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44节 意外的消息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4节 意外的消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风吹过,带起一地的花瓣,夹杂树上震落的绿叶在空中盘旋舞动不休,煞是美丽,亦是寂寞。`

单飞立在漫天飞舞的花瓣落叶间,满是萧瑟。

众人神色各异的望着那文弱的少年,有的敬仰尊敬、有的茫然不信……亦有从未见过单飞身手的人,见其只是出手一招,就将专门找茬、不可一世的荀奇打得狂喷鲜血,倒地不起时,神色间难掩骇然之意。

如今不用验证了,眼下谁都知道哪个才是破邺城的第一勇士!

攻入邺城的第一勇士并未杀人,倒是心怀善心,单飞若真的如荀奇般,那邺城该是怎样的一种情况?

围观的世族子弟各个额头冒汗,见荀奇、许攸如此,竟感觉自身是从死亡边缘捡回条性命。

许攸痛彻心肺的滚动着,那一击可说是拼尽了荀奇的全力,击中许攸的虽不过是剑柄,可许攸亦是承受不起。

他滚来滚去的不休,在场众人都是自觉的闪到一旁,无一人去扶。

一来此人实在没有结交下半个真正的朋友,二来方才虽是荀奇误伤了许攸,但很多人早就明白,单飞是借荀奇之手教训了许攸!

你去扶许攸,就是在和单飞作对。

田元凯见许攸如此痛苦,心中倒是痛快,暗想单飞这招很是高明,许攸怎么说也是曹操的手下,单飞和他公然动手闹得满城风雨很是麻烦。这种***胡搅蛮缠的拖得起,很能混淆别人的视听,因为这种***毕生的事业就是搅浑水才能获得点存在的***,可别人却是伤不起。

许攸就是明白这点,行事才会如此放肆,单飞用这种方法教训了秀曹操追责,也追不到单飞的身上。

打许攸的可是荀奇!

田元凯一直担心单飞性格太好,会对许攸客气,但见单飞这般举动,放心之际还有几分不安。8小说`

他感觉单飞今日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高兴。

当初面对雷公、孙轻等人,单飞也没有这般辣手。单飞有什么心事?

许攸终于挣扎站起,半边脸肿的和***头一样,恨恨的望着单飞,你等着。”他舌头亦肿,说话早就含糊不清。

单飞上前一步,微笑道:“看起来许大人还不满意。”

心转身就走,一个踉跄又摔在地上,挣扎站起推开人群而去,再也没有回头。

众人没有哄笑。只是敬畏的看着很是和善的单飞,那一刻心中均想——此人一出手就教训了三人,手段着实了得,最厉害的是他教训了三人,却是让所有人都是无话可讲,此人能年纪轻轻坐上如此高位,看起来靠的不止是关系,还有老辣的手段。

甄柔被许攸的一口血吐在身上。看着虽巧,但有心人早就觉得是单飞暗中出手。不然那口血为何会半空转个弧线?

虽不知道单飞的武功为何会如此怪异,但众人再望单飞时,绝非当初的眼色。有人甚至暗自后悔自己怎么就没有田元凯、逄原的眼力——早点对单飞示好。如今一来,再来讨好单飞也是太过明显。

甄柔小脸上苍白的没有半点血色。

她做梦也没想到过从前那个懦弱的少年如今竟如此了得,所有的一切看起来如噩梦一般。

众人望见甄柔的脸色,暗自摇头。心道这少女实在被甄氏惯的不太像话,单飞这般人物,她方才竟不知死活的在训斥!单飞眼下不过是略施惩戒,若是再惹恼了单飞,只怕真的会将甄氏连根拔起。

“你不要过来1甄柔见单飞望过来。`一颗心几乎停止了跳动,慌忙推开众人,沿着木台拼命的跑了出去,再不敢离单飞稍近。

单飞不再理会甄柔,抬头向晨雨望去,就见伊人正静静的望着他,嘴角笑容很淡。

缓步上台,单飞向台下道:“今日多谢各位朋友捧场,单飞心中感谢。只是人已尽兴,日后若是有暇,单飞倒希望和诸位还能相聚。”

众人看出单飞是散宴的样子。

有些世族子弟本想趁机寒暄,见单飞意兴阑珊的模样,不解此人为何出口恶气还是这般模样,但如今单飞的举手投足对他们而言,都有着说不出的威严。单飞如此客气,他们亦是不想自讨没趣,纷纷拱手向单飞示好,议论纷纷的离去。

单飞望向田元凯道:“田兄可有安居之地?”看了眼晨雨,单飞欲言又止。

田元凯很想为单飞排忧,不过见单飞不言,知道恐怕也帮不上什么,转望逄原道:“我正要叨扰下逄原贤侄,不知贤侄是否欢迎?”

“田伯父要来寒舍,贤侄高兴不及,怎会不欢迎?”逄原大喜。他见单飞大发神威重创了荀奇,顺便打脸许攸,暗想这赌注没有压错。见田元凯主动,如何会不倒履相迎?望了眼单飞,逄原道:“还望田伯父在寒舍多留几日。”

“那是自然。”田元凯哈哈一笑,向单飞点头示意,和逄原结伴而去。二人心中均想,单飞知道他们的所在,若有事找他们,到时候再说就好。

热闹的木台上下,转瞬就剩下单飞、晨雨二人。

许久的功夫,单飞有些歉然道:“晨雨,今天的事情……”

晨雨轻伸纤手,掩住单飞的口,半晌才道:“我知道,你做的很好,我真的喜欢。只是……”沉默片刻,晨雨轻声道:“很多事情本是如此,你无需为此生气,亦不要……因此改变自己。”

单飞见晨雨眼中满是鼓励,振作起精神道:“我答应你1

伊人笑容绽放,那一刻居然很是开心的模样。

单飞没想到几个字会让晨雨如此,正奇怪时,就见晨雨目光微掠,向木台下望过去。单飞随她目光望去,就见伊人望着棵大树,单飞才要开口询问,耳尖动动,低声道:“谁在树后?”

众人都是识趣离开,黑山军亦是退下,这会儿居然还有人躲在树后?

是谁?要做什么?

单飞发现荀奇不知何时离去,暗想此人以后多半不敢在他面前鼓噪了,但自己今日如此打脸,荀家人怎会善罢甘休?

不过他对这种事情倒不忌惮,盯着那棵大树,单飞就要举步,树后一人走出,有些畏缩道:“单大哥,你还认得我不?”

单飞一见那人的模样,倒有些意外惊喜,“乌青,怎么是你?”

树后出来的人竟是乌青。

当初他和乌青因铜币相识,带乌青去盗墓,当乌青兄弟般。后来他入主摸金校尉离开许都,就和乌青再没联系,怎想到乌青突然会出现在邺城?

见乌青衣衫满是尘土,神色带分畏惧,单飞惊喜后随即有些困惑,如今邺城守军还在城外驻扎,外人若是不得田元凯那种关系,很难入城。乌青如何会到邺城,又如何会找到这里?

乌青是来找他的?

这不太可能,他行踪飘忽,乌青根本不可能知道他在邺城。

心中困惑,单飞还能向晨雨介绍道:“这是乌青,我和他一起盗墓的那个。”

晨雨当初问得详细,他对晨雨没什么隐瞒,亦提过乌青。晨雨记忆力绝佳,只是点点头,望着乌青,晨雨秀眸中有几分思索之色……

单飞快步下了木台,轻拍乌青肩头笑道:“你怎么来了?”

许多人对朋友的态度是以对方和自己地位的不同而加以调整,单飞如今身份早大不相同,但对兄弟还是如常的态度。

乌青涩然一笑,偷偷瞄了晨雨一眼,低声道:“单大哥,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呢?”

单飞皱了下眉头,暗想这里只有个晨雨,乌青的意思是要避开晨雨说事?乌青为何会对晨雨有点顾忌,单飞不解,还是摇头道:“不用的,你什么话都可以在这里说。”

乌青身躯微颤,沉默半晌还是道:“单大哥,你还记得大小姐吗?”

“大小姐怎么了?”单飞心头微动。让乌青提及的大小姐除了曹宁儿外,应该不会再有旁人。

乌青带着哭腔道:“你要去救救她,她失踪了!只有你才能救她1

单飞心中一沉,他对曹宁儿素来当作朋友看待,但正如郭嘉所言,曹宁儿和他的世界很不相同,这也是他和曹宁儿屡次谈不拢的缘故。曹宁儿喜欢按照规则来,哪怕很多规则在单飞眼中看来很有问题。

但这不妨碍曹宁儿在单飞心目中的好感,单飞知道曹宁儿是好女子,一听曹宁儿失踪,心中自然焦灼。

不过他知道惊慌失措什么的只会乱了彼此的想法,还能沉着道:“究竟怎么回事?你详细说清楚。曹宁儿不是在许都吗?谁会对她动手?”

他暗想许都总算太平之地,谁敢对曹宁儿动手,无疑是吃了豹子胆。

“她不是在许都失踪的,她是来邺城找你的路上失踪的。”乌青哭丧着脸道。

单飞更是不解,曹宁儿怎么会知道他在邺城?单飞不等开口时,就听一人道:“她好像落在了鬼丰的手上1

心中凛然,单飞向开口那人望去,见到郭嘉正立在不远处,微锁着眉头。

“鬼丰为什么抓走曹宁儿?他要做什么?”单飞不解道。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