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61节 怀疑和信任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61节 怀疑和信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这种反问多少有些怀疑和无礼,许褚闻言脸现怒容,曹操却早知许褚的反应,轻轻伸手止祝

见曹操神色慨然,单飞一时不知他的心意,就听书房门旁有人道:“我知道单兄弟如今能用这种态度说话,已是不易……”

不用回头,单飞早听出郭嘉的声音,半晌道:“我只是觉得,若是我等真想***三香一事,必须开诚布公才好。”

郭嘉微笑道:“你如今多半也觉得我在瞒你什么?”

单飞头也不回,仍旧坚决道:“秦皇镜失踪一事固然玄奇,郭大哥当时的表现却是过于吃惊。现在我再想想那时的情况,倒觉得郭大哥吃惊的不是镜子失踪,而是随后带来的结果。”

顿了片刻,回望郭嘉,单飞凝声道:“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

秦皇镜有变前后,单飞全部心思都放在晨雨身上,对郭嘉的异常并没有多想,等他开始真正对此事用心,将一切进行梳理时,立即察觉郭嘉当初言行均有暗指,只是见单飞心思不在,这才没谈下去罢了。

郭嘉听单飞所言,倒没什么不满,只是轻叹口气道:“鬼丰说的不错,用脑的单飞才是让人欣赏的单飞,用脑的单飞也在表明,你要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了。”

见单飞沉默无语,郭嘉走到单飞身旁拉个胡椅坐了下来,“你不立下决心,我们也很难将这件事始末完全告诉你。”

单飞对此倒是理解。

郭嘉、曹操都是极为沉稳谨慎之人,以前曹操虽屡次让单飞着手,可以曹操的眼光,如何看不出单飞多少有敷衍之意?

这件事必定是极为重要的人才能完全知晓,曹操不会将这件事交给敷衍之人去做。

“不过我想如今是告诉你原委的时候了。”郭嘉苦涩道:“虽然我们对于一切知晓的也不多。”

沉吟片刻,郭嘉轻声道:“单兄弟,我若是你的话,遭遇你的情况,也难免会怀疑曹棺是否有意去改变晨雨的命运……”

单飞心中一震。

他早有这个怀疑!

曹棺是不是看出他多少有些随性的性格,这才一定要改变晨雨的命运,才让单飞能锲而不舍的追下去?

曹棺既然能喜欢上诗言,就认定他单飞喜欢晨雨?等了近年曹棺才做了这件事……

单飞每次想到这里时,都是不寒而栗。

一个人最难被看到的就是内心。

曹棺内心怎么想?谁会知晓?

“可这件事真的也超出我们的预料,我们伊始不知道鬼丰要做什么……如今……”郭嘉苦笑道:“如今我们也不知道曹棺要做什么。”

单飞激灵灵的打个冷颤。

如果曹棺和曹操有约定还好办,可如果连曹操都控制不了曹棺的举动,那未来会变得如何?

“不过事情如此发展,我也很有责任。”郭嘉有些自责道:“单兄弟,我和你说过,曹棺当年曾和我说过三香一事,但我不以为然。为政在德,在人心所向,当时在我看来,去追寻虚无飘渺的三香不如当下做点利民的事情更好一些。”

单飞见到郭嘉慨然的神色,并不怀疑郭嘉所言。

在这世上,他若有真正可信之人,郭嘉无疑是其中的一个。

“接下来的事情你也知晓大半了,从挖梁孝王墓开始,曹棺很多时候都是独自行动,经历的事情也很少对我等明言。”

神情苦涩,郭嘉道:“我等也是有点道不同的感觉,曹棺去邙山,是得司空的授意,但那时候的司空,其实只是感动曹棺的决心,说随意他如何去做。”

曹操缓缓点头。

单飞曾听过曹操说过此事,暗想老曹当初没勇气改,但还是很鼓励有勇气去改的曹棺。

“随后曹棺的留言你也知道了。”郭嘉顿了片刻,看了曹操一眼,终道:“不过有件事我们没对你说。”

单飞精神微振,听郭嘉道:“你知道曹棺有个当铺吧?”

“怎么?”单飞一时不解。

“天子迁都时,曹棺在许都拿下一块多年未被人翻动的土地,在其上建了个当铺。”郭嘉缓缓道。

单飞立即道:“那块地有什么文章?”

郭嘉见单飞知其暗指,目露赞赏之意,“曹棺消失前曾对石来说及无间效应的事情,但让石来保密。当时石来自然难信,甚至感觉曹棺有点走火入魔,但曹棺说一切若真,他会想办法让所有人相信,他选择用那块地给石来留言。”

单飞目光微闪,“他在地里埋下了什么?”

“他埋下个匣子,在里面留下一句话,说要去邺城去取秦皇镜。”郭嘉皱眉道。

单飞有些恍然,“曹棺知道不但石来不信无间效应,司空也是将信将疑,曹棺在许都藏库给司空留言,就是让司空相信此事!曹棺再给石来留言说取走秦皇镜,就是让我等知道……这世上竟有如此不可思议的改变?”

曹操缓缓点头,眉头微锁。

单飞又道:“而司空一入城就迫不及待的去袁府询问秦皇镜的事情,也是因为曹棺的留言?”

曹操微微点头。

单飞接着道:“曹棺取了秦皇镜后,郭大哥一方面诧异此事果然发生,一方面也开始担忧曹棺还要做些什么改变,畏惧改变产生的结果,这才那般模样?而石来想必也是明白这点后,这才异常的惧怕?”

“你想的丝毫不错。”郭嘉看着单飞时,眼中有些怜惜,“单兄弟,你是非常之人,遇到这种事情还是……”

单飞心中微痛。

许久,郭嘉才道:“我实在不清楚曹棺还会做些什么,可他若是真的再改什么的话,我只怕会有更多的人会和单兄弟一样、甚至更糟1

单飞手指尖触摸到袖口的无间香。

无间香冰冷。

他感觉到自己手掌满是冷汗,但还是缓缓的离开了无间香。

曹操一旁本是静默,突然道:“孤有几个兄弟。”

郭嘉、单飞扭过头去,不太明白曹操插话的意思。

曹操缓慢又道:“夏侯渊为了兄弟的女儿,宁可放弃自己的儿子的性命;子廉为了孤,不要说钱,就算命都不要。”

默然片刻,曹操又道:“人都会变的,可究竟会变成怎样,没有人能够知道。孤经历生死这多年,知道人分多种,有些人不能全信,有些人根本不能去信,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心里真正想的是什么1

单飞看着曹操眼中的寒光,微有冷意。

曹操沉声又道:“可孤能活到现在,靠的不仅仅是怀疑,还有信任。有些人,你可以托信的1

单飞明白了曹操的意思,曹操有疑心,但也有信任!

“曹棺跟了孤这多年,亦跟孤造了不少杀业,但他比孤醒悟的要快。孤见到他去邙山前的表情就知道,他真想做一些和以前不一样的事情,他不想让诗言失望。诗言和丁香、很像……”

曹操沉默了下来,没再说下去。郭嘉、单飞互望一眼,多少有些了然。

丁夫人期望曹操能够完成曾经的诺言,曹操呢……变得犹豫,开始信任郭嘉、单飞这些人,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一直念及着丁夫人的期待,真正想要做些改变?

只是改变习性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郭嘉从不想着去改变一个人的习性,因为他早已知道,谁都不能改变一个人的习性,除非那个人真正想要去改。

曹操和曹棺同病相怜,也看出曹棺真的想改,亦知道诗言不会期待曹棺为恶。

半晌后,曹操望着单飞道:“孤听说了你和晨雨一事,也感到难过。但孤相信,曹棺所为绝非要拆散你俩,而是有不得已的缘由1

房中许久的沉默。

单飞明白曹操的意思。

曹操信曹棺,希望他单飞也能信任!这件事要是没有信任,根本没法合作下去!

可是……

单飞苦涩一笑,长身而起道:“不知司空和郭大哥还有什么要说?”

郭嘉、曹操都是一怔,齐声道:“你有什么决定?”他们一听就知道单飞有了打算,好像是临别询问般。

“我准备前往丹阳一趟。”单飞径直道。

曹操困惑,郭嘉微有奇怪,“那是孙权的地盘,你去那里做什么?”

单飞沉默片刻,将巫灵儿一事说了遍。

曹操、郭嘉互望一眼。

单飞瞥见二人眼中有些古怪的意味,立即道:“司空、郭大哥有什么看法?”

郭嘉迟疑片刻,“孙权明里虽尊天子的号令,但事实上……兄弟也会清楚其中的利害。”

单飞心中明白,微笑道:“我悄然打探就好,若无收获,我还会回转邺城。”

曹操点头道:“如此最好。不过石来等人手熟,可和你同去丹阳,多些人手,你也能多打听点消息。”

单飞本要推辞,听曹操最后一句,很快改变了心意,“多谢司空。”

“只是我等眼下还在征战河北,单兄弟能不表露身份、亦不和孙权冲突是最好不过。”郭嘉嘱咐了一句。

单飞暗想曹操决定先定河北,后平辽东,自然不想和孙权先起刀兵,避免首尾难顾,点头道:“那我先行告辞。”

“你准备什么时候前往丹阳?”郭嘉问道。

单飞沉吟下,“我准备今日启程1

.

ps:老墨需要您手里的推荐票,让名次更进一步,有劳您投票了!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