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66节 斩草除根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66节 斩草除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单飞人在树上,听那渠帅这么询问,心中微凛,他知道这个渠帅不但看起来冷酷无情,听起来更有点头脑。吧 w`w-w=.-

这人似乎猜到他单飞的用意!

黑须按着腿上的伤口,咬牙道:“渠帅,我躲得快,他来不及杀我。或许他还想护送夏伽蓝离开,也顾不得追我。”

“不是,绝对不是1

渠帅摇头道:“他既然能轻而易举的杀了王猛和水鬼,你黑须虽然高明些,但恐怕也不在他的话下。”

黑须不但胡子发黑,脸也有些发黑,闷哼道:“渠帅是怀疑他放了我是为了跟踪我?”

那渠帅点头道,“不错,他一定是这个目的。黑须,你不是个笨人,恐怕早想到这点。”

黑须脸色更黑,激将道:“渠帅难道怕他?”他其实亦有些怀疑,但他绝不是凭怀疑就无视自己的性命甩开单飞之人。

这里人多,单飞若敢来,不正好将其剿杀!

“我怕他?”渠帅眉头一扬,微笑道:“我只是不想被人稀里糊涂的欺骗。”眼中寒光闪烁,渠帅冷然道:“我们不用去找了,他一定会跟来的!黑须,你将他引到这里再好不过1

众人均是凛然四望。

他们清楚黑须三人的本事,知道单飞若是能轻易击败这三人,只怕是极为棘手的人物。

那渠帅却不担忧,望向林外长草之间扬声道:“既然你跟着黑须来了,怎不出来?”

他放声喝出,周近皆闻。

等了片刻,那渠帅又喝了声,说的仍旧是和方才相同的内容。

众人这才明白,暗想渠帅原来是在诈对手出来,这招实在高明,对手若潜到此处,一听渠帅诈语,耐不住性子的只怕早就出来。

不想渠帅连唤几声,前方仍旧没有任何动静,那渠帅眼露狐疑之意,暗想难道自己想错了?对方真如黑须所说顾不得追击?

正感觉脸面无光时,渠帅陡然一凛,就见手下纷纷转身望去。8 w=w=w`.-他亦听到身后的动静,还能故作不急不缓的转身,就见一少年正悄然立在树下,见他望来,那少年淡然道:“我出来了。”

众人均是武功不差,那渠帅更是个高手,可见单飞鬼魅一样的出现在他们身后,让他们全无察觉,还是心中惊凛。

黑须更是嗄声道:“渠帅,就是他1

那渠帅目露诧异之意,他年纪轻轻地位却高,难免心性高傲。可见单飞更是年轻,身形又是瘦弱,若不是黑须指认,那渠帅根本难信就是这头发乱糟糟,丝毫不起眼的少年杀了王猛和水鬼。

“你出来最好不过。”那渠帅压住心中的惊诧,“你追来,想必自恃技艺,想要做些什么?”

单飞看着渠帅,缓慢道:“夏伽蓝那船人究竟怎么招惹了你们,让你们下了这般***?”

那刀疤脸喝道:“关你屁事,要你来管,老子杀人要告诉你理由吗?”

单飞看似没有动怒,嘴角仍带分笑意道:“这么说,下手的也有阁下了?”

那刀疤脸哂笑道:“看样子你是想给他们讨个公道了?那老子告诉你,老子杀他们就是因为他们倒霉碍事。上船后的第一个人就是老子杀的,他跪在老子面前告饶,可老子还是一刀杀了他。你知道老子为何要告诉你这些?”

“不知道。”单飞摇头道。

刀疤脸嘲弄道:“老子是想告诉你,一会儿你可千万不要告饶,求饶也是不能活命1

众人哄笑,很是开心的模样。

他们本惊凛黑须所言,可看单飞实在不起眼,倒感觉黑须多半中了邪,对单飞的能力有些危言耸听。

见单飞笑意更浓的样子,黑须身躯却有些颤抖。他记得单飞对他们出手时,就是这般模样。

单飞放目望去,“看来你们每人手上都有几条慈济堂伙计的性命了?”

众人纷纷道:“不错,老子们每个人都杀了几个伙计,你能奈何?”

单飞点点头,看着那冷然的渠帅,“你呢?有没有动手?”

那渠帅淡然道:“我需要告诉你?”

“你或许不屑动手,可这件事恐怕是你一手操办。_8w=w-w=.”单飞嘴角的笑意掩不住眼中的怒火,“你方才问我来这里做什么?我现在告诉你!我想过来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这般灭绝人性?能够对苦苦求饶的无辜百姓动手。我很想打烂你们的脑袋,看看你们脑袋里面究竟装的是什么东西1

众人一怔,倒没想到单飞狂言如此。

“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不怕风大闪了舌头1刀疤脸见单飞不咸不淡的说着,又见他手无寸铁,暗想莫要八十岁的老太婆倒绷儿,被这小子唬住了。莫非这小子在拖着我等,还有别的图谋。

一念及此,他身形一纵,早离单飞不过数臂的距离,空中他拔出一短柄弯刀,将将落地时毫不犹豫的一刀就向单飞脖子上划去。

林中寂静。

刀疤脸出手,众人均是没有拦阻,只想趁机看看这单飞的本事。

眼见那刀光就要到了单飞的脖间……

单飞出手。

一掌挥出。

他出手并不强悍凶猛,气势比起刀疤脸来说更弱了许多,偏偏他一掌挥出后,竟能抢在刀光前挥出去,正扇在刀疤脸的脸上。

有闷响传出,众人眼中突然露出惊骇欲绝之意!

他们正等着刀疤脸一刀结果了单飞,却没想到刀疤脸被抽中脸颊后,脖子突然转了半圈望向他们,眼中带着无边的死意,嘴角有汩汩鲜血流出。

林中静默片刻,刀疤脸扑向地面。

背向天,脸亦向天,刀疤脸咽了气息。

没有谁能在颈骨折断脑袋扭个一百八十度后还能存活,刀疤脸也不例外。

刀疤脸的短弯刀到了单飞的手上。

单飞一巴掌就扇断了刀疤脸的颈骨,嘴角仍带着笑,可眼中半点笑意都没有,他只是轻声问道:“他不信我能打烂你们的脑袋,你们信了没有?”

众人心中大寒,有的人忍不住想要作呕。

这帮人都是杀人如麻,对旁人的生死极为漠视,甚至在别人越是哀求时,心中***越是强烈,可见到自己的同伴前一刻还是生龙活虎,这一刻居然就死不瞑目的模样,难免有兔死狐悲之感。

再望单飞时,有人已经发抖,暗想这人究竟是谁?年纪轻轻,下手为何这般的毒辣?

半晌的光景。

单飞见那渠帅都在皱眉,微微笑道:“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最先告诉我你们目的的人,我可以考虑只是废了他,留他一条命。”

他若是一开始就说出这话儿,众人恐怕哄堂大笑,但此刻单飞说出这句话时,有人已经有犹豫之意。

单飞上前一步。

黑须突然叫道:“我……说……”

他和旁人不同,两次惊惧已压垮了他最后的一点防线。黑须暗想自己曾对单飞出手,但他并没有杀了自己,如果这样的话,投降单飞说不定还有活命的希望。

只是他惊惧之下,想的实在不多,话才出口,脚步才起,脖子后就有一股鲜血飙了出来。

黑须回头望去,眼中闪过分怨毒之意,扑倒在地。

那渠帅收回自己刺出的一剑,任由鲜血从剑尖点滴而下,一字字道:“背叛的下场,就是死1

众人神色凛然。

那渠帅看着单飞道:“你没有想象的胜算,你莫要忘记了,五福还在我们手上。”

脸有胎记之人立即拎起树旁那孩子,单刀架在孩子的脖子上。

那孩子眼中满是恐惧的光芒。

“你是不差,可你实在太年轻。”那渠帅感觉自己用孩子要挟已经有些掉价,但这刻却只想用一切方法来削弱单飞的信心。

“你本来应该趁我们不备的时候,先救下这孩子。”那渠帅叹气的时候,留意着单飞的神色。

单飞仍在笑,“他叫五福?我认识他?你们觉得我会为个孩子,放弃自己的性命?”

渠帅心中微沉,就听单飞道:“我知道在你们这些人的眼中,弱者就该死,不如你们的就该死,不论缘由。这是你们活着信奉的规则,比***狗还要卑劣的规则。可在我的规则里,你们或许很强,但活的***狗不如。”

微微吸气,单飞看也不看五福道:“我来这里,除了想打烂你们的脑袋,还想告诉你们一件事你们的性命,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高贵。”

他话音未落,人已纵出,如飘飘落叶。

风一动,有落叶飞旋,弯刀亦旋,割断一人的咽喉后,远远飞出。

“杀了他1那渠帅厉喝声中,向单飞刺出三剑后,蓦地发现一件极为恐惧的事情。

他的手下尽数倒下。

就算那拎着五福的胎记脸,眼中也有些不信之意,低头向胸口望去。他在单飞奔来时退得最快,还在犹豫是否要杀了五福时,就感觉胸口一凉。

有弯刀从他背心刺过,正透出他的胸膛。

一点微光。

十分断肠。

弯刀是单飞方才掷出的那柄弯刀!

单飞破空飞出那弯刀时,不但杀了一人,还算准胎记脸的退路,迂回将其斩杀。

孩童落下,单飞一脚将其踢高直落树上,同时身形惊掠,早抄起地上单刀一柄,向那渠帅斩去。

单刀急闪。

那渠帅如同见鬼般惊惧,从未想到这少年竟有这般神通,***途中一口气刺出十数剑,陡然立在当常

单飞亦止。

无边落叶萧萧,不尽长江滚滚。

那渠帅爆喝声中,周身不知道爆出多少血雾,仰天倒了下去,枯木一样!

ps:能订阅的还请订阅阅读,毕竟订阅对我来说很主要,谢谢。顺带求点推荐票。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