他,多少有点说不过去。”

庞统听乌青侃侃,心中震颤。

他明白单飞的意思了……

在庞统看来,吹火烧山本是制造声势,只要声势一起,孙翊无论如何,都要给慈济堂一个交代。

只要有孙翊插手查明慈济堂是冤枉的,慈济堂的危机不平自熄。

可吹火烧山也有忌讳,那就是这件事究竟能烧到什么程度,引发什么后果都是难以预料和控制……

这恰恰是当权者最忌讳的事情!

如果事态不可收拾,孙翊又是态度不明的话,那很可能引发当权者的铁血***。

他庞统对付春若扬就是略用吹火烧山之法,他看准无论妫览真孝廉也好,假仁义也罢,但当权者若不是傻的,绝不会公然支持春若扬的所为。

可慈济堂呢?在外人眼中和骗子仿佛。那当权者就可以随意左右事情的动向……结果呢……

庞统心中发寒,那一刻突然想到单飞初见他时说没几句就曾问过那孙太守呢?他态度如何?

那时候的他只以为单飞随口一问,可这时想想,庞统倒感觉这少年早考虑到这点。庞统心下诧异,实在难信眼前这比他还要小的少年,恁地想的这般深远?

.

ps:周一了,老墨求些推荐票,还请看书的朋友把手里的推荐票投给我,谢谢您了。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