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68节 大牛现世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68节 大牛现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颗心如坠入冰窖般,夏伽蓝不相信单飞竟然说出这些话来。

难道恩公是怕被这件事牵连

许久的功夫,夏伽蓝终道:“恩公,我们知道了。我们绝不会拖累恩公”她眼有泪水,再不二话,拉着五福踉跄离去。

五福拗不过姐姐,却还记得向单飞挥挥手,这才不舍的离去。

乌青看着夏伽蓝姐弟没入人群中消失不见,这才道:“老大,你知道夏姑娘是慈济堂掌柜夏季常的女儿吧”

单飞点点头。

乌青又道:“我方才等你的时候,和夏姑娘谈了几句,她说这次慈济堂是去采购一批药材,回转时遇到劫杀,一船人尽数死难,只有她和五福被留了下来。”

单飞“嗯”了声。

乌青接着道:“我暂时和你一样,没有问徐过客的事情。”

单飞举步向夏伽蓝姐弟消失的方向走去,随口道:“为什么不问”

“这件事不简单”

乌青对单飞让夏伽蓝姐弟先行回转一事并没有任何不满,脸上反有几分赞同道:“那些人看起来身手不差,他们杀了一船伙计,却扣下夏伽蓝姐弟,不应该只是为了一船药材。”

单飞“嗯”了声,拉住个路过的行人道:“这位兄台请问丹阳慈济堂在哪里”

他穿的土包子一样,头上的乱发可做鸟窝,可路人见其气度从容不迫,倒没敢当他是个土包子,客气道:“就在城东。你去那里后找人一问可知。”

单飞道了谢,继续和乌青向丹阳城走去。

乌青接着道:“据我猜想,这帮***这般作为,有两个可能”

单飞鼓励的看了乌青一眼,“哪两个”

他发现很多人在人生旅途中都是缺乏机会而已,像乌青这样的人,若是没遇到他单飞,又一直窝在许都为生计奔波,将来的结局已可预期。不过乌青跟他一起后,朴实却不呆板,做事肯用脑子思考,只凭这两点,就让单飞感觉乌青大有可为。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乌青亦感觉老大地位虽变、本质没变,他感觉又回到从前在许都的时光,并不拘谨道:“一个可能是有人和慈济堂有仇,这才杀人立威,却留下夏伽蓝姐弟要挟慈济堂的掌柜。”

“有道理。”单飞点点头。

乌青得单飞鼓励,反倒小心翼翼的看了周围一眼,低声道:“老大,第二个可能你说这件事会不会和徐过客、马先生他们有关呢”

单飞脚步微凝,继续向前走去。

乌青从单飞口中多少知道点儿三香的事情,谨慎又道:“我感觉只有这种奇异的事情,才会让这帮高手动了心思。”

单飞对乌青所言有些赞同。

渠帅、黑须那帮人的武功绝对不差,这种人不会是做个那么简单,更何况这件事牵扯到了冥数。

马未来让他来找慈济堂的徐过客,慈济堂随即有惨变发生。

徐过客不简单他知道什么三香玄奥

马未来绝不会无的放矢

渠帅这帮人图谋什么

乌青见单飞沉吟,接着道:“老大想必早想到这点,亦知道这件事不简单,这才让夏伽蓝姐弟先回转,甚至让她姐弟装作不认识你的样子,就是想暗中调查此事”

他知道的多,懂得多,才发现单飞以往的沉默是想得多

“我今天杀了不少人。”单飞突然道。

乌青眨眨眼,一时间不明白单飞的意思。

单飞止住脚步看向乌青,沉声又道:“这不过是个开始”

乌青激灵灵的打了寒颤,有点明白单飞的意思了。

“这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人物,为了目的会不择手段,你若参与进来,我恐怕没力量照顾周全。你长大了,如今不需要听你娘说才能决定了,我想听听你的决定”单飞目光咄咄的看着乌青。

半晌,见乌青认真的在思考,单飞微笑道:“我不会勉强你选择哪条路,我只是希望你能在仔细判断后,做出自己的决定”

乌青嘴角亦笑,正视单飞的目光,轻声但坚决道:“我决定和老大一起挖掘这个秘密,我不怕危险,也会想办法保住性命”

单飞看了乌青半晌,终于笑笑,“好”

他不再多说什么,乌青经过思考得出的***,他会尊重对待。

乌青却是兴奋中带分警觉,低声道:“老大,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单飞只回了几个字,“敌暗我暗,随机应变”

二人入了丹阳城后直奔城东,慈济堂颇有名气,有路人听单飞打听慈济堂的所在,倒是立即告诉二人道路方向,只是那些人神色间多少有些古怪之意。

“他们好像也知道慈济堂出事了”乌青察言观色的本事已然不差,“可他们不应该知道慈济堂的伙计毙命一事才对”

单飞并没言语,顺着路人指的路线到了个十字路口,抬头向东望去,就见慈济堂的方向竟然人山人海的聚着许多百姓

要是以往,单飞看到这景象,多少会乐观点的认为徐过客能和马未来结识,为人肯定也不简单,就是因徐过客在这里,慈济堂这才蒸蒸日上、大受欢迎

不然那么多人在药堂前面***,根据他多年的经验,那还不是倒霉催的

经验终于战胜了乐观,事实胜过了雄辩。

单飞、乌青互望一眼,都知道事实就是这些百姓不可能知道慈济堂的惨事,也不是过来安慰的,慈济堂出***烦了

二人再走数步,就听前方有人叫道:“夏季常,你给我们滚出来你把徐过客交出来”

单飞叹了口气马未来你这个死老头子,我就知道,你绝不会给我这么个简单的事情来做。

前方的百姓将药堂围得水泄不通,众人呼喝声连连,更是震耳欲聋。

乌青暗自皱眉,心想怎么挤到前面去看看倒是个难题。

单飞突然道:“你咳两声。”

“什么”乌青先是不解,随即明白过来,撕心裂肺的咳了起来。

有几人在人群之外,虽然扯着脖子向里面望着,但听乌青咳的异样,纷纷转过头来,有人已道:“这人怎么了,咳的这么厉害”

单飞立即道:“兄弟,你这病严重不严重”

乌青扶着单飞,咳的上气不接下气道:“如今我亲人都怕传染此病,纷纷离我而去,就你一个好兄弟带我到此看病,可我怎么忍心把这病传染给你要不你回去吧,莫也染上这致命的疾病,我独自去慈济堂看病就好。”

他挣扎向前扑去,那几人听到“致命的疾脖几字,满是惊吓,哗啦啦的就闪到了一旁。

前方的人群听到身后的动静,回头望来,不知什么情况,也是不由自主的闪到旁边。

乌青、单飞二人轻而易举的到了人群最前,乌青随即止住了咳,向单飞挤下眼睛。

众人很多都是不知方才发生了何事,但不见异样,很快又围了起来,留下圈外那几个面面相觑,换了个地方看热闹。

单飞向乌青竖下拇指示意赞许,暗想这小子很有做戏的天赋。举目望去,单飞见慈济堂大门紧闭,里面似乎没什么动静,药堂之前堆着如山的包裹,他嗅了下,好像是药材的味道。

这是怎么回事

运药材的伙计不都死了吗又是谁把药送到慈济堂门前,这药是船上的药吗

单飞饶是早有想法,可见到这种情况也是一头雾水。

四下望望,单飞目光一闪,定在一人身上。

那人粗布***,看起来是个寻常的百姓,不过一张脸长得极不寻常。那人鼻孔看起来竟然是朝天长的,眼睛一大一小,胡须软趴趴的与世无争,眉毛倒是根根的立着、左高右低的寻着事端。

这人五官都有,但五官好像都在向世人争功表现,要求雨露均占的模样,只差大打出手起来。

这样的一个人丑的实在让人看不下去眼,就如稳婆接生的时候看到这孩子也吓了一跳,失手将他扔在地上偏偏是脸最先着地。

单飞叹口气,见众人吵吵唯独此人一声不吭,感觉这人还是有点门道,终于凑过去,咳嗽一声,“兄台”

他必须要先搞懂眼前的情况。

那人正皱着眉,看起来正极力的拉低着整条街的颜值,听到单飞询问,转头望了眼,见单飞目光游离不定他不知道单飞是不知道看哪儿好,忍不住问道:“阁下是在和我说话氨

“是啊,是埃”单飞笑道:“我和兄台一见如故”忍住不舒服的感觉,单飞感觉自己绝不是以貌取人的人,可眼前这位,孔子见了恐怕都有点

舒了口气,单飞让自己摆正心态,诚恳道:“不知道能不能和阁下打听个事情”

“阁下要问何事”那人长的虽丑,可谈吐倒是从容。

“我听说慈济堂医术高明,带兄弟不远千里前来看玻”单飞说起谎话来也是颇为熟练,“但眼下这是怎么回事”

见那人迟疑,感觉这人是有顾虑,又觉得这人看久了,也就是那么回事,单飞热络道:“对了,还未请教阁下贵姓”

那人略咳一声,清了下嗓子道:“免贵姓庞。”

.

ps:求点订阅,有能力的书友还请订阅阅读,谢谢。

.q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