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58节 忘却的记忆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8节 忘却的记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大哥。”佳人拦住单飞,神色有几分胆怯,但也有几分期望。

单飞看着眼前的佳人,略有诧异道:“甄柔”

女子正是甄柔。

甄逸、甄宓等人急急抢出,感觉本是谈得好好的,单飞怎么说走就走甄氏父女都想趁热打铁更拉近些关系,见甄柔突出,甄宓柳眉微竖,暗想我才和父亲摆平甄家和单飞的恩怨,你这个丫头又要搅局

甄宓不知道妹妹拦着单飞又要抢白什么只感觉这两人像前世的冤家般,见面就掐。心中暗叫不好,甄宓才待阻拦,却被曹丕拉了把。

曹丕眼中闪过几分欣赏之意。

今天甄柔这丫头比起上次见单飞时,好像又靓丽了许多女为悦己者容,甄柔这般打扮,很有点门道

曹丕在这方面多动心思,观察仔细,比单飞强过太多。很多时候,某人在某方面能够胜出,不是因为天赋异秉,而是在这方面想的很多。

单飞见到甄柔时,想的却不多,可听佳人突如其来,称呼却很是客客气气的,他倒也客气对待,“二小姐,我还有事。”

“我也有事。”甄柔在单飞面前一伸手挡住他的去路,“我有事要和你说”

甄宓终于看出甄柔的异样,向父亲看去,甄逸摇头,意思是我什么都未对甄柔说。

单飞略皱了下眉头,“二小姐请说。”

“你以前不是这么叫我的。”甄柔看着单飞,美眸中有些执着,提醒道:“你以前是叫我柔儿了。”

单飞有些意外,终究只是笑笑,“称呼不过是个区别罢了,二小姐何必如此执着以往的事情,我不记得了。”

“你不记得了,那我可以提醒你。”甄柔不知道单飞真正的言下之意,上前了一步又道:“以前你都是叫我柔儿,你有错的时候,你会主动向我认错;我有错的时候,你会帮我担着错处。”

单飞终于明白这二小姐的性格是如何养出来的了,暗想以前那个单飞的方法是典型的不成熟的少男风,也是在挖坑,这种方法总有一天会埋了一个。

因为没谁会一直忍着这种不公平。

或许这也是某些女人不懂男人的地方,她们始终不明白男人为何能在婚前百依百顺,婚后却是另外的一副模样。

为了某种目的忍受着性子去做事的男人,目的达成了,就很难再浪费同等的气力去维持这种不公平。

这本不是成熟男人的做法。

可甄柔看起来很喜欢这调调

单飞叹口气,正色道:“以前是以前,可现在单飞不一样了。二小姐在我看来,一个人应该面对自己的错处,而不应该让别人代为承担。”

这种指正倒没问题,可单飞知道若是碰到某些自以为是的人,一定和刺猬一样的认为他在挑刺。

他以为甄柔会羞怒,没想到甄柔认真想了下,郑重其事的点头道:“你说的对。我们两个其实都有点错,这样好不好,你我都退一步”

单飞看了甄柔半晌,反问道:“怎么退”

“你有点不对。”

甄柔噘了小嘴,暗想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见单飞不解的模样,甄柔强忍住心中的委屈,低声道:“我也有点不对。”

甄宓、甄逸都看出彼此的诧异。

他们这些年来,倒是头一次从甄柔口中听到这种话语。

“可你是男人,我是女人,你总得让着我点吧”甄柔认真道。

单飞又问道:“怎么让”他心中暗想,我若是不让着你,当初吐出牙齿的恐怕就不只是许攸了。

“往事一笔勾销怎么样”甄柔建议道。

单飞见丫头满是期盼的模样,终于道:“二小姐,我已经多次说过,我从来没想和你、和甄府计较什么”

甄柔脸有喜色,“那好,我们拉勾”她伸出小指到单飞的面前,“你记得你今日的承诺。”

单飞看着佳人的手指如春葱般纤细莹白,阳光照耀下似都有些透明,并未伸出手去。

“我说的就会信守,不用什么特别的形式,你们多心了。”单飞转身要走。

甄柔在众目睽睽之下伸手出来示好,见单飞如此,不由叫道:“单飞,你给我站妆她小脸涨得通红,心中那一刻极度的委屈。

这个单飞牛什么牛

他不知道我清晨就起来梳妆打扮,只是为了和他和好他不知道我这般打扮,只因为以前他喜欢我这般打扮

她其实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在她心中,一切都是单飞错她和单飞订亲了,可单飞在城北做的是什么事情

父亲居然并不见怪,只说男人三妻四妾很是平常。见单飞孤身来到甄府,身边竟没有晨雨陪伴,甄柔不知内情,却多少有了点高兴。

单飞总算顾及点甄府的脸面。

既然单飞让了一步,她甄柔不妨也大方一些。虽然以前的时候,那少年无论对错,总是要哄她破涕为笑。

那时候的她反倒瞧不起单飞。

这倒不稀奇,很多男人总以为当个暖男、说几句甜言蜜语就会哄心爱的女人回心转意,却不知道很多女人定义暖男是有前提的,暖男一定还得有本事

没本事的男人最多只能算是暖气,女人实在冷的没有选择的时候才会靠你近一点,若是有别的中央空调,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供暖十足,谁会守着土包子一样的暖气

甄柔正是这种心理。

当初单飞对她越好,她心中反倒越看不起一个男人腻腻歪歪的在她身边。

以前的单飞不知进取,伊始甄府还只是甄尧一个看单飞不顺眼,时不时的敲打下希望单飞知趣的离开甄府。慢慢的不但甄尧、就算甄府的下人都有点议论纷纷,明里不说,可暗地的话传到甄柔的耳朵里,还是让她感觉不好受。

她和单飞的矛盾就是因为这个不好受

女人的忍耐力本是惊人,可离开男人偏偏是因为对这个男人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

男人这时候若不做改变,能挽回女人的机会少之又少,失败后反倒会觉得女人不可理喻。

面子是别人给的,本事却是靠自己积累的。

以前的单飞就是不懂得这点,见甄柔亦是对他开始不满,竭力的想要抓取,最终却是落得两手空空。

不过如今的单飞大不相同。

单飞在城北一箭三雕,本想让甄柔以后离他远点,却不想甄柔先是惶恐害怕,等终于镇定下来,回忆起当初的情形,记得最清楚的却是单飞的悲伤。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能看出单飞的这点情感,可她自己确信无疑。

单飞扬眉吐气的时候,为何会伤悲

难道是因为他所做的一切还是因为念着柔儿,只是碍于自尊希望柔儿能道个错,给他面子

甄柔想到这个念头时,芳心忍不住的怦怦大跳,难以自己。

如果单飞将今日的能力和从前的温暖合二为一,那正是她甄柔梦寐以求的夫婿

就是因为这个念头,听单飞今天会来,甄柔才着实的打扮了一番,本以为单飞让一步,自己让两步,破天荒的第一次向单飞赔个不是,就能获得他的谅解,甄柔哪想到单飞反倒当众拒绝和她拉手

单飞或许不觉得什么,她却觉得很丢脸面。

眼泪在眼圈内打着转转,甄柔见单飞止住脚步,却未回身,哽咽道:“你不要太过分了,今天我都这样了,你还要我如何”

她真的不知道再怎样做才能找到从前的那个单飞。

甄宓、甄逸都是皱眉。

他们见甄柔居然肯放下点脾气,自然高兴,二人只以为若是事好,那是皆大欢喜,哪想到单飞态度反倒更加的拒人千里。

甄氏究竟做错了什么

甄宓暗自琢磨。

单飞沉默片刻,终于转过身来看向甄柔道:“二小姐,你对单飞的情感,单飞很是感动。”

甄柔破涕为笑道:“那你是原谅我了”

她少有这般低声下气的时候,这刻如此,实在是一心希望和好。

单飞眼中有些无奈之意,看向甄宓道:“甄大小姐,今天承蒙你为我讲了个多出记忆的怪事。”

见甄宓困惑的样子,单飞沉声道:“有人会多出段记忆,有人就会少了一段记忆。很抱歉,单飞对以前的事情全部都已忘记,如今亦不想记起什么,甄家的好意,单飞心领。”

众人错愕,不知道单飞言下暗指之意,有的只以为他对以往的事情仍是耿耿于怀。

很多人说是忘记,但又有几个能够真正的忘记

顿了片刻,单飞诚恳道:“无论为现在甄家对我的态度,还是为了以前老丈的恩情,甄府若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会尽力而为。如今世子见证,甄府实在不用再担心什么。”

“那你”曹丕欲言又止,暗想再娶一个又有何妨他如今对甄宓绝对是真心真意,但这不意味着他一生就会这一个女人。

单飞望向甄逸道:“别的事情,还请老丈不用记在心上了,单飞也不想理会。”他说的委婉,但众人如何听不出他在拒绝和甄氏的婚事。

甄逸很是诧异,甄宓甄别着单飞所言的真假

单飞见众人神色各异,不再过多理会,摇摇头转身离去。

甄柔又气又急,没想到单飞绝情如此,泪水不争气的流淌下来,甄柔尖声叫道:“单飞,你狂什么狂你记得今天、记得你今天说过的话”

不理甄逸过来的劝阻,更无视姐姐的厉声呵斥,甄柔眼中的泪水顺着脸颊流淌而下,“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对今天做的事情感到后悔”

单飞身影并不稍停,消失在府门前。甄柔亦是挣开父亲的手掌,和单飞背道而驰,转瞬奔得远了

ps:为啥咱求推荐票呢,因为您帮忙推一推,就可能让更多喜欢看书的朋友加入进来。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