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242节 积怨已久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2节 积怨已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众人没想到除了甄柔这种少女外,居然还有人在这种场合对单飞质疑,都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这人在这种时候显威风,想必有点底气。

大伙儿纷纷扭头望去,见说话那人儒生打扮,左腰佩剑,金丝缠扰着剑鞘很显华丽,那人右腰间悬着块玉佩,一看就是价值不菲。那人颌下山羊胡,此刻正手摸胡子看着单飞,多少有些傲慢之意。

田元凯眼中闪过丝寒光,见单飞不认识那人的模样,低声道:“单兄弟,这人就是许攸许子远。”

单飞心中一动,记得当初田家人不想投靠曹操,除去诸多因素外,许攸在曹营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田氏和许攸有过节。

单飞不知道许攸也来到了邺城,但见这人出口有刺,不由皱了下眉头。

许攸大摇大摆的走过来笑道:“平北将军得司空信任,镇守城北,如今自家的公事不顾,和单统领在此胡闹,不知若是司空知晓,会如何来想?”

众人见许攸这般嚣张,一来就得罪两个,都是暗自摇头。

单飞倒是不出意料。

这才是许攸嘛。

要知道根据史载,许攸在曹操破邺城后,自大到了极点。因在官渡献计的缘故,许攸屡次在进邺城门的时候都对身边的人说——曹家若没有我许攸,也进不得此门。

这样的一个人,对曹操都能无礼,对他单飞这般的态度倒是符合史***载的形象。只是除了疯狗外,正常的狗咬人还有点缘由,这个许攸找他单飞的麻烦又是所为何来?

不但单飞,在场许多人亦是认识许攸,这可是袁绍曾经的四大谋臣,在河北呆过不少的时间。

宾客中有不少人对许攸都是知根知底,明白此人素来狂妄自大,又是贪财,属于那种失势后愤世嫉俗,总认为天下都欠老子的,得势后猖狂得没边没沿,总认为天下都该敬老子的。

田元凯不知道单飞对许攸知晓甚详,可感觉许攸多半是冲他来的。

当年许攸贪赃枉法,曾被田丰责罚,后来也是因为家人敛财被下狱后,这才愤然投靠曹操。

这样的一个人物,你不要指望他不会记仇。

田元凯本待开口为张飞燕辩解,不想张飞燕反倒含笑道:“许大人过虑了,司空知单统领今天有事,让城北兄弟休息一天陪单统领热闹,不出意外就好。”看着许攸,张飞燕道:“眼下邺城没有意外吧?”

许攸微怔,倒没想到张飞燕居然和曹操打过招呼。

见张飞燕不咸不淡的样子,许攸心中来气。自从官渡一战后,他一直感觉曹操的天下都是在他的妙计下打下来的。

若没有他许攸的妙计,让曹操去偷袭乌巢,一把火烧了袁绍的囤粮之地,袁绍怎么会败?曹操又如何会有今日的风光?

可如今怎么会这样?一个黄毛小子居然坐上了摸金校尉统领的位置,一个强盗头子居然做了平北将军,还有那个曾经怒斥他的田丰,虽然死了,可他的哥哥田元凯,眼下倒像比他许攸功劳还大的模样。

曹阿瞒怎么任由这些人胡闹?曹阿瞒最近变了很多,再这样下去,让一帮跟着他的老兄弟如何来想?

许攸心中很不痛快。

很多人的快乐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见到别人快乐,就会心中堵得慌,许攸就是其中的一个。

这本来应该是属于他许攸的风光,为何会被田元凯抢走?

看台下这帮人对田元凯羡慕的目光,对他许攸到来竟然视而不见,是可忍、孰能忍?

啸飞没什么交集,但见其和田元凯勾搭在一起,立即感觉单飞很不顺眼。眼珠一转,欣:“邺城新破,民生疾苦,百姓嗷嗷待哺,单统领却是迫不及待的在此举办喜事,公然大肆敛财,似乎有负邺城百姓的期待吧?”

他自觉得这番话简直正的不能再正,说不定能博得百姓的喝彩。这些百姓好糊弄,给他们个甜头,装作为他们着想的模样,他们就会记住你的好。

台下传来一阵刺耳的嘘声。

许攸双眼瞪起,向台下望去,嘘声不见。

田元凯一旁笑道:“当初邺城未破时,百姓也是很苦的嗷嗷待哺。许大人当年在邺城肆意敛财,不顾百姓死活,因此被舍***斥挨了板子。想必许大人是在那时终于想通方才所说的道理?这才转告给单统领知晓?”

台下众人一阵哄笑。

对许攸知底的人都是暗叫痛快。

邺城被破,邺城世族抱着袁家死的人,除了审配算半个外,再无旁人。根烂的一棵树,你就不要指望很多猴子去抱。许攸投降曹操,导致袁绍官渡之败,众人虽在袁绍这面,倒不觉得什么,要知道当初官渡之战时,曹营中亦有不少人和袁绍暗通款曲。

生命攸关时,众人都不能苛责什么,只要你不拉别人陪你一块死就好。

但许攸***本来不干净,裤子还没提上,居然还好意思指责别人裤子的纹路,不要***又不要脸的,难免让众人嘲笑。

许攸又是瞪向台下,众人再次止住了笑。

他们知道许攸睚眦必报,但人家是曹操手下的人,眼下众人还没有靠山,没必要因此得罪此人。

许攸心中愤怒,不等再说什么时,就听逄原道:“许大人或许感慨单统领今日所为,想要重温旧?不过想在这儿敛财,恐怕不是时候,不如换个地方吧?”

许攸霍然望向逄原,“你是在对我说话?”

逄原笑道:“不错。许大人有何见教?”

众人都为逄原捏把冷汗,田元凯心中却想,逄原这小子看起来厚道,实则够狠也够决断,他如此一来,就算把逄家的将来押在单飞身上。

许攸双眸喷火,瞪了逄原许久,见他只是微笑不语,许攸心中记下了这笔帐,不待再说什么,就听一人道:“我倒认为许大人说的很有道理,邺城才破,百姓忧心忡忡,单统领不顾百姓的想法,只是在此图一家欢乐,我认为很有不妥1

那人言语冰冷,大踏步的走过来,望着单飞时,嘴角带笑像是商量的模样,可眼中寒光闪烁。

田元凯倒不认识此人,可听到这人的论调,知道此人和单飞很不对付。

单飞看了那人半晌,“荀奇,你来做什么?”

荀奇微笑道:“今日单统领大喜,荀某倒想做个不速之人,请单统领立即赶往阳平亭,如今有紧急军务,还请单统领顾及下百姓的死活,不要在此享乐才好。”

众人微有变色,不知道又有什么意外发生。

单飞站在那里沉默时,赵一羽一旁骂道:“你装什么清高?当初单统领执意要兵不血刃的平复邺城,只有你和于禁坚持要对百姓屠戮,你什么时候考虑过百姓的死活?”

台下众人哗然,再望荀奇时满是敌意。

荀奇脸色一沉,握紧了拳头看了赵一羽一眼,“这是单统领的手下?”

“是兄弟。”单飞淡淡道。

他平静的一句话让黑山军众人立即热血沸腾,赵一羽亦是心潮澎湃,本想再说什么,却被张飞燕严厉的眼色止祝

“我感觉单统领似乎应该约束下‘兄弟’。”荀奇拉长声音道。

“为什么?”单飞反问道:“他哪里说错了?”

荀奇脸色铁青,缓慢道:“我不想和单统领在这里浪费时间,还请单统领和我前往阳平亭。”

单飞突然望向许攸道:“听说许大人很得司空的信任?”

许攸微怔,不想单飞忽然对他讲话,感觉这小子终于说句客气话,却不知道单飞是给他下了个笼子,欣:“这倒……是真的。”

“那有件事许大人一定知道了。”单飞问道。

薪单飞有点不善,斜睨单飞道:“何事?”

单飞笑道:“摸金校尉要做什么,除了对司空大人言明外,似乎不需要向许大人和这位荀郎将禀告吧?”

荀奇脸色一沉,许攸亦是冷然,就听单飞冷淡道:“今日单飞在此行事,除了对司空外,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来的本是客,可若不想做客,好走不送1

许攸又气又急,没想到单飞比他还要傲慢,荀奇眼中却闪过几分狡猾之意,一旁故作轻淡道:“这么说单统领是不肯听荀某所言了?”

单飞反问道:“这么说,荀郎将是对司空立下的规矩不满了?”他一直能忍怒不发,只求先解决晨雨的问题,见有人接二连三的捣乱,怒火早起,但还能控制住情绪。

众人明白单飞的意思——邺城只有曹操能指挥单飞,别人没有资格对他发号司令,你荀奇说让***阳平亭我就去?你荀奇算个屁?

荀奇微滞,即笑道:“单统领是否不提司空就会不自在?”他知道单飞看似不会说话,但一出口往往就能切中要害。

当初单飞就用王法让曹丕无语,又借郭嘉压他荀奇,张口闭口的用圣人之言说得荀恽无言以对。这人对某些规则运用的娴熟,实在不像个家奴。

这偏偏是荀奇最气愤之处。

他有力无处去使。

单飞绝不是看起来的那么老实,单飞狡猾到了骨子里。听单飞又用曹操压他,荀奇自然不敢公然对曹操不敬,还是忍不住反唇相讥。

单飞见状,眼中闪过分萧杀,嘴角带笑道:“看来你不是对司空不满,而是对我不满?今天一定要趁这机会表达一下?”

.

Ps:喜欢热闹的书友可以加Q群161069559,入群需要全订《偷香》,在书评区v群验证楼置顶帖留言后,就可以申请加入群,v群定期有活动,老墨也会参加,欢迎您的到来!

.。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