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73节 站台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73节 站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日光朗朗,照在庞统身上,让他浑身燥热。

他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担当上这个道义了呢?

这从何说起?

可见众人的神色,庞统暗想这时若是退缩的话,不要说不用在丹阳混下去,事情传回荆州,就算叔父的脸面都会被他丢个干净。

虽知道此事后患无穷,庞统还是一咬牙道:“单兄,我知道你亦是淡泊名利,但这时候、你总不会看着我……”

他话未说完,但意思就是——你小子够狠,几句话就把我拖下水来,可你不要想着逍遥的和没事人一样。

单飞明白庞统的用意,扬声道;“有庞兄龙头撑着,在下骥尾以附,怎会置身事外?”转身望向围观的百姓,单飞做“某某宝”一样的慷慨激昂道:“有南州名士之首庞统庞士元为慈济堂担保,诸位乡亲父老还怕拿不回钱吗?就算庞兄没有余钱,庞德公诺大的家业,诸位还怕赔不起吗?”

庞统要不是多年的涵养,差点就要晕了过去。

众人连连点头称是。

单飞动情又道:“既然如此,还请诸位给个期限。月底,这个月底,庞名士和在下管保给父老乡亲个交待。我想只要有良心的人,一定会等到那一天。”

围观路人都是点头示意自己还有良心。

“庞兄,你说是不是?”单飞转望庞统道。

众目睽睽下,庞统感觉嘴里发苦,可望着泪眼涟涟的夏伽蓝,终于道:“单兄说的不错,只要有良心的人,就算不站在慈济堂这边,也不会逼死人来要债。庞统庞士元虽然也是初到贵地,但和这位单兄一样的想法,今天斗胆做个担保,一定会和单飞合力帮助慈济堂还债1

他见单飞绝口不提自己的名姓,总是“在下”什么的,只怕这小子就说漂亮话的主儿,事后说不定就溜之大吉,当众也为其“扬名”一下。

虽是秋时,但日光照在单飞、庞统的身上,多少让人有点发热。

春若扬和罗掌柜也感觉有点热,仔细看去,才发现大火烧得正旺,烤的人都有点冒汗,见众百姓都在望着他们,却都保持沉默,就算方才跟风要钱的都是犹豫起来。

知道众怒难犯,心中亦有些发虚,春若扬仰天打个哈哈道:“说的好,说的太好了!只是有良心的也得要钱吃饭是不是?”见众人又有些意动,春若扬眼珠转转,计上心头,“既然你们这么说了,那我们就等月底看看你们如何给我们个‘交代’。罗掌柜,我们走1

他倒是说走就走,推开人群转瞬消失不见。

要帐的、看热闹的听春若扬都这么说了,知道今天要钱就是要命,要命就是不要脸。很多人在丹阳都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暗想最不要脸的春公子都歇菜了,如今也只能等月底看看情况,一念及此,众人倒是一哄而散。

只剩大火熊熊的燃,可终究如热闹般,总有消散的时候。

夏伽蓝带着五福走过来,眼泪未干道:“还请庞……先生,单公子你们,进慈济堂歇息片刻。”

单飞皱了下眉头,他是不得已的出手,知道再想撇清暗中观察不太可能。好在众人眼下都在注意庞统,他还有点时间行事,望见夏伽蓝期盼的目光,单飞终于道:“好的,先进去商量商量接下来的打算。”

庞统咳嗽一声,“伽蓝姑娘……”

“怎么?”夏伽蓝微有不解。

“不才如今年纪轻轻,不敢担当先生之称。”庞统感觉有些郁闷,暗想都是帮忙,看起来我比单飞也大不了几年,怎么我就是先生,这个单飞就是公子了?

我有那么老吗?

夏伽蓝凄然一笑,“先生过谦了,以先生之仗义,称呼先生绝不为过了。”

庞统暗自郁闷,见单飞、乌青不理他们的客套,早进了院子,终于也迈步入院到了堂中坐下。

夏伽蓝心伤之下,还是倒了三杯热水奉上。

庞统接过热水道了谢,望向单飞道:“方才我有一事不明,还未请教阁下。”

“庞兄请讲。”单飞客气道。

“不知道阁下说的水镜先生是哪个?”庞统不解道。

“嗯?”

单飞也是不解,他方才说水镜先生和庞统畅谈三天三晚,赞其为南州名士之首,是根据脑海里的一点历史资料,如今见庞统这般,知道自己的资料有问题,单飞笑道:“庞兄都不知道,我如何知道?”

庞统嗔目结舌,脸上被打一拳的模样,暗想你不知道说起来倒顺溜儿。

单飞顿了片刻又道:“水镜先生不是姓什么司马吗?”

“那恕不才见识欠奉。”庞统谦虚道:“不才只知道荆州有个冰镜先生司马徽,意说为人审人明断有若冰镜般清楚。还不知道水镜先生是……”

演义误我!

单飞心中嘀咕,知道这是自己记忆的错漏。不过他不管水镜、冰镜,只要不是秦皇镜他就不用理会,含糊道:“听闻水镜是冰镜先生的朋友,司马先生没有和你说过吗?”

庞统连连摇头,见单飞提及司马徽如此熟悉,对他亦像知根知底,庞统实在搞不懂这小子究竟是大智若愚还是大愚若智,试探道:“阁下和冰镜先生很熟?”

冰镜先生就是司马徽,字德操,荆楚名士。荆州牧刘表也曾拜谒求教,却碰了一鼻子灰回转,冰镜先生因此名震天下。

这些名人和现在坑老表的人一样,都喜欢踩刘表一脚出名了。

庞统对这种作为很是敬仰,不过他如今地位欠奉,刘表不曾拜访他,他倒难以效仿贤人之举,只能自谋名气。他得叔父推荐,曾见过司马徽一面,不过聊聊几句,人家不冷不热的,他倒不好厚着脸皮详谈。

单飞说的什么三天三夜的对庞统来说求之不得,但因是没影的事,倒让庞统自感惭愧,觉得若再见冰镜先生,实在不好交代。

单飞从未想过会见到冰镜先生,见庞统这般热切,只怕很快穿帮,含混道:“也不算太熟了。”岔开话题,单飞问道:“还不知道兄台对慈济堂目前的危机有何解决之法?”

见夏伽蓝泪眼盈盈的样子,庞统心中怜惜道:“我觉得此中很有蹊跷。对了,还不知道夏姑娘说的伙计毙命一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倒是心细,记得夏伽蓝曾向边鸿诉冤,但不知确切。

夏伽蓝知道庞统和单飞不是一伙的,如今虽感激庞统的仗义执言,但更信单飞,向单飞看了眼,见其低头不语,只是微微点头,夏伽蓝遂将江难一事说了遍。

单飞听夏伽蓝说的也是简单,从中倒也听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只知道那帮人上船就杀,估计夏伽蓝那时候也是惊骇,记不得很多。

夏伽蓝谨记单飞之言,将被单飞所救一事说成和小弟知道不好后奋力跳船,她姐弟会点水性,几经浮沉这才得脱大难。

庞统默默听完后,脸上戚容更浓,叹道:“我当初只感觉事情很有问题,没想到慈济堂还有这般惨事。”

单飞反问道:“庞兄所说的问题是?”

庞统参与此事本是掉入了单飞的笼子,他如何不知得罪春公子后麻烦重重?但此刻义愤填膺,他对慈济堂一事很是同情,再不犹豫道:“徐过客不太像是骗子。”

五福一旁道:“徐叔叔当然不是骗子。”

夏伽蓝叱了五福一句,歉然道:“庞先生莫要生气。”

庞统哂然一笑,暗想我怎么会和个孩子一般计较?

“庞兄又未见过徐过客,如何断定徐过客不是骗子?”单飞问道。

庞统目光微闪,“我当初不知是夏姑娘押送药材回转的,可感觉那些霉烂的药材运回来也是费工费力,徐过客若是骗子,卷钱一走了之就好,何必浪费这功夫钱力运批霉烂的药材回转呢?”

众人均是点头。

乌青本对庞统不算看起,实在是因为庞统丑得让人误解不像做好事的人,他不知道老大为何吹捧此人,但见庞统能挺身而出,分析疑点的方法和老大类似,倒感觉老大识人的眼力也是不差。

“如今得夏姑娘详说缘由,我才感觉这事很不简单。”庞统略有沉吟,“慈济堂可曾结有仇家?”

乌青闻言看了单飞一眼,暗自得意,心道我也算到这个可能,但我比庞统知道的更多,可见单飞认真倾听思索的模样,乌青很快也端正态度听了起来

他到现在才明白单飞为何做事总能成功——人家知道的多,可从来不显摆!旁人若是以为单飞糊涂,能轻易骗得过单飞,那可是大错特错。

夏伽蓝咬着嘴唇道:“先生难道是说有人看慈济堂不顺眼,这才下此***后又栽赃嫁祸?”她其实也有这个想法。

庞统点头道:“对慈济堂不利之人可说是将时间算的极为紧凑,但如此一来,反倒有些问题。”

“什么问题?”单飞精神一振。

庞统沉吟道:“夏姑娘才回转没有多久,药材就送到慈济堂门前,更有这多百姓、药堂掌柜蜂拥而来。我感觉……”顿了下,庞统犹豫道:“或许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他话未说完,乌青一旁插嘴道:“你是不是感觉罗掌柜和春公子有点问题,他们或许知道点内情?”

庞统微震,再看乌青时亦有分不同。

夏伽蓝紧握秀拳,咬着贝齿道:“丹阳城内,回春堂本是生意最好,慈济堂兴起后,回春堂的生意就差了很多,难道他们真的因此怨恨我们,这才……”

她不敢想象回春堂这般残忍。

单飞知道夏伽蓝、庞统知晓的不多,还是考虑的简单,插言道:“对了,夏姑娘,听你的意思是……徐过客和你一起去采购药材,那徐过客人呢?”

他装作不经意的问出这个问题,只怕夏伽蓝说徐过客死翘翘了,不想夏伽蓝回道:“徐叔叔他去了云梦泽1

.

Ps:明天就是周一了,有空的朋友还请明天把推荐票给老墨投过来,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