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57节 龙虎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7节 龙虎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堂前冷风吹过,曹丕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他那时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实在没办法相信甄逸父女。

这怎么可能?

人脑海里怎么会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记忆并存?

曹丕这几日倒从甄宓口中得知了单飞的不少往事,感觉单飞的经历励志的同时,对甄、单两家的恩怨也有些了解。在他想来,甄氏当初肯定是对年少的单飞撒谎了,以巫灵儿消失为借口搪塞单飞。如今甄家知道单飞聪明了很多,认为以前的理由靠不住了,这才另外编出了一个谎言。

但甄氏父女要编谎话,也麻烦用点心好不好?这种借口连他曹丕都不信,单飞怎么会信?

单飞听得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半晌才道:“后来呢?”

“单统领相信了?”甄宓、甄逸异口同声道。

单飞轻淡道:“我实在看不出你们有什么撒谎的理由。”

甄宓、甄逸面面相觑,再望少年时,眼中带着敬畏,那不是对诡异事件的敬畏,而是对这少年判断的敬畏。

这少年比当初离去时何止高明百倍?

半晌后,甄宓终道:“单统领果然非同凡响,妾身一直犹豫是否将此事告诉单统领,只怕单统领有所怀疑,反倒认为我等存心欺瞒。不过家父却认为我等本……没做错什么。”

甄逸当初说是问心无愧,甄宓仍怕语气太硬,竭力的放低了姿态,顺便添了句,“家父又说单统领并非常人,对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定有自己的判断,如今看来,家父并未看错单统领。其实……”

语带真诚,甄宓鼓起勇气道:“单统领以前在甄府的那几年,无论旁人如何对待单统领,家父对单统领总是不差。”

单飞望向甄逸,见老者神色感慨,对他望来的目光并没什么闪躲,显是无愧于心。单飞沉吟片刻问道:“之后呢?是否有旁的事情发生呢?”

曹丕对此事难以理解,但单飞却信了八成。

得益于他最近的经历。

曹棺改变了诗言的选择,同时也改变了晨雨的命运,这件事本是难以想象,却真实的发生。

将晨雨的事情和巫灵儿一事稍加对比印证,再留意甄氏父女并无做作的表情,单飞就明白甄宓、甄逸为何会有多出来的记忆。

当初巫灵儿是在秦皇镜前消失,可曹棺更早之前拿走了秦皇镜,这个改变不但让郭嘉看着镜子消失,甚至可能影响了巫灵儿!

巫灵儿入密室时,已经看不到秦皇镜!

鬼丰说了,巫灵儿一直尝试改正无间的缺陷,去见秦皇镜可能是巫灵儿对无间的一次尝试改变。如果秦皇镜消失了,巫灵儿自然没有必要冒险动用无间,这才选择离开密室,也造成甄宓、甄逸怪异的记忆产生?

对这些猜测,单飞无法验证,却认为大有可能,可亦知道没必要说出来,在场众人有谁会懂?懂了又如何?

可甄宓没有道理找到他,只是告诉他一段多出来的记忆!

果如单飞所料,甄宓笑容略有苦涩道:“之后我和家父清楚都记得,令堂说有件东西留在她栖身的阁楼,让我们转告单统领去龋”迟疑片刻,甄宓道:“我当初本想代单统领找到此物,可家父说……还是等单统领来找好一些。”

单飞心中微动,巫灵儿没有消失,那巫灵儿的计划应该就会改变。只是不知道巫灵儿为何如此行色匆匆,又留给以前的那个单飞什么东西呢?

巫家、单家世代以卫护无间香为己任,留下的东西会不会和三香有关?

单飞想到这里,长身而起道:“还请甄老丈带路。”

曹丕亦是被甄宓所言吸引,对眼前美食没了兴趣,跟着起身道:“我也要去看看,甄姐姐,你说好不好?”

甄宓瞥了单飞一眼,见其没有反对,点头同意。

甄逸当先领路,等到了甄府一座阁楼前止步道:“单统领,令堂当初就是和单统领在此中居住,后来令堂……失踪、不是,是失而复得……”

他一时间无法措辞,单飞抬头望了眼阁楼,见楼高三层,只是道:“烦劳老丈先行。”

甄逸不知单飞没到过这里,只以为单飞是客气的生疏。当先进入阁楼,甄逸感慨道:“当年单统领离去后,这阁楼、也就没有安排旁人居祝”

单飞跟着甄逸到了阁楼二层,见楼中摆放有一些竹剑和雕刻木虎之类,知道恐怕是以前单飞玩耍居住的地方。

甄逸也算有心,对这些东西动也不动,方才又说此楼不让旁人居住,一方面念旧,一方面也是向单飞表明对其***着实不错。

甄宓见单飞沉吟不语,只以为他在***,轻声道:“令堂说东西是放在三层阁楼,单统领能够找到。”

微有皱眉,单飞不知道巫灵儿***有什么约定,还是举步上了三层阁楼,见上面地板上有很些灰尘,显然许久没人走动的样子。

单飞明白甄逸不让甄宓代找的用意。

这件事离奇到难以想象,若有东西留存在此,单飞又能找到的话,自然更能相信甄氏父女所言。

楼中摆放的东西极为简单,一几一席而已,除此之外,少有旁的赘物。单飞见众人都在望着自己,伸手拿起几案上的一盏铜座油灯。

在甄宓、甄逸记忆中,只记得巫灵儿说让单飞去她所住之地取得她留下之物,具体是什么,二人亦不知情。见单飞拿起油灯后,甄氏父女不由稀奇,这东西本是他甄家送来的,又怎会是巫灵儿所留?

不过他们转瞬知道自己猜测有误,因为单飞只是拿油灯缓缓在阁楼走了一圈,目光落在阁楼东角的壁板上。

阁楼内并无什么奇异的地方,别人看不出什么,单飞一双眼观察入微,早看到那木板边缘有些木刺。

旁人或不清楚,他早看出那里木板有被撬动的痕迹!

用油灯座敲敲板壁,又敲敲旁边的壁板,单飞听出声音有异,眉头微扬,从怀中拿出枚铜钱对着木板稍撬了下。

木板卡得很紧,可如今他的手劲非同一般。

众人只听“咯”的声响后,就见木板掉在单飞的手上。曹丕等人向木板后看去,就见有灰色的砖墙现出。

曹丕那一刻只是在想,难道砖墙后另有门道?

甄逸却是暗自摇头,心道这阁楼是在他眼皮底下建造起来的,砖墙内有隔层的可能性绝对不大。

不想单飞不看砖墙,只是拿着那块木板翻过来看了眼,手再一用力,就由木板背面取下一物。

众人微有意外,不想巫灵儿竟是将东西镶卡在木板之后!

甄宓心中暗想,这种藏物的方法倒是颇有心思,单飞也就是巫灵儿之子,和母亲颇为熟悉才能够找到,她却不知道单飞靠的不是灵犀一点,而是多年积累的经验。

见单飞并无忌讳,甄宓凝眸向单飞手上望去,见其只是翻动着手中那物仔细观看那东西有小孩的巴掌大小,像是块令牌。阳光照在单飞手上,令牌熠熠生辉似是青铜铸造。

这东西有什么作用?甄宓几人均是奇怪。

单飞亦是不知道令牌何用,见令牌一面绘制条飞龙,另一面却是绘制头猛虎。

龙、虎豹?

单飞脑海中最先闪过这个念头,几乎认为这是龙、虎豹杂志创始人遗留下来的东西。

巫灵儿留下这面铜牌做什么?

铜牌的雕工非同凡响,一龙一虎栩栩如生,在单飞眼中看来,这令牌的铸造工艺甚至比女修之棺上挖出的那只铜雀还要高出数筹。

那只铜雀已是少有的古代精品,这面令牌看似简单,实则非凡,却是出自何人手笔?

巫灵儿给以前的单飞留下这东西做什么?

单飞百思不得其解,却听曹丕道:“咦,木板后好像还有点字。”单飞心中微震,向被放在一旁的木板上望过去,就见上面似用尖锐的指甲划出几个浅浅的字体。

定睛望去,单飞就见上面写道:“飞儿,去丹阳找徐慧。”

字寥寥数个,众人认清后,面面相觑,均是不知巫灵儿的意思,暗想此中的意思恐怕只有单飞才能知晓。

单飞亦是一头雾水,他知道丹阳近长江,眼下应该是孙权的地盘?巫灵儿让以前的单飞去丹阳找徐慧,是有什么目的?

徐慧是哪个?

总不成又是巫灵儿给以前的单飞订下的婚事?

见众人都望了过来,单飞倒还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将铜牌揣入怀中,又将木板缓缓卡回了壁墙。

环望四周,没再看到什么异样的东西,单飞向甄逸、甄宓抱拳施礼道:“多谢老丈、甄大小姐告之此事。”

甄逸、甄宓未想到单飞如此态度,慌忙还礼道:“单统领太过客气了,应尽之责而已。”

他们一直认为单飞要报复甄家,但两次相见,只觉得这少年彬彬礼数,看不出任何阴险的算计,暗想难道自己想错了?单飞真的变成宽宏大量的人了?

单飞转望曹丕道:“也多谢世子帮忙,只是单飞有事,告辞了。”

他转身下了阁楼,听甄逸、甄宓都是快步跟了下来,知道他们还要挽留,只是这时候他实在无心周旋,才紧走了几步,突然停下脚步。

前方一女子闪出,正拦在他的身前。

阳光明媚,照那女子湖水绿的裙装艳丽飞扬,女子头上的灵蛇髻盘旋灵动,斜插着一支镶嵌蓝宝石步摇,步摇熠熠生辉,更衬佳人的美貌无双。

ps:需要点月票,有月票的朋友就请您投给我,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