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69节 骗子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69节 骗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螃蟹的螃?”

乌青听到那人介绍后,在旁边接了一句。他知道单飞的用意,亦凑过来听听动静。

那人的一张脸看起来和煮熟的螃蟹没什么两样,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这两个土包子。

“是庞德公先生的庞。”那人报出“庞德公”三字的时候,神色多少有些期待。

单飞只听过庞德的名字,暗想那是马超的手下,不过感觉庞德现在还称不上什么公吧?可见那人很是盼望的模样,他知道再不礼貌两句恐怕屁都不要想问出来了。

“久仰久仰。”单飞赞道:“原来阁下是和庞德有旧,还不知道大名哪个?”

那人看着单飞,如同看着个瞎子一样,终于放弃了让单飞肃然起敬的想法,那人直截了当道:“在下庞统,字士元。”

单飞笑道:“原来是庞统兄,久仰了,还不知道慈济堂……”他话说一半,突然失声道:“你是庞统庞士元?”

他见慈济堂事情有变,不知道哪个骚包拿了些药包堆在慈济堂的门前讨债,和这个丑人客气两句后,只想套套近乎后再问慈济堂一事。

可他听到“庞统庞士元”五个字的时候,心中着实震惊,差点忘记了慈济堂一事。

眼前这位就是庞统?

读三国的人,恐怕没有不知道庞统大名的,这在演义中,可是和诸葛亮齐名的存在!

卧龙凤雏,得一者得天下。

原来这就是凤雏,长得的确和雏凤一样。

单飞有了那么一刻心潮澎湃,他也很快明白庞统说的庞德公是哪个。

庞德公绝不是庞德,其人就是叫做庞德公,好像某些现代人起名喜欢占个便宜般。庞德公的字其实***,有称子鱼、有叫尚长的,演义中称字山民,不过庞德公的儿子叫做庞山民,因此后人认为这是演义的错称,这般有学问的人,自然不会和儿子一个字了。

单飞对这种考据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可他知道庞统为何提及庞德公的时候,满是期待的模样。

庞德公和庞统是叔侄关系,如今比庞统要有名气得多。

史载说庞德公一直隐居,刘表亲自请其做官都被庞德公推辞不做。这消息一放出去,那些文人骚客名流士族的自然哗然。

刘表是荆州牧,那可是省长级别之上的人物,这样的人请你做官都不做,有人自然称颂庞德公的高风亮节、不肯和世俗共污,也有人心中暗想——你不做,正好留出位置给我。

无论如何,庞德公由此威名更盛,而庞德公和徐庶、司马徽、诸葛亮这些人都是交往密切,在荆州那地儿绝对算是***的名流望族。

庞统提及庞德公的模样,也像现代人没事说兄弟我在大不列颠认识亲王陛下一样的感觉。

庞统现在还没名气?不然为何会有这种心态?

单飞是个成功人士,知道不太成功的人很多都希望借点名人的名气提高点自己的地位,若真是有地位有想法的人,反倒会隐藏这种关系。

这算不上什么,只能说是人之常情罢了。

庞统为何来到丹阳?

单飞知道庞统在演义中是赤壁之战时以连环计出场,实际上却不是这样。

赤壁之战是罗贯中说的最精彩的一战,可又是最虚构的一战。

那一战其实没诸葛亮的什么事情,诸葛亮真正的用兵记录是在入蜀战役中,赤壁之战也没庞统什么事情,庞统好像是赤壁之战后投靠的孙权,在周瑜手下一直名列个功曹——记录旁人功劳的人物,算是个优差。

那时候的庞统才不过是个功曹,这时候呢?恐怕还是在爬向成功路上的人士。

单飞脑海转过这些念头时,神色难免惊奇,庞统见状不由道:“阁下听过我的名字?”

庞统见单飞反应的好像***听笑话一样,慢的节奏绝非一两拍——方才他等着单飞对庞德公肃然起敬,偏偏单飞和聋子一样,这会儿他报出自己的名字来,本不认为单飞会知晓。眼下庞德公和庞统的名字比起来,绝对是判若云泥,偏偏这小子热情的模样,好像他是天下大牛一样。

此人做得一手好戏!

“久仰庞兄大名……”单飞微笑道:“在下单飞。”

庞统看着单飞“虚伪”的热情,暗自摇头,心道你连庞德公是谁都不知道,又如何知道我的名字?

此人这般模样,不可信任。

不过都说“巴掌不打笑脸人”,见单飞一直态度不差,庞统终道:“我也早‘久仰’阁下的大名。”

他这话儿多少有点嘲弄的味道,算是对单飞“久仰”二字的调侃,单飞却是一怔,“你听过我的名字?”

庞统微笑道:“单飞擅飞,只听阁下之名,就知家人起名寓意鹏程万里,想必声名大起之日可待。”

那你爹给你起名叫庞统庞十元的,肯定是想到你会做个统筹会计之类了,不过你的确做了功曹,你爹看来倒是未卜先知。

单飞心中嘀咕时却是松了口气,暗想若是庞统都知道他的名字,那他在丹阳不用做什么事情了。

“兄台过奖。”

他知道和庞统伊始的关系并没有打好,不过却不着急。

关系都是处出来的。

很多年轻人都是一言不合就以为世界末日的到来,却不知道世上哪有那么多顺风顺水的事情?逆境中才是真正考验你能力的时候。

不过他眼下不急于和庞统拉关系,庞统这小子还在拉关系呢。

这时药堂前人声鼎沸,甚至有人冲到药堂大门前,拍得门环怦怦大响,一个劲喊道:“夏季常,你滚出来,你必须给丹阳父老一个交代。”

单飞感觉先搞清楚慈济堂的事情再说,终于回到正题道:“还不知道慈济堂究竟怎么回事?”

庞统皱了下眉头,向乌青看了眼,乌青做戏做足,又是咳了起来。庞统倒不如旁人般厌恶,轻叹口气道:“慈济堂惹了***烦,兄台若是可以的话,不如另择高明。我看你兄弟似乎……病得不轻埃”

单飞见庞统知道内情的模样,当然不会放过,“多谢庞兄关心,我兄弟这是慢性病,拖了几年了,还是没什么变化,他一时半会死不了。”

庞统心中冷笑,暗想你以为我看不出你们兄弟另有目的?你兄弟这病,是装出来的!不过他并不说破,倒奇怪单飞对慈济堂这般热切做什么,终道:“阁下可知道同济药局一事?”

“同济药局?和慈济堂有什么关系?”单飞耐心道:“兄台还请详细点说说。”

“事情是这样的……”

庞统沉吟道:“丹阳孙太守……你知道孙太守吧?”见单飞点头,庞统继续道:“都说丹阳孙太守素有大志向,准备在丹阳成立同济大药局,将丹阳、甚至周边郡县的药堂联合起来为天下百姓治玻”

这个孙翊是菩萨?单飞心中怀疑,仍旧问道:“这和眼下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

庞统见单飞的确不知情的模样,解释道:“慈济堂的掌柜姓夏,叫做夏季常,医术呢……听说不过是在中上。不过徐过客却是很有本事,自从徐过客到来后,夏季常医术立即精长,着实治了不少疑难杂症。”

单飞听到“徐过客”三字,心中微震,还能神色如常道:“之后呢?”

“慈济堂名声大起,自然会被孙太守招入同济药局。听说徐过客见了孙太守几面,很得太守的欣赏。”顿了片刻,庞统继续道:“众药堂的掌柜、丹阳百姓见太守也给徐过客几分面子,自然对徐过客另眼相看。”

单飞听庞统扯得远,但事关徐过客,倒是没有不耐烦。

庞统看着慈济堂大门前汹涌的百姓,摇摇头道:“徐过客很得孙太守的信任,也参与到同济药局一事。听闻徐过客说服孙太守去采购药材,然后呢……不但各大药堂,听说有不少药园的百姓亦是交钱给徐过客,希望他能采购回药材分发给众人使用。”

单飞心中暗自奇怪,不知道徐过客要采购什么药材。

庞统看着药堂门前堆积如山的一包包药材道:“这就是徐过客让人带回来的药材。”

单飞眉头微皱,“药材出了问题?”

庞统略有诧异,没想到单飞看出这点,还是点头道:“不错,在码头时,就有人发现徐过客派人运回的药材都是霉烂之物。”

乌青看了单飞一眼,心道这药材是夏伽蓝运回来的那船吗?

单飞却在想——如果这些药材就是夏伽蓝运回的那批,夏伽蓝不会自毁药堂的生意,难道是渠帅那帮人杀人劫货,却将药材掉了包送到慈济堂前?

事情发生没有多久,前来声讨的百姓如此声势浩大,若说没人鼓动怎么可能?

渠帅那些人杀人调包药材,鼓动百姓声讨夏季常、让其交出徐过客,究竟所为何来?

他这一刻想得多,庞统见其思索的模样,不由道:“阁下可想到了什么?”

“我想……”单飞顿了下才道:“难道徐过客是个骗子,骗了众人的钱却跑路了?”

庞统只感觉“跑路”的字眼很是新鲜,但暗自摇头,心道这小子看起来聪明,但实则不太明智,看不出其中的问题所在。

“丹阳的百姓一发现药材有问题,倒都和阁下这般想,觉得徐过客是个骗子。”庞统提及“骗子”二字时,多少有些意味深长,“这些百姓拥到慈济堂前要夏掌柜给个交代,平常的百姓拿出的不过是百十铜钱,可有的药堂着实给了徐过客很大的订金。”

看着正在用力拍门的那个胖子,庞统道:“那是罗孚堂的罗掌柜,听说他给了徐过客两百金呢。”

说到这里,庞统连连摇头道:“这着实是笔巨款,也怪不得罗掌柜如此着急。”

单飞见那罗掌柜长双罗圈腿,额头满是汗水,正用力的拍打门环,比谁都要急切。有人见慈济堂迟迟没有动静,终于叫道:“夏季常不开门,我们冲进去1

众人轰然响应,有的已经开始用脚踹起大门……

.

ps:兄弟我在起点认识不少投票爽快的书友,其中就有你一个,快快投票给我吧,哈哈。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