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50节 警告 (月初求月票)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0节 警告 (月初求月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书友‘心若留时~’的打赏,成为《偷香》新盟主,盟主威武!也感谢订阅打赏投票给∧诸位书友们的支持,谢谢大家!

杀了曹棺?!

单飞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时,内心震颤。-.

如果晨雨没有判断错,鬼丰亦是所说无误的话,回到数年前杀了曹棺,的确是一种解决方法。数年前的曹棺若死,那之后的曹棺带来的一切影响都将不复存在!

哪怕曹棺又到了十数年前的邺城……

在从前的那个曹棺身死后,邺城的曹棺亦会如镜子般消失在诗言的身边。

山谷幽冷。

火把似乎都在燃着冷意。

曹宁儿眼中闪过惊骇欲绝之色,她知道曹棺消失不见很是诡异,却从未想过世事如此玄奇,鬼丰居然鼓动单飞去杀了几年前的曹棺?

她从未想到世上还有这种事情,这根本是在她认识外的一个世界,听起来奇诡,但鬼丰却又言之确凿,不像虚妄!

单飞听到鬼丰建议后,僵立在那里如同石头般。

良久,他未看晨雨,只是远望光就是你找我到此的真正目的?”

鬼丰反问道:“你觉得如何?”

单飞感觉到伊人纤手的冰冷,终于摇头道:“我不会那么做。”

谷中沉默。

鬼丰似有分讶异;曹宁儿目光微喜,无论单飞要杀哪个曹棺,她曹宁儿都不赞同;单飞却觉得晨雨的纤手在他决定那一刻,有了分温暖。

晨雨没说,但等着他的决定,赞许他的决定!

转望晨雨,见到伊人那浅淡的笑容、澄净的眸光时,单飞心中却痛。

“不错,单飞不会那么做。”晨雨远望鬼丰道:“鬼丰,你想错了。”

“哦?”鬼丰没有反驳。

“我知道你一直希望单飞能和你联手。”晨雨清晰道。

单飞微愕,从未想到自己会有和鬼丰联手的资格。本以为鬼丰会否认,不想鬼丰轻叹一口气道:“你说的不错,近两千年来,因女修之命,守护无间香的人,素来都和用异形香之人为敌,这实在是大错特错。”

语气中带分热切,鬼丰望向单飞道:“可女修恐怕从来没有想到过,若是使用这两香的人联手,会有怎样的天地?”

单飞不能不说鬼丰这种人极有蛊惑的本事。

无间、异形均是如此神奇,能使用其中一种的人在这世上,绝对都算是奇人异士,更何况是使用两香之人联手!

三香在手,天下我有。这句话绝非虚妄!

“单飞,你若加入我的计划,天下会完全不同。”鬼丰口气中少有的兴奋,但瞥了晨雨一眼,鬼丰摇头叹息道:“世事就是这般奇妙,你是因为晨雨才决定是否来用无间,可你偏偏又因为晨雨不能使用无间。”

鬼丰说的古怪难明,曹宁儿早被众人所言吸引,听到这话实在不明白鬼丰究竟什么意思。

晨雨扬声道:“你说的一点不错,我喜欢单飞,因为他是单飞!可他若因为我的缘故去杀了曹棺,那他就不是单飞。”

转望单飞,晨雨坚决道:“晨雨喜欢的是那个从来都能坚持做自己的单飞,不然就算能勉强在一起,又有什么意味?”

单飞眼中有泪。

曹宁儿本不觉得眼前这女人有什么不同,但听其所言,却发现其中无悔的坚持,让人闻之心悸。

轻握住单飞的手,晨雨态度前所未有的坚决,“鬼丰,我知道你在多年前,就曾想要说服我***参与你的计划,不然你对邺城的事情,也不会这么了然。”

鬼丰并不否认,“你***拒绝了我。”

“但你拿她无可奈何。”晨雨道:“不过你的计划从未改变,如今你又选择了单飞,你若想***三香真正的秘密,非单飞不可。”

鬼丰轻叹一口气道:“我本来也没觉得单飞如此重要。从这点来看,我还是不如马未来。”

晨雨不解鬼丰为何提及马未来,看了眼夜空。

单飞其向谷口望上去,身躯一颤。有一点明月正窥在山谷角落,月近中天!

“晨雨,你……有办法的,是不是?”单飞低声问道。

他拒绝了鬼丰的提议,知道若真的那么做,只怕永远的失去晨雨。更何况,他也过不了自己的底线。

可除了鬼丰的办法,他实在束手无策。眼看时光一点点流逝,晨雨竟还这么镇静,伊人想着什么?

“不错,我有办法。单飞,你信我。”晨雨坚决道。

鬼丰怔住,单飞大喜若狂。

晨雨继续道:“鬼丰,你武功虽高,但你知道,这件事必须让单飞自愿联手,勉强不得。因此你千方百计的说出这些话来,希望慢慢让单飞接受你的想法,参与你的计划。”

鬼丰居然仍不否认,点头道:“你和你***一样的聪明,但你和你***又有很大的不同。你***在这种时候很是畏惧,当年她离开曹棺,不仅是因为曹棺改变,还是因为怕。”

诗言害怕什么?

单飞心中困惑,转望晨雨,就见伊人玉容上没有丝毫畏惧之意,“不错,我在见到女修之棺后,才知道***退缩的缘由是什么。她怕时空因她错乱后,再也遇不到曹棺,因此她宁可守在满是老鼠的地下等着曹棺找来,可我不怕。”

晨雨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秀眸中再无前几日的轻雾、畏惧、担忧和哀愁。伊人的双眸不但回复到初见单飞那一刻的明晰清澈,其中更有任谁都动摇不了的坚定执着。

“我不怕如今的结果,相反,我还决定一定要打破这两千年的宿命,打破女修传人的宿命。”

鬼丰不语,望着远方那很是执着的少女,眼中微有诧异之意。

什么宿命?

单飞想问时,却听晨雨道:“鬼丰,你可以等着看。”

鬼丰眼眸精光闪烁,缓慢道:“我可以等着,但单飞等不得。”

单飞一凛,就听晨雨道:“你诱我们到此,本想骗单飞加入你,但我知道他会有自己的选择,而且一定是和你不同的选择1

鬼丰哂然道:“这的确是我的一个目的。”瞥了被缚着的曹宁儿一眼,鬼丰又道:“我知道你一定会带单飞来这里,曹宁儿也一定看得出你们二人的关系。”

晨雨纤眉微蹙。

曹宁儿秀眸中有了几分羞怒,只是恨恨的望着鬼丰,却是说不出话来。

她不解自己和鬼丰无怨无仇,鬼丰为何选择对付她,而且这般残忍的一定要让她看到这种境况。

“你一定奇怪我和你没什么恩怨,为何要对你如此尖刻?”鬼丰的青铜面具表情狰狞依旧,可他的声音中却带分理解之意。

曹宁儿说不出话来,但眼中的愤怒说明了一切。

“其实我是想顺便救你一命。”鬼丰缓慢道。

单飞、曹宁儿自然都不信鬼丰所言,可又知道鬼丰实在没有必要编这种谎言,心中均是极为困惑。

鬼丰掳走了曹宁儿,是在救她?

这是什么鬼话?

“我知道你喜欢单飞。”鬼丰摇头道:“只可惜,你份量还是不够。”

曹宁儿又羞又怒的紧咬着红唇,但真的不明白鬼丰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只想你见到单飞和晨雨后,就会选择主动退出,这对你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鬼丰语气中竟有丝真诚,而且没有讽刺之意,“你记住我的劝告!我不太劝告别人的。可你如果不听我的劝告,不远离单飞的话,有一个人见到你后,用的手段只怕比我要恐怖得多,那时候那个人对你,绝对没有我这么客气。”

曹宁儿望着面具后那双眼眸中闪动的寒光,竟不寒而栗。

她丝毫不怀疑鬼丰的警告,可她实在想不明白她得罪了哪个?会有哪个对她这般痛恨?

青铜面具似都带分诡异的笑,鬼丰转望单飞道:“我本来还希望用曹宁儿试试看,看看她能不能让你选择加入我的计划,不过如今的事情异常的有趣,我改变了主意。”

又看向天上的明月,见谷顶圆月全出,正移向中天,鬼丰轻叹道:“单飞,你没时间了。”他突然仰天长啸。

单飞毛骨悚然,感觉四周的诡异变化,抬头望去,见到崖壁顶端有难数的黑点飞快的向下。

黑点密密麻麻,单飞只看那东西灵敏的举止,立即知道那是鬼丰手下的山魈。

“鬼丰,你要做什么?”单飞失声道。

一个鬼丰就让他单飞无能为力,鬼丰偏偏招下这多山魈,所为何来?

“我不想出手,不过我还想看看。”

鬼丰负手而立道:“眼下、你单飞是选择和晨雨最后的道别呢,还是选择去救曹宁儿?”

单飞蓦地明白鬼丰的用意,心中狂怒,飞扑而出,竟是攻向鬼丰!

他如今身法早超山魈,这一扑之下更是愤怒所为,只怕天底下能接住他这一招的人也不算多,不想鬼丰脚尖一点,人已到了崖壁之旁,竟和单飞仍保持相同的距离。

“时光不待,你真的准备和我动手?”鬼丰声音中带着嘲弄。

单飞心中凛然,就听四周啸声连连,山魈已至谷底。

“单飞,你带曹宁儿先走1

晨雨轻叱声中,竟将曹宁儿扔了过来,原来单飞扑向鬼丰时,她早就到了木台之上,手中长剑一挥间,不但劈开曹宁儿身上的绳索,甚至将曹宁儿嘴上的布条一切两半。

单飞伸手接住曹宁儿,就听身后疾风大作,曹宁儿秀眸中早有分惊骇之意,“小心1

头也不回,单飞闷哼声中,反手竟抓住扑来山魈的手臂,用力抡出,正砸中前方扑来的一个山魈。

两个山魈蓦地撞在一起,发出惊天动地的嘶吼……

.

Ps:新的一个月了,求保底月票,请给老墨些支持,老墨好好写,回报你精彩的故事!

.。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