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59节 听在你、说在我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9节 听在你、说在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飞天小兔1”的打赏,成为《偷香》新盟主,也谢谢众多打赏老墨的书友们,谢谢*—

单飞回转城北的时候,张飞燕迎了上来,拿出张画像道:“单兄弟,你看这画得如何?”

展开画轴,单飞见晨雨的玉容清晰眼前,凝望半晌才笑道:“很好啊,简直可说是一模一样,辛苦张大哥了。”

“你这说的哪里话?1张飞燕见单飞情绪似乎趋近稳定,解释道:“我找的可是邺城最好的画师呢,那画师姓崔,是河北世族大家的子弟,听说是给单统领作画,倒是分文未要。我们不等形容晨雨姑娘的容貌,他就信手画出,丝毫不差!你猜他怎么这般神通?”

单飞看着画中的晨雨,随口问道:“为什么?”

“因为单兄弟和晨雨姑娘……在台上的时候,他就在台下。”张飞燕笑呵呵道。

这是晨雨打破宿命计划的一个努力。单飞看着画上的伊人浅笑,想着晨雨的其余想法,怔怔的有点出神。

见单飞对他的风趣一点没有反应,张飞燕知趣道:“我又让崔画师加紧赶画,然后派人按图去找。单兄弟,你放心,你张大哥别的地方不行,认识的人绝对不少。”

“张大哥,这幅画能不能留在我这儿?”单飞问道。

“那有什么问题?本来就是给你的。”张飞燕笑着站起身来,离去做事。

单飞看了画像半晌,感觉似有人望来,扭头看去,见乌青犹豫的站在远处,似想过来,却又不敢。

“有什么事?”单飞卷了画轴系在背上。

乌青小心的走过来道:“单大哥,在忙呢?”

“乌青……”单飞看了乌青半晌,“有事就说,你我之间何必这样客气?”

有些人地位越高,离人越远,有些人是看别人地位越高,主动的离其越远。

世事本如此,单飞见乌青如此,并未见怪,只是多少觉得有点不自在。

乌青终于坐在了单飞的身边。见单飞并没有因其邋遢而躲开的样子,乌青多少有了些勇气,回忆道:“单老大,你还记得以往的时候,我和你一块烤狗肉吃,就是这般坐着。”

单飞微笑道:“若是你还想吃狗肉的话,我们倒可以再找一条恶狗,不过不知道胡椒好不好找了。”

乌青脸露期待,“单老大,以后大小姐会把生意开到邺城,我们还可以把石室的胡椒都运过来,你们二人打理生意,我帮下手如何?”

单飞沉默下来。

乌青看着单飞的脸色,轻声道:“单老大,你有很多事情可能还不知道。”

“嗯?”单飞看着远方天空变幻多姿的云彩,知道乌青要说什么了。

“当初听说你在邙山失踪后,大家都不开心,我娘只是道单飞这孩子看面相不是短命的人,肯定不会有事。虎头知道你失踪后,哭了好几天,我和大锤也是很不好受。”

顿了片刻,见单飞神色感慨,乌青轻声道:“可最难过的还是大小姐。我那段日子见她虽在照理着生意,但是一天比一天沉默,也一天比一天消瘦,直到有一日,我只怕她有事,才斗胆安慰她,说你不会有事的……”

“你不用说了。”单飞起身道。

乌青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抓住单飞的衣袖道:“单老大,我要说。我知道你现在比起以前大不相同了,未见得听兄弟说下去。我想了很久,却认为我还是要说。”

单飞看了乌青很久,“我和以前没什么不同。但你……”

“我和以前却有很大的不同1乌青不松开单飞的衣袖,眼中少有的执着道:“乌青以前是个懦弱的人,从未有过什么本事,可在单老大你的身边,知道人不能像个孬种般欺软怕硬,知道人总要做点什么、总得面对点什么,哪怕再难也得鼓起勇气……”

单飞看着乌青滔滔不绝的模样,嘴角反倒有分笑意,“很好,你要说什么?”

“我只想告诉单大哥,大小姐听了我的话后,失声痛哭好久,抽泣着一直问我……是不是因为她的缘故,才逼单大哥你去了邙山,她说要不是因为***契的事情,你也不会答应曹三爷去邙山,你若不去邙山,也不会突然失踪,她一个劲的说,是她害了你,希望你能原谅她。”

乌青眼中有泪光闪烁。

单飞沉默良久,“这件事和她有什么关系?她多想了。”

他倒真没想到这层关系。

世事玄妙,他去北邙看似和曹宁儿有点关系,但单飞却知道,无论有没有曹宁儿,这个结局早已注定。

如今他每次想到曹棺时,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

曹棺策划了所有的一切!

单飞每次想起和曹棺的相处时光,察觉着曹棺在十数年前做的一切,都是不寒而栗。

曹棺到底要做什么?曹棺究竟当他单飞是什么?朋友,兄弟?还是枚棋子?单飞猜不透,他只知道曹棺比表现出来的要老谋深算太多。

“单老大你认为无关轻重的事情,可大小姐却始终装在心中。”乌青道:“单老大,你恐怕不知道,你离开的日子,大小姐一直在照顾着我们,虎头一边读书,一边跑去药堂帮忙,他对医药很有兴趣。”

单飞倒没想到虎头还有这个天分,微笑道:“无论做什么,有本事养活自己就好。”

无论古代还是现代,读书多少其实并不意味着什么,读书也不应该成为负担和炫耀,能从书中读到多少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在单飞看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大锤也重开了铁匠铺。我娘卖馒头包子的生意好得不得了,甚至雇了几个人,不过你教的发酵秘方一直留着。”

单飞见乌青停了下来,皱了下眉头,“莲花呢?”

他当时就感觉莲花和曹宁儿很不合拢,不过一直没有多想,见乌青此刻唯独不说莲花,忍不住问了句。

乌青犹豫片刻,“莲花走了。”

单飞愕然半晌才道:“她去了哪里?”

乌青摇头道:“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单飞很是担忧,见乌青却没什么紧张之意,不解道:“你们难道没有去找她吗?”

乌青缓缓摇头,“莲花留了一笔钱给家里,然后留下封书信,告诉大锤和虎头她走了,让他们好好活下去,不用找她,她没事,会尽快回来,而且比谁都急着回来,可她一定要离开才行。”

顿了片刻,乌青看着单大哥,你说这丫头究竟什么意思呢?”

单飞亦是不懂,半晌才道:“听信中的意思是,她好像要去做件事情?”

乌青点头道:“那丫头古灵精怪的,这么从容的安排家里的事情,应该是自有打算。”

单飞没想到乌青能分析出这点,忍不住赞道:“乌青,你说的不错。”

乌青有些脸红,搔头道:“不是我分析的,我把信拿去给大小姐看,大小姐这么说的。”

单飞微怔。

乌青回到话题道:“单老大,那些日子大小姐做了她能想到的一切,我们都知道,她这么做,还是因为念着你。”

不等单飞回答,乌青继续道:“直到前段时间,大小姐突然兴奋的过来找我说,说有你的消息了,我看得出来,她比过年还高兴百倍呢。”他不怎么会形容,只想表达出曹宁儿对单飞的关心。

单飞暗自沉吟,心道是鬼丰将这个消息告诉给曹宁儿的吗?不然鬼丰如何会抓住曹宁儿?

乌青接着道:“大小姐对我说单大哥没死,眼下正在邺城,不过听说有人对他不利,他很是艰难。”回忆着当初的情形,乌青感慨道:“然后大小姐就自言自语道究竟是谁要难为单飞?我爹吗?还是另有其人?不行,我得去帮他。乌青,你帮我好吗?我只怕见到单大哥,又会和他吵了起来。我已经发誓了,再不和他吵什么,这次若有别的不同的意见,你帮我转达一下好不好?”

单飞见乌青独自说着,却将当初的情况说的惟妙惟肖,甚至将曹宁儿的口气神情都形容的**不离十,单飞暗自感动不但为乌青的用心,也为曹宁儿的心意。

可感动是感动,乌青始终不明白的一点是感动并不一定要爱。

乌青留意着单飞的反应,却看不出什么,继续道:“单老大,我本惦记着娘亲,可娘亲也看开了,说什么父母在、不远游的话不用理会,男儿志在四方,若不趁有勇气的时候闯闯,守在家中老死有个屁用?于是我就和大小姐来到这里,后来的事情……单老大你也知道了。”

沉默片刻,见单飞只是无语,乌青轻叹一口气道:“单老大,我知道你怎么决定是你的事情,不过我说不说是我的决定,你说是不是?”

单飞看了乌青许久,感觉这小子这些日子来倒是多了点主见,点头道:“你说得不错,决定本是该你自己来下。”

乌青咧嘴笑笑,见单飞并未再说什么,喃喃道:“好的,该说的都说完了,我也做不了太多。”

他起身要走,突然一拍脑门道:“你看我这破脑袋,还有件事忘记了说。”回转望见单飞眼中的询问,乌青道:“单老大,你还记得马先生吧?”

ps:预约下诸位书友的周一推荐票,还请明天帮忙投点推荐票。老墨提前感谢了。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