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46节 镜子去哪了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6节 镜子去哪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晨雨略有迟疑,看了眼天色,脸上竟有了少见的苦涩之意。苦涩的表情不过一瞬,晨雨还是坚决道:“单飞,你跟着我,我带你去找鬼丰。”

她拉着单飞才要冲出中军帐,却被曹洪拦祝

“你要带单飞去哪里?”曹洪喝道。

晨雨看了眼曹洪的眼眸,反问道:“你在怀疑我?”

曹洪反倒一怔,没想到晨雨一开口就说破他的心思。

他的确对晨雨很是怀疑,暗想这女子整日和单飞在一起,对单飞的情意可想而知。“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曹洪对这句话深信不疑,暗想你永远不知道一个女人为了目的会做出什么事情!单飞既然能为了晨雨拒绝甄氏的婚事,就说明晨雨这女人绝不容旁的女人抢走单飞。

女儿对单飞很是有意,曹洪无论如何不满,对这点却是不能否认。单飞无心,曹洪也看得出来,可晨雨居然留着女儿给单飞的香囊,用意想想都是让人心寒。

这女子武功奇高,若是真对女儿下手,女儿绝非这女人的对手!

鬼丰神出鬼没,在场众人能力都是不差,可对鬼丰的所在没有头绪,偏偏这女子能够知道?

若说晨雨和鬼丰没有联系,曹洪自然不信。

晨雨若和鬼丰有关,那劫走女儿一事就和晨雨有关。

从清晨到现在不过数个时辰的光景,对曹洪却如几年般漫长。他一生多在征战和敛财中度过,只有三次才有过短暂的间歇回顾下所为。

一次就是他在汴水让马给曹操的时候,那一刻他想过自己若是死了,儿女会如何?不过他转瞬又想,大哥曹操绝不会亏待他曹洪的家人。第二次回顾却是他知道曹棺消失后。那时他只在想,原来人生就是这般局促,兄弟说不见就不见。想要再谈谈的机会都没有。他第三次回顾生平就是在今日的这几个时辰。

他庆幸有个乖巧懂事的女儿,但从没有去尝试了解女儿。直到等女儿突然失踪后,他才在想,他这一生中,究竟为什么而活?

这念头如此的强烈,让他终于发现,他占有的东西越来越多,可是赡兀咳词窃嚼丛缴佟?script>CNZZ_SLOT_RENDER("62154");

如果女儿再失去了,他这一生。还剩下什么?

花不尽到钱财吗?

他绝不能再失去这个女儿!

双眸喷火,曹洪紧紧瞪着晨雨,手握刀柄,暗想女儿的下落这女人肯定知道,绝不能让她就这么离开!

晨雨先是蹙眉,随后眼中有些无奈之意,可还是轻声道:“你放心,如果令爱真的在鬼丰的手上,我一定能最快的找到鬼丰,帮你救出女儿。”

她神色间也有几分急迫之意。没时间解释其中的原委,拉着单飞向帐外冲去。

曹洪怒喝声中,拔出腰刀就要向晨雨砍去。

晨雨一转剑鞘。刺在曹洪的肘下,曹洪只感觉右手一麻,单刀早就脱手飞了出去,趁曹洪发怔的时候,晨雨早带单飞去得远了。

单飞虽不解晨雨为何能找到鬼丰,但对伊人的判断素来很是信服。二人一冲再奔的光景,很快出了荒凉的营寨,晨雨就要向山中奔去……

“等等。”郭嘉的声音从二人身后传来。

单飞回头望去,见到郭嘉就在他身后不过丈许的距离。倒佩服这个大哥的轻功实在也是出神入化,皱眉道:“郭大哥……”

“我不是拦你们。”郭嘉道:“你们小心。给我们留下能跟上的线索。”

单飞和石来在挖矿时共事一段时间,倒也从石来那里学会了不少摸金校尉特有的本领。独特的联络方式亦是其中的一种。见郭嘉满是关切,单飞道:“你放心,石来能找得到我们。”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就和晨雨奔入山中。

郭嘉看着二人的背影,眼中闪过丝忧虑之意。

不多时,曹洪带着亲兵气喘吁吁的追来,见郭嘉独自站在那里,气愤道:“单飞呢?”

他先被晨雨一招击飞了单刀,又见郭嘉鬼魅一样的跟了上去,那一刻差点惊掉了下巴。

这些年来,曹洪只见郭嘉和曹操极为亲近,有时出则同车,坐则同席,不解郭嘉为何和曹操这么合得来,但他从不知道郭嘉居然还有这么高明的轻身功夫!

只是这会儿无暇多问,曹洪转瞬忿然道:“你就这么让他们走了。”他认为郭嘉既然在追,就一定追得上单飞二人。

“单飞、晨雨是在为令爱奔波。”郭嘉诚恳道:“曹将军,眼下大敌当前,个人恩怨和感情暂且放在一旁如何?”

曹洪明显放不下的样子,冷笑道;“你信晨雨会救宁儿?”

郭嘉正视曹洪道:“我信1

曹洪反倒一怔,他知道郭嘉看人奇准,听郭嘉如此信誓旦旦,终于心神稍定,转瞬怒道:“你既然信他们,为何不跟上去帮他们来找?”

他开始怕单飞撒手不理曹宁儿一事,后来又怕晨雨很有算计,如今听郭嘉对单飞、晨雨很是信任,又感觉郭嘉所作所为很是让人费解。

郭嘉知道曹洪关己则乱,并不介意曹洪的这般态度,皱眉道:“我在想劫走令爱的究竟是不是鬼丰?若是鬼丰的话,他会有什么目的?”

***

日头西转,照苍山凝翠、明山谷清幽。

晨雨入山后,时不时的抬头看眼太阳的方向,观察着山势,脚步略急,玉额稍见细微的汗水,但并没有丝毫犹豫之意。

单飞见晨雨对这里颇为熟捻的模样,不解晨雨怎么会对这里如此熟悉?不过见晨雨少有的急切之意,单飞多次想要询问,却始终忍住没有开口。他亦在观察着地势,在显眼的位置留下摸金校尉独有的暗记,方便郭嘉、石来等人能够跟得上来。

约莫个把时辰的光景,近黄昏时。二人入深山不知几许,晨雨飞身进了一处山谷,前方山势突兀。倒和单飞在北邙山见到的北极星位入口所在的山谷很是相似。

“是这里了。”晨雨互飞,我***对我说过这里和异形香有关了。她曾来过这里。我凭***的形容来找此地,真怕找错呢。”

单飞有些恍然,暗想难怪晨雨对此地如此熟悉。

若是旁人这么说,他倒有几分怀疑,但他知道晨雨的灵性,亦知道她有一套独特的认知方式,凭***所言找到这里倒不稀奇。

“我觉得鬼丰极可能在这里等你。”晨雨又道。

单飞倒是不解,反问道:“为什么?”见晨雨未答。又是看向天空,单飞忍不住道:“你总是看时辰做什么?”

晨雨怔了下,并没有回答单飞所问,只是在对面的山壁上寻找着什么。不多时,她一扳山壁一处看起来极不起眼的石头,身左有石壁突下,前方竟露出个黑黝黝的洞口。

单飞对这种机关并不稀奇,暗想当初通往巨人棺的洞口机关比这要高明很多,见晨雨就要钻入洞口,单飞一把抓住晨雨道:“我在前面就好。”

他做这件事情自然而然。因为这些日子面对危险时,他总是习惯挡在晨雨之前。

可他从未想到过晨雨娇躯先是微颤凝立片刻,随即回转身来扑入他的怀中。

单飞微愕时。就感觉有润软但微凉的红唇吻在了他的唇上。

风吹拂,有日照影合。

那一吻如此自然而然,却多少又有些突然。单飞先是意外,从未想到晨雨这般模样,不过他随即抱住了晨雨,感受红唇润凉的颤抖……

不知许久,晨雨终于缓缓离开单飞的身边,却被单飞一把拉住,急声道:“怎么了?”他真的不解。他知道晨雨喜欢他,可晨雨从没有用过这种方式表达情感。

晨雨双眸浮起淡淡的雨雾。可嘴角却带着灿烂的笑,“单飞。你要记得,你吻过我,我也吻过你!我们如今……都一定要记住自己的选择。”

单飞只怕晨雨说出“两不相欠”几字,听到后来,反倒一头雾水,“什么选择?”

晨雨凝望着单飞的眼眸,轻声道:“我给自己一次机会,也给你一次机会……你告诉我……”

顿了许久,晨雨道:“你是否真的决定和我并肩面对发生的一切。”不等单飞回答,晨雨轻轻伸手掩上他的嘴唇,满是柔情道:“不要急于回答。我这几天始终在思考这个问题,不肯对你说明一切,因为我一直觉得,要发生的一切对你来说……是个很不公平的结果。”

眼中有泪光闪动,嘴角还是坚持带着笑意,晨雨轻声道:“我虽竭力的想要挽回一切,但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还是没有半分把握。你如何来选择,对我来说都觉得理所当然。可对我来说,告诉你***,本是我一个自私的选择。”

单飞本是焦虑灼心,可看着伊人眼中的泪光,默然许久才缓缓握住唇边的玉手,凝望着晨雨的眼睛道:“你无论让我想多久,我的结果只有一个。无论我们面对什么事情,单飞、晨雨都会并肩面对。”

泪水垂落,轻轻的跌入尘埃,无声无色。

晨雨扭过头去,许久才道:“谢谢你。”顿了片刻,晨雨似是下了决定,轻声道:“你知道秦皇镜是如何消失的吗?”

单飞有些意外,不知道晨雨为何突然提及秦皇镜,可他知道所有的改变,本是从晨雨见到秦皇镜的那一刻开始!

他等着晨雨的***。

无论这***如何,他都准备接受面对,可他没想到晨雨给他个从未想过的结论。

“是曹棺在十数年前拿走了秦皇镜1

.

ps:新的一周了,还请朋友们多投点推荐票!谢谢了。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