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63节 江上浮尸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63节 江上浮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扬州丹阳,吴文化源之地,劝丹凤朝阳”之意而名,战国始建,传承至今,可说是历史悠久。网≯>≯

丹阳尚在长江之南,这一日,有日转江西,照茫茫江面时,有两骑从北奔来,一直到了江边这才停下。

“单老大,我听说过了前面的长江,没多远就是丹阳了。”乌青马上道。

风吹叶落,江南的秋似在畏惧着夏的热烈,来得比北方要晚些,亦有些悄然。

有枯叶落在单飞乱糟糟的头上,他未去理会,只是嘴角带笑望着江面,喃喃道:“你说的没错。”

“这里没有渡口,我们还要往上找找看。”乌青又道。

他一路随单飞南下,不但早学会了骑马,亦从单飞口中学到了很多本领,如今见丹阳在前,长江苍茫,一时间只感天地浩瀚,人之渺校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很多体会,是窝在许都的他从未想到过的。

“不急了。”单飞没什么急迫。

乌青看着单飞脸上的笑意,不解道:“单老大,从邺城一路赶来,我看你好像变了个性格。以前从未见过你这般,总是笑……不是不好,而是……”

他只怕单飞有了毛玻

单飞笑道:“这段时间我经历了很多事情,也看开了很多事情。最近想着笑着也是一天,皱眉也是一天,既然如此,为何不想办法让自己开心一些呢?”

“你说的也对。”乌青点点头,皱眉四下望去,“和赵一羽他们约定在丹阳见面,也不知道他们如今到了哪里。”

从邺城南下,石来等人悄然先行,单飞带着一帮黑山军汉子分批南下,约定在丹阳慈济堂见面。

单飞这般吩咐一方面是防人多过于引人注目,另外一方面却是让众人扩大行路范围,顺便找找晨雨的下落。

从邺城渡过黄河后,众人是沿着徐、豫交界之地行进,徐、豫两地如今都是曹操的掌控之地,还算太平。不过徐州南的江淮之地成为曹操、孙权两股势力的天然缓冲界限,其中***土地荒芜,人迹稀少,单飞一路行来,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单老大,这么久了,还是没有晨雨姑娘的消息。”乌青谨慎道。

道:“不妨事,我们并非没做什么。眼下我们最少排除些地方。”他不急于去寻渡口,远望长江片刻,翻身下马后,只是坐在岸边看着江水的起伏。

乌青到单飞身边坐下,就见单飞突然一伸手,握住他的手腕。

单飞举止古怪,乌青却是见怪不怪,“老大,我今天正常不正常?”

“恩,你今天应该不差。”单飞闭目沉吟半晌,松开乌青的手腕,喃喃道:“秋毛是不是就是这个意思?”

乌青不懂,单飞也不解释,只是伸手从怀中掏出一片雉鸡微羽,将其丢到半空。

那羽毛漂在半空一会儿,最终落入江水,随江水起伏而去,终于不见了踪影。

别人看到单飞的举动,肯定茫然不解,乌青这一路来倒是见多了这情况,“老大,你又在研究医术?那个《伤寒杂病论》你真的看得懂?”

乌青很有点不信,但又不能不信。因为这一路来,他见单飞赶路途中,没事就拿出《伤寒杂病论》默诵研究,整日不是打听晨雨的消息,就是打坐炼气默背医书的内容。乌青本来以为老大不过是在消遣时光,哪里想到在不久前,居然见单飞开药医好个上吐下泻的急症病人,让那家人感激莫名。

单老大真是神的。

难道说有学问的人,触类旁通,什么都比别人学的更快一些?

单飞知道乌青不解,但他着实如乌青看到的那样,没事的时候就研究下医书。不过他并非消磨时光,而是对医术有了新的领悟。

以往他专心考古,对医术略有涉猎,一方面是因为忙碌,一方面也是感觉医理晦涩难懂,但他的武学从自然悟得后,再以“天人合一”的想法思考中医时,对这本医书的很多地方豁然领悟。

有领悟就有兴趣,有兴趣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下苦功。

能成功的人本需要比旁人付出更多的辛苦!

单飞素来付得起辛苦。

这些日子来,乌青在感悟人生,他在感悟着医术,同时真切的明白《伤寒杂病论》能传世两千年,果然有其独到之处!

他思索的越深,越觉得此书值得他花极大的气力去研究,眼下他仍在不停的深研辨脉之法。

《伤寒杂病论》以辨脉为基,脉象又分春弦、夏洪、秋毛、冬石数种。

单飞在以前看到这种术语,均是一掠而过,不求甚解,但他在医武互验后,立即明白这不过是中医用自然的现象来形容人体气血在四季的细微变化而已。

就如星宿之说,其实现代科学认知星座和古人划分的大同小异,但在很多现代人眼中,十二星座就是科学,古人划分的星宿在很多人眼中就是迷信。

今古中外认知自然界的方式手段不同,形容不同,但并不意味着古人就不科学。

单飞早知这个道理,专研医术时以自然之象印证,兼之他会了胎息后,对身体内部细微变化的了解远常人,再加上反复思索,竟对《伤寒杂病论》所讲有了极大的收获。

人体内的气血随春秋而有不同的反应,西医多信t、核磁共振,对脉象说很是哂然,可如今单飞细心察悟,才现脉象反映的人体精微之处,绝非是他那个年代的核磁共振能够检查出来的。

那秦皇镜呢?是否能够检查出来人体内气血流动之妙处?

单飞微有分神,看着羽毛随水流逝,江面浪静波恬,暗想着医书中旁注的什么“厌厌聂聂,如落榆荚”之语,再回忆着方才切乌青之脉的感觉,对脉象的“秋毛”说更有理解。

乌青见单飞入定般许久,终于道:“老大,你昨日讲了什么山龙脉络形势,又说什么贪狼、巨龙、文曲九星什么的,我还是想不明白。”

见单飞望来,乌青搔头道:“这些说法复杂难懂,有没有简单点的?老大,我书读得少,你不要骗我。若依山龙脉络埋葬后,真的对入葬人、或对其后人有影响吗?”

单飞笑笑,“你聪明了很多,知道开始问了。”

“什么?”乌青很是困惑。

单飞解释道:“这世上有东西存在,人类为求对其的理解,就会产生对应的解释规则。不过人类认知有限,在规则理解之外,为了消除自身的困惑,又产生了崇拜。”

“这个我懂,老大你举例说过了。对城隍爷的崇拜伊始是个纪念,后来很多人忘记这个纪念,只要有个**实现不了,就希望借助城隍爷帮忙,各种神灵崇拜的产生多是和此类似。”

单飞点点头:“不错,自古以来,人类对各种不解的、难以掌控的现象都有崇拜,比如对水、对龙、对风,还有对山。很多人总希望从中得到力量,事实上力量可能会有,但很多时候并不如人想的那样,而这种力量消失后,还是会导致崇拜的风俗流传下来。”

“比如老大前段时间说的七星指路?”乌青问道。

单飞点点头,“这些葬法的源头不可考,但总是有理由存在。我给你讲的山龙脉络本是出自本《撼龙经》,不过你若真正明白我方才说的话,就知道这种葬法的根源不过是因为对山的崇拜。”

乌青恍然大悟道:“那可信性不足了?也不会真有效果?”

单飞沉吟片刻,“我只能说不会有如常人希望的那种结果。”

“如果没用,单老大又教我做什么?”乌青不解道:“那些话难记的要死。”

单飞微笑道:“忘记了告诉你,世人多是如此,哪怕你根本不求甚解,但你说得漂亮些,装作很有学问的样子,很多人也是信你的,这叫做学问崇拜。”

“这不是骗人吗?”乌青终于明白一些。

单飞只是笑笑。

乌青迟疑道:“老大,你懂的多,从来不见你去骗人。可你为什么教我这些?”

单飞看着乌青灰突突的一张脸半带憧憬、半带困惑的,终于道:“学得懂得,并不是为了骗人,而是为了明辨是非,然后清楚的告诉自己怎么去做。”

顿了片刻,单飞又道:“若以为懂得多,又习惯用自己的知识去骗人的人,还不算真正的懂得。”

“但很多人好像都是这么做。”乌青迟疑道。

单飞拍拍乌青的肩头,“很多人都说你该去吃-屎,你去不?”

“我当然不去。”乌青立即道。

道:“这就是了,很多人认为应该的,不见得会是正确的。你懂得越多,才会从盲从中认清自己要遵循的道路,不然学成后,无非是在圆熟千百年来的某些规则罢了。”

他最后一句话说的意义颇深,知道乌青一时半会很难领会,却也不过多的解释。

江边没什么渡口,有船偶尔经过,都是远在江心,对单飞、乌青根本不予理会,不过单飞并不急切。

目的重要,风景亦好。

远望长江开阔,单飞感觉心情畅快,不过转瞬目光微凝,他见到江面上有一物沉沉浮浮而下。

乌青也看到了那物,辨认片刻,失声道:“老大,好像是个浮尸,而且……是个女人。”.

ps:早上家里跑水把笔记本电脑泡了,然后忙活一上午买电脑,然后各种不开心,有些郁闷,求几张票舒舒心了.

未完待续。8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