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56节 多出的记忆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6节 多出的记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远远见曹丕、单飞前来,甄逸疾走数步施礼相迎道:“世子、单统领大驾光临,实在让寒舍蓬荜生辉,里面请。”

曹丕对这个未来的老丈人倒是客气,随即拱手还礼。

单飞见众人都在望着他,担忧他要拆台的模样,终于拱手还礼道:“甄老丈客气了。”他当初和荀奇动手时顺便教训了甄柔,但只想让这个丫头离得远点。曹丕说的不错,他不会和甄家计较什么,只要对方不对他有什么挑衅。

甄逸看不透单飞想什么,但见单飞如此,心道这少年和以往好像变化太多,莫非真的性格变了

若是柔儿不另起枝节甄逸暗自叹气,心道曹丕青睐宓儿,这件事瞎子都看得出来,如果柔儿再和单飞联姻,袁氏虽倒,甄氏只有更加的兴旺。

眼下呢

压下心中的念头,甄逸不顾老迈,亲自在前方领路。

甄府的下人早毕恭毕敬的列在庭院两侧迎客,足见甄府的重视。

曹丕远远见甄宓在堂中盈盈起身、翘首期盼的模样,心中微有得意。单飞没见甄柔在堂中,倒是正合心意,打定主意听完巫灵儿一事后,客气离去最好。

众人堂中倒是好一顿寒暄,只是谨慎的不提甄柔的话题。

甄宓、甄逸见单飞不冷不热的模样,心中着实忐忑,甄宓柔声道:“难得世子、单统领大驾光临,敝府略备薄宴,还请世子、单统领赏脸。”

曹丕自然没有异议,单飞微皱眉头,可见众人的模样,也多少猜到众人的心思,终于道:“如此叨扰了。”

甄逸、甄宓只怕单飞一言不合就拂袖离去,见单飞有意和解的模样,均是心喜。

二人又想,当日若不是甄柔不肯倒茶调和,这少年好像也没有挑衅什么。今日甄家无论如何都要好言相商,摆明了态度再说。

酒宴摆上,众人再次寒暄起来,单飞感觉这么谈下去,只怕夜半还会留宿,终于问道:“甄老丈,还不知你们要说家母的什么往事”

甄宓本自微笑,闻言眼中突然闪过丝惊惧之意,单飞看到眼中,反倒有些发怔,不知甄宓为何如此眼角余光望去,单飞就瞥到甄逸的脸色亦是变的极为古怪

曹丕倒没留意到变化,圆场笑道:“我也正想听听,不知道单统领是否介意我在此呢”

单飞见他***上长了钉子的模样,暗想只怕没什么要事,微摇了下头。

甄宓掩饰了眼中的惊吓,轻声道:“单统领,这件事很是奇怪,若不是对单统领、世子这样的人,妾身还真不会对旁人提及此事。”

“为什么”曹丕不解道。

“因为这件事常人难以理解,甚至会觉得荒谬非常。”甄宓纤纤眉头一蹙,颇有西子捧心的模样。

曹丕看得有些痴了,单飞暗自皱眉,还能耐着性子道:“甄大小姐但说无妨,我见过古怪的事情本是不少。”

曹丕抚掌笑道:“单统领这话说的不错,想单统领掌管摸金校尉,挖的”本来要说挖坟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有什么事比盗墓发生的事情还要离奇不过他如今开始考虑单飞的感受,觉得挖坟也不是太过光彩的事情,委婉道:“单统领见到的怪事只怕比我们见到的要多得多了。”

甄宓若有所思的看了单飞一眼,低声道:“那妾身就不揣冒昧的说说。对了,单统领、世子,你们都知道每人的回忆很有不同”

单飞微怔,倒真不知道这女人的意思,曹丕却道:“当然了。我的回忆就因有了甄姐姐的存在,多了许多美妙。若是没有甄姐姐,曹丕以后的日子,肯定会少了很多色彩。”

曹丕一语双关,这会儿说的很是真心真意。

甄宓脸色微红,带分娇羞的模样,让曹丕看的目不转睛。

单飞见状,暗想甄宓本大曹丕几岁,女人又素来比男人早熟些儿,再加上甄宓万事操心,若论心理层面,甄宓比曹丕最少要大十岁以上。

那这会儿甄宓显示娇羞之意是真的被曹丕言辞打动,还是故意如此让曹丕以为他已打动了芳心,倒是很值得商榷的事情。

单飞对女人的心意不太琢磨,但对这些人际门道、欲擒故纵的方法并不陌生。

他懂,但不见得附和;明白,却不见得去做。

甄宓羞涩过后,问道:“世子,那你可曾有过什么奇怪的记忆”

她话未说完,曹丕为求博佳人青睐,立即道:“当然有了。”

少年多是如此,无论何等身份地位,但在真正喜欢的女人面前,还希望心爱的女人不是因为身份地位、而是因为他的魅力而喜欢上了他。

等知道用身份来向女人炫耀、胁迫女人服从时,这种少年已经步入了***世故的轮回。

明白女人很多是为了他的钱权,女人亦明白男人很多是为了她的身体时,双方就会进入成熟的商品交换阶段,和爱情难关,也不要期待和爱情有关。

曹丕眼下自然还是处于真正的少年期,难免这般表现。

甄宓有些奇怪的看了曹丕一眼,柔声问道:“不知道世子有什么奇怪的记忆”

曹丕笑道:“在入邺城前,我每晚都会梦见遇到姐姐你,结果真的就能遇见,你说这算不算奇怪”

单飞只能叹气,甄宓咬了下嘴唇,轻声道:“是有点奇怪。”

曹丕不是傻的,看出佳人多少有点敷衍的回答,重重一拍脑门道:“其实我的记忆里还有很多怪事,有时候我在做某件事的时候,很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总感觉自己曾经做过,但真的费力去想,偏偏不知道什么时候做过,甚至觉得自己有点未卜先知呢”

众人一听他这话,倒是略有点头,因为曹丕说的这种情况,他们亦是有过。

单飞对曹丕的这种观点多少有些兴趣,根据现代科学解释,这和人脑前额记忆体有些关系,不过究竟是否如此,亦是没有定论。

他没想到曹丕亦能留意这点。

甄宓赞道:“世子说的真好,妾身今天要说的事儿倒和世子说的有些相通,不过也是很有差别。”顿了片刻,甄宓轻声道:“妾身这几天脑中多出了一种记忆”

堂中稍静。

曹丕困惑不解,单飞还能沉着道:“还请甄大小姐详细说说。”

甄宓见单飞如此镇静的模样,微有诧异,提醒道:“单统领,当年令堂失踪,我等对你的解释,你自然还记得”

单飞半晌才道:“记得又怎样”

他如今对这种询问答复的很是圆滑,甄宓不知究竟,只感觉这少年沉稳的可怕,不过甄宓还能保持微笑道:“我等说令堂是在秦皇镜前消失,你怎么也是不信,甚至家父带你去看后,你亦是不信,还说自己在镜子前怎不失踪”

单飞瞥了甄逸一眼,见他点头,知道甄宓述说想必无差,沉声道:“然后呢”

甄宓眼中又闪过几分惊吓之意,半晌才道:“可令堂好像不是在镜子前失踪的。”

她一言落地,曹丕都是大皱眉头,暗想你这话什么意思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好像不是又是什么意思

不想单飞还是冷静道:“这是什么意思”

甄逸、甄柔神色均有些犹豫。

半晌,甄宓才道:“单统领眼下听妾身这么说,肯定认为妾身和家父都在骗你。可妾身和家父都是清楚记得令堂是在那秦皇镜前消失的,因为妾身受令堂所托到了袁府后,着实费了不少气力带令堂进去那密室,然后再没见到令堂出来。”

曹丕听得一头雾水,忍不住道:“甄姐姐,你究竟在说什么”

甄宓一会儿不肯定巫灵儿在镜前消失,一会儿又言之凿凿的说没看到巫灵儿出来。

若不是甄宓说出这话儿,曹丕说不定早就大加呵斥。

单飞回忆那密室的地形,暗想摸金校尉都说那里别无暗道,巫灵儿若是没有出来,那肯定是消失了。

见甄宓满是错愕的神色,单飞知道其中必有关键,不等发问时,就听甄宓温柔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妾身那时清清楚楚记得此事,绝不会有错。但就在这几日妾身突然记起,令堂不久后从密室中出来,然后向妾身告别”

堂中静寂。

曹丕目瞪口呆的看着甄宓,几乎以为伊人精神有些问题。

单飞脑海中光亮划过,拳头握紧,只感觉一颗心跳出来的样子,“你是说,这几日突然记起来了”

甄宓神色惊惧中带着困惑,终于点头道:“不错,就是这几天妾身才记起此事。同时家父亦是同时回忆起这件事情,但这怎么可能”

佳人眼中满是不解。

曹丕向甄逸望去,就见甄逸神色也带着畏惧,但还是沉声道:“单统领,老夫可以对天发誓,在老夫记忆中,那次令堂去密室后,老夫绝对是再未见到令堂,亦认为她是在密室消失那时候老夫和宓儿都是守在密室前,绝不会记错。”

眼角抽搐下,甄逸惊惧道:“可这几天,老夫竟和宓儿一样,清清楚楚回忆起,令堂竟然出来向我和宓儿告别后离去老夫也不知道怎么会有两段截然不同的记忆产生,可这件事老夫绝未撒谎,若是敢欺瞒了单统领,天诛地灭”

ps:早安,亲,推荐票还请投点给老墨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