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54节 知道做不到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4节 知道做不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扭头望去,就见阳光下一少女从院围墙外的角落闪出,快步走到他的面前,仰头望来。…,

时光如梭,单飞看着那少女碎步跑来,宛如回到那秋初的晨光。晨光下、那少女亦如今日般不顾众人眼光的跑来,停在他的身前告诉她的心意……

只是岁月不老,物是人非。

半晌的光景。

少女开口道:“单大哥,真的好巧,竟然在这里又碰到你。”

单飞看着曹宁儿,终于道:“你应该多休息的。”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迈步进了袁府。

袁府的家丁和曹兵都是认得单飞,亦认得曹宁儿,昨晚曹洪派重兵护送女儿到了这里暂憩,众人如何会不识得?

曹宁儿快步跟了上来,“单大哥……我还没有谢谢你。”曹宁儿神色微有憔悴,眸子中甚至有点红丝,只怕一夜未眠,但神色执着。

单飞停下脚步,转望曹宁儿片刻,“鬼丰是因为我才抓了你,你谢我做什么?”

“不是这样的。”曹宁儿连忙摇头道,见单飞沉吟不语,曹宁儿道:“你要去……哪里?”

“我要见令尊。”

袁府颇大,单飞暗想曹氏兄弟当这儿和自家一样,不知道曹洪会落脚哪里?

“我带你去。”曹宁儿立即道。她说话间,伸手想要拉着单飞的衣袖,见单飞侧过身子,不经意的拉远了距离,曹宁儿终于缩回手来,一指前方道:“从这里过个阁楼,我爹就在那面的厢房。”

单飞点点头,迈步向前走去。

曹宁儿见单飞并没有请她帮忙的样子,终于止住了脚步,望着前方那有些孤独的背影,亦是孤独的站在那里。

单飞大踏步的到了那排厢房处,游目望去,就见有间厢房敞着,曹洪正坐在那里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油灯。

油灯早灭。

轻步走入了厢房,单飞不等开口,正见曹洪望过来,眼中亦满是血丝。

昨晚未眠的不止一两人。

单飞见状很担心曹洪大发雷霆,没想到曹洪只是伸手一指地塌,略有疲倦道:“坐吧。”

微有些诧异,单飞依言落座,见曹洪沉思不语,似在想着什么心事,一时间倒不好打扰,等见曹洪再次望过来,单飞道:“平北将军说过煤矿一事……”

他不等说完,就见曹洪摆摆手截断他的下文道:“单飞,老夫老了。”

单飞怔祝

他来之前,想过曹洪找他的很多境况,却没想过曹洪开口竟是这句。

看着曹洪鬓角的华发,疲惫的面容,单飞一时无言。

当初他见到曹洪时,还能看到曹洪的威武,不想这段日子来,曹洪看起来着实像老迈了许多。

“老夫也很有些厌倦。”

曹洪看着单飞,轻叹一口气道:“昨晚老夫甚至在想,如果在汴水的时候,老夫就死在疆场,那一生也不用考虑太多,只要想着为大哥死了也算值得就好。”

单飞不知如何来答。

或许他也不用回答,老人的感慨只需要找个人说出来,不然一腔烦忧如何排遣?

“那时候老夫对司空说过,天下可以没有老夫,但不可没有司空。”曹洪追忆道:“我知道司空的志向从来比我这个只知道打杀、只知道贪图痛快的人远大很多。司空平他的天下,我一直过我的小家。”

顿了片刻,曹洪嘴角带丝自嘲的笑,“可我今天才发现,我的小家亦没有过好。儿子不理我,我不懂女儿,老夫看似富甲天下,但真正得到了什么?”

沉默半晌的光景,曹洪望向单飞道:“你可知道,你去年失踪后,曹馥有几天很是闷闷不乐。”

单飞微愕,知道曹洪没有和他说谎的必要,想到曹馥那个公子哥的模样,单飞嘴角带些笑意,“大公子如今可好?”

“他一直不错,不过很伤感你的离去。”曹洪感慨道;“老子以前上疆场的时候,都没有见到他这般伤感的模样。每次老夫出外征战的时候,他都乐得不行,没有老夫的约束,他只有快乐。直到这次老夫来邺城,那小子居然送了老夫一程,竟然还嘱咐老夫小心些。”

单飞轻声道:“大公子心地始终不错,他只是……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倒是有感而发,父母太过强势的后果,总导致子女有几分软弱自卑,因为他们很多时候会活在父母的影子下。

曹洪望向单飞许久,“老夫一直不明白,为何你和曹馥、宁儿相处的时间短暂,他们对你,却比对我这个相处近二十年的老子还要亲切?”

单飞沉默片刻,诚恳道:“我想……将军只是很少去想想、他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曹洪思索着点头,“你说的不错。你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别人想要的是什么。老夫对黑山军让利七成,你想必也知道老夫要的是什么?其实老夫不差这钱儿,只要你开口,黑山军要利九成都没有问题。”

单飞看着曹洪眼中的期待,半晌才道:“对不住,曹将军,我做不到。”

他话语才落,方才还在商量的曹洪霍然站起,两步就冲到单飞的面前,一把抓住单飞的衣领,喝道:“单飞,你不要太过猖狂!你以为自己成了什么单统领,老夫就对你无可奈何?老夫只要动个手指头,你的地位、黑山军、田家坞那些你的势力,都会烟消云散,现在老夫和你客气的在商量,你不要给脸不要1

单飞看着曹洪喷火的眼眸,并未挣扎,良久才道:“曹将军,我在你府上做家奴的时候,就一直都是这个态度。我做事的原则,不会因为我的地位不同而不同,请你谅解。”

曹洪一怔。

单飞轻声道:“对不起,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我真的做不到。我不想骗你,我不想骗自己,更不想骗任何人。”顿了片刻,单飞歉然道:“我也不想伤害无辜的人。”

“你知道老夫要和你说什么?”曹洪咬牙道。

单飞看着曹洪愤怒又失望的眼睛,终于道:“我知道。”

“你不知道1

曹洪愤怒道:“你不知道昨晚宁儿满是疲惫惊吓,一夜却是未眠;你不知道当老夫安慰她的时候,她只是说看着单飞你小子伤心,她比你还要伤心难过1

单飞神色歉然道:“曹将军,对不住,我真的不知道。”

“你要知道1

曹洪怒视单飞喝道:“她一夜未眠,却在早晨偷偷溜出去,只因听到老夫叫你前来,就在门口等着你,只为早看你一眼……可是你竟然什么都装作不知道?”

“爹,够了1

门外的曹宁儿冲进来,来不及擦去眼角的泪痕,用力抓住曹洪的手掌道:“爹,你放手1

“什么够了?老夫忍这小子很久了1

曹洪怒火喷涌,怒叱道:“单飞,当初你不顾身份,竟然对我曹洪的女儿动了心思,老夫这么要脸的人都不和你计较……如今忍气吞声的和你……”

“爹1

曹宁儿叫道:“我求求你,你不要说了好不好?”

曹洪扭头望见女儿满是泪水的眼眸,心中一怔,握着单飞衣领的手有了分无力。

曹宁儿用力拉开父亲的手掌,不敢望向单飞,只是道:“单大哥,请你先出去好不好?”

单飞转身向房外走去。

曹洪还待冲上去,见女儿死死拉住他的衣袖,眼中满是哀求的模样,长叹声中坐下来,一掌重重拍在几案之上!

单飞出了厢房,走入条幽幽的长廊时,就听身后曹宁儿叫道:“单大哥1

止住了脚步,单飞缓慢的转身,仍见到曹宁儿衣袖离开眼角的那一刻。

“大小姐……”

“单大哥……”曹宁儿知道单飞对她一直这么称呼,但这时却感觉说不出的生分,见单飞默然的望着她,曹宁儿微有心慌,解释道:“事情不是我爹说的那样。”

见单飞只是沉默,曹宁儿露出丝笑容道:“许久不见,听到你没事,我就想着来邺城扩大生意的话,肯定需要单大哥你帮忙,你是个很有本事的人……”

“我恐怕……对生意没什么兴趣。”单飞琢磨着措辞。

“那也没什么。”曹宁儿含笑道:“我还真不希望你变的像我爹那样,一辈子总想着生意。对了,你放心,什么黑山军田家坞的事情,我都会和爹商量。他就是那样,为了点蝇头小利斤斤计较了。不过你放心,这些事情对我来说都不是问题,我们是……好朋友,你救了我,我若是这点儿忙都不帮,那还算是什么朋友?”

单飞看了曹宁儿许久,轻声道:“那多谢大小姐帮忙。”

曹宁儿摆手笑道:“没见也没多久,你倒客气了很多……你难道忘记了,在许都的时候,你和我……”顿了片刻,见单飞神色复杂,曹宁儿没再叙旧,“我出来就是想告诉你这些事情,你若是……有事的话,做你的事情就好。”

她看了单飞片刻,不听单飞再说什么,慢慢转过身子就要离去。就听单飞叫道:“大小姐。”

曹宁儿娇躯颤了下,半晌才转身望过来,嘴角的笑意清浅的难见。

“我记得……你说过……”单飞微吸了一口气道:“你说要等再见我的时候,然后——告诉你我真正的心意!我现在告诉你……”

他话不等说完,曹宁儿霍然上前一步,急声道:“单大哥1

单飞收声,就见伊人颤声道:“请你……暂时不要说,好不好?”

日上三竿,阳光透过树影点点的照在长廊内近在咫尺的两人身上,斑驳的迷眼,隔远了距离时,黯淡了伊人嘴角的强笑、明亮了伊人眼中的泪光……

ps:今天你给《偷香》投推荐票了吗?

.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